谦和

陷于冷淡的风光本色。

【粮食向】魏琛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老年人(上)

  • 魏琛中心粮食向。

  • 提前祝敬爱的 @ballball各位629去看电影动物世界吧 生日快乐!过两天我会比较日理万机……一周内一定把下半部分给您盛上来!突然发现老一辈有好多好多想写的东西啊。


魏琛晕乎乎从桌子底下爬出来,扶着老腰没走两步就被酒瓶绊住,一头栽倒进沙发里。瓶子咕噜咕噜滚过几圈,清脆地撞在另一个瓶子上。于是地上散落的十几个玻璃瓶就像被推了一把的多米诺骨牌,稀里哗啦争先恐后地匍匐在地,把魏琛生生吓到清醒。

“……碎碎平安。”他嘟囔着抹了把脸,先庆幸了一番自己没成为首位在夺冠第一天就被呕吐物噎死的职业选手,又畅想了一回被陈果提着耳朵清理饭桌的悲惨未来,好不容易才地控制住扬起的嘴角。

在夺冠后笑到脸抽筋也不是什么正面新闻,冷静。魏琛绷住脸从屁股地下摸出个抱枕,望着嘻哈猴销魂的萌表情,感觉面部肌肉大有向它靠拢的趋势。

他隐约记得自己做了个梦,梦里夹着烟怎么都找不到打火机,只好跑去向叶修借火。没想到黄少天不知道从哪里蹦了出来,还拎着一端的手掌变成鸡爪的无辜银武死亡之手,欢快地招呼喻文州来一起吃鸡。

喻文州焦急地说:“师父被妖怪抓走了!”

黄少天大惊,捧起鸡爪追过来,口中大喊:“师——父——”

……

酒精的后劲还未彻底消退,魏琛脑壳疼,摸索着翻出皱巴巴的烟盒,环顾四周寻觅打火机。不经意间视线扫过窗外,昏黄的路灯照进来,雨水拍在玻璃上,留下一道道蜿蜒的水痕。

又一个夏天到了。

 

身处夏季就是在烈日炎炎与天降暴雨之间反复横跳,风云变幻得比系统更新升级还勤快,但魏琛对这个季节好感度挺高,因为不用怎么纠结穿衣服。背心短裤人字拖,大马金刀往网吧里一坐,沐浴在冷气和烟气中刷卡登陆,怎一个爽字了得。

在成为网游一霸之前,魏琛当过一段时间的街头小混混,兴趣爱好是逃课,个人特长是翻墙。后来连翻墙都省了,某次两个通宵熬出来的胡茬让他升了一个辈分,导致进校门时门卫把他认成老师,此后魏琛进出学校风雨无阻,肆意刷脸无往不利。

直到有天碰到恰好进校门的班主任。

不过什么都无法阻挡他恪守风里雨里一线峡谷等你的诺言,荣耀这款游戏既有难度又有趣味,显然比班主任岌岌可危的发际线更吸引人。魏琛的游戏水平向来与考试成绩成反比,手执法杖呼风唤雨无往不利,没玩多久就认识一群上得副本下得拾荒的好兄弟,闲来无事还能带几个新人妹子。

“但是网恋有风险。”从副本里出来,同队的元素法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保不齐对面就是人妖。”

“你失恋了啊?没事,想开点。”魏琛打开物品栏查看掉落,“没看到网上的鸡汤都怎么说吗,没有不分手的恋爱,只有不伤手的立白。”

方世镜握着鼠标欲哭无泪:“……还继续刷吗?”

“不出隐藏就只能接着碰运气了。你要是心情不好就下线哭几轮,我们四个人刷五人本也没问题。”

队里几个人都很熟,也知道魏琛执着于这个副本里隐藏掉落材料的原因:他在制作一件银武。

自从荣耀官网公布了自制武器的玩法,基本所有资深玩家都会打开装备编辑器,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丢点材料进去。但随机合成搞出正经装备的可能性太过渺茫,认真研究又需要耗费大量精力和时间,大部分人在几小时内体验了一把从入门到放弃,就把这一茬抛诸脑后了。一个月过去,全服只有少数几个极具钻研精神的变态,怀揣着堪比科研精神的毅力,持之以恒地开发银武。

魏琛就是为数不多的变态之一,他的法杖已经升到了三十五级,但离满级还遥遥无期且困难重重。

“不用,砍怪也算释放压力的一种方式,还比捏方便面环保。”方世镜捏了捏肩膀,“元素玩腻了,等我换个机械师再一起进本。”

“行。”魏琛打开好友列表,准备重发个组队申请过去。

下线前方世镜说:“对了,其实我习惯用蓝月亮。”

 

制造银武的进度缓慢上升,虽然缓慢,好歹在上升。在经历过十几个夭折的失败品后,没有一夜回到解放前已经算是运气上佳。按同网吧兄弟的话讲,在开发银武的过程中,魏琛还开发出了八种说“卧槽”的语气,每种对应着一个银武报废等级。

经验派搞技术,惨。

世道艰难的另一个原因是存在竞争,虽然人少,但相当强力。

“首杀又被一叶之秋拿下了!”魏琛摔鼠标。

一旁的小弟连忙劝他:“老大别急,我们要不去伏击,直接抢他们手里的材料!”

魏琛吹胡子瞪眼:“你抢得过吗?!”

小弟缩脖子:“我们,我们不是人多嘛……”

“瞧你那点儿出息,我们是那种以多欺少的人吗?!”魏琛捞回鼠标,麻利地点开列表叫人,“是!”

方世镜拦住他:“别白费力气了。”

“怎么就白费了,我不信十个人蹲点群殴还殴不出他的底裤!”

“我也不信,但一叶之秋下线了。”

“靠。”

术士长于控场,和DPS一对一明显不占优势,但网游多混战,未来荣耀圈内人尽皆知的几尊大神大多在游戏中打过照面,或者在副本门口打起来,当众上演神仙打架,路人也能略饱眼福。

历经艰难险阻八月抗战,50级的死亡之手终于新鲜出炉,外形酷帅属性牛逼,成为一区第一个成功投入使用的银字法杖。然而没等魏琛挥着宝贝武器在各个副本里乱窜嘚瑟够,一个让全服有志玩家狼血沸腾的惊天消息就砸了下来。

第一届荣耀官方挑战赛报名通道开启了。

二十出头的大小伙子最是一腔热血不怕事的时期,魏琛招呼来几位技术过硬相互认可的熟人,哥几个一拍即合,决心以魏老大为首组成战队,逐梦职业圈。

“所以……我们战队要叫个什么名字?”

“你看好多小女生追星,不都有那什么,应援色。你要不先给战队挑个颜色基础?”

“绿色怎么样,生命的颜色。”

“怎么连生命都出来了。”魏琛嫌弃地吐了口烟,“那是绿出了事故。”

众人嘻嘻哈哈了一阵,最终定下了蓝色——既不娘也不基,大众接受度很高,还和蓝月亮是本家。

“叫蓝……蓝什么啊?”

“看一眼天气预报,明天晴天还是阴天?”

“天气预报说下雨。”

魏琛拍板:“那就蓝雨吧。”

于是,年轻的战队躲过了叫“蓝晴”、“蓝阴”、“蓝风”或者“蓝太阳”之类名字的命运,逐渐走上正轨。虽然第二天老天爷放了天气预报的鸽子,从早上开始便艳阳高照,但提交了的报名文件没法随便修改,蓝雨就这样诞生在一个充斥着笑骂与汗水,热爱与希望的灼灼夏日。

 

挑战赛属于预选赛,水平各异的玩家组队争夺进入联盟的几个名额,胜出的战队才有资格站上职业赛场,开启在第一赛季的荣耀征途。

“这也太刺激了。”队友吐槽,“抽签跟抽卡似的,运气好碰到菜鸡躺赢,碰到大神直接被吊打出局。”

“好在菜鸡比较多,就像抽到N卡的几率比抽到SSR大多了。”

“万一UR怎么办,一开局就碰到大漠孤烟一叶之秋这种……”

“呸呸呸。”

“怎么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咱们蓝雨也是妥妥的UR,真遇到了正面刚啊!”

魏琛摆手:“行了行了,我们是奔着冠军去的正经队伍,最近加大训练量,多进网游砍人练手。”

“是!”

“还有。”魏琛说,“最近少抽卡,多攒攒人品。”

时钟指针旋转按部就班,人对光阴流逝的感知却大不相同。收钱办事帮人小号刷级就很烦,一个个任务和NPC对话简直无休无止,每一秒钟都度过得结结实实。但如果拉着兄弟们开了紧张刺激的十人本,半个晚上过去也毫无所觉,望眼欲穿地等着掉落。

初入联盟那段时间的感受和这两种情况又不一样,每一个节点都能炸出一片五光十色,稍纵即逝而刻骨铭心。毕竟己方和彼方都过于耀眼,阶梯尽头的奖杯又过于诱人。

第一次踏入正式场馆的时候魏琛叼着烟仰起脸,身上穿着前天刚到货的蓝雨队服,感觉这个游戏打得倍儿有排面。数以千计的观众一圈一圈坐在看台上,聚光灯和大屏幕辉映成为他们而准备的盛大烟火。

工作人员和保安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看着,直到魏琛悻悻掐灭烟头才放过他。

电竞开荒四舍五入就是宅男创业,一帮少有正形的家伙抓紧大好时光往来奔走,平凡人生竟也显得英勇无畏。


-TBC-

评论(29)
热度(626)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