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在王府井喝过豆汁之后
终于在南锣鼓巷喝到了北冰洋(虽然喝起来像美年达哈哈哈哈哈)

【粮食向】宅男的战争

  • 微草中心粮食向。这天,老王老方与小高小袁决定打一场清新脱俗的练习赛。

  •  @星期六不天晴 朋友来康康你的点文!要求是老王的快乐暑假,可能略有跑题,但的确背景是世邀赛后的夏休(喂


王杰希醒来的时候窗帘已经快要遮不住室外明媚的天光,空调任劳任怨地呼呼作响,和他咕咕直叫的胃遥相呼应,共同谱写成了夏休期迟来的起床闹铃。

倒时差失败的第一天,王杰希撑起没消肿的眼皮,有气无力地踩着拖鞋走到餐厅,一鼓作气拉开冰箱,和大半个月前冰镇在里面的陈年西瓜面面相觑。他叹了口气,关上冰箱门,看了眼指向12的钟表,看了眼窗外热情洋溢的日光,又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全天气温走向,果断点开...

【绒&胖】猫从天上来


胖子怀疑自家室友在外面有了别的猫。

室友是个处于事业上升期的黑猫,天赋异禀非同凡响,上得剧场下得厨房。从前和胖子在狭小的出租屋里相依为猫,过着出门排练回家睡觉的稳定生活。然而今非昔比,最近半年黑猫隔三岔五往全国各地跑,回家的次数大为减少,胖子都快要忘记他们挤在同一个猫窝里,半梦半醒间互薅对方尾巴的幸福生活了。

黑猫演戏很忙,往家搬礼物也很累。粉丝送的各式玩偶,朋友送的衣服鞋子,赞助商塞的可爱毛茸头饰和产品周边……最显眼的当属屹立在墙角的巨大光头强,凭借一己之...

是这样的,我写文的时候几乎从来没有外貌描写,就,老王作为一个可爱的宅男,颜值啥的自由心证,他性格都这么帅了还在意脸干嘛!

……

对不起,直到今天我才发现自己还是究极颜狗。就算神志不清也要声嘶力竭地喊出那句——

王杰希大帅哥!!!!!


【云次方】月光奔你而来

  • 嘎龙,有一丢丢相声车轱辘(x 希望不会被屏那个蔽……

  • 实在有很多想表达的东西,就还是写了!just想象美好(


凌晨的航班在一片漆黑里飞行,星光悬挂于遥远的高空之上,灯火覆盖在厚重的云层之下,周围只有呼啸的风声。舱内的照明灯关得颇为彻底,显得阿云嘎的平板屏幕格外闪亮,郑云龙闭着眼都能感觉到电影惊心动魄跌宕起伏。于是他一巴掌拍在对方大腿上:“再看要老花眼了。”

阿云嘎不理他,在黑暗里偷偷揉眼睛,又生怕错过重要情节,只能两只眼睛轮着揉,先揉右眼再揉左眼,最后撑住下巴打了个哈欠,泪眼朦胧间不可避免地延误了几秒绝美特效打斗镜头,只好再接再厉又哈欠了一个。

郑云龙手自然地长在他大腿...

2019年王杰希生贺原创同人曲《如他所愿》(又名《今天微草队长和副队吵架了吗》)盛夏来袭!(嗯

这个酷炫的PV!这个绝美的立绘!这个牛逼的编曲!大家都点开康康呢!!!我何其有幸,第四年给老王搞填词了。当初自己做PPT的时候,谁能想到有朝一日,老王会拥有这样的豪华生贺套餐!

不说别的了大家戳视频自行体会,我放一下词功成身退……这个词居然先被lof和谐后被B站拒绝,我服了,填词填出敏感点,给我的同人生涯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x


【2019王杰希生贺】如他所愿

-

晴空万里 似当时少年意气

才华天赋 不如自在悠游入戏

血条垂危见底 也能腐朽化神奇

圣...

【王黄】大龄退役选手的同居生活

  •  @高原反应 时隔两年迟来一个月的生日快乐!

  • 我下次再把一篇文拖两个月写就是智勇双全……反复删改到怀疑人生,最后还是不大满意,但真的lay了(。


黄少天退役那天G市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高大建筑的玻璃幕墙映出灰色天空,窗户上划过一道道倾斜的水痕。以蓝雨副队长的标准来看,这个富有历史意义的退役发布会在时长控制方面相当不错,至少直到现场采访结束雨也没停,天还没黑,绿油油的树叶被冲刷得一片青葱,充满生机欣欣向荣。

会议室冷气开得足,等媒体好不容易走得差不多了,卢瀚文终于能松懈下来,连打了三个喷嚏。

郑轩摸摸肚子:“到饭点了。”

“在这个举世瞩目的大日子里,...

【绒&胖】一只不愿透露姓名的猫

  • 郑云绒先生的快乐猫塑文学,一个胖子与室友的故事。

  • 没想到会写这么多!如果有画手老师看到最后,或许可以圆了我脑海里可爱猫猫的浪漫画面!

1.

胖子有个室友,黑猫,纯种的。毕竟上海寸土寸金愁死个猫,不合租日子简直没法过。而黑猫能从一众前来试图搭伙的猫咪中脱颖而出,也是有原因的。

“什么?!”胖子脚下一个趔趄,“不是说建国后不许成精吗?!”

黑猫懒洋洋舔爪子:“谁说的?”

“规定上白纸黑字写着呢!”

“我不认字。”


2.

“这个是室友契约。”胖子把一张皱巴巴的纸摆到地上,抬起爪子在上面印了个黑乎乎的梅花,“然后这边是你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黑猫...

【云次方】小本生意(阿龙川蔡馆AU)

  • 没错,阿龙川蔡馆AU

  • 一篇绵延三个月,长达22k字的沙雕文学。


01

毕业的第一天,郑云龙感到很烦。

“国内音乐剧市场太不景气了,再这样下去我们连饭都吃不起。”

“是啊。”阿云嘎和他并肩蹲在马路牙子上,惆怅地拧着眉头,“北京房价还这么高,生活太艰难了。”

六月份的尾巴天气已经开始炎热得要命,俩人挤在狭小的树荫底下,脚边放着两个皱巴巴的矿泉水瓶。

郑云龙一拍阿云嘎大腿:“有了。”

阿云嘎被拍得险些一屁股坐地上,多亏多年来积淀的舞蹈功底才保持住平衡:“啊?”

“我们可以开个饭馆。”郑云龙抹了把汗,“接不到剧的时候可以就靠副业苟着,还解决了吃饭和住宿的问题。”

“...

方糖企划(3)(杨晓宇xMichael)

  • 上篇戳我:(2)

  • 为什么明明在脑洞里他们已经热火朝天到需要用外链,手速却依旧把我困在初始剧情之中(。


Michae惊慌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屏住呼吸靠在门板上。隔壁的冲水声稀里哗啦此起彼伏,杨晓宇茫然地端着托盘,比他更茫然的是托盘上的两碗蔬菜沙拉和一瓶葡萄酒。僵硬半晌,杨晓宇憋不住用气声问:

“……怎么了?”

过去许久,外面没有再传出其余动静,Michael逐渐放松下来,低声问:“你还记得昨天,那三个在学校拿着武器的男人吗?”

杨晓宇活动了下面部肌肉,之前结的痂还挂在脸颊上:“就算我不记得,脸也得帮我记得啊。”

“他们在对面的酒吧里。”

杨晓宇:“……嘶。”

Michael...

1 / 11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