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我住隔壁我姓王(6)

47.

教室里,方士谦站在讲台上侃侃而谈:“又到了季节交替的时候,你们这些年轻人也要记得加衣服。毕竟俗话说得好啊,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要冬眠。”

刘小别眨眼:“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太对……”

方士谦继续讲:“你们现在只知道钻研专业,但实际上多了解健康知识是非常重要的。我举个栗子。当皮肤暴露在冷空气里,人往往会发抖。但说发抖多low啊,下次你们再被霸图韩文清吓得腿抖的时候,就可以说‘我骨骼肌不自觉产热了一下'。”

同学们深以为然地记笔记。

坐在后面旁听的冯校长:“……”


48.

柳非抑制不住地想起了方士谦神奇的日常语言。

王杰希说:“方士谦你过来。”

方士谦正蹲在阳台上研究王不留行的向光性:“?”

“你买了盗版番茄酱。”王杰希皱着眉头站在厨房门口,“应该买红太阳牌的。”

方士谦挠头:“我买成什么了?红大阳?”

王杰希说:“不,你买的是红太阴。”

方士谦:“……”

方士谦说:“吓得我都质壁分离了。”


49.

王杰希转身回厨房:“别贫,以后注意点。”

方士谦点头啊点头:“杰希你居然不嫌弃我,我简直流下了感动的生理盐水。”

坐在餐桌前等饭吃的柳非:“……”

闪回完毕。


50.

讲台上方士谦还在举栗子:“再比如说,人的免疫机制。人体有三道防线,一是皮肤粘膜,二是吞噬细胞杀菌物质,三是免疫系统。如果你们的老师布置了很多作业,你们感到内心几乎是崩溃的,那么就可以说‘啊我的第三道防线都破了'来表达不满。”

卢瀚文说:“我爸每天话太多,听得我第三道防线都破了!”

方士谦一拍讲桌:“孺子可教!”

冯校长忍不住开口:“那什么,士谦啊,你的演讲主题应该是健康知识科普来着……”

方士谦摆手:“我这不是正给他们讲医学的实用性呢么!作为曾经的微草一员,我必然不能输给黄少天!”


51.

荣耀中学始终有请联盟工作人员来做演讲的传统。冯宪君抑制不住地想起了曾经请黄少天来做演讲的那一日。

那是一个没有雾霾的好天气,白白的天空上飘着蓝蓝的云彩。

黄少天笑眯眯端起水杯抿了一口。

他说:“今天轮到蓝雨副队联盟剑圣最大的机会主义者代号夜雨声烦的本人——黄少天给你们演讲!有没有感到荣幸有没有!队长反复强调演讲是有时间限制的,所以现在我简单说两句!”

……

It was a sad story.

沉浸在回忆里的冯校长不堪重负捂着心口倒了下去。

宋奇英举手:“方前辈,校长他……好像第三道防线真的破了!”


52.

袁柏清是个很不容易的年轻人,由于方士谦抛下工作甩手出国,他被迫提前毕业担起了微草治疗的担子。但众所周知,治疗本身就是个很具挑战性的职业,而微草的治疗更具挑战性。

袁柏清跟隔壁蓝雨的徐景熙诉苦:“当奶难!当精分奶更难!他们老批评我实力不行,我苦啊!居然还有人说我进微草是因为裙带关系!他们就是看微草不顺眼,甚至还人有说肖云能进微草是因为他是肖时钦的儿子!”

徐景熙笑:“他肯定不是肖时钦儿子啦。”

袁柏清点头:“我也觉得。诶你这么肯定莫非知道内情?”

“不是不是。”徐景熙说,“你看联盟里所有的小孩哪个跟爹一个姓啊?”

袁柏清:“……”

袁柏清信服地鼓起了掌。


53.

为了交流经验,袁柏清经常往张新杰家跑。每天早晨韩文清一家三口都会日常锻炼,今天宋奇英一反常态坐在书桌前奋笔疾书。

宋奇英说:“我觉得我继承了我爸的强迫症。”

袁柏清问:“怎么说?”

宋奇英说:“昨天晚上八点二十三分的时候我决定研究拳法到九点整,但一不小心就到了九点零六分,所以我决定凑整到十点。然后作业没写完。”

袁柏清顺手剥了个橘子:“……呵呵。”


54.

袁柏清突然咳得死去活来,宋奇英放下笔:“你怎么了?”

“真是醉了!”袁柏清捶胸,“我咬了一口橘子瓣,结果它从靠近嗓子眼的那一侧喷出了橘子汁咳咳咳咳咳……”

宋奇英安慰他:“没事,我曾经午睡睡到一半被唾沫呛醒。”

袁柏清:“咳咳咳咳咳……”


55.

许斌和袁柏清在一起之前曾谋划表白,纠结一周后终于下定决心去找他:“柏清。”

袁柏清正忙着研究方士谦的笔记:“干嘛?”

许斌说:“我,咳,我想请你吃饭。”

袁柏清抬起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真的?”

许斌点头啊点头。

袁柏清说:“看在你这么真诚邀请我的份上……把钱留下吧,现在我比较忙,以后我自己去吃。”

许斌:“……”


56.

中午,韩文清一家在沉默中吃午饭ing.

张新杰突然开口:“队长,我有件事要说。”

韩文清闻言放下筷子看着他。

张新杰不紧不慢把最后两口饭咽下去,顿了顿,开口道:“谁吃得慢谁洗碗。”

韩文清:“……”


评论(19)
热度(932)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