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我住隔壁我姓王(2)

8.

方锐有些低烧,林敬言很担心,打算带他去医院。

方锐连连摇头:“不用那么麻烦,我哥回来了,还开了个诊所。”

林敬言推了推眼镜:“哪个哥?方世镜还是方明华?”

“是方士谦。”

林敬言说:“那个说你剖腹产找他可以打折的微草治疗?”

方锐:“……”

方锐说:“咳咳老林你还记得呐,虽然说他嘴欠了点儿但好歹在国外学习了这么多年,应该是靠谱的。而且就在楼底下,多方便。”


9.

这时张新杰带着宋奇英来串门。

张新杰看了他们几眼:“老林,你和方锐在一起了?”

林敬言笑眯眯:“嗯。你怎么会知道?我俩明明准备低调的。”

张新杰说:“如果他现在不是躺在你大腿上的话,我的确不知道。”

方锐呵呵呵笑。林敬言摸了摸鼻子。

默默站在一旁的宋奇英:“……”


10.

张新杰清了清嗓子:“其实我来是为了说霸图宣传语的事情。”

林敬言问:“哦?定好了?”

张新杰说:“因为这次我们是和轮回合作项目,所以宣传语定为了‘天道好轮回,霸图饶过谁’。”

林敬言:“……”

林敬言掩面:“谁定的?”

张新杰说:“张佳乐跑去轮回和周泽楷讨论后决定的。”

“……和周泽楷讨论?”林敬言无语望天,“所以其实还是张佳乐一个人的风格吧。”

说完正事后张新杰带着自家小孩去上课外班了,林敬言带着方锐踏上了去诊所的道路。


11.

刘小别推开了家门。

刘小别拉住柳非:“我们都不是爸亲生的。”

柳非:“!”

刘小别说:“你看你是个女孩子,爸一个男人怎么可能生出女孩子呢。”

柳非:“……”

柳非说:“男孩子也生不出吧……”

刘小别不理她接着说:“我也不是亲生的。咱爸一个是魔道学者一个是治疗,然而我是个剑客。”

柳非:“……”

柳非说:“好有道理啊我竟无言以对。”

两人转身,发现王杰希一脸无语地看着他们。

刘小别:“……”

王杰希叹了口气:“关于我和方士谦……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还是看闪回吧。”


12.

Long long ago.

方士谦说:“我们结婚吧。”

王杰希犹豫:“可是我有一个儿子,他叫高英杰。”

方士谦摆手:“没关系,我也有一个儿子,叫袁柏清。”

王杰希说:“好巧啊,好的我们结婚。”

闪回完毕。


13.

刘小别说:“……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柳非说:“我选择狗带。”

刘小别挠头:“所以最后还是没说我俩是不是……”

王杰希扭头问柳非:“咱们微草的宣传语……”

柳非连忙从兜里掏出本子:“我想了个新的!”

白花花的纸页上赫然写着——

教育孩子有微草,家长再也没烦恼。老王教你学做人,包你机智包你好。

王杰希:“……”

王杰希选择死亡。


14.

王杰希找袁柏清聊天:“今天天气不错。”

袁柏清点头:“是呀是呀。”

王杰希接着说:“方士谦回来了?”

袁柏清:“……”

袁柏清受到了惊吓。

袁柏清说:“天呐爸你是怎么知道的!”

王杰希露出和善的笑容:“本来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15.

诊所里,方士谦认真地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你难道不相信我的专业素养?”

张佳乐撇嘴:“我不是不相信专业素养,我是不相信你。”

方士谦捂胸口:“你居然……”

孙哲平站起身:“我们走了……”

“别别别!”方士谦尔康手,“你们对疫苗这个东西了解不够深刻。引起疾病的物质叫做抗原,抗原具有致病性和侵染性,而疫苗就是去除了致病性的抗原,用来在体内刺激产生抗体。所以注射疫苗的意义是预防疾病啊,我免费给你们……”

张佳乐冷哼一声:“不就是开发新疫苗,致病性不知道去干净了没想拿我们当小白鼠么,装什么装。”

方士谦目瞪口呆。

方士谦说:“天呐我出国的这几年里你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智商怎么突然上线了!”

张佳乐自豪脸:“自从去了霸图就天天被张新杰强行科普健康知识,你别想蒙我!”

孙哲平顺手摸摸张佳乐头毛以示鼓励与安慰,方士谦觉得自己莫名被秀了一脸。


16.

方锐推门而入:“哥!”

方士谦赶紧站起来:“诶锐锐啊你慢点小心动了胎气!”

方锐:“……”

方锐怒摔门:“我是男的!”

方士谦慈祥地拍拍他的肩膀:“没事,这很正常,我们来看一下闪回。”


17.

Long long ago.

B市,微草。

方士谦推开训练室的门:“糟了糟了糟了!”

林杰抬头:“小王怀孕了?”

一旁的王杰希:“……”

方士谦摆手:“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王杰希:“……”

王杰希扶额:“方士谦你……”

闪回完毕。


18.

方锐林敬言张佳乐孙哲平:“……”

方锐说:“哥你什么都别缩了,我想敬敬。”


评论(18)
热度(1058)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