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粮食向】Always

  • 王杰希中心粮食向。私设如山。

  • 灵感来源于神探夏洛克圣诞特辑。


“滴滴、滴滴、滴滴。”

早晨8:00,王杰希被自己的闹铃吵醒了。铃声是手机的初始设置,单调而机械。之前王杰希曾经试过用喜欢的歌当闹铃,直接后果是……他再也不喜欢那几首歌了。几经波折后王杰希痛定思痛,后来连来电铃声都懒得纠结,直接用系统设定。

王杰希顶着满头呆毛爬下床,趿拉着拖鞋跑到阳台拿暖壶,把开水倒进饭盒里,再把牛奶泡进去。他迷迷糊糊摸索着草率地顺了两把头发,开始克服起床气叠被子。小时候王小朋友一直质疑收拾床铺的必要性——既然再过十几个小时就会被再次铺开,为什么每天都要叠起来?

王杰希的老妈跟当年的小屁孩说:“别废话,不叠被子不给你吃早饭。”

简单粗暴,行之有效。

整理完床铺,穿好了外套,用冷水洗了把脸,王杰希从柜子里拿出面包,就着泡热了的牛奶一片一片啃。无聊之下目光在架子上游移,扫过架子上各种各样的书、喝完了没及时扔掉的可乐瓶、被粗暴夹在两本书间的毛巾,还有三个不同形状的魔方。

中学的时候王杰希算是个魔方发烧友,本着“别人都跟教程学我偏不”的臭屁心气儿开始钻研,攻克普通魔方后一本满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从小号到大号,从八面到十六面,从粽子形到心形,几年里买过的魔方能组三四支战队。期间还无意中练成了单身三十年的手速,为日后的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搬来微草的时候王杰希从魔方战队里挑了三个带到了宿舍,想着心情不好或者闲得无聊的时候可以用来解闷。然而现实告诉他当一个人郁闷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除非自己想开,否则做什么都心不在焉。

王杰希最近很郁闷。

他沐浴着六月刺眼的阳光在郁闷中吃完了四片面包一个苹果,喝光了一杯白水一袋牛奶,刷过牙后把桌子上的垃圾丢进塑料袋里,扫视了房间一眼,拿上钥匙出门。

 

隔壁邓复升也刚好正站在门口锁门,嘴里叼着根火腿肠。锁好门后他蹲在走廊里系鞋带,王杰希站在旁边等他。

“你该理发了吧?”邓复升仰脸看了他一眼,“再不剪短就要和方士谦的头发一样风格了。”

队里一群糙汉子,大部分人都没什么发型可讲。方士谦独树一帜,说做人就是要有个性,保持着半长不短带刘海的发型,有时候还能用发胶抹起来装个逼。但是因为睡觉不老实每天早晨起来就像顶着个鸟窝……王杰希想了想,点点头:“是该。我可不想像他的发型那样……瞬息万变。”

邓复升扶着墙笑出了声,“哈哈哈哈”的笑声在楼道里回荡:“队长你真有才,瞬息万变……哈哈哈哈哈哈!”

王杰希低头看了眼表,8:48。

训练快要开始了,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宿舍楼,包裹着金黄色阳光的热浪立马扑面而来。即使是在早晨,太阳的火辣程度也并没有消退多少,锲而不舍地炙烤着暴露在阳光下的皮肤。楼底下的树刚种不久,树干很细树叶很稀疏,不能挡光也没什么观赏性,为数不多的叶子还被晒得蔫儿了吧唧的。

“热死了。”邓复升眯起眼睛,“想吃西瓜。可惜籽太多,我嫌麻烦一般都不吐籽。”

王杰希说:“我也嫌麻烦,所以一般都不吃西瓜。”

邓复升一阵无语。说话间两人进了训练室,队员们正三五成群坐在一起说话,瞧见队长来了纷纷打招呼。窗帘拉着空调开着,刚经历人肉烧烤的邓复升和王杰希都有一种人生巅峰的感觉。

9:00,又一天的日常训练开始了,屋子顿时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戴着耳机专注地望着屏幕,只有手指敲击键盘发出噼里啪啦的轻微声响。

 

“滴滴、滴滴、滴滴。”

王杰希皱了皱眉睁开眼睛,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臂,摸索着举起响个不停的手机凑到眼前看了一眼。

8:00。

坐起身来的时候王杰希还有些迷糊,自己似乎做了一个挺长的梦。窗外的天空依旧黑乎乎的,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过几天好像就要到冬至了,白昼开始一天比一天短。

屋子里也黑乎乎的,王杰希一边揉额角一边坐在床边找拖鞋,从床下把鞋踢出来的时候顺带着还找到了一周前神秘失踪的袜子。

王杰希按照流程把牛奶泡进热水里,把被子叠好,洗脸,吃早饭,刷牙,准备出门。

今天的早餐是火腿肠配馒头片,王杰希发现这种吃法意外地美味,不过有点噎,吃早饭的时间比平时略微长了一些。

早饭过后王杰希一个人往楼下走,习惯性戳亮手机看了一眼时间:8:55。

下到二层的时候他碰到了边扯皮边穿衣服边下楼的袁柏清和刘小别,刘小别正在大声吐槽:“新的一年到了,就应该放一年假休息一下!”

袁柏清叹气:“每天早晨从被窝里出来的感觉真是日了狗。”

刘小别说:“如果唐昊的话就会说‘真是日了天’。”

俩人噗嗤噗嗤笑,一扭头就发现了正在后面走着的王杰希。刘小别吓得手套都掉了:“队长好!”

王杰希点点头,有些无奈地看着俩人捡起手套同手同脚快步走远。如果是在几年前他八成会心情颇好老神在在地说一句“我看你走路天赋异禀”这样的吐槽,但现在这句话只是在他脑袋里打了个转儿就重新落回肚子里。

还是别说出来吓坏小朋友了。王杰希对自己说。

 

走出宿舍楼大门的时候刚好碰到了从女生宿舍出来的柳非,她似乎起晚了,裹着大衣喘着气往训练室跑,眼前被吹出了白花花的哈气。王杰希下意识想叫住她提醒她多穿点衣服,最后只是往围巾里缩了缩。这个年纪女孩子的心思猜不透啊,而且自己越来越像絮絮叨叨的老年人了。

这样不成,不成。

院子里颇为粗壮的树枝被冷风吹得哗啦哗啦响,王杰希一抬头发现了一个丑哭的鸟窝。天边的白色慢慢向头顶蔓延,天亮了。王杰希并不讨厌冬天,虽然起床这件事在寒冷的冬季会变得格外痛苦,但天晴时候的阳光十分讨喜,明亮,清澈,温暖,周遭冰冷的空气里似乎也带上了阳光的味道。

9:00,王杰希踩着点儿进了训练室。年轻的队员们都已经坐好了,正在回暖做手操。

 

“队长?队长?”

王杰希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桌子上,似乎是在做基础训练的时候睡着了。邓复升隔着电脑推了推他的肩膀,屋子里的前辈兼队友们都有些担忧地望着他。

“抱歉。现在什么时间了?”王杰希坐直后甩了甩被压得发麻的手臂,脸上还带着被衣服压出来的红痕。

“现在是休息时间。”邓复升说,“队长你怎么了?不舒服?昨儿晚上没睡好?”

王杰希扫视了一下屋子里的人,大部分人都在喝水或者边做手操边闲聊,还有一个坐在电脑前没动窝继续训练的方士谦。这人有点儿拧巴,但王杰希不太擅长主动和人处好关系,所以大部分时候对他的别扭行为都选择无视。

“我没事。”王杰希摆摆手活动一下,然后问邓复升,“来一局?”

“可以啊。”邓复升知道年轻的队长最近着实不太容易,有什么异常举动也可以理解,找自己单挑……他开心就好。

两人没怎么磨蹭找了两台电脑就开始打,休息到一半的队员们纷纷放下水杯围了过来。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站在邓复升后面,多年的经验表明,站在王杰希后面只能看到不停快速旋转的视角。

但今天情况不对。

王杰希的操作似乎慢了很多,众人都开始怀疑是不是他手压麻了一直没缓过来。更令人惊奇的是,最后王杰希输了。

别说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了,就连邓复升都一脸不可置信。

“你在改打法啊?”方士谦冷不丁来了一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也离开座位跑来观战了,孤零零地绕到了王杰希背后,正支着下巴看屏幕呢。

王杰希不置可否:“何以见得?”

“反射性操作到一半突然改道,什么时候你改走中规中矩路线了?”

王杰希没接话,撩起袖子看了眼时间,休息时间结束,该继续训练了。围在一起的队员们纷纷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邓复升依旧有点儿懵逼,方士谦叹了口气。

“你自己看着办吧。”最后方士谦说。

当然得我自己。王杰希在心里回答。

 

下半段训练结束后就到了午饭时间,王杰希终于暂时停止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的训练,跟着其他人一起去了食堂。队员们又开始吐槽食堂座位的人机关系太过不和谐,两个椅子间的夹缝太小,胖一点儿都进不去。而且这还好微草没女队员,要不然离这么近多不成体统。

邓复升坐在王杰希对面,正埋头猛吃。两个人都买了土豆烧牛肉,王杰希发现邓复升把肉留到了最后。

“这样不合理。”王杰希严肃地说,“既然不论先吃还是后吃总是要吃肉的,那么为什么不趁着它还是热着的时候及时吃完,而要留到最后放凉呢?”

邓复升专心吃肉:“习惯不同吧,我就喜欢把最好吃的留到最后,谁像你一样闲得慌吃个肉都要分析利弊。”

 

午睡起来后王杰希有点儿头晕,连着做梦这种事对他来说可不常见。梦里的自己还很嫩,最喜欢的菜还是土豆烧牛肉。说起来,今天中午吃的是什么来着?炸酱面还是鸡块面?

王杰希并没有纠结于这个问题多久,因为下午的训练又要开始了。在国外比赛的经历让王杰希发现了不少相同职业的多种可能性,正尝试着让许斌和袁柏清练一练新的配合体系,让队里的双枪发挥出更大的威力,让团队协作更加流畅更加灵活,于是每天下午的日程就变成了一半时间日常训练一半时间分析录像。

说到世邀赛……最让王杰希印象深刻的还是在夺冠以后回到微草,平时装得人模狗样的小队员们个个如狼似虎地扑上来要签名的场面。

走神结束,挂在训练室后墙上的钟表指针指向3:00,下午的训练开始。

训练期间微草老板进来溜了一圈,然而并没有人理他,众人都带着耳麦聚精会神地盯着显示屏上打开的软件,训练室里只有噼里啪啦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窗帘拉着,隔绝了冬日午后的阳光。

余老板挺喜欢没事的时候过来看一眼,某种程度上过一把首长的瘾,说两句“同志们辛苦了”、“同志们继续努力”之类的话。然而事实是队员们的注意力大多都在他迷人的双下巴上。

年轻的队员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评过一个“站在微草顶端的男人TOP3”,前三名分别是余老板,王杰希,还有门房大爷。

春去秋来时光流逝,今非昔比物是人非,走过这么多年,好像只有他们三个一直呆在这儿,看着身边的人像走马灯一样变来变去,看着夕阳每天照耀着微草俱乐部的大楼,看着花坛里的土地染上绿色又归于枯黄,与微草一起经历过谷底也到达过顶峰。

训练的时候王杰希突然想起了中午的那个梦境,现在他将队伍的希望珍而重之地托付了出去,而彼时的队长,大抵也是抱着这样的心情,在自己的身上看到了微草的未来吧。

走了个神儿,王不留行扑街了。

 

作为微草未来的王杰希度过了一个平淡无奇的下午,不过中午做了个梦,梦见很多年后自己还是战队队长,带着换了一拨人的微草复盘。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训练室专门有个角落放着冠军奖杯——还不止一个。

晚上王杰希接到了杨聪的电话,周围很吵,杨聪在电话那头吼:“老王我到你的地盘儿了,一起下馆子约吗约吗!”

他俩都是这赛季出道,熟得自然而然,相约轮流做东一起出来愉快玩耍。王杰希也没想到杨聪是这种会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的男子,连声招呼都没打就到地儿了。

半个小时后两人坐在桌前一起吃晚饭。王杰希问他:“还有几天夏休才开始吧,你怎么这么闲?”

“我们队长要结婚啦!”杨聪很是唏嘘,“没想到宅男是真的能找到老婆的。”

王杰希嘎嘣嘎嘣嚼花生米:“其实也分人。”

杨聪叹气:“人生啊,就是应该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一杯葡萄酒慢慢喝。”

王杰希给他泼冷水:“首先你要买一瓶葡萄酒。”

“我可以自己做。”

“首先你要买很多葡萄。”

“……我可以自己种!”

“首先你要买一块儿地。”

杨聪沉默,最后他说:“我还是买一瓶葡萄酒吧。”

然后两人一起笑了出来,笑得连筷子都拿不稳。杨聪说:“我觉得咱俩可以组一个相声组合,就叫‘王希聪’,红遍京津冀,以后就不愁没老婆没葡萄酒了。”

“以后。”王杰希挑挑眉。

正是因为过去的不尽人意与现在的无可奈何,人们才会更加期待着充满未知与无限可能的遥远将来。

王杰希笑着说:“以后微草肯定会拿冠军,谁跟你说相声啊。”

 

-END-


评论(34)
热度(1712)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