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我住隔壁我姓王(1)

  • 微草中心全员。

  • 完全瞎写就图一乐,本文用于证明lo主平时装作是个正常人有多艰辛,要吃多少药才能不放毒【不


1.

刘小别被叫家长了。


王杰希骑着自行车往学校赶,半路遇到了车坏后蹲在路边等孙哲平接的张佳乐。张佳乐欢乐地朝他挥手:“老王!”

王杰希停下车。

张佳乐说:“老王啊你帮老林个忙吧。”

王杰希疑惑脸:“林敬言?”

张佳乐点头:“没错没错。你也知道吧我有个侄子,他最近老喜欢找老林PK还念叨着以下克上……你帮我教育教育他,弄哭算我的。”

王杰希扶额:“为什么让我……”

“因为你在教育方面很有名啊!孩子学习老不好,荣耀联盟找微草!”张佳乐充满信任地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

王杰希:“……”

王杰希觉得他有必要和给微草写宣传语的柳非谈谈人生。


2.

王杰希在学校旁边的小公园里找到了逃课的唐昊和孙翔。走近后依稀听到孙翔说了一句:“金圣叹说:‘此处应有掌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杰希:“……”


王杰希面瘫着站到唐昊面前:“听你二叔说你想挑战林敬言?”

唐昊握拳:“没错!以下克上!”

王杰希说:“虽然你由于年龄优势而在手速上略胜于林敬言,但老将的意识和经验说无法单凭手速战胜的。”

孙翔戳唐昊:“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唐昊挠头:“那怎么办?”

王杰希露出老神在在的笑容:“这需要训练。你伸出手来。”

唐昊依言伸出左手。

王杰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钢尺打过去,唐昊大惊,凭借着一个流氓的职业素养瞬间躲开:“你干嘛?!”

王杰希露出孺子不可教的表情:“你居然躲。”

唐昊抓狂:“我难道不躲等着被打啊!”

王杰希说:“你刚刚完成了一次缩手反射——非条件反射,这是与生俱来的。但又不同于膝跳反射的完全不可控,能够通过意志来进行调节。只有意志坚定的人才可以控制着忍住缩手的欲望,我刚刚是对你意志的一次测验,然而……唉。”

孙翔和唐昊惊呆了。

唐昊颤抖地看着自己的手:“我……”

王杰希慈祥地拍了拍迷途少年的肩膀:“不过没关系,意志是可以磨练的,再试一次。”

唐昊坚定地再次伸出了手。

……

几分钟后在手肿了一圈的唐昊感激涕零和孙翔“诶诶诶我也要磨练意志”的背景音下,王杰希把钢尺赠给两个年轻人,然后骑上自行车潇洒地离去,深藏功与名。


3.

校长办公室里王杰希和冯校长面对面坐着。冯校长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咳,你家的刘小别同学很有天赋,每次考试都第一个写完早交卷。但就是太爱玩,希望你们做家长的多加管束啊。”

王杰希问:“小别怎么了?”

冯校长说:“他居然在课堂上和卢瀚文同学下五子棋!”

冯校长愤怒地摔出一张画满格子的纸。

王杰希拿起来看了看:“这好像是围棋。”

冯校长:“……”

冯校长说:“这不是重点。”

王杰希说:“嗯情况我了解了。其实我是鼓励孩子多方面共同发展的,有几个兴趣爱好也挺好,有利于孩子未来的人生。更何况围棋是我们的国粹,可以发扬传统文化,还可以磨练心性。我觉得……嗯从这局来看小别的棋艺又精进了,不错。校长还有什么事么?”

冯校长:“……”


4.

这时喻文州和黄少天双双推门走了进来。

黄少天特别热情地朝冯校长打招呼:“校长好啊今天的校长也是一如既往地帅气逼人!诶老王你也在这么看来一定是我家小卢又和你家小刘搞一起了唉。老王我跟你说将来一定是刘小别嫁过来,我们黄家人都是攻!”

喻文州说:“少天O(∩_∩)O,我们先听校长说一下情况。”

冯校长心累地摆摆手:“你们自己去班门口看吧。”


5.

王杰希喻文州黄少天三个爸爸一起蹲在窗户下面听墙角。

卢瀚文果然正在和刘小别聊天。

卢瀚文特别开心:“小别前辈!我考你一个问题,答错了就和我PKPKPK!”

刘小别说:“嗯你先说说看。”

卢瀚文道:“我爸一年里哪个月话最少?”

刘小别沉默了一会儿:“哪个爸?”

卢瀚文眨眼:“当然是一天25小时都在说话的那个!”

蹲着的黄少天:“小兔崽子我%#&¥……”

刘小别沉吟半晌,依旧无法做出决定:“真的有这么一个月?”

卢瀚文叉腰笑:“当然是二月啦哈哈哈因为二月天数最少!”

刘小别:“……”

被喻文州捂着嘴的黄少天:“……”

王杰希支着下巴开始严肃地思考微草和蓝雨的未来。


6.

张佳乐终于等来了孙哲平的玛莎拉蒂,欢喜地踏上了回家的路。

张佳乐左顾右盼:“是这条路么我怎么觉得这么陌生?”

孙哲平说:“于锋跑咱家给小远补课了,咱俩不要打扰他们,去新买的房子。”

张佳乐拍大腿:“你又买房子?不对……于锋?从蓝雨跳槽来百花的那个狂剑?他什么时候勾搭上小远了?你就这么任由自家儿子被猪拱了?你还是不是亲爸!”

孙哲平:“……”

孙哲平安静开车不说话。

跑车最后停在了小区门口,路边开着个诊所,门口挂着大大的写着“欢迎光临”的牌子。张佳乐立马忘掉远在千米之外的邹远捶地笑:“哈哈哈这哪个傻缺干的啊?”

孙哲平关好车门:“方士谦留学回来了。”

张佳乐动作猛然顿住,咽了口唾沫:“方士谦?抛弃老王让老王一个人带那么多孩子结果因为孩子太多被当成人贩子的微草前治疗方士谦?”

孙哲平颇为怜悯地点了点头:“他不敢回去,就临时开了个诊所想攒钱,好把王杰希哄回来。”


7.

此刻的王杰希家里。

柳非把手机举到袁柏清面前:“我怀疑小高恋爱了!”

袁柏清问:“何以见得?”

柳非说:“他的QQ签名改成了‘不想拿第一的魔道不是好未来’。”

袁柏清:“……”

袁柏清说:“挺励志的,怎么了?”

柳非说:“可是隔壁小乔的签名是‘不想当冠军的刺客不是好阵鬼’。”

袁柏清:“……”

袁柏清说:“比起这个,你不如关心一下咱爸。”

“他怎么了?今天早晨还喝了两碗豆汁跑了两千米,怎么了?”柳非继续在手机上戳戳戳。

“我是说另一个爸。”

柳非:“!”

柳非拍案而起:“方士谦回来了?!”

袁柏清点头。

“最近回来的?”

袁柏清继续点头。

“咱爸不知道?”

袁柏清依旧点头。

柳非叹了口气:“他完了。”


评论(41)
热度(1811)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