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炒房组】苏黎世房价怎么样

  • 杨聪王杰希友情向。


陈果发现,话题还能围绕在荣耀上的,大多就是这些新秀了。老选手们聊的,那都是些很大众的事情。

三零一的杨聪和微草的王杰希聊的是最近的房市。

——《全职高手》第1251章


别看职业选手们在荣耀圈里呼风唤雨,当他们褪下光环走在大街上,其实都只是停留在普通大学生的年纪的网瘾青年,最多是正在读博年纪的网瘾青年;如果换算成医学生,恐怕研究生还没毕业。

然而大概由于电竞选手特殊的职业寿命,这帮连女朋友都没怎么来得及谈的年轻人却偏偏喜欢互相“老”来“老”去地叫。尤其是同期之间,常年厮混之下年龄相仿的游戏宅们成功培养出了好似同班同学一般的深厚孽缘。

杨聪用筷子敲了敲桌面:“老王快帮忙算一卦,这赛季我们大三零一能走到哪一步?”

王杰希把面条咽下去,正襟危坐摆出掐指一算的姿态,说:“最多遇到微草。”

“然后?”

王杰希淡定道:“跪了。”

“滚蛋吧您呐。”杨聪笑着作势要拿筷子敲王杰希脑袋,“那不就直接挂出去了,别以为我不记得第一场就要和微草打。”

“是啊。”王杰希点点头,“明天见,记得选个好看点儿的跪姿。”


荣耀圈子本身就不大,杨聪和王杰希同在第三赛季出道,两家俱乐部的所在城市又离得特别近,两人都是队长还颇有共同语言,一来二去,他们就成了关系挺铁的朋友,私下里没少一起火锅撸串北冰洋。

除开张新杰,吃饭过程中大家基本不吝聊天交流感情。刚开始三分熟不到的新秀们话题还总是围着荣耀转,后来随着年龄增长熟得差不多了,众位大老爷们儿坐在一起扯皮互怼就成了日常。

“当年我第一次在休息室瞧见你的时候,唯一的感想是这年轻人真是缺乏活力与朝气,面无表情装什么大人。”杨聪叹气。

“我怎么记得有人出道的时候躲在角落里,紧张到抱住水杯不撒手?”王杰希就着塑料瓶喝汽水。

杨聪咳嗽一声:“这是正常反应,玩局荣耀冷静一下就不紧张了,你这人太淡定不能和正常人比。老王来说说,你那会儿的人生理想是什么?”

王杰希一手支着下巴,不紧不慢地夹了一筷子羊肉往火锅里丢,辣油红艳艳地漂在汤上。他随口说:“左拥右抱走上人生巅峰吧。”

杨聪喷饭:“这么中二?!”

“嗯。”王杰希漫不经心地搅芝麻酱,试图把蘸料混匀,“拥抱荣耀女神嘛。”

杨聪怜悯地看着他:“注孤生。”

“或者左拥五赛季奖杯右抱七赛季冠军。”王杰希说着顺手夹了两个煮好的蟹棒,歪歪脑袋看向杨聪,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杨聪:“……”

秀,接着秀。

“冠军也不是万能的。”邓复升在一旁发愁,“家里人拼命催着找对象,整天嫌弃我‘老大不小了就知道玩游戏’……这明明是在工作!”

王杰希想了想,说:“联盟里有两种人容易找到恋爱对象。”

杨聪表示不相信:“大家都是死宅,半斤八两。”

“一种人叫周泽楷。”

杨聪郁闷:“这个看脸的世界!现在的人都肤浅!”

“另一种人叫孙哲平。”

“……”

杨聪表示这个话题太伤心,我们说说别的。邓复升想了想说前几天我做了个梦,梦见王不留行穿着圣诞老人的衣服挨家挨户送扫帚,这是不是预示着什么惊天秘密,队长你会不会解梦?

王杰希思考几秒发现这个梦的画面感还挺强,杨聪拍着桌子笑说别是白天和他单挑打怕了吧,老邓你看你那点儿出息。

笑完了杨聪好奇:“老王你做过和荣耀相关的梦吗?”

王杰希回忆了一下,点点头。

“来,和我们分享分享。”

“梦见你和我开着大号在神之领域单挑,风景杀被打得非常惨,然后把银武爆了出来。”王杰希平静地瞎扯。

杨聪怒摔筷子:“你这人还能不能处了!”


王杰希和杨聪同期出道,走的却是颇为不同的两条路。事实上当年没人能和强悍到自立新秀墙的魔术师成为同道中人,未来的联盟第一刺客也不例外。

从第三赛季横空出世的新人队长,到第四赛季带领全队挺进四强的微草王牌,从第五赛季经历千辛万苦终于摆到俱乐部展示柜里的冠军奖杯,到第六赛季决赛与荣耀巅峰失之交臂的遗憾结局。作为一出道就登上《荣耀日报》头条的男人,王杰希的履历可谓是精彩纷呈。

相较而言杨聪就朴实多了,初入联盟的小新人大都是从默默无闻开始的。第四赛季成为队长也没能为他博取多少关注,自己却因为战队需要而转型为一个正面强攻的刺客。第五赛季经历蜕变的王杰希站上冠军领奖台的时候,杨聪还忙着和三零一度一起慢慢成长,追求稳定的成绩呢。

都在爬山,一个坐着缆车刺溜一声登了顶,一个呼哧呼哧爬了半天才好容易到了半山腰。

杨聪很清楚自己的定位,能从基数庞大的荣耀玩家中脱颖而出、成为职业选手的每个人都是很优秀的,然而他只是优秀者里的普通人,像王杰希那样打法酷炫才华横溢光芒万丈……他也就做梦的时候想想。

有时单靠努力真的无法达到期待的高度,但他可以做到尽己所能;也许尽力而为的勤勉无法换来多大收获,不过至少可以保证不留遗憾。这就好比某个学生在学校里拼死拼活天天熬夜学习了一年,期末考试进了年级前五十特别开心,结果发现隔壁班的学霸每次考试都轻轻松松年级前三。

最悲痛的是悲痛归悲痛,还得继续学,不然都出年级前一百了。就是这个理儿,没办法。


杨聪开启职业选手生涯的第一年过年回家,一进家门两个堂弟就如狼似虎地扑过来抱他大腿,杨聪顿时受宠若惊。

一个堂弟星星眼:“哥,帮我要霸图韩文清的签名吧!”

另一个堂弟捧大脸:“我要叶神的!最好能再偷拍个照片!”

“微草战队新出道的那个魔道打得好帅啊,他的签名我也想要!”

“哼,其他人有什么好,遇到叶神全挂在却邪上乖乖当腊肉!”

“呵呵笑话,霸图肯定能把嘉世打败!”

……

杨聪有点微妙的小心塞。

弟,听说过三零一度吗?


在联盟混的时间久了,赫赫有名的首席刺客杨聪大大也有了自己的粉丝团,大多是男粉,理智且真爱。于是杨聪只能看着网上哭着嚎着喊着杰希大神男票老公的一众妹子们望洋兴叹,感慨时运不济桃花无力。

当然时间一长杨聪也就淡然了,首先实力摆在那里,没什么好说的。其次这年头审美迷幻,找不到另一半也不是自己的错。

再到后来,二十四五的杨聪和王杰希开始坐在一起抱怨老了老了可以退休了,吐槽声音有点大,引来恰巧路过的不明真相吃瓜老大爷颇为不解的一瞥。

“第三赛季这一辈的全明星就剩下俩,保不齐明年就你一个了。”杨聪长吁短叹,宛若一名看破红尘感慨世事无常的老年人。

王杰希问:“你要退役?”

杨聪耸肩:“不,以我的状态还能再打五百年。但是现在新人换旧人,旧人怕是要被拍死在沙滩上……以后基本全明星无望喽。”

很长一段时间王杰希都没说话,杨聪怀疑这是因为拽上天的魔术师先生不擅长安慰人,虽然自己并不需要安慰。

等再开口的时候,王杰希说的却是:“你最近打得似乎很开心?”

“那是,比赛场上自由浪简直了,我感觉压抑多年的热血喷薄而出啊。玩游戏图的不就是一个爽,又爽又能赢比赛堪称人生赢家。”杨聪一脸得瑟。

王杰希点点头,抱臂靠在树上,盯着地砖缝隙里坚强不屈茁壮成长的绿色嫩芽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杨聪盯着他看了会儿,突然说:“你要不是王杰希,我早想安慰你了。”

王杰希抬头和他对视一眼,没说什么又把头低了回去。私下出门两人自然没穿队服,王杰希套着件宽大的白色T恤,T恤中间画了个萌贱萌贱的兔斯基。几场比赛下来他瘦了不少,再让180+的身高一衬,就显得整个人有点弱不禁风。

杨聪在心里叹气。别看这人外表没韩文清那么粗犷,没孙哲平那么霸气,其实内心爷们儿得很,什么都往肩上扛,累了咬咬牙继续扛,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他们其实都并不需要安慰。至于王杰希,大概没有什么人配安慰他。

又开始神游天外的王杰希仿佛变成一尊木头人,站在树下半天没动窝。杨聪清了清嗓子,诚恳道:“老王啊,有件事我忍不住想说一下。”

王杰希说:“嗯?”

“摆造型也别靠树,这树皮挺脏的,你可是白衣服。”

王杰希:“……”


在王杰希放弃站着装酷,乖乖坐到公园长椅上的那一刻,杨聪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想象出他老了以后会是什么样子:白发苍苍的老头睡完午觉后坐到树荫下,扇着蒲扇老神在在地看棋谱,大概鼻梁上还架着副老花镜。他被笼罩在树叶投下的斑驳光影里,石桌上放着茶杯,一只猫窝在他的脚边打瞌睡。

没人知道场馆中曾经有几千人一起呼喊他的名字,论坛里有一大群妹子和某几个汉子刷着要嫁给他。也没人了解他的肩上曾背负过多么沉重的东西,而他就这样一个人沉默着走了这么远。但总有人记得,当日历一页页翻过的时候,那些东西是如何慢慢传递下去,永不消逝,微草成原。

从远处看过去他就一普通老头儿。

近看发现是一个有大小眼的普通老头儿。

其余的,和大家没什么分别。

大多数人包括记者媒体对王杰希的评价都是成熟稳重,顾全大局,冷静理智,模范队长。喜欢玩游戏的年轻人大多满腔热血,但对于一踏入赛场就挑起大梁的王杰希来说,这份热情似乎并没有在他身上体现出多少。他始终尽职尽责地扮演着可以让所有人依靠的队长角色,引领微草不断向前。

而实际上,对于王杰希而言,一个荣耀玩家所拥有的纯粹明亮的激情与热血从未消散,跳动的火苗始终在他心底安静燃烧。热度从踏入游戏世界的那一瞬开始积累,直到世邀赛才算见了天日。


世邀赛这件事,由于联盟本来想让王杰希当国家队队长,他知道消息就早了一些。没过几天杨聪不知道从哪里也听到了风声,连夜给他打长途:“老王啊——你们要出国打荣耀啦?!”

王杰希觉得这没什么好保密的,就应了一声。

杨聪在电话那头瞎激动:“啧啧啧真是……我就不说什么了,这可是代表国家打比赛,年轻就是好。”

王杰希低低笑了一声:“不年轻了。”

“也是,第三赛季就你坚挺,我们这些人也就打打轮换。不过别丧气啊,你可是老当益壮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

“得得得,您这说相声呢。”王杰希无奈,“未来到底是年轻人的。”

“嗯,职业寿命也长了,联盟也完善了,幸福指数蹭蹭的。”杨聪不耍嘴皮子了,望着窗外的夜景真情实感地感慨万千,“不过我觉得跟战队一路走来,也是不错的经历。”

职业联赛走上正轨,战队不再是单靠一群年轻人的热情凝结而来的冲动与豪情,荣耀随着时间流逝代代传承。

好在总有什么不会改变。


杨聪拎着行李跑去苏黎世观战,结果在预订的酒店里遇到好几个联盟的老熟人。再一打听,果然国内好多职业选手都来了,就住隔壁,一圈招呼打过去整层楼都热闹了起来,一群人轰轰烈烈组团前往比赛场馆,仿佛一场非官方民办的全明星周末。

赢得总冠军之后国家队因为各种活动忙成一团,生生过了三天杨聪才和王杰希在餐厅碰上头。二人坐在一起聊决赛,聊得差不多吃得也差不多了,杨聪“啊”了一声。

“话说苏黎世房价怎么样啊?”

王杰希擦嘴:“怎么,想在这儿养老?”

“真能搬家的话当然想了,你看这天多蓝,云多白,空气多清新,气氛多祥和,环境多宜居啊。”杨聪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

“这个可以打听。”王杰希站起来把椅子推回去,“不过……老杨,说实话,你英语过四级了吗?”

杨聪瞬间被打出僵直,顿了几秒才一拍大腿:“我突然觉得其实国内非常好,况且……中华民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美国人民都会发出最后的吼声——”

王杰希忍不住眯缝着眼睛勾起嘴角微笑,门外苏黎世下午五点阳光正好。

他说:“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


-END-


评论(96)
热度(4305)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