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青也】玄学理论家(下)

  • (上)戳我

  • 发挥出了从小学到现在写作水平的巅峰【别丢人


阁楼二层也是黑漆漆一片,诸葛青先踏上满是灰尘的木制地板,侧身伸长胳膊帮王也照明,面对着整层黑暗睁开眼。

然后险些被突然亮起的光芒闪瞎。

王也爬完楼和他并肩而立,一同目瞪口呆。最远处的角落率先亮起,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球体沿顺时针依次闪耀出柔和的金色,细碎的星屑洒落其间,恍若缩小版银河星汉落入凡尘。

“看出什么没?”

诸葛青定定地望着眼前情景没说话,王也用胳膊肘怼他:“老青?”

诸葛青叹了口气,低声道:“我看出的恐怕不比你多。”

这是个人为造出的阵法,循规蹈矩,相当传统。后天八卦和洛书九宫相配,发光的球体指示出地面上的九个方位,悬停在各自的位置;而在贴近屋顶的地方,黑色和白色的陨石碎片沿轨道交错运行,显示出先天八卦和河图相融的结构,构建出恢弘的天地山泽。碎石在空中相撞迸出火星,带起滚滚气流,风雷相搏。

“奇门时空。”

阴阳、五行、八卦、天干、地支、八门与九星相互感应,反应宇宙万物的全息秩序。星盘悬于天顶,奇门局的符纹在地板上显现出来。

“唉。”诸葛青说,“又想起小学的时候,我教同班同学用数象理占做数学题,还被请家长来着。”

“然后呢?”

“然后我爸给班主任科普了一上午两仪四象八卦与空间直角坐标系的联系,还用拖把在办公室地上画了一个洛书图解。”

王也绷住嘴角:“咳。现在情况不明,我们还是不要贸然入局的好。”

“那怎么办,难道再回一楼吃土?”诸葛青让烛火照向楼梯口的方向。

“卧槽。”

话一出口王也就条件反射疯狂默念罪过罪过。诸葛青不死心地向前走了几步,使劲跺脚:“这地方真是邪门得厉害。”

楼梯口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地板严丝合缝,毫无通道痕迹,他们所处的房间变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空中楼阁。

王也重新面向那团闪耀的微缩宇宙模型:“我们已经身处局中了。”

诸葛青耸肩:“无论是谁,看起来是铁了心要给我们上一课。”

“青啊。”王也却指了指窗户,“想不想旷课?”

……对哦,为什么非要走官方渠道?诸葛青一扬手掷出烛台,不远处糊着麻纸的古旧木制窗框“嘭”的一声被砸出一个破洞。他紧接着念出一条风绳,接住被当做凶器的照明设备捞回手里。

王也扶额:“为什么不能好好开窗户。”

诸葛青抛过一个wink:“坏学生就要有坏学生的样子嘛,逃课的时候谁还会等红绿灯……老王你那什么表情,难道真的等过?!”

王也表示不予回复,贴着墙绕开星体走到窗边,然后倒吸一口凉气。

窗户那头并不是预想中的亭台楼阁,也没变回夜晚的诸葛八卦村。

隔壁是个一模一样的大厅,运转着一模一样的宇宙星体模型。

 

王也心疼地揉了揉自己的黑眼圈:“看来只有硬闯了。”

诸葛青点头:“我们家老祖宗有云——”

“云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不是。”诸葛青捏了个决,控制周身的气流形成保护壁,一脚踏入阵中,“——诸葛家的男人绝不认输。”

王也无语着,脚下浮现出八卦符文,两个奇门局相叠相冲,阵内的一众星体立刻发生了变化,旋转汇聚起来向扰乱平衡的二人发动攻击。货真价实的泥石流迎面而来,诸葛青不慌不忙:

“坤字!”

……

预想中的土河车却并未拔地而起挡下攻击,电光火石之间诸葛青悟了:他们现在这是在二楼,离地面有一段距离,自己的一世英名……

八门搬运!

一眨眼的光景,轰隆隆冲着脸飞过来的碎石就都被移了位,惊天动地地砸向房间角落。王也唰地出现在诸葛青面前:“你……”

然后他就被因为爬楼而姗姗来迟,破地板而出的土河车顶飞了出去。

“诶呀对不起对不起。老王小心。”

王也在半空踏着碎石块跳跃了两个来回才平稳落地,一抬脸顿时意识到那句小心的含义。三味真火都要烧到眉毛了,能不小心吗?!

这家伙,变强了啊。王也在心底暗暗叹了口气,然后迎着热浪大喊:“老青你疯了?!木结构建筑再烧下去咱俩就也都成灰了!”

席卷大厅的蓝紫色火焰仿佛有灵魂似的,慢慢盘旋收拢,聚集成诸葛青指尖的一簇小火苗,最后“啪”地熄灭下去。整间屋子就像被扫荡过一样,四处都是焦黑的痕迹。

诸葛青拍拍手上的灰尘:“对我有点信心嘛。”

王也决定无视他,抬起袖子擦脑门上的汗:“刚刚被掀飞的时候我突然想到……”

诸葛青下意识捂嘴。

“……这个楼是不是有三层来着。”

诸葛青忍不住用没捂嘴的那只手打了个响指。

王也挥挥袖子,几秒后流转的泥土准确地从之前地板上的破洞冒出来,然后接着向上,“嘭”地一声捅穿了二楼的天花板。

 

先踏上第三层阁楼的人是王也,他第一时间就发现,这里还有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的身影。

“咳咳,请问……”说着王也皱起眉,刚站稳的诸葛青也绷紧了身体。

压力。来自黑影的巨大威压让王也都觉得呼吸困难,对方到底有怎样的实力才能做到……

劲风。

不同于诸葛青对风精准熟稔的把控,现在仿佛整个空间内的每一丝气流都在对手的掌握之下,令人震撼的是这种宏大而霸道的气势,在大范围内化风为刃,将二人环绕其中。

王也横跨一步:“抓住我的手!”

“哇,突然这么浪漫,人家会害羞的~”

“……”王也很想扭头就走,“这一击能不能挡住是未知数,你要不想被搬我就只运自己了啊。”

诸葛青一脸纠结:“那十指相扣比较合适,还是只勾小指比较正常?”

王也脑门上青筋狂跳,一把拉住诸葛青的手腕,然后僵在当场。

“喂喂喂老王你是不是在趁机占我便宜?”

汗水顺着王也的下巴滴落。

“我完全……”

水滴在半空“噗”地气化消失了。

“被压制了。”

好在四周密密麻麻的风刃并没有立马把他们捅个对穿,不远处的人影倒是在这时发话了:“松手。”

诸葛青有些茫然,王也艰难地松开手指。

“你,后退两步。”

两人交换了一个担忧的眼神。周身的压力明显又大了一些,王也只好张开双手,慢慢地向后踏了一步,两——

他一脚踏空,从刚刚被土河车轰出的大洞翻了下去。

“王也!”诸葛青回身,想要迈步却被按住了肩膀。下一瞬,墙壁上的蜡烛齐齐冒出火光,跳动的火苗照亮了阁楼三层。不同于一层的空旷和二层的玄妙,这里颇有生活气息,不远处还摆放着低矮的桌案和两个蒲团。

“放心吧,有人在楼下款待他。”

“希望他的待客之道更和善一些。”

对方轻笑了一声,耐心地等着诸葛青又转了一百八十度,和他四目相对,才开口道:“自我介绍一下,诸葛亮。”

……

“哦。”诸葛青说,“所以真的是你给我订购了一套物理学科普读本,还用的是我的银行卡。”

诸葛亮笑意更深了些:“看来你学得不错。诸葛家的男人绝不认输嘛。”

诸葛青掩面:“咳咳。”

“坐吧。”

 

“所以你真的来自另一个世界?”

诸葛亮点点头:“玉石使整个世界倾斜,在你们的世界上形成投影。而这栋楼所在的位置,就是两个世界的交汇点。”

“我们的世界……会一直重合下去吗?”

“这是由于意外动荡而产生的差错,玉石正在慢慢弥补错误。”诸葛亮慢条斯理地放下茶壶,“再过半个时辰你们就必须离开了,那时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诸葛青双手捧起茶杯:“看来要抓紧时间。”

“你看上去有些疑惑,怎么了?”

诸葛青歪过脑袋仔细品鉴了一番,评价道:“画像和真人严重不符。你平时会不会,呃,被蘑菇头蒙蔽双眼?”

诸葛亮和善地抿了一口茶:“就应该多写点东西留给你们背。”

诸葛青吓得不敢吱声。

“说说楼下那位小朋友吧。”诸葛亮手指轻敲桌面,“胆子不小,功夫一般就敢泡诸葛家的人。”

“不不不。”诸葛青赶紧解释,“是我在泡他。”

诸葛亮满意地又喝了口茶。

“其实事情不是那……算了,你觉得他的功夫一般,我呢?”

诸葛亮沉吟半晌,委婉道:“有极大的进步空间。”

“……哦。”

“你为什么一直没有和他说?”

诸葛青猛地抬头,对面诸葛亮静静地望着他。自家老祖宗长得太过年轻,诸葛青一直不太有实感,这一刻却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来自长辈的关怀。

“因为我……”诸葛青苦笑了一下,“不够资格。”

自卑这两个字从来和诸葛青挂不上勾,骄傲的天才少年一路顺风顺水,却偏偏在一个纠结的时刻踏入纠结的时局。但他又无法抵御内心的冲动与坚持,怀抱着无法言说的纠结心思一步步靠近纠结的中央。

而随着相处时间变长,诸葛青发现王也身上沉重而出尘的东西有时候会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看起来没心没肺的世俗青年,给这个富二代一言难尽的穿搭风格平添一丝可爱。但他清明温润的风姿从未变过,明明可以随意氪金,非要为别人氪命。

自己却只是个自私自利的王八蛋。

 

“真正只为自己考虑的人,是不会说出来的。”诸葛亮放下茶杯,俯下身敲了敲地板,“你们上来吧。”

王也沿楼梯登上三楼(诸葛青已经放弃思考楼梯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了),身后跟着一只……老鼠?!

“您想必就是诸葛武侯前辈了!”王也搓手,“能给我签个名吗?”

诸葛青打断他:“你怎么丝毫不怀疑啊?”

“你们两个都是眯眯眼。”

“这么肤浅?!”

“你们还都不好好穿衣服。”

诸葛青无言以对,只好转移话题:“我觉得这只老鼠有点眼熟。”

“魏延。”诸葛亮帮忙介绍,“王也的电话就是我吩咐他打的。”

“屋子也是我帮忙收拾的。”难为老鼠也能露出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诸葛小少爷,您的床也太乱了!”

“所以。”诸葛青看向对面,“这一切都是你设的局?”

诸葛亮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扇子:“这个局若只你一人有意,也是成不了的。”

诸葛青视线飘过站在一旁的王也,落在魏延的身上。他小小地惊讶了一下,而后神情逐渐转为沉重:“你们究竟经历了什么?”

诸葛亮陷入沉默,第一次主动移开了视线,过了一会儿才开口:“你怎么说?”

王也挠头:“啊?”

“刚刚我和青说的话你也听到了,你的答复是?”

王也偷偷瞟了一眼,诸葛青正认真地研究茶杯上的花纹。不得不承认他刚开始是因为擅自修改诸葛青的命格而心怀愧疚,放任两人的靠近,后来……就习惯了。他们在很多方面有微妙的相似,性格却又截然不同。于是最终王也想通了,谁把诸葛青当责任,反倒是瞧不起他。

王也说:“其实可以吧。”

茶杯“哗嚓”一声摔了个粉碎。

“我同意这门亲事。”诸葛亮拍板,“记得赔杯子。”

王也立马狗腿地弯腰捡碎渣:“我赔我赔。”

“你答应了?”诸葛青看着王也近在咫尺的脸和乱糟糟的头发,十分罕有地进入蒙圈状态。什么意思?自己苦心研究的南北乡村美式俄式日式表白风格都没用了??所以当初自己到底为什么会研究乡村表白风格???

“答应了啊。但是我不太了解行情,一般接下来该怎么做?”王也问,“亲一个?”


-END-

如果有没有看懂的神秘理论,不要在意,都是我瞎扯的!都是玉石的锅!其实是《九九八十一》和《一人之下》的混合同人哈哈哈但是为了防止剧透没法提前预警……总之只要知道亮很牛很帅很可爱就好了!

前几天考据原著漫画考据得思考人生,把自己虐得死去活来恨不得道系写文,今天下定决心打开文档却还是不忍心祭出四十米长刀。唉他俩真是太太太太太美好了,喜欢他们的互动,也喜欢他们独特而高尚的灵魂。没写出足够的张力都是我的锅_(:з」∠)_

评论(17)
热度(268)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