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粮食向】方士谦不是微草的小公举(下)

(上)在这里→戳我【合起来发lof说有敏感词???喵喵喵?


即使是后来豪迈奔放,在KTV里通宵嘶吼毫无压力的袁柏清,也有过礼貌而拘谨的青葱岁月。作为被大名鼎鼎的微草治疗之神从网游里选中的男人,小袁战战兢兢地怀揣着梦想,来到了高贵神圣的药家总部。

然后被看门大爷拦了下来。

“大爷我真是来面试的!”

“哦哟还面试呢,面试官是谁?”

袁柏清一脸憧憬:“方士谦!”

大爷冷笑:“昨天已经有四个声称来找王杰希‘面试’,实际上跑进去蹭网要签名的混小子了!”

袁柏清委屈:“我不是我没有……”

“是袁柏清吗?”

就在这时,有个人在传达室门口站定,轻轻敲了两下门。

“对对对!我就是袁……”袁柏清猛地转身,然后倒吸一口凉气:“王王王王王——”

“王杰希。”微草队长好心地帮他补全句子。

袁柏清按捺住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拾掇起最后一丝理智,把双肩包背到胸前,拉开拉链,捧出了高价收购的二手九成新微草周边笔记本。

“能签个名嘛!”

王杰希笑着拦住已经准备抡起扫帚赶人的门房大爷,说:“签名见了方士谦再要也不迟。”

虽然从收到邀请的那一天起就开始做心理准备,事到临头袁柏清还是有种虚幻的不真实感——他跟在王杰希身后,走在去见方士谦的路上!门房大爷站在后面,微草机房近在眼前,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让狗生圆满的际遇吗?!

袁柏清跟在王杰希身后走进训练室,一瓶AD钙被递到他眼前。

方士谦举着手臂,单手插兜靠在门框上。

“我请的。”

袁柏清瞪住方士谦手中的乳酸饮料,大脑陷入震惊到死机后漫长的重启阶段。方士谦说:“怎么了,是不是特别感动?唉谁让我人太好,把迎宾的任务交给队长,自己不辞辛苦不远万里给小朋友买见面礼。”

王杰希毫不留情地拆穿他:“自动售货机就在出门右拐五米处。”

“再见。”方士谦翻白眼,“ADgay奶人手一瓶,你桌上也有。小朋友我带走了。”

 

就这样,袁小朋友顺利通过(不存在的)“面试”,正式归到方大师门下,过起了吃饭睡觉打荣耀的幸福生活。等他基础训练做得差不多,网游中练就的野路子好歹收敛一些后,终于可以正式开始学习武功秘籍了。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方士谦高深莫测地拍拍他的肩膀。

“清儿啊。”

袁柏清握着鼠标的手就是一哆嗦。

“我看你面相和善骨骼清奇,是坨打荣耀的好材料。这本惊世宝典,今天就在此传授于你。愿你认真钻研,刻苦学习,早日参悟其中真谛。”

内心唾弃着这几天一定又在熬夜修仙看武侠小说的方士谦,袁柏清颤颤巍巍地把“惊世宝典”捧到手里:“这是什么啊?”

“集荣耀治疗职业研究之大成的神奇读本。”方士谦说,“《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奶妈:从入门到入土》。”

已经可以面不改色地听弃疗之神跑火车的袁柏清云淡风轻地翻开第一页。

动摩擦因数μ=F/N

重力G=mg

……

袁柏清一脸懵逼:“物理居然这么重要的吗,学好数理化,打遍荣耀都不怕?!”

“往后翻往后翻。”方士谦敲他脑袋,“这个本子原来是在高中被当过物理笔记本,但只用了一页……”

袁柏清抑制住吐槽他青涩字迹的冲动,翻开第二面。这页所写的内容就走心多了,把每个职业的属性特点都列举了一遍。这明显是刚入坑不久的小方同学辛勤与汗水的见证,等昔日摸爬滚打的小治疗晋级为老司机,笔记的潦草意识流程度就不断飙升,到最后袁柏清看CD时间计算仿佛在看高三的数学压轴导数大题,看走位角度图好似在学抽象版解析几何。

“为什么要在这里标一个加号?”

方士谦瞟一眼纸页:“这是牧师的十字架。”

“……哦。”袁柏清挠头,“那这里为什么画着海尔兄弟?”

“……”方士谦嘴角一抽,“这是守护使者和牧师。”

袁柏清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僵在脸上。

“说吧,傻和二哪个更蠢。”方士谦冷笑,“哪个更蠢我叫你哪个。”

 

方士谦退役的消息宣布得干脆利落,从俱乐部离开时也走得雷厉风行。等微草众人接受完采访,经历艰难险阻打车回到大本营,就发现近期又增添不少内容的“治疗宝典”留在了袁柏清的训练室位子上。

大家围成一个圈,表情凝重地望着压在宝典上的U盘。

“敢看吗?”袁柏清犹豫,“会不会其中蕴藏着黑掉整个微草计算机系统的阴谋?”

刘小别说:“不会吧……”

柳非点头:“方神才没有那么无聊……吧?”

“你们是忘记他曾经把桌面全屏截图做成PPT,在每台电脑上播放,专门举着单反一个一个拍我们双击图标后看到屏幕上冒出一张队长凝视镜头的照片时懵逼而惊恐的面部表情的事儿了吗?!”

……

王杰希当机立断,拨开人群拿起U盘插到了电脑上。

发现新硬件:魔镜魔镜_谁是世界上最帅的人

众人:“……”

U盘里面孤零零地躺着一个压缩包,还是带密码的。

王杰希面无表情毫不犹豫地输入:fang4000。

解压成功的瞬间围观群众纷纷拜服。学不来,这种“我就是这么了解你的尿性”的骚操作真的学不来。

世界上最帅的文件夹里存有几张方大摄影师早年的抓拍佳作,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是高清经典原味表情包。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名为“真正帅气的人从不入镜”的视频文件。

 

镜头上下起伏晃动,画面随之转过墙角,转向右手边一扇半掩着的房门。录像机轻车熟路地溜达进屋,坐在桌前的那个人回过头,露出一张年轻的脸。绿色队服搭在椅背上,随着转椅摇晃了两下衣摆。

“你做什么?”

画面一阵天旋地转,大概是举着单反录像的人企图藏起罪证,未果,于是他终于大大咧咧从柜子后面走出来,光明正大地把焦距对到王杰希脸上。

“当然是记录刚从烤箱里端出来新鲜热乎的冠军队长,不务正业躲在房间肝手游活动的英姿了!……你那什么表情,本大爷肯让你的脸在金贵的内存里据有一席之地,可是大发慈悲!大胆刁民还不快跪下谢恩!”

“方士谦你忘吃药了?”

“药你个锤子。快快快,麻溜地滚去机房,上网游帮中草堂抵抗外敌去。”

王杰希拿起外套:“别说脏话。”

“听到我翻白眼的声音没?”镜头应景地向上挑了挑,“我他妈的说脏话了吗?”

难为方士谦捧着沉重的设备还能手舞足蹈,屏幕上显示的画面也跟着四处乱飘。镜头扫过贴在床边墙上的动漫海报,放在桌上的手办压在厚厚一沓战前准备资料上,咖啡杯里放置着不知隔了几个夜的封建残余,放在桌上充电的手机嗡嗡嗡响个不停。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这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是黄少天的阴谋,剩下百分之十的解释权归喻文州所有。窗户开了一条缝,热烘烘的气浪趁虚而入,窜进来扑到王杰希的脸上。

而他在微笑。

对于挂在二十岁门槛上的小青年,这实在有些过分冷静。方士谦就非常看不起这种压抑自我强行扮酷的行为。

王杰希站起身走近两步,镜头里就只剩下了他T恤胸口印的汤姆猫。

“走吧。”

 

视频突兀地结束在这里,众人意犹未尽地嫌弃进度条。

“内存满了。”王杰希说,“别学方士谦用单反摄像。”

袁柏清心情复杂:“队长,这是第五赛季吗?”

“嗯。”

 

时间回到第五赛季——

微草是冠军!

方士谦刷新了四次网页,黑体加粗的新闻标题没有变成404 Not Found,自己也没有从梦里醒来,和队友们傻兮兮的合照依旧挂在头版头条,拼搏了一整个赛季的他们迎来了属于战队的第一座奖杯。

他双脚离地,猛推一把写字台边缘,转椅轮子带着他呼啦啦向后滑行。已经连绵一整晚的大雨也无法打断方士谦的好心情……雨声似乎停了?

方士谦从座椅上弹起来,“哗”地推开窗户,准备嗑下第一口雨后清新的空气——

然后他看到了站在微草俱乐部门口大树下的林杰和王杰希。

清晨柔和的阳光散落在朦胧的雾气里,但这两个人他绝不会认错。

靠。方士谦心里顿时升起一股不平之气,队长偏心啊,常回家看看都只找小队长,不找大治疗。

原地自我斗争了没几秒,他转过身甩上门,毅然决然一头冲进了楼梯间。

两分钟后,相谈甚欢的两位微草队长就看到有个人像风一样刮过来,飞起一脚踹向他们身旁的树干。

雨刚停不久,树叶上蓄满了雨水。树干被方士谦这么一踹,高处的树枝立即颤抖得异常欢快。说时迟那时快,刚作完大死的方士谦借着惯性和两厘米的身高优势再接再厉,飞扑过来先一把勒住王杰希的脖子,又一把抓住林杰的手腕……然后树叶上聚集着的雨滴噼里啪啦全部滴落下来,砸了他们满头满脸。

太阳完全爬升上来,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只有树荫下淅淅沥沥。他们全被这场猝不及防的“人工降雨”淋成了落汤鸡。

林杰率先回过神,笑着松了松被打湿的衬衫领口。方士谦(自以为)非常帅气地用手指从前往后一撸头发,维持着大背头造型和勾着(一脸生无可恋的)王杰希脖子的姿势大声道:“早上好!”

初升的朝阳挂在他耳边。


-END-


评论(36)
热度(2040)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