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陷于冷淡的风光本色。

【王黄】临界温度

  • 设定是荣耀开放结婚系统,而且同性异性结婚没区别。

  •  @别放开悲惨世界 生日快乐,吃好喝好。原谅我最后写的还是pre状态的俩人,要是明年有机会可以继续写……


一切都从国家队内部陡然兴起的打赌热开始。

世邀赛堪称广大荣耀粉的世界性年度盛宴,高水平的精彩对战一个接一个,令人目不暇接心满意足。而在没有自己人参加的时候,国家队众人也乐得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开个赌局,半分析半运气地猜猜势均力敌的双方最终谁胜谁负。

这种被叶修称为“有益于身心健康”,被黄少天称为“跟着我们队长押注百分之九十能赢剩下百分之十是平局哈哈哈就问你怕不怕”的内部活动随着赛程的进行开展得风生水起。赌局有时候是个人行为,比如肖时钦就曾输给喻文州一本杂志,孙翔和唐昊无数次因为打赌互请吃饭(胜负率可见一斑),李轩给方锐洗了三天袜子(“生不如死啊!”——李轩)。而有时候赌局会上升到集体层面,由领队叶修开局,一众队员跟注,最后输的那一拨人帮赢的那一拨买三天早饭。

打赌风潮轰轰烈烈,除了张新杰外几乎所有人都不能免俗地参过一脚。而在最后总决赛时张新杰也终于下水,毫不犹豫地把胜利押在了国家队身上,当然这是后话。

而此时此刻,黄少天和叶修正在进行一次关于小组赛花落谁家的赌注探讨。


“哥不跟你赌。”叶修摆手,“区区一支夜雨声烦的广场舞就想换君莫笑的女装?”

黄少天拍桌:“别怂啊,怕了就直说!”

“当然不怕,这赌你绝对要输,百分之百的输率赌注还不精彩点?”

“质疑我的蒙题技巧啊?你就吹吧,随便说,想让我家夜雨干什么都行!”

叶修在训练室环顾了一圈,一眼看到了窝在角落里看录像的吃瓜王杰希(当然他不是真的在吃瓜,训练室不允许)。

叶修冲黄少天钩钩手指,压低声音说:“就跟王不留行求婚吧。”

黄少天:“……”

叶修站起来,边摸烟边往外走:“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谁要后悔了?就这么定了!我跟你讲着绝对是本剑圣步入赌坛以来最有把握的一次,从战术布局到团战选图从人员配置到出场安排都完全可以预料啊,你已经可以给君莫笑准备女装了!”


然后黄少天输了。

望着尘埃落定的比分,黄少天内心崩溃疯狂挠头无比发愁恨不得以头抢地。

“我觉得你没必要这么担心。”吃早饭的时候喻文州安慰他,“你求婚是你的事,王队答不答应是另一回事嘛。”

“对啊!”黄少天赶紧吃了个鸡蛋冷静了一下,“只要发个请求我就算履行赌约了,他不答应又不是我的责任。职业选手账号卡那都是俱乐部财产,荣耀开放结婚系统以来还没职业角色队外通婚的先例呢,老王能答应才有了鬼啊!哈哈哈哈我再去吃个鸡蛋,回去就求婚!”


然后王杰希答应了。

望着“夜雨声烦”四个大字后面红彤彤的已婚标志,黄少天一脸懵逼无语凝噎抓心挠肝以头抢地。

“没道理啊!!!”黄少天在床上翻滚,恨不得滚出托马斯全旋,“老王眼花了?手抖了?被盗号了?”

好在黄少天是个行动派,憋屈之下他决定直接去问问。为了避开和王杰希一个房间的叶修(的嘲笑),黄少天特地打电话把王杰希约到了走廊尽头的公共卫生间。而王杰希就真的如约而至,一脸淡然地出现在了厕所门口。

黄少天蹬了一会儿大眼又瞪了一会儿小眼,无数话从脑海里哗啦啦飘过又转了回去,最后终于憋出一句:“咱俩结婚了?”

王杰希说:“是你本人求的婚吧?”

黄少天生出一股有话没法讲有力无处使的憋屈之感:“是……我求你就答应啊?”

王杰希刚要开口,厕所一个隔间的门被“咚”的一声打开了,方锐跌跌撞撞地走出来,目不斜视快步消失在了走廊另一头。

黄少天:“……”

王杰希站在一旁,双手插在裤兜里,依旧没什么表情地说:“有的任务材料不错。”

“啊?”

“情侣任务。”王杰希提醒他,“既然婚都结了,就刷个副本。”

“想沾本剑圣的光蹭材料啊,太心机了。好说好说,那材料出来怎么分啊?”

“一方有需求优先,其余roll点。”

黄少天爽快点头:“行,明天没比赛,今晚约一个?”

王杰希也点头:“约吧。”


那一头,方锐一把推开了自己房间的们,趴在隔壁床上玩手游的唐昊吓得翻了个面,怒气冲冲惊坐起:“着火了?”

方锐表情十分精彩:“刚刚在厕所我听见黄少天和王杰希在说结婚的事!他俩好像背着我们所有人偷偷结婚了!”

唐昊:“???”

中午唐昊和孙翔一起出去觅食的时候,唐昊忍不住透露:“听说了吗,王杰希和黄少天今天早上在厕所结婚了!”

下午孙翔气吞山河地推开训练室的门,拉着周泽楷惊叹:“可靠消息,王杰希和黄少天早就结婚了,今天刚在厕所来了一发。”

周泽楷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条腿迈进训练室的楚云秀默默退了出去,躲到角落里给苏沐橙打电话:“沐沐你知道了吗!趁着在国外王杰希和黄少天连结婚证都领了!”

“啊?!”苏沐橙大惊,扭头问一旁的叶修,“王杰希和黄少天结婚了?”

“嗯。”叶修平静地点点头,“大概就昨天,我牵的线。”

苏沐橙惊叹一声,举着手机跑出去和楚云秀深聊了。

等到流言传了整整一圈,在晚上传回和黄少天一个房间了解内幕真相的喻文州耳朵里,故事已经变成了“多年前王黄二人犹是少年便已情根深种奈何造化弄人长期天各一方如今朝夕相处终于旧情复燃难以自制昨日终于按耐不住怒领结婚证从此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等等。”喻文州奋力憋笑,“前辈这些是从哪里听来的?”

“具体消息是孙哲平从退役群里截图发给我的。这么大的八卦你们居然都不告诉我!”张佳乐瞪眼。

……退役群?喻文州掏出手机给黄少天发短信。


“这都什么意思?”黄少天看看电脑屏幕又看看手机屏幕,王杰希坐在他旁边吃瓜(这次是字面意义上的),凑过来看来自喻文州的短信。

【少天,你们火了。】

王杰希说:“联想一下我们刚刚一起看过微草发来的婚礼祝贺视频,大概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哈哈哈你们家小孩都太呆了,还一二三队长新婚快乐哈哈哈——”

“我可不觉得专程打电话威胁我说必须对你负责不欺负你的卢瀚文有多成熟……”

“那是小屁孩瞎操心。”黄少天气势十足地挥起了枕头,“去去去王大眼给我洗个苹果去。”


三分钟后黄少天拿着苹果不知所措受宠若惊,觉得自己面前的要么是假的苹果,要么是假的王杰希。他啃着苹果望向游戏界面上昔日的黄金单身汉夜雨声烦,头上顶着已婚标志的剑客如今光荣脱单……过两天比个赛,所有人就都会发现一众账号卡中出了两个叛徒,这四舍五入就是向全世界出柜啊!

黄少天心情复杂地转了转身,看旁边正登游戏的王杰希:“做任务咱俩为什么得坐一起?”

“你没有看攻略?这方面的任务比较,风格奇特。”

事实证明,王杰希都说奇特,那是真的奇特。十分钟后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黄少天对着《伴侣情感默契考察问卷》目瞪口呆。

“对方喜爱的水果是?运动是?书籍是?颜色是?最喜欢的职业选手是?这要是分开答哪能及格,游戏开发商故意想破坏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吧?明明只想安静打本搞点材料,居然被堵在门口做题……快填快填,互相帮助,多年不考试我都快忘记答题作弊的快感了。”

“……”

然而,在他俩主动出柜前,荣耀国际版的中国玩家就立马发现了卡在情侣副本入口的剑客和魔道学者。于是两个神级账号卡,宿敌死对头,微草和蓝雨的王牌角色,赛场上大名鼎鼎的剑圣和魔术师,头上顶着已婚的戳,双双坐在副本门口填情侣问卷的截图迅速流传了出去,从国外炸到了国内。而在粉丝们费尽心力猜测两家战队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PY交易时,黄少天和王杰希终于填好了问卷,开启了充满粉红泡泡的副本之旅。

“我来吧。”

“不用不用,别把你家那只累着,还是我来。”

“王不留行会飞,掉下去也无所谓。”

“我的操作没话讲,绝对没有掉下去的可能性!”

“走的过程会被攻击。”

“正好啊,我一个近战遇到飘着的移动怪那是手无缚鸡之力,你被抱着还能丢个烧瓶,我被抱着连剑都没法拔!”

王杰希放弃了继续争论:“行那你来吧。”

电脑屏幕里夜雨声烦欢快地公主抱起王不留行,颤颤巍巍地走上了独木桥。

……

“结婚系统,用一个字评价,”黄少天说,“那就是‘我的妈呀逼人吐血让人崩溃帮人分手神之有病’。”

王杰希扶额:“别抱怨,好不容易到最后了。快点,我弯下腰还是你跳起来亲?”

就在黄少天打算一跃而起冲对方来一招枕头定天下的时候,门突然开了,方锐唐昊喻文州叶修撞了进来。

“呃。”唐昊说,“不好意思,我走错了。”

“刷副本呢啊,继续继续。”叶修退了出去。

喻文州淡定地笑了笑,顺手拿起拖鞋:“我来拿个东西。”

方锐赶紧作势要关门:“我来送送喻队。”

……

等四人出了房门,王杰希和黄少天面面相觑的时候,走廊里传来了唐昊的大嗓门:“居然真的穿着衣服!”

……

黄少天的表情由震惊转为悲愤再转为无奈,王杰希冷静地拿走了他的枕头。

然后开口的是自以为压低了声音的方锐:“这赌输得委屈啊,谁知道他俩那么怂,婚都结了,良辰美景,坐在床上,一起玩荣耀?”方锐狂翻白眼的声音几乎冲破房门,“人家都在找机会啪啪啪,他们却忙着啪啪啪按键盘!”

再然后是叶修的烟嗓:“什么都别说了,请客吧。文州中午想吃什么?诶你放下拖鞋再说话。”

……

“他们居然拿我打赌!”黄少天怒甩鼠标,游戏里夜雨声烦非常鬼畜地抽了两下。

“已截图。”王杰希说。

黄少天:“……”


后来二人的情侣任务就做不下去了,因为围观的人实在太多,而某些任务实在太羞耻,两个叱咤风云的账号卡脸面都要被丢尽了。屏幕上剑客和魔道学者坐在一起吃烛光晚餐的时候,黄少天和王杰希并排盯着电脑分橘子。

王杰希说:“好歹有些收获。“

黄少天抓狂:“但是新婚贺喜精品水晶吊坠有什么用?异域风情喜字中国结什么鬼?挂灭绝星辰上当装饰品?俱乐部分分钟崩溃啊。“

“这儿有个比较实用的。“

“什么?”

“喜结连理豪华套餐代金券。补个体力吧,我请客。”


网游风波过去没几天,叶修就把他们找到了一起。

叶修开门见山:“我和喻队一致决定下场比赛搞次大的,全输出阵容。”

喻文州解释道:“平常因为你们两个风格都比较……飘忽,同时参与团战不太合适,但这次对手有变情况特殊。”

黄少天举手:“万一我忘了我俩是一队,不小心拿剑捅他后背呢?”

叶修吐槽:“你们都一对了,亲也亲了抱也抱了,一起比心的截图都火遍全荣耀了,还怕这个?”

喻文州补充:“现在选手群里表情包配图全是你们做任务的截图。”

黄少天刚想说什么,王杰希开口道:“传我一份。”

喻文州眨眼:“表情包吗?网上有人整理。”

王杰希:“……我是说下场战术计划。”

叶修笑着挥了挥手:“行了行了,你们先去磨合着,下午正式训练。”

于是王杰希和黄少天肩膀蹭着肩膀一起来到了训练室,王杰希伸长胳膊帮黄少天拉开门,金灿灿的阳光从屋子里洒出来,光明被他们踩在脚下。

王杰希说:“登游戏吧。”

黄少天问:“虐菜啊?”

王杰希说:“虐狗。”


-END-

 


评论(50)
热度(1862)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