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向】魏琛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老年人(下)

(上)戳我


战队走上正轨,职业选手们的工作也就不再局限于打游戏,战队建设和网游公会两手都要抓,俱乐部和训练营两手都要硬,“开荒”可不是说说而已。魏琛作为队长更是每天忙得团团转,连腹肌都累得只剩下了一块。

但这个过程还是很有成就感的,最让他心满意足的却不是开发出一套基础训练软件,而是成功给蓝雨拐来一个前途无量的小孩。

俗话说高手在民间,俗话还说干什么都要从娃娃抓起。通过慧眼识珠的魏老大,网瘾少年黄少天被拐进蓝雨训练营,在专业大神指导下茁壮成长。

然而人生就是充满起落落落落,第二赛季蓝雨就过得分外憋屈。原因无他:战队队长兼战术核心魏琛,状态下滑了。周刊杂志和电竞小报关于蓝雨的负面消息铺天盖地,队内和公会的气氛也十分低迷。虽然对于这种新闻,魏琛嘴上的态度一贯是“放屁,老子还能再打五百年”,但心里比所有人都更清楚自己的真实情况。

有时候人还真的不能不服老。

电竞选手的年龄分布相当极端,可谓年轻就是资本,年老只能退役,残酷得很。但魏琛不甘心,他才二十二岁,大部分人还在愁于本科毕业找不到好工作,他的职业生涯却已接近终点。他这么热爱荣耀,失去在赛场上挥动法杖落下光牢的资格简直是要了他的半条命。

但他又那么热爱蓝雨,由于自己的缘故拖累队伍绝对是要了他的整条命。

“听说今天下午你放水没收住,让大水把龙王庙给冲塌了,还冲了三次?”

方世镜端着餐盘坐到魏琛对面,半开玩笑地问他。

魏琛颓在靠窗的位置,也没买吃的,脚边一堆烟头,大有拿尼古丁当晚饭的架势,方世镜感觉喝进嘴里的粥也被污染得一股烟味:“你收敛点行不行,仗着自己是队长就无法无天啊?”

魏琛按灭烟头,深沉地叹了口气,又喷出一股有害气体。

“要不你来当队长,也无法无天一回。”

方世镜放下勺子连连摆手:“我年纪一大把,失去了夺权篡位的热情。”

“小朋友还没到能亲政的火候,需要一位老佛爷垂帘听政一年。”魏琛盯着窗外,屋旁的树木枝繁叶茂,歪歪扭扭的树干上爬满青苔。他语气挺随意,但方世镜脸色一僵,险些抄起筷子敲他脑门:“你要走了?!”

“别说得这么不吉利,搞得老子像在临终托孤。”魏琛站起身,把烟头往墙边踢了踢。

方世镜“唰”地站起来:“你去哪儿?”

“一个人出去看看朕打下的江山。”魏琛说,“喝你的粥吧。”

即使太阳快要落到地平线以下,室外气温也没降低多少,热辣的空气湿乎乎地黏住皮肤,又给魏琛添了层堵。他的心情矛盾得堪比密密麻麻纠缠在一起的烟丝,一方面很不甘心,一方面很是自豪,对今后的发展到底有些担忧,又隐隐感到一丝宽慰。他知道纵然偶有挫折低谷,蓝雨始于夏季的征途也将永不止息。

而魏琛怀着复杂的思绪走出大门,再没回头。

 

离去得干脆潇洒,真放下一切可没那么容易。魏琛狠狠颓废了几天,无所事事到自我唾弃,最终痛下决心改变自己,告别死宅走向世界,打开电脑随手报了个隔壁城市的旅游团,把花裤衩沙滩鞋往行李箱里一塞,风风火火度假去了。

魏琛人间蒸发的决心相当彻底,一个月后方世镜才打通了他的视频通话。

按下接通的同时魏琛正靠在床头刮胡子,含糊且不耐烦地晃晃摄像头:“有事?”

方世镜望着屏幕上那张久违的糙汉脸,傻了片刻才严肃道:“你如果被绑架到了非洲,就眨两下右眼。”

魏琛的白眼在肤色的衬托下愈发醒目:“滚。”

“你最近在做什么?”

“游山玩水。”

“我看你是晒成黑鬼……”方世镜嫌弃,“以后打算做什么?”

“重操旧业呗,代练拾荒抢材料一条龙。”

蓝雨前队长头顶墨镜一脸轻松,但方世镜深知从职业赛场到网游也需要过渡,个中滋味肯定也不太好受。他把手机换了个角度举着,避免照出双下巴:“你可小心点,少天发现你一句话没说就溜了之后,连着一周都恨不得掘地三尺把你揪出来。”

“就他一小屁孩,还想找到老夫。不给蓝雨拿个冠军回来别妄想我和他说话。”

“这么严格啊,那我可要转达一下,督促他好好练习了。诶老魏。”方世镜说,“你出门旅游还不忘荣耀,就没想过上个大学,转个行什么的?”

“有啊,之前考虑过学传销来着。”

方世镜陷入沉默,过了一会儿犹豫着说:“我猜你想说的是传媒。”

“诶呀嘴瓢了。”魏琛一拍脑袋,“我想说的其实是营销。”

 

不过魏琛靠着多年练就的技术和与生俱来的脸皮,很快就在网游里再次混得风生水起,倒卖材料的功力不比传销差,还成功潜入蓝溪阁内部,险些因为暴露过多实力被提拔成精英团团长。

虽然每天浸淫于一众菜鸟之中,魏琛对联盟正式比赛的关注可一点没少,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隔着网线遥远地见证了蓝雨的蜕变与崛起,看着年轻的双核挑起大梁,一路磕磕绊绊披荆斩棘,拼进了第六赛季的总决赛。

观众席分为两阵摇旗呐喊,馆内布置得蓝色绿色针锋相对,魏琛坐在前排直搓手。他犹豫了很久要不要来苟现场,毕竟无论谁输谁嬴都太刺激,年纪大了心脏可能有点受不了。奈何方世镜先斩后奏多买了张票,他就勉为其难地坐公交跑来了这个离职业赛场最近的地方。

直到比赛快开始方世镜才姗姗来迟,一屁股坐到魏琛旁边,摘下鸭舌帽使劲擦汗:“今天天气真带劲。”

“夏天就这尿性。”魏琛搓得满手汗,只好改抖腿,边抖边望着屏幕上巨大的蓝雨队徽出神。

方世镜问:“有什么想法?”

“馆里有空调就是好。”

“……你懂我的意思。”

“不懂。”

“微草可是卫冕冠军,风头正劲啊,你以资深玩家的身份分析分析,谁的赢面比较大?”

魏琛却依旧避而不答:“你怎么话多得跟黄少天似的,看比赛。”

两家一场团队赛打得惊心动魄一波三折波涛起伏伏地魔看了都说刺激,蓝雨前队长和前前队长在台下互拍大腿,和场上的后辈们一起精神过山车。待到蓝汪汪这片观众胜利的欢呼终于爆发出来,俩人的腿都被拍得不怎么有知觉了,想站起来鼓掌都费劲。

全场灯光亮起,选手们从后台走出,候场的队友也如脱缰的黄少天一般齐齐冲上了台。蓝雨战队的很多新面孔连方世镜也不认识了,三年时间不长不短,却可以抹去许多痕迹。比如队服不再是简单粗暴的淘宝定制,队徽进行了微妙的改动,游戏角色装备升级过一次又一次,战队还是那个战队,但队友已经再不是当年那帮人。

但总有一些东西长久不变,在内里沁润传承。魏琛被灯光闪得眼花,一时看不清台上年轻人们的具体面容,只有大片蓝色在视网膜上晃来晃去,和昔日某个纯粹而绚烂的场面虚虚相叠。

方世镜兴奋地拍魏琛肩膀:“你可以安心驾崩了!”

“崩你个头,先把你踹进朕的陵寝里吸甲醛。”魏琛使劲蹭了蹭眼睛,勉强辨认出了举着奖杯的喻文州,还有抢过话筒的黄少天。年事已高的过气队长在人声鼎沸中微笑,又忍不住叹气。

“臭小子们有出息了。”

 

之前说过等黄少天拿了冠军就联系他,魏琛纠结再三,把联系人点开四次,最后还是没把这通电话在夏休期打出去。

“太尴尬了!这么多年没交流,等反应过来小屁孩青春期都过了,真打通了说什么?恭喜发财给你拜个早年?”

“我说你这心态怎么这么更年期老父亲?”叶修脖子上挂着耳麦,手上噼里啪啦按键盘,“你刚来兴欣那会儿黄少天都要把我消息提醒轰炸成废墟了,五分钟发来八百字长文谴责我挖人墙角逼良为娼的龌龊行径。”

魏琛说:“你他妈才娼。”

“啧,我的中心思想是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一个半截入土的家伙就别想太多了。”

方锐在另一边插嘴:“不行啊,他们儿孙有福,我们不就变糊。”

魏琛大义凛然道:“管他哪队儿孙,全部拉来试毒。”

方锐抱拳:“前辈更有觉悟,这波操作我服。”

……

叶修用关爱相声演员的眼神望向他俩:“你们两个停止划水,开怪了啊。”

如果说叶修的年纪属于老当益壮,退休人口再就业,那魏琛就是生生掀开棺材板,从坟头爬出去杀入职业圈。千辛万苦跟着东拼西凑来的新生队伍打进季后赛,却难免和老东家正面刚。

而方锐年少无知时也与蓝雨有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过往,叶修身为贴心的战队队长,特地搞战前动员,拉着俩人带领自家公会精英团刷五十人本。

这年头肯与民同乐的职业选手实在不多,首先知名度太高的角色会引来万众围观,地图内的盛况堪比B市最堵的那一环,别说做任务了,迈步都要见缝插针。其次俱乐部有自己的训练时间表,作息按部就班,选手们也鲜少没事主动往网游里跑。

出于保护账号卡的原因,通常兴欣众人会使用小号上线搞事。但明天即将迎来背水一战,魏琛怀着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心情,高调拉出迎风布阵进团打本。要说职业角色哪里好,真的是谁用谁知道,普通玩家也乐得围观开开眼界。灭完四波小怪魏琛开始膨胀:

“怎么样,见识到老夫超凡脱俗的实力了吧?往场上一站,韩文清都得叫一声大哥!”

叶修飞枪路过:“你这胡子拉碴的形象,还是叫一声爷爷吧。”

“滚蛋!留着胡子显老而已,明天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青春活力。”

飞在半空的君莫笑头顶上冒出一个呕吐的表情。

“喻文州做过最正确的决定,就是把索克萨尔换成系统脸。”方锐补刀,“你一个三次元写实风混迹在一群二次元动漫脸之中,不膈应的慌吗?”

“治疗,治疗呢?”魏琛振臂高呼,“放生这两个白眼狼!”

 

陈果虽然也喝了不少,但起码留住了最后的理智,回房昏睡三小时后被雷声惊醒,脚步虚浮地往卫生间走。走廊没开灯,桌上地下乱糟糟的,陈果的头疼顿时又严重了一分。

“喀嗒。”

背后突如其来的响动让陈果出了一身冷汗,她僵硬地往门口一扫,发现大门居然虚掩着,被风吹得一下一下磕着门框,要多瘆人有多瘆人。

“谁这么缺心眼儿啊……”陈果甩开糊到脸上的头发,走过去按上门把手,准备关门却发现楼梯口的窗边似乎站着个人。外面也是黑漆漆一片,只有烟头在浓重夜色里烧出一个红彤彤光点,无畏窗外风雨径自明明灭灭。

陈果借着楼下路灯照上来的微弱光线,好不容易辨认出轮廓:“魏琛?”

魏琛似乎也被吓了一跳,立马扬起脸看过来,露出满是胡茬的下巴轮廓。他怎么看都不再年轻,但眼神在某个刹那还是那个少年,跳动着永不熄灭的灼灼火焰,燃烧了横亘十年的灿烂夏天。

“老板娘?”

陈果点头,然后气沉丹田——

“睡醒了就滚进来收拾餐桌!”


-END-

评论(17)
热度(513)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