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粮食向】心底的星星

  • 又名《王杰希与他的国家队队友与他们的Q版账号卡》。

  • 感谢 @晞葳 的肯德居海报和点文!葳同学提出的要求是世邀赛吹王,emmm希望没偏题太多【。


1.

小组赛首战告捷,国家队终于迎来了自集训起第一个清闲的下午。被高强度训练欺压已久的众人不约而同地没定起床铃,立志一觉睡得昏天黑地。

窗外暮色降临,王杰希揉着睡到有些浮肿的眼睛坐起身,回忆了一番午饭到底吃了什么,又展望了一番晚餐即将去吃什么,最后视线落到了不远处盘腿而坐的小人身上。

“嗨,王不留行的主人。”花花绿绿的小身影晃了两晃,“好久不见啊,我是君莫笑。”

王杰希又揉了揉眼睛。

君莫笑在空中一抓,一柄和他差不多高的伞出现在手中。缩小版千机伞伴随着“咔咔”声不断变形,最终定型为一支帅气的长筒枪。

王杰希:“你别冲动……”

枪口转向,“嘭”的一声子弹出膛,在黑暗的房间内划过一道幽蓝的直线,精准地打到了墙壁上的吊灯开关。白灿灿的灯光“唰”地亮起,把原本还残留着三分睡意的王杰希彻底闪醒了。

“破坏酒店设施,赔偿会算在叶修头上的。”

君莫笑:“……我是那种没轻没重的账号卡吗!”

“为什么突然跑出来了?”王杰希掀开被子,把拖鞋从床底下踢出来。

“我们一直在啊。”

王杰希一愣,刚想再开口,就听到门外有人“滴”地刷了下卡,叶修推门而入:“老王你和谁说话呢?”

王杰希看了看坐在桌边扛着伞翘着二郎腿的Q版君莫笑,又看了看毫无所觉的叶修,把疑问默默吞回肚子里:“刚刚在发语音消息。”

“哦,还以为你学会金屋藏娇了,吓得我倒吸一口凉皮。”

“凉皮?您可别呛着。”王杰希说,“我问你个问题。”

叶修:“嗯?”

“你是不是偷偷把账号卡带来了?”

叶修:“???”

王杰希高深莫测地望着他。

 

2.

晚饭归来后君莫笑已经消失了,叶修坐到桌边兢兢业业地提前复盘,面前三个电脑一字排开,一个播放视频一个总结文档,还有一个远程连线其实就在隔壁躺着的喻文州,活像一名被生活压榨到抬不起头的程序猿。王杰希打了个哈欠,打算提前去查房。

为了阻止张佳乐因为失眠深夜蹦迪,楚云秀因为失眠深夜追剧,方锐因为失眠深夜唱K,黄少天因为失眠深夜PK,唐昊因为失眠深夜敲开方锐的房门真人PK,张新杰和王杰希毅然担起了查房的职责。一三五二四六分开轮班,周日混合双查,安排得十分明确。

王杰希踏入走廊,发现两个三头身的小人在地毯上滚作一团,打得难舍难分。

“你作弊!”

“胡说!”

“你叫唐三打,只能发动三次攻击!”

“你还叫一叶之秋呢,只能拿叶子当武器!”

唐三打气呼呼地挥出搬砖:“是你先不够哥们!”

一叶之秋举起长矛格挡:“那盒周黑鸭本来就是生灵灭专门带给我的!”

“有福同享懂不懂,在欧洲待这么久,嘴里都快淡出个鸟来了!”

“怎么淡出?飞入还是跳跃还是百叶窗?”

“你别想岔开话题!”

……

王杰希后退一步,默默关上了门。

 

3.

不知是不是因为下午睡太多,王杰希当晚睡得很不踏实,先梦到夜雨声烦驾着百万文字泡来找他PK,后梦到君莫笑和一叶之秋抱住叶修大腿争着喊爸爸,空调房里惊出一身冷汗,醒了。

他迷迷糊糊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借着月光看到床边站了个人。

即便稳重如王杰希,深更半夜亲身直击惊悚悬疑鬼片现场,也被吓得一激灵,“噌”地坐起身来。对方个头矮墩墩的,一身白色长袍,头发整整齐齐梳到耳侧,脸上架着金丝框的单片眼镜,手里还拿着个……十字架。

王杰希试探道:“石不转?”

小人点点头,猛吸两下鼻子,“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王杰希:“???”

“呜呜呜我真的好累啊——都怪我跑得太慢了,嗝,但是手短脚短不是我的错啊呜呜呜……太累了太难了奶妈什么的不干了……哇——”

王杰希慌里慌张地拿自己睡衣袖子给石不转擦眼泪:“别哭了,我……我以后克制点。”

“不用!”石不转突然憋住了眼泪,气势汹汹地宣布,“这是我的问题,我一定会解决的!晚安!”

“……”

“王不留行的主人,你快睡觉吧!”

“我睡不着。”

石不转举起十字架:“那我把你打晕吧!”

王杰希:“……不用了,谢谢。我已经睡着了。”

 

4.

第二天早晨王杰希是被压醒的。他心情复杂地推开铺天盖地的文字泡,有种梦想照进现实的绝望感。

夜雨声烦那头惹眼的黄毛晃入视野:“早上好!”

王杰希扶额:“你能不能把泡泡收一收?”

“我控制不住。”Q版剑客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不过没关系,生灵灭正帮忙往窗外运呢,过一会儿就能把房间清空了。”

王杰希麻木地扭过头,一个衣服上挂满齿轮的小人头顶机械旋翼,抱着大大的文字泡飞起来,把它使劲丢出窗口,然后转过脸朝他笑了笑。自爆小机器人手脚并用爬出生灵灭的裤兜,死死扒住一个泡泡,继而连人带泡“嘭”地炸成了一朵烟花。

五分钟后文字泡被清理掉大半,终于露出了站在桌子上的索克萨尔。他穿着暗紫色的长袍,白色的长发从兜帽中落下来,法杖放在笔筒里,看上去毫无违和感。

法师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王杰希问:“怎么了?”

“尊敬的王不留行的主人,感谢您的关心。”索克萨尔礼貌地弯了弯腰,“最近事务繁重比赛众多,我的主人诸事缠身无暇休息,睡眠不足极大地损害了新陈代谢系统,甚至在外观上产生了直接的不良反映……”

夜雨声烦说:“他觉得队长总晚睡,脱发太严重了。”

王杰希懂了,诚恳地建议道:“提前给你主人买顶假发吧。”

索克萨尔难过地垂下脑袋。

“呃。”王杰希犹豫着开口,“想问你们一下……”

两个小人双双抬起豆豆眼:“嗯?”

王杰希沉默半晌,最终叹了口气:“算了。”

 

5.

等中午大家一起在餐厅吃饭的时候,王杰希已经可以平静地面对用冰阵给西瓜降温的逢山鬼泣,和用捉云手抢走最后一份巧克力蛋糕的海无量了。他用叉子戳起一根薯条,寻觅番茄酱时恰好看到了独自窝在餐厅角落的百花缭乱。

缩成一团的弹药专家似乎心情不太好,双手抱膝坐在一旁发呆。王杰希站起身,从高处的架子上拿过一个草莓慕斯,走过去递给他。

百花缭乱眨眨眼,伸手接过甜点,慢吞吞拿起小勺吃了一口。

王杰希眼睁睁看着对方脑袋上欢快地冒出了一朵粉色的小花。

惊了。

于是王杰希跃跃欲试地又捎了一个草莓慕斯给张佳乐。

“老王你干什么?”张佳乐有点懵,但还是接了过来,“谢了啊。”

……

王杰希有点失望:“你不会开花。”

张佳乐:“???”

 

6.

一路上王杰希都在反思自己到底因为什么而惨遭奴役,沦落到和周泽楷一起走街串巷,承担帮队里的二位女士拎大包小包的重任,在资本主义阳光的沐浴下怀疑人生。

一枪穿云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他有气无力地趴在周泽楷的肩膀上,呆毛都被晒得耷拉了下来。

楚云秀在橱窗前拉住苏沐橙:“这个墨绿的好看还是那个黑色的好看?”

“嗯……我感觉那个上面有猫耳的包包比较可爱。”

“哇真的,上面还有金色的小胡子。”

“对的,粉色的鼻子也很戳中萌点。”

“但会不会显得太幼稚了啊,黑色包包比较成熟?”

王杰希把手提袋从左手移到右手,低头看另外两只账号卡。不知是不是随了主人的缘故,风城烟雨的衣品在一众三头身游戏角色里是最好的,法师袍精致而不繁复,袖口纹着银色的咒言符文。沐雨橙风则看起来是个软萌的可爱妹子,实际上背着比她还胖一圈的炮筒也能健步如飞,强悍得很。

风城烟雨打了个哈欠:“我赌一瓶红药水,最后她两个包都会买。”

“这就是你不懂女生了吧。”沐雨橙风凑近橱窗,险些让炮口砸到玻璃,“我觉得她们会把三个包都买下来。”

王杰希心里咯噔一声。眼见两个妹子还要再纠结一会儿,他先转向周泽楷:“要喝点什么吗?”

周泽楷眼前一亮:“嗯。”

一枪穿云搂着主人的脖子打了个滚:“可乐可乐可乐!我要喝可乐!只有肥宅快乐水才能抚慰我在异乡街头饱受摧残的内心——”

王杰希点点头:“可乐要冰镇的吗?”

周泽楷眼睛更亮了:“要。”

一枪穿云接着中气十足地嚎:“最好要可口可乐!百事可乐能量要高一点,我们还得拍广告呢,得保持形体控制卡路里摄入。运动减肥消耗热量好痛苦啊啊啊啊我讨厌健身房——”

“好。”王杰希表示理解,“我也比较偏爱可口可乐,百事太甜了,而且气泡少。”

周泽楷超开心:“嗯,谢谢!”

 

7.

对于突然出现在身边的一众生机勃勃的迷你游戏角色,王杰希越来越习以为常,也逐渐熟悉了每个小豆丁的性格。但他总感觉有一丝失落。

赛程不断推进,眼瞅着决赛都要到了,王不留行却始终没有出现过。

 

8.

这不是王杰希第一次见到活生生会卖萌的账号卡。在他成为微草队长的第一天,就被宿舍里突然冒出来的小人猝不及防地塞了颗星星。

小人别扭地说:“我是王不留行,以后就属于你啦。”

小王同学目瞪口呆地看了眼他脚边闪闪发亮的扫帚,艰难地举起手中的东西,问:“这是什么?”

“星星啊。”王不留行说,“你们这边不是有个习俗,叫‘比星’来着。”

“其实是比心……算了,谢谢你。”王杰希小心翼翼地把星星放进抽屉角落的储物盒里,“只有你能被我们看到吗?”

“我纠正一下。”王不留行挥舞着小短手,“首先,我们账号卡都经常来这边玩的。其次,现在只有你可以看到我们。”

“哦?我也可以看到其他人的账号卡?”

王杰希打开房门,和在门口疯狂踱步的方士谦撞了个正着。年轻的微草治疗顿时很尴尬,但王杰希完全没注意到他的表情,视线全黏在一左一右扒住方士谦肩膀的两个小豆丁身上。

防风和冬虫夏草长得一模一样,但是身上的装备完全不同,而且一个举着板斧一个举着十字架,防风背后还有两个大大的白色翅膀。

王杰希脱口而出:“他会飞吗?”

方士谦:“???”

 

9.

当天方士谦冷着脸塞给王杰希一个U盘,里面存了皇风主要战力的详细资料,以及他觉得重要的比赛录像,还专门把文件命名为“不要输得太难看”,来警示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任队长。

王杰希很奇怪:“脾气这么差的人怎么养得出那么可爱的账号卡?”

“可爱?!”王不留行炸毛,“那是你没有见到他俩追着打我的样子!防风甚至从灭绝星辰上撸下了两撮毛!”

“哦……”

“而且,我,我不可爱吗?!”

王杰希严肃且严谨地说:“你的可爱高了一个层次,他们没有可比性。”

王不留行满意地骑上扫把遛弯去了。

 

10.

接下来的几天王杰希留心观察,果然见到了骑着木马高举盾牌冲向俱乐部食堂的小骑士,为了抢夺零食不惜祭出飞枪打法的神枪手,还有用光剑串糖葫芦吃的剑客,催动五六个炫纹只为给自拍打光的战斗法师……顿觉对荣耀的理解上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但同时,他也看到了随着一场场团战的失利,账号卡们日渐低落的心情。微草的队友们都在努力掩饰自己的负面情绪,担心给整个团队带来不好的影响,但账号卡们难过就是难过,一切情感都直率又单纯。

王不留行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王杰希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找到他。比赛还在继续,这种情况下怎么焦虑都于事无补,时光只能朝前看。

而从王杰希决定转型,封印魔术师的那一刻起,他就再也没能看到过任何一个账号卡。

直到世邀赛那个平凡而奇妙的傍晚。

 

11.

叶修抖开队服:“都准备好没有?”

君莫笑第一个蹦起来大喊“好了好了”,不过其他人都听不到。休息室的门被打开,最终的战场近在咫尺,屋内一帮早餐话题常年为如何打爆对手狗头的年轻人难免热血沸腾。

沐雨橙风捂住眼睛:“啊!”

君莫笑看过来:“你怎么啦?”

“我掉了根睫毛!”沐雨橙风手捧睫毛痛心疾首,“不过掉的时候完全没感觉,不像是掉了根睫毛,像是掉了个苍蝇腿。”

风城烟雨:“别比喻得这么恶心啊喂。”

“唉,不知道该心疼自己还是心疼睫毛。”

君莫笑:“我比较心疼苍蝇。”

“……你真是凭本事单身。”

 

12.

他们并肩站在领奖台上,场馆内的欢呼和掌声盖过了代表着胜利的背景音乐,也盖过了黄少天的叽叽喳喳叽里呱啦。苏沐橙帮楚云秀清理喷到头发上的彩带,冠军奖杯从一个人传到下一个人手里。

孙翔抹了把眼泪,然后突然一拍周泽楷:“那是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台下,他们本应该留空的选手座位上聚集着一群……Q版动画玩偶。

肖时钦扶眼镜:“主办方这么有心啊。”

“但我怎么觉得他们在自己动?全息投影?这么大手笔啊。等等,那是我家夜雨声烦吗,他还在吐泡泡哈哈哈!你们有没有人带手机?跪求一部摄像头过硬的手机,我要把这一幕录下来……”

一枪穿云执着地忙于一枪一个把文字泡打破,生灵灭在座椅旁边摆了一圈炸弹当烟花,百花缭乱帮忙远程点火。风城烟雨和沐雨橙风搂在一起转圈跳舞,王不留行和索克萨尔凑在一起说了句什么,君莫笑从后面费力地勾住俩人的脖子,实名吐槽其他账号卡的幼稚行为。

穿过飘落的彩带和喷出的烟雾,王杰希终于看到了自家魔道学者尖尖的法师帽。烟火炸开的瞬间,王不留行也终于抬眼朝台上看去。

王杰希缓缓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当年的那颗星星。

这么多年里,它始终安静地躺在某个抽屉深处,和普通的石头没什么两样。王杰希大部分时候都会忘记它的存在,但偶尔想起也会拿出来捧在手里看一看。星星时而耀眼时而黯淡,但却从未熄灭,永远保持着温暖的热度。

他抬起手臂,手心里的星星越来越亮,突然化作万千金色的星屑,纷纷扬扬向选手席飞去。王不留行抓紧时间跳到扫把上,举起肉乎乎的食指,一个红色的小心心在指尖转瞬即逝。

王杰希在一片嘈杂喧嚣的灯火通明里笑出声来。

没等众人对眼前的景象做出反应,亮晶晶的粉末就飞快笼罩了前排,渺小的星屑明亮刺目恍若灼灼日光。等光芒散去,那一排座位又变得空荡荡的了。

 

13.

至今国家队众人仍不知道匿名寄给喻文州的假发套到底是怎么回事。


-END-

评论(137)
热度(2911)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