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黄喻】Perfect Match

  • 黄少天x喻文州

  • 『夏至文州-15时』Perfect Match(天生一对)。昨天智障定错了时……大噶就当无事发生过,随便吃个糖(。


在日常生活中,喻文州向来和在比赛时一样细致敏感,观察入微,于是他很快就发现了近期黄少天的一系列反常行为。

其实总结下来,就是黄少天最近,特别沉迷荣耀。

按理来说他们电竞选手都属于长期沉迷游戏的反面教材,打荣耀的时间往往比吃饭和睡觉加起来还长。但最近的情况真的很特殊。

首先是在一个明媚的清晨,台风过境后天空碧蓝如洗,花花绿绿的晴雨两用伞排成一排摆在食堂角落,蓝雨的队员们围坐在长桌前,沐浴在空调下聚众喝养生粥。

黄少天姗姗来迟推门而入,半边脸上还有睡出来的红印,屋内的冷气和外面的热浪冲撞交汇了一秒,而后旋转门“啪”地合拢,把闷热潮湿挡在外面,而他简直从发梢到衣角都带着阳光的气息。

“各位早!队长早!”

黄少天打过招呼就像风一样直奔买饭窗口,徐景熙捞起皮蛋连连咂舌:“看看这个区别对待,我们就都草率地包含在‘各位’里了,啧啧啧。”

众人纷纷跟风开啧,连卢瀚文都放下奶黄包试图升级为蓝雨FFF团尊贵豪华超级会员。喻文州笑着埋头喝粥。

“啧什么呢也和我说说呗。喂喂喂你们是不是又在针对队长,你们这群没大没小的家伙可不能因为他话少就欺负人啊。”黄少天买好早饭走到这一桌,顺手把餐盘放在喻文州对面的位置。宋晓还没来及逐条吐槽刚刚那句话里的不实信息,就见对方手撑在桌上,隔着两个餐盘在自家队长嘴边印了一个还带着牙膏清香的早安吻。

徐景熙说:“靠,我瞎了。”

郑轩飞身试图挡住叼着包子的卢瀚文:“我们瞎了没事,但求求你们放过小卢吧他还是个孩子!”

宋晓沉痛地捂眼:“这才叫区别对待。”

黄少天就着白粥美滋滋地啃煎饼,狼吞虎咽没空理会来自队内单身狗的群嘲。喻文州冷静地说:“我觉得你牙膏没有漱干净,化学残留在口腔不利于身体健康。”

“队长你变了,不解风情说的就是这样了。”黄少天从对面的碗里偷来一个煎饺,笑得比窗外的日光还要灿烂。

郑轩奄奄一息地说:“我吃饱了。”

“那我加一。”宋晓作势要走,被卢瀚文一把拉住:“不能浪费食物!”

“……我吃了太多的精神食粮。”

就在这时,黄少天站起身说道:“我吃完了!先去荣耀一个小时!”

然后端着被风卷残云扫荡完毕的餐盘潇洒离开了。

众人面面相觑,连喻文州捏着勺子的手都顿了顿。时针距转到数字8还有零点几度,也就是说现在离蓝雨的正式训练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通常情况下黄少天会利用这段宝贵的时光进行丧心病狂的秀恩爱活动,习惯性掰开队友们的嘴狂塞狗粮。如今他居然以业务繁忙为由,就这么告辞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是一对儿这件事,在整个蓝雨俱乐部都属于公开的秘密。从第四赛季就开始有人下注竞猜两人什么时候会在一起,第五赛季隔壁战队的妹子纷纷聚众调侃他们天生一对天作之合天赐良缘天天就是天天,六赛季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的手办成对出售已经成为商业套路,但其实直到第七赛季,八字的那一撇才刚刚起笔。

都是因为当初郑轩太善良,才会在看到黄少天吃完夜宵后坐在饭堂窗边对月伤怀之时,出于队友情问了一句:

“黄少你怎么了?”

黄少天冲他忧伤地挥手:“坐。”

郑轩吓了一跳,直觉前方有高能出现,连忙拉开凳子坐到对面。

“现在有一个关于我的私人问题,十有八九会影响到战队发展和声誉,但又对本人的身心健康程度和日常愉悦指数有着密切的联系。我思前想后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说出来——”黄少天停顿,深吸一口气:“我——”

郑轩没忍住插嘴:“你怎么大半夜突然想出柜了?”

“……”黄少天气得七窍生烟,“这么严肃而庄重的事情让我自己亲口说出来行不行?”

“……你说你说。”

黄少天耷拉着脑袋,用难得一见的颓废语气开口道:“我和队长说了。”

郑轩点点头。

“然后他居然说‘没关系的,战队尊重与包容每个人的选择’?!”

郑轩迷茫:“有什么不对吗?”

黄少天痛心疾首:“我向队长出柜了啊!他居然没有出回来!连礼尚往来的基本原则都不遵守所以完了队长根本不喜欢我我就是悲惨凄凉的单箭头,我怎么这么惨啊——”

“停。”郑轩觉得自己脑壳疼,“所以你确实想泡队长。”

“怎么能叫泡呢,别说得这么粗俗,这叫升华革命友谊。”

“……祝你好运。”

黄少天耷拉着脑袋仿佛头顶乌云,郑轩实在看不下去了:“队长对你不好吗?”

“好啊,但就是因为他太好了所以对所有人都很好,我怎么知道他对我是不是那种好。”

 

第二次感觉不对是在一个阴云密布的周末,拉着窗帘的室内太过闲适且适合睡觉,喻文州一觉睡到自然醒,睁眼后率先看到的是黄少天四仰八叉的头毛,然后他支起身,看到了另一侧床头柜上的闹钟:10:16.

大概是因为他的动作带动了被子,黄少天也醒了,哼哼着翻了个身睁开眼,也立马看到了这个惊心动魄咸鱼到人神共愤的数字。

喻文州边揉眼睛边掀开被子:“对了少天,之前我说过的那个电影今天上映,下午有空吗?”

“哦我昨天还看到最新的宣传海报,今天下午感觉海星……等等。”黄少天把自己在床上猛地翻了个面,脸上一阵风云变幻,最终定格在一个悲戚的表情。

喻文州已经点开手机应用准备订票了,闻言停下动作看过来:“怎么了?”

“呃,那什么,文州我们过几天再去看好不好?反正一个月内电影都在那儿等着,我想想啊,六天,六天之后正好又是周末,到时候我绝对有空!”

喻文州挑眉:“六天后是什么日子?”

“没有啊,就是这几天我都答应了公会帮忙抢boss,这种事情不能随便放鸽子,副本全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啊,没了我的莅临指导他们可能连第二波小怪都撑不过去……啊糟了!现在居然已经过了十点我睡觉的这段时间叶修都能带领他们那帮小喽啰抢一座山的材料了,失策失策我这就登游戏。”说着黄少天飞速翻身下床,直奔写字台上的电脑而去。

喻文州望着对方的背影,仔细回想了一下,发现黄少天之前似乎真的没有哪次因为什么事情拒绝过自己,倒让他现在很不习惯。

不过打荣耀这个理由有理有据,喻文州感觉无法反驳甚至自己也想玩一会儿。但他还是先穿好衣服跑去厨房,用宅男最后的尊严做了简单粗暴的双人份早午餐,并且相当贴心地端到了写字台上。

黄少天眼前一亮,并急速操作双手离开键盘向男朋友比了个长达零点三秒的心,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手指回归放出一个大招,扫倒敌人一片。

唔,蛮帅的。

喻文州嚼着煎蛋围观了三秒,转身捧着平板边看剧边吃饭去了。

他在和黄少天在一起之前专门脑内分析过大众恋爱模式,一番总结下来基本可以归为两类:一,之前不太熟,要不先谈个恋爱试试?二,我们都这么熟了,还是谈恋爱吧。

蓝雨正副队理所当然的是第二类模式的翘楚,他们之间甚至不会发生“我和游戏同时掉进水里你救哪个”的问题,俩人当然会撸起袖子一起救游戏。

但黄少天的反常又太过明显,思前想后,喻文州还是退出播放界面,打开聊天软件私戳了叶修。

索克萨尔:叶神,最近少天有经常找你PK吗?

君莫笑:?

君莫笑:没啊,挺难得的。怎么了?

索克萨尔:唔。

索克萨尔:如果一个人比平时用电脑的频率高了很多,可能是发生了什么?

君莫笑:???

君莫笑:哦,黄少天大概是网恋了。

索克萨尔:……

 

结束这段没有丝毫建设性意义的对话之后的两天里,黄少天依旧保持着沉迷游戏的状态,在俱乐部按部就班地训练,休息间隔里抽空去和技术部讨论问题,回家后大呼小叫地组织蓝溪阁刷百人本,打通就去研究隐藏掉落的机制,简直让喻文州质疑起了自己对荣耀的热情。

晚上黄少天去洗澡,被连续折腾了几个小时的电脑终于得到了喘息之机,喻文州坐到转椅上,切换界面开始写蓝雨本月情况总结。

切出去之前隐约看到黄少天似乎背着他偷偷又练了一个小号。

喻文州摇摇头,他开心就好。

小号这个东西,在他俩确定关系的过程中还真的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七赛季的夏休,整个蓝雨战队跟风披起马甲登入网游,浑水摸鱼围攻中草堂,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报怨,玩得不亦乐乎。既然是混战,职业选手们也心态很放松,时而乱打时而划水,遇上了就随口聊两句。

宋晓出于新鲜感选了个拳法家,溜达一圈捡了不少装备,往草丛里一蹲开始选着往自己身上套。这时一个术士也凑了过来,坐在一边嗑红药。

“我看咱们蓝溪阁妹子挺多啊,为什么战队就这么清新脱俗呢。不过也可能是人妖号,刚刚我控住对家中草堂一个魔道学者妹子就是一通猛打,扫把被打出去不说还被掀飞十几个身位格,太惨了太惨了。好不容易挤出来一点负罪感,就听见对方开麦用大叔嗓骂骂咧咧,顿时强烈的违和感扑面而来,沁人心脾令人窒息。”

宋晓转了转视角,确认过眼神,是黄少本尊。就算眼神出错,耳朵也错不了。

他挑挑拣拣换上增加攻速的拳套,顺嘴开玩笑:“同性交友是你来蓝雨的理由吗?”

“靠想什么呢,你以为所有男人都惺惺相基啊。”

“那你能基得动队长吗?”

“……基得动什么鬼。其实我一直在考虑表白来着,但是要承担的风险真的太大,我们都那么熟了,我又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

“他会的。”

黄少天和宋晓一齐唰地飞身而起,操控角色后退转身面对突然出现在身后的陌生剑客。黄少天没控制住手上的条件反射,燃烧箭矢嗖地飞出去,那个剑客也没有躲,就这样被黑漆漆的箭头biu中了胸口。

“队队队队队队长?”

“嗯。”

黄少天大惊失色:“这是你的小号?我们居然没有加好友!”

宋晓扶额,喻文州的声音从耳麦里传出来:

“加好友待会再说,情人先考虑一下。”

 

拖鞋吧唧吧唧踩过客厅进入卧室,喻文州还没来得及敲下句号,就连人带转椅被拉离了键盘,眼睁睁地看着电脑屏幕越来越远,然后经过一百八十度旋转,画满小黄鸡的浴袍进入视野。他下意识闭上眼睛。

湿漉漉的吻带着柔软的水汽如期而至,没擦干的水珠沿着黄少天的发梢滴下来落进喻文州的领子里,沿着锁骨一路灼烧滚烫。自己体表温度大概能把水直接气化掉,喻文州迷迷糊糊地想,黄少天的手指就轻轻按在他耳后,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这一招了。

眼瞅着转椅即将不堪重负地失去平衡,喻文州一手按上对方的肩膀,一手撑住扶手站起来,两人短暂分开喘了口气,但显然黄少天的嘴根本停不下来。

“你说战队什么时候会允许我们公开啊,真的很想让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光明正大地穿情侣装。要是一直到退役我们还不合法也太不甘心了。诶其实我们可以在退役的发布会上宣布一直以来的传闻其实不是传闻是真的啊哈哈哈,想想都觉得到时候老板的表情会很有趣。”

“如果我们不一起退役呢?”

“那当然采取备用方案,全名《前一个退役的人空降后一个人的退役发布会然后公开说一直以来的传闻其实不是传闻是真的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可以准备份子钱了》虐狗终极计划。不行我思考了一下,感觉这样太便宜他们我们明明是两个人不能只给一份份子钱!”

喻文州拉着黄少天的领子凑近去亲吻他的嘴角,皮肤蹭过刚刚冒头的细小胡茬,喻文州后背立刻窜上一股麻痒的电流。

当然这也不一定全是胡子的锅,黄少天维持着拥抱的姿势,掀开对方宽松的短袖后摆,手指沿着他的脊背一路往上,喻文州眨眨眼,张开嘴轻轻咬了一下黄少天的下巴。牙齿快速而小心翼翼地蹭过下巴的时候黄少天没忍住笑了出来,然后他使劲搂住喻文州的腰,毅然决然地向后躺倒,重心不稳的两个人双双跌进床垫里。

“其实细想挺不公平,凭什么只有出柜没有入柜,异性恋就不用严肃且声泪俱下地说声明一下今天我要入柜了通知各位一声……呃虽然感觉柜不是这么用的。”

喻文州身体力行地俯下身去帮助黄少天闭嘴,却由于放松戒备被抱着滚了半圈,头发衣服乱糟糟地平躺过来。而黄少天整个脑袋埋在他的脸颊右侧,鼻尖贴着耳垂,吐息温柔缱绻。

两人维持着这个姿势抱了一会儿,然后黄少天坐起来,活力四射地说:“你先睡吧,我打游戏去了!”

???

……认真的?

看着黄少天日常激情副本的背影,喻文州货真价实地陷入沉思,然后忍不住摸过手机打开聊天软件。

索克萨尔:王队,我想咨询一下。

王不留行:关于什么?

索克萨尔:关于少天。

王不留行:你是在认真的问还是只是想发个狗粮?

索克萨尔:……

喻文州一下一下戳着屏幕上的九键键盘,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大致说了一下孩子沉迷游戏老不好,多半是……的前情提要,王杰希那边沉默了足足三分钟。

王不留行:我觉得他在为大招蓄力。你们大概会迎来什么重大转折点。

索克萨尔:[咸鱼发抖.jpg]

索克萨尔:比如?

王不留行:他打算求婚?

索克萨尔:……你这样猜测会让我期待过高的。

王不留行:哦,所以还是发狗粮。再见。

 

然而事实胜于雄辩,王杰希的神棍之名大概真的不是白叫的,等黄少天的六天之约到期,还真的放出了蓄谋已久的大招。

精致的银色镂空小环上镶嵌着蓝色的水滴状宝石,幽幽的色泽由中央到四周逐渐变浅,温润的光芒随着角度旋转不断变幻,深邃而明亮。环的外侧镌刻着细腻的纹路,纷繁交错涌向深沉的海洋。

还是3D的。

“文州你快点接受啊!今天凌晨才刚从我的小号过继给夜雨声烦,有没有很惊喜有没有很意外我准备了好久打了好多副本才凑齐了材料,期间还被技术部搞砸过一次当时简直整个人生都灰暗了。好在赶上了给自己定的截止日期,怎么样有没有很感动!”

喻文州对着屏幕作泫然欲泣状:“唉,感动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真诚呢。”

喻文州回头看他:“这个是对戒吗?”

黄少天一时语塞:“呃,并不是,合成随机性挺大的,配套银裝的几率对欧洲血统要求太高,材料也短时间内没法攒到足够的量以供消耗,所以……”

喻文州眼含笑意和他对视了一会儿,直到对方说话声音越来越小,终于绷不住噗地笑出声来:“少天。”

“嗯哼?”

喻文州拉开抽屉,拿出抽屉角落压在三个笔记本下面的一个深蓝色小盒子。盒子看起来就很精致,还绑着银色的丝带。

黄少天屏住呼吸:“你你你,我我我,不会是我想的这样吧?”

喻文州说:“那要看你想的是哪样了。可以提前告诉你不是蓝雨周边,不要失望喔。”

黄少天伸出手拖住自己的下巴,幸福而震惊地看着自家队长从容地拆开蝴蝶结,优雅地掀起盖子,露出里面两个闪闪发光的银色小环。

然而黄少天的表情不太对,喻文州立刻说:“我们平时戴戒指的话确实很不方便,如果你愿意可以穿成项链挂在脖子上,或者先放在盒子里收着,什么时候觉得……”

“居然被你抢先!”黄少天痛心疾首捶胸顿足。

“……重点呢。”

“按照目前状况和相应的标准流程,我们应该牵手戴戒指。”黄少天说,“但我现在真的超想亲你。”

 

一个月前。

黄少天风风火火推开技术部的门,熟门熟路地挨个打招呼。

“事情是这样的。”一番闲聊后他宣布,“有个非常认真严肃至关重要的人生大事想要拜托大家。”

正和技术小哥讨论角色加点改进方案的徐景熙震惊地抬起头:“认真严肃?你和队长闹矛盾了?不还没婚姻呢吗这怎么就坟墓了?!而且前几天你俩不是才刚经历了从开房到看房再到买房的伟大转折……队内大家都开始竞猜你们将来会养几条狗了,巨轮不能分分钟变泰坦尼克号吧?”

“靠你脑洞能不能再大一点,放心吧我们好着呢。其实就是我打算在下个月二十一号送队长一个本剑圣亲手合成的银字的戒指,所以这段时间大概会经常打扰各位,来咨询银装合成相关技术上的问题。”

值班的技术部小哥问:“下个月有什么日子?情人节?”

“当然不是!情人节也太大众化了,是夏至!”

“哈?这是什么新的节日习俗?”

“没有,我就是单纯想送文州礼物不行吗?!”

徐景熙一副被狗粮噎得喘不过气的表情:“……行吧行吧。诶话说你和队长在一起多久了?”

“三百八十九天十六小时——”黄少天说着低头看表,“四十一秒,现在是四十二秒了,四十三,四十四,四十五……”

“好的好的我们知道了……”

“嘿队长那么好我说一说怎么了,不是所有的队长都温柔体贴还机智得一逼,帅气潇洒还性格超好,如果给三天三夜的时间我能不吃不喝夸他不带重样!文州他……”

“好的好的我们真的知道了……”

“一直没八卦过,黄少你是靠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实力和这么好的队长在一起的啊?”

喻文州推开门,说:“让我喜欢他的实力。”

徐景熙和黄少天都下意识抖了一下,喻文州把季度战队角色分析报告放到桌上,和部门的大伙打招呼。

黄少天小心翼翼地问:“队长你什么时候来的?”

喻文州想了想,笑着说:“你不吃不喝三天三夜的时候?”

 

-END-

评论(25)
热度(972)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