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邓+王】十年少

  • 王杰希邓复升友情向。

  • Today is 爱眼日!我们的口号是——今天,你按揉四白穴了吗!(???)给老王递眼药水(???)。


邓复升在第六赛季加入微草,第七赛季和微草一起夺冠,第八赛季成为微草的副队长,然后放弃了继续参与微草第九赛季的未来。

而他和微草战队的羁绊,其实可以再加一条:第二赛季微草训练营出身。

当天气预报显示的最高温度一路飙升,全国的高考考生们都沉迷学习开启了最后的备考时光。相应的,各大训练营的学员们也进入到紧张的出道准备中,每天吃饭睡觉打游戏,就算家在本地也没空回。

B市土著王杰希和邓复升就这样被分到了同一宿舍。

学员们在经过大半年的日常训练后已经成功混熟,毕竟男人间的友谊难以言喻,赢过几场父子局,叫过几声爸爸,在野外一起爆过对家装备,基本上就可以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共建和谐社会了。

新的一周开始。王杰希埋头把从家里带来的换季衣物折腾到柜子和抽屉里,邓复升安详地坐在电脑前,打算网购一打短袖,解决整个夏天的死宅生活。

望着各式各样的买家秀,邓复升感慨:“真丑。”

“你在做什么?”王杰希正踮起脚把一整袋纸卷放到衣柜顶上,娴熟的动作显得他身姿修长,“照镜子吗?”

邓复升:“……”

 

自打王杰希进入训练营开始,就处于“一人我饮酒醉,你被打到找不着北”的高手状态。根据不完全统计,开训一周后他就光荣晋升为一半以上学员的太爷爷,每天被他打趴下的账号角色连起来可绕俱乐部大楼四圈。

在百分之九十五的PK过程里,对手有百分之八十的时间在被吊打,剩下百分之二十的时间则在赶路。

而邓复升,非常幸运地属于那稀有的百分之五——百分之七十在被吊打,百分之十在苦苦挣扎。开训没几天,王杰希这种反人类的天赋系打法就变成了谈之色变的人民公敌。

所以当某天邓复升拿着快递路过训练室,发现某位王姓天赋boy正苦逼地坐在电脑前加训、默默做着基础练习的时候,内心是震惊的。他的想法并非“优秀的人还这么努力让别人怎么活”之类的陈年鸡汤,而是“我的天呐王杰希居然需要枯燥巴拉地练微操”。

这种心态酷似他在小学的时候第一次看到班主任从卫生间出来,震惊地意识到:“我的天呐老师居然需要上厕所!”

 

邓复升关掉网页,伸了个懒腰倒在椅背上。训练营宿舍的硬件设施十分堪忧,人机关系相当不协调,椅子是仿佛来自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朴实木椅。邓复升坚信这是俱乐部逼学员去训练室加训的阴谋。

他盯着有些掉皮的白色墙壁,问:“每天是什么让你打开训练软件?”

王杰希说:“训练日程安排表。”

邓复升扶额。

“能不能更……精神层面一些?”

王杰希说:“已经被我背下来的训练日程安排表。”

邓复升:“……”

王杰希把最后一件衬衫挂到衣架上,再把衣架挂进柜子里,“啪”地一声合上柜门,然后拉过椅子坐到邓复升的旁边。

邓复升下意识想护住自己摆在桌上的限量版手办。

王杰希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这是不是你下个月的伙食费。”

“当然不是。”邓复升一脸正气,“这是下下个月的。”

“……收敛一点。”王杰希叹气,“之前你家里人偷偷给我打过电话。”

“什么?!”

“问你是不是在吸毒。”

邓复升崩溃到脸滚键盘。

王杰希问:“你呢?每天训练是为了什么?”

 

王杰希,林杰的亲传弟子,等于未来王不留行的主人,约等于下一任微草内定队长。

该公式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深入人心,在B市周边荣耀圈内的普及度仅次于“叶秋的脸皮厚度,大于等于魏琛的脸皮厚度,远大于韩文清收的钱包厚度”。

王杰希才华横溢受人关注,相比之下邓复升可就没那么幸运了,或者说他其实有些倒霉更加合适,因为他大概也许可能应该,根本没法在微草出道。

凭借实力在训练营留到最后成为预备队员,并不意味着就能顺利进入职业战队开启正选生涯。微草现在的骑士选手正值当打,邓复升真的就这样出道,八成要坐三四年的冷板凳,把大好青春浪费在选手席静坐上面。

但放眼整个联盟,中上游战队完全没有新骑士选手的需要,倒是有个无名小战队向他抛出了橄榄枝……邓复升就这样体会了一把类似别人家孩子“选大学还是选专业”的痛苦。相比被名牌大学导师看中,通过自主招生进入微草的王杰希,邓学渣的整个人生都显得冷漠凄清又惆怅。

但邓复升还是会在每天早晨爬起来,准时跑去训练室做手操。蜘蛛侠穿上制服就可以飞檐走壁拯救世界,而他从摸到键盘鼠标的那一刻起,就变成了威风凛凛的骑士,高举盾牌英勇冲锋。

 

邓复升用指腹蹭了蹭笔电的触摸板,屏幕上白色的小箭头跟着动了两下,划过桌面上的荣耀图标。

“大概是因为,打比赛真的特别爽吧。”

他们不断付出努力,锤炼自己的心理素质,日复一日地进行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枯燥练习,所有的坚持大概都源于热爱与荣耀。当角色在场上刷新出来,随着手指敲击冲锋向前,绚烂的光效如影随形,心脏加速敲击胸腔的紧张感和血液在体内沸腾起来的兴奋感就让承受过的痛苦无比值得。

“嗯。”王杰希说,“相信明天我们PK的时候你也会很爽。”

邓复升很绝望:“老王你再这样打击我,信不信我从一楼跳下去。”

“不要吧,压坏墙根下面的花花草草就不合适了。”

邓复升表示看透了他们之间虚假的友谊,要继续投身到纠结未来何去何从的艰辛决定中去。垃圾话退散。

王杰希冷眼瞧他:“没什么好纠结的。”

邓复升哀怨地回敬了一个“您这种皇家贵胄不知民间疾苦啊”的眼神。

“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还知道怎么做可以增大实现它的几率,那就应该有勇气抛却主观的一切胆怯和担忧。与其把精力浪费在犹豫不决上,还不如专注于现实状况,省得晚上失眠。”

从沟通技巧上来看,王杰希的演讲水平实在有待提高。一通话讲下来语调都懒得变,全程平铺直叙,一脸理直气壮地陈述事实。邓复升手指搭在键盘上,却突然感到自西向东不断旋转着的地面缓缓安定下来。

平常人的劝说只是劝说而已,劝人容易,自己做起来往往是另一回事。但王杰希完全不同,他对待自己的事情,和对待别人的事情一样冷静过头。于是他的话就莫名充满了说服力,让人放弃申辩,无法反驳。

而且他并没有发表任何关于选择本身的个人建议。邓复升想。

王杰希虽然仅仅是个还差几个月才十八岁的未成年,却相当有主见。所以这大概是在推己及人。只开导,却决不干涉别人走路的自由。

邓复升问:“你听到我半夜睡不着在床上翻滚了?”

王杰希点点头:“你之前可不是这样,基本上一睡着,就醒不来了。”

邓复升吐血:“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瘆人。”

王杰希意味深长地坐在原地定住三秒,然后站起身,“刺啦刺啦”地把椅子拖回自己那头。厚墩墩的云团后面太阳一会儿出来一会儿回去,于是地面上一会儿被勾勒出金黄色的人影,一会儿把整个世界都湮没在黑暗里。

 

自家室友的秘制鸡汤促使邓复升结束了最后一个失眠的夜晚,第二天他顶着黑眼圈,做出了那个对错难辨,带有一丝少年意气热血冲动的重要决定。

这个决定让他三年换了三个老板,每年都拽着拉杆箱混迹在开学的大学生里;也让他一直以来作为主力积累经验,每天早晨心甘情愿勤勤恳恳地往训练室跑。普通战队的普通选手日子向来很平静,倒是隔壁的王杰希不愧是做大事的选手。第三赛季踹翻新人墙的风头还没过去,第四赛季就搞起了“转型跨越,微草崛起”的新企划,一路磕磕绊绊,打得险象环生。

等整个赛程的前半段落下帷幕,众人翘首以盼的春节终于起到了实质性的作用,职业选手们和所有的上班族一起迎来了美好的假期。

而在刚刚放下行李就被家长无情地奴役,赶去超市买年货的悲惨境况下,邓复升提着购物篮碰见了推着购物车的王杰希。

王杰希显然也看到了他,立马把装得满当当的手推车转了个弯,艰难地穿过同舟共挤的购物人潮向他走来。

王杰希非常套路地开口寒暄:“什么时候回来的?”

“就昨天下午。”

“最近怎么样?”

“还可以吧,没什么事情。”邓复升把沉甸甸的购物筐从右手移到左手,“比不得你。”

王杰希挑挑眉,目光不知落在什么地方:“还好,你不会想和我比这个的。”

邓复升望着他搭在推车横杆上的手指,一句“辛苦吗”已经溜到嘴边,转念一想又把这道送分题咽回了肚子里。

这就好比当你练就了一手潇洒的草书,却被迫改用另一只手学写正楷。好比左脚起跳的三步上篮已经成为习惯,却需要换成左手投球的蹩脚姿势。于是你必须经历比从零开始还要艰苦的训练,强行压制住流畅的身体本能,像初学者一样笨拙地脱胎换骨,再全神贯注地跃向空中。

在大多数时候,掉头就走比一往无前更加需要勇气。

邓复升问:“之前的打法不会忘吧?”

“想忘也忘不了。”

邓复升刚想再说些什么,一个女孩小跑着把怀里抱着的零食“哗啦啦”地一股脑丢进了王杰希面前的购物车,然后好奇地看过来:“哥,这是谁啊?”

“邓复升。”王杰希说,“我之前和你提过的……”

“哦!”妹子一拍大腿,“那个MIT毕业的哥哥!”

“等等。”邓复升有些眩晕,“你是不是对MT有什么误解。”

紧接着两个宅男预订了大年夜的PK父子局,展望了接下来几天被押着走亲访友的凄苦生活,最后给小姑娘科普了一下DPS和CEO没有任何关系并不是CP的残酷事实。打断他们对话的是邓复升母上大人催酱油的夺命连环call,邓复升急急忙忙加入排队结账的长龙,王杰希继续陪妹妹冲动消费。

王杰希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五颜六色的货架之间,邓复升转过身,缓缓呼出一口气。

连天才都无法肆意飞扬,他只好埋头走路,奋力前行。

 

正因为当初和微草的渊源,加上中间三年的弯弯绕绕,等邓复升真正转会来到这个焕然一新的新晋冠军队,顿时思绪纷飞感慨万千。

他一只胳膊搂着新鲜热乎还装在透明塑料袋里的微草队服,一手拉着那个伴随他从南到北饱经风霜的行李箱,兴冲冲地穿过了这条既熟悉又陌生的走廊,一如当初那个心态积极勤恳踏实的少年。

走廊的尽头就是训练室,那个承包了每个职业选手青春年华的地方。此刻是训练时间,屋子门关着,邓复升只好悄悄凑到门板上玻璃的位置往里瞧。

一别多年,微草还是这么的……繁荣昌盛,一个个青春活力的脑袋凑作一堆,八成是在做复盘讨论。他们的队长站在一旁,边比划边说着些什么。

于是邓复升突然有些恍惚。当年安静地坐在位子上听林杰讲战术技巧的天才少年,不知为何摇身一变成了队长前辈,开始了对下一代希望的谆谆教诲。微草的前两任队长明明完全不同,但这一瞬间,两个绿色的身影却因为某种超越时光的精神力量冲破岁月阻隔,微妙地重合了起来。

这是普通玩家感受不到的厚重情怀,一代代选手将积累下的经验向后辈不厌其烦地仔细讲授,真心希望战队之名与荣耀共同传承。

 

多年前的微草训练营。

邓复升问:“你是怎么下定决心辍学的?”

王杰希说:“高三换了个化学老师,总把氢氧化钙读成氢氧化gay。”


-END-

评论(14)
热度(848)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