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粮食向】三期生的第十年

  • 王杰希杨聪邓复升赵杨张伟友情向。

  • 爱眼日第二弹!揉——风——池——穴(bushi


手机在裤兜里“嗡嗡”震动的时候,杨聪正缩在一家便利店门口,凄凉地望着笼罩全城的瓢泼大雨。路上行人稀少,大多埋头赶路走得飞快,压根无暇顾及甩到裤子上的泥水。马路对面倒是有个人步子迈得颇为悠闲,举着黑色的雨伞,似乎还在打电话。

有些眼熟啊。

杨聪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又辨认了一次不远处的那个人,然后气沉丹田大吼道:“老王!”

王杰希遥遥看过去,视线穿过雨幕,定格在对面那个戴着兜帽挥舞手机的家伙身上。他举起雨伞转了转表示已听到,然后默默等着不远处的轿车飞驰而过,好避开溅起的水花。“噼里啪啦”砸下来的雨水被伞面挥开,倾斜着飞向四周。

杨聪把手机和手一并揣回裤兜里,一大滴水从屋檐掉到他的后脖颈上。杨聪哆嗦着四处翻口袋,等好不容易找到一张皱巴巴的餐巾纸,王杰希已经走过来把伞撑到了他的脑袋上。

杨聪撸了一把自己湿乎乎的短寸,问:“心态没崩吧?”

王杰希瞥了他一眼,说:“打算留着明年崩。”

杨聪偷偷松了口气。十一赛季总决赛一小时前刚刚落幕,微草惜败于轮回。最后一场团队赛胶着了整整二十分钟,尘埃落定的那一刻,凝固许久的空气像崩塌了一样无声碎裂。在微草主场的情况下,观众席上欢呼的那部分豆腐块反倒显得突兀起来。

无论是通过这赛季微草战队的出场安排,还是从俱乐部透露出的口风来看,大部分人都意识到,王杰希要在十二赛季退役了。

“不用悲观,万一明年撞大运,不但没崩还膨胀了呢。”杨聪拍拍王杰希,在他背后留了个湿手印。

“我其实想过学一次方士谦。”王杰希说。

“啊?”杨聪反应了一下,“哦对,看你决赛打得那么奔放,还以为隔壁王师傅真打算这赛季就潇洒退役。”

王杰希笑了笑:“还是不放心。”

他当然可以在最后一次肆意挥洒热血之后转身离去,但理智与情感太过厚重,率性而为到底无法成为他的风格。思来想去,王杰希还是决定用自己的第十年再陪微草的小未来们一程。

“至于下赛季……”王杰希接着开口,“无论明年的决赛我在不在场上,这都是微草共同的荣耀。”

“喂,膨胀了啊。”杨聪提醒他,“这赛季刚结束,你就下赛季决赛预订了?”

 

时间:一周前。

地点:三期群。

风景杀:各位老铁,决赛约不约

风景杀:[黄少天狂喜乱舞.gif]

森罗:你请?

风景杀:老邓请,他中了五百万

凳复升不是桌别林:啥?我怎么不知道?

凳复升不是桌别林:[张佳乐惊恐.jpg]

风景杀:[方锐邪魅一笑.gif]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冯陈褚卫蒋沈韩杨:去呗,恰好老王进决赛,赶上我们出道十周年纪念。

森罗:这么明目张胆地讨论,老王被屏蔽了?

森罗:[韩文清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单纯.gif]

风景杀:当然没有,我是那种会滥用职权的群主吗?

风景杀:我直接把他踢出去了。

 

无论何时,退役都是个沉重的话题。两人撑着伞,在沉默中艰难地穿过瓢泼大雨,轻车熟路地来到了三期生们在B市厮混的“老地方”。

餐馆里人很少,包厢很安静,只有雨声哗哗地传入房间里,雨水在窗户上凝成一道一道的水痕。杨聪推门而入,屋内赵杨和张伟已经坐在饭桌前聊开了,瓜子皮都摞成了小小的一堆。

“都来了啊。”杨聪招呼着。王杰希跟在他后面进门,冲屋里的人点点头,弯下腰把伞斜靠在门廊的墙上。

王杰希在三期选手中的地位,按理来说是非常微妙的。不提群星璀璨的黄金一代,其他赛季所涌现的优秀新人选手也绝对不止一个,众多新秀交相辉映公平竞争,愉快地为荣耀大家庭添砖加瓦。

然而提起三赛季,基本上所有人都只会想到那个横空出世一战成名的微草小魔术师。在当年公认有实力竞争最佳新人的赵杨,后来靠踏实努力与战队共同成长的杨聪,甚至和微草一起拿到冠军的第一骑士邓复升,他们在广大玩家眼中当然是“很厉害”,但和王杰希似乎根本不在一个位面上。

这种局面可以类比为一个班级里出现了个超级学霸,通常情况下这个学霸会相当尴尬。

但王杰希就颇为神奇地完全不受这个定律的困扰。他非常强大,但并不会让人感到不快,因为他有太过清晰的自我认知,不屑于故作谦虚,也不认为有任何炫耀的必要。于是当王杰希一本正经地谈论自己的牛逼之处时,听者都冷静地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对。

“来了来了。”赵杨笑着点头,“今天天气有些凶残。”

王杰希拉开椅子准备坐下的当口,洗手间的门被“哗”地拉开,一个人大步走过来,在他还没干透的衣服上又拍了个对称的手印。

王杰希侧过身,没来得及站稳就被强行拉入一个男人间的拥抱。

“队长,好久不见啊。”

王杰希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是好久不见。”

“哇。”杨聪一脸嫌弃,“老王老邓,你们可以去开房了!”

邓复升把菜单塞到杨聪怀里:“别贫了,赶紧点菜去。”

 

三期生们历史性的首次全员会见,还是托了全明星的福。

荣耀联盟从注册到出道都是网上操作,电子文档报名表上交完毕就基本搞定一切,三赛季的萌新们完全没有跨越五湖四海来相会的理由。然而恰好在这一年,逐渐发展起来的联盟做出一个重大决定:举办全明星周末。

于是各大战队的队员们有机会汇聚一堂,捎带拎着自家小朋友来竞争最佳新人。年轻的三期萌新就这样在等候室相遇了。

荣耀联盟内部有很多神奇的非官方民建QQ群,譬如同职业大佬群,同赛季好友群,同城市老乡群,女选手专用群,甚至相约看球群,日常约饭群等等等等。所以第三赛季出道名单一公布,三期群就轰轰烈烈地建好了,以杨聪为群主,赵杨为管理员,一堆乳臭未干的大男生就这样开始了水群之旅。

互发了半年表情包的网友突然聚集在了一间屋子里,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邓复升前几天被理发店师傅坑着理了一个非常黑历史的锅盖头,此刻正默默坐在墙角的位子上装蘑菇。张伟只好主动扛起破冰大任,咳嗽一声打破沉默:“呃各位,好久不见啊。”

杨聪翻白眼:“不见个鬼啊,昨天晚上在群里嚷嚷着水土不服,顺带刷了一波韩文清表情包的是谁?”

赵杨说:“那当然是我们伟哥了。”

“靠。”张伟郁闷,“别这么叫我成吗。”

“就是。”杨聪说,“要叫他大张伟老师。”

邓复升举手:“我选择薛之谦老师。”

“……”张伟扶额,“我要忍住,不能和你们打起来,要不然队长会找我喝茶的。”

靠墙站在一旁的王杰希突然问:“什么茶?”

 

等众人全部坐定,餐桌上的玻璃杯都斟满饮料,多年来的新仇旧恨情感纠葛涌上心头,气氛就自然而然地热络起来。

“来,我们先敬老王同志。”杨聪率先举杯。

“对对对。”邓复升笑着说,“这可是村里最好的可乐。”

王杰希捏着杯壁,深褐色的液体衬得他指尖苍白。餐桌正上方的吊灯把可乐照出一圈红棕色的光亮,映衬着他同样明亮的红棕色虹膜。

“干了。”

杨聪伸长胳膊和他碰杯:“中二过头了吧,你真是越活越回去的典例。”

“去年世邀赛第一场擂台实在太魔术师了。”赵杨说,“那时候好像真的回到了第三赛季。”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给一圈人重新添饮料。和国家队一群没大没小毫无前辈观念的家伙呆久了,实在让人很难端得住。一路放飞自我之后,刚刚回到微草的王杰希一时有些没有调整过来。

于是当他推开门,屋里席地而坐围在一起打牌的队员们一边手忙脚乱往起爬,一边嘴里说着“队长欢迎回来”的时候,他“嗯”了一声,然后说:

“平身吧。”

 

可乐过三巡,之前盛满菜的盘子也基本见底,众人的话题从荣耀现状变成退役后再就业问题,从缅怀过去聊到没有护手压力后的美好生活。天色阴暗下来,暴雨结束乌云飘远,微凉的夜风撞在窗户玻璃上。

邓复升有些担忧地摸了摸自己愈发明显的小肚子:“吃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去哪儿?回酒店?”

“回什么酒店啊。”杨聪说,“美好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赵杨忍不住笑出了声:“为什么我从老杨的话里听出了哲学符号。”

杨聪叹气:“老赵你社会了,退役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看破不说破啊。”张伟一脸懂行。

他们都笑了起来,但笑容复杂得各不相同。然后几人在老司机杨师父的带领下开启了一个无所事事遛弯消食的夜晚。道路两旁的树木投下黑漆漆一片张牙舞爪的阴影,肚子里灌满碳酸饮料的奔三老年人们在其中穿行。

走到道路的分叉口,夜晚灯光下空荡荡的体育馆露了出来。此刻的静谧让人完全无法想象四小时前天空还下着雨,而王杰希正全神贯注地坐在馆中的某个小黑屋里,沉迷骚操作无法自拔。他的那群已经退役和还没离开的同期好友们都坐在硬邦邦的红色塑料座椅上,跟着全场观众一起身体前倾离开椅背,肾上腺素和甲状腺激素此起彼伏一路飙升。

杨聪走在最前面,他仰起脸看向这座庞大的建筑,开口道:“缘分呐。”

其他人慢慢走过来与他并肩。他们就是这样,即使只是大晚上漫无目的地走,肌肉记忆也会把他们带到荣耀面前。哪怕大脑放空,自动驾驶也绝不会出错。

刚下过雨的路面上,左一片右一片全是浅浅的水坑,避无可避地沾湿了众人的鞋底,于是每个人进场馆的时候都在门口雨天专用的地毯上留下一串逐渐变浅的湿脚印。

能容纳几千人的体育场此刻人烟稀少,王杰希走进来时只有两个保洁大妈在兢兢业业地收拾矿泉水瓶,有人来也不为所动,继续埋头捡散落在观众席上的垃圾。

比起颁奖典礼的灯火通明,现在场内就节能多了,只有挂在屋顶上的一圈稀疏的白色大灯,抬起头简直让人眼花缭乱无法直视,垂下眼还是身处黑夜晦暗不明。没有被哭笑喧闹和如雷掌声填满的看台冷清又惆怅,就像光彩照人的明星突然失去追光一样显得非常寂寞。

“明年有没有机会把决赛打在这里?”邓复升问。

“对孩子们多点信心。”王杰希说,“他们值得托付。”

“当然了,毕竟是你养大的。”邓复升点点头,“突然很想来盘荣耀。”

张伟说:“该来的总会来。网吧包厢熬夜走起?”

“熬夜对身体多不好!”杨聪一脸正气,“我们应该通宵。”

就在这时,有些中二的热血前奏突兀地回响在了场馆里,五个人的动作同时顿住,恰好把脚步停在了场地正中央。前奏结束后低沉的男声唱起了英文,诸位高中没毕业的失足青年排队懵逼。

王杰希问:“谁的来电铃声?有些耳熟。”

邓复升说:“好像是你的。”

“……”王杰希摸出手机,“赛前队里的小孩给换的,不太习惯。”

“什么歌啊?还挺好听。”

“Viva La Vida.”

“啥?”杨聪目瞪口呆,“你是不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体了,吐出一堆乱码?”

手机的光线把王杰希的脸照得蓝盈盈的,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高英杰。这个点打电话过来,八成是微草小年轻们聚餐完毕,来请求领导指示了。

邓复升瞄了一眼来电人姓名,建议道:“给孩子们多点信心?”

王杰希从善如流地一划屏幕,把圈划到了红色电话符号那边。

杨聪挑眉:“终于决心放养了?”

王杰希耸肩:“美好的夜生活?”

“走走走!”

王杰希跟在后面,抬起右胳膊低下头,视线落在自己的手掌上。手指修长骨节分明,静脉在光线的勾勒下分外明显。学生年代他还曾经凭借着身高优势进过篮球队,而成为职业选手就意味着同时与“学生”和“篮球”说拜拜。

但同时,另有一整个世界在迎接他。

对于每个迈入崭新门槛的三期生,只要真正热爱,就不曾彻底远离。

 

时间:九年前。

地点:三期群。

海无量:@风景杀@王不留行 你们两个面基成功了?

风景杀:[林杰肯定的笑容.jpg]

海无量:玩的怎么样?我也想去B市!

王不留行:还可以,逛景区之后也就烤得八分熟。

森罗:[吴雪峰被记者拉住惊恐脸.gif]

风景杀:这个是在天安门。

风景杀:[图片]

独活:天哪,一年不见,这张老王

独活:简直帅得不像个大小眼。


-END-

评论(20)
热度(1188)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