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你热烈的心愿前途未卜。

【喻文州生贺】行星逆行

  • 喻文州中心粮食向。

  • 没想到第一个达成第二次写生贺的是给喻大苏……离生日还有十天,提前发一下,下月的月更份额希望可以留给乐乐(╯▽╰)


“所以当时是什么情况,你和张百花抱头痛哭?”

“根本没有好吧?!是张佳乐一个人单方面哭成傻逼,我队服袖子上现在还有他鼻涕呢。”黄少天捏着玻璃杯把桌子敲得哐哐响,“本剑圣那是激动而喜悦而自豪的泪水,哭得特别矜持。”

“明白明白。”徐景熙狗腿地拿过杯子给黄少天满上,“谁比较冷静啊?”

黄少天回忆了一下:“我感觉是周泽楷和王杰希。周泽楷你懂得啊,遇到啥都笑笑不说话,而且颜值担当不能掉价。老王我觉得他是累懵逼了,被最后那一波神乎其技的爆发掏空了身体,不能再爱了。经此一役职业寿命大减,从此微草变渣渣。”

一桌人压着嗓子笑,然后卢瀚文好奇:“叶神呢?”

“当时给他镜头了吧?戴着从老王那儿顺来的墨镜装逼,死活就是不上台迎接队友的口水,分享胜利的果实。”黄少天撇嘴,“绝对是怕上来讲话控制不住自己,哭成张佳乐。”

几碗面被端了上来,桌子上一群人开始埋头猛吃,卢瀚文双手抱着玻璃杯继续追问:“那队长呢?队长哭了没?”

“Of course!”黄少天一脸理所当然,“泪流满面!”

宋晓一根面条险些吸进鼻子里:“黄少你别驴我们啊,队长做获奖感言的时候那可是巨淡定,毫无哭过痕迹。”

“他们那帮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都不真诚,就爱装。”黄少天左哼哼右哼哼,“我敢打赌他摆着冷漠脸讲话的时候内心有一只狂喜乱舞的鱼在扭秧歌。而且他从通道往台上走的时候眼睛里绝对有眼泪,反光特明显。这四舍五入一下不就是泪流满面嘛。”

郑轩说:“哦。”

“你们那都什么眼神?!队长平时多情绪不外露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要是眼泪真留下来那就是嚎啕大哭了!”

 

这一天,黄少天又想起了从训练营到现在每次自己哭成一团时喻文州站在一旁,就算内心有波动脸上也毫无波动静静看着自己的屈辱。后来两人关系不那么僵了,喻文州就把一只手搭在他肩上拍一拍,不会随意出言安慰。

说到安慰,黄少天想起了周泽楷。在B市集训的时候他俩被叶修恶搞住到了一个房间,有天晚上黄少天抱着手机看电影哭到稀里哗啦,隔壁床的周泽楷如坐针毡手足无措。犹豫许久,最终他决定语重心长地安慰一下黄少天。

“别哭了。”周泽楷眼神诚恳,“这都是假的。”

黄少天:“……”

 

宋晓把面往叉子上缠的间隙瞟了黄少天一眼:“我说黄少你是不是趁队长不在赶紧黑他啊?”

本来给喻文州黄少天两个人世邀赛归来准备的庆功宴,却因为喻文州病倒缺席而变成了黄少天的个人脱口秀。蓝雨队员们拎着一箱果啤浩浩荡荡闯进了必胜客,缩在角落躲着狗仔吃着拉面等着披萨,生生把不含酒精的饮料喝出了白酒的气势。

“放……什么厥词!”黄少天吸溜着面条吹胡子瞪眼,“我是那种会背着别人说坏话的人吗?”

“当然不是!”徐景熙大义凛然地拍桌,“我们黄少从不用背着这么没技术含量的姿势,都是抱着。”

黄少天一跃而起要和徐景熙真人PK,郑轩喝着果汁摊着一张脸装模作样地拉架,卢瀚文兴致勃勃地小声喊着加油。十分钟后最大号的披萨被端了上来,于是几人重新坐好,徐景熙心有余悸地整理衣领,黄少天气吞山河地仰头猛灌果啤。

郑轩一脸心累地分披萨:“队长生病的第一天,想他。队里需要更多的成年人。”

“还成年人?他从在微博上和王杰希讨论泡脚养生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正式步入老年了!”黄少天满嘴芝士地开口。

宋晓说:“队长就是队长嘛。”

徐景熙点头:“冷静靠谱的那种,天塌下来眉头都不皱一下。”

卢瀚文突然说:“不是哦。”

一大桌男人都扭头盯着刚从和刀叉的搏斗中脱身的未成年。卢瀚文挥着叉子讲:“队长那么自信那么淡定是因为他是队长,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喻文州’一下。”

 

大概在八赛季的时候,卢瀚文还只是个训练营的小屁孩,某天下午骑着自行车在外面晃悠。没过多久天阴了下来,雨滴滴答答落下来啪啪打脸。卢瀚文赶紧把帽子扣脑袋上,蹬起车准备避雨,却忽然发现不远处马路边上站着的人有些眼熟。

这个非上下班高峰的时间点,路上行人寥寥,不打伞慢吞吞走在路边的喻文州就格外显眼。他穿着灰色连帽衫和宽松的蓝色短裤,标准的宅男打扮,无论和平时的蓝雨队服还是和拍宣传照时的西装衬衫都差别很大。一瞬间卢瀚文也有些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自家队长,于是他快速蹬了几下踏板,绕了个圈去看正脸。

确实是喻文州,但好像和平日里微笑着看他们训练,或者胸有成竹面对记者采访时的喻文州不太一样。倒不是说温和的蓝雨战术大师变成了隔壁霸图的韩队,只是……面无表情,眼神有些放空,似乎没在意往那儿走而是在思考着什么。这让习惯了天天一副笑模样队长的卢瀚文有点不适应。他知道着赛季蓝雨很憋屈,队长心情不好也可以理解,但看喻文州的表情,既不像在伤心,也没有生气之类的情绪。

卢瀚文一时没敢把卡在嗓子眼的那声“队长”叫出来,不过喻文州迅速回过神来发现了他。

“瀚文?”

“队长好!队长你怎么在外面淋雨啊?”

雨不是很大,细细的雨丝顺着风斜成一道道白线,足以将喻文州翘起的发梢服帖地压在鬓角,发尖挂着水珠。

“只是出来走走,这就回去。”喻文州停下脚步转过身正对着卢瀚文,眼底卢瀚文所熟悉的笑意又回来了,“倒是你,怎么有空闲逛?”

“别啊!”卢瀚文捂脸,“队长你下一秒又要问我有没有好好训练了!”

“那好吧,不问这个。”喻文州的笑意从眼睛里蔓延到了嘴角边,“有没有好好写作业啊?”

卢瀚文车把抖了抖,瞬间苦瓜脸:“队长……”

“好了不开玩笑了,快回去吧。”喻文州摸了摸他的脑袋,“小心感冒。”

 

卢瀚文讲完之后,发现所有人都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徐景熙说:“怪不得啊。”

卢瀚文:“?”

黄少天拍他肩膀:“那是对蓝雨有着重大纪念意义的一天,队长出去淋了会儿雨,从此队里多了个你。”

卢瀚文:“???”

“队长其实就是那样,不熟的人觉得他很厉害,熟了以后发现他其实牛逼在另外一些方面……不是说他荣耀打的不好,是说如果他性格没有这么好,荣耀一定打得不好。”黄少天说。

 

时间回到几星期前,也就是世邀赛正式开始不久,国家队磨合还存在着不大不小的问题,导致开场几次比赛都不尽如人意。打开网页国内闹成一团,打开房间门队里吵成一片,喻文州不但要应付媒体,又要回应粉丝,还得安排队友,整个人忙得团团转。

半夜黄少天醒来的时候感觉今夜的月光格外亮,就睁了下眼……然后睡意吓跑了一半:“队队队队队长?”

喻文州裹着被子坐在旁边的床上,一手扶着台灯一手拿着中性笔,面前摆着的笔电在他眼里映出幽幽的光,台灯把他的影子打在身后的墙上,活像一只巨大的摄魂怪。

“抱歉,吵醒你了?”

“那到不是。”黄少天嘟囔着揉眼睛,“就是你大半夜不睡觉怪吓人的,吓人程度仅次于前几天叶修早晨醒来一睁眼看到隔壁床睡意朦胧的大小眼。①”

喻文州笑了一下,这在灯光下显得有点诡异:“这次我算是输给王队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黄少天反应了一会儿才听懂他的一语双关,然后迷迷糊糊地替喻文州打抱不平:“他太心机了啊,怎么料到当队长这么多破事儿的。”

“因为当队长一直都这么多破事儿。”喻文州模仿着黄少天的语调和蹩脚的儿化音。

“那你更得睡觉啊。”黄少天挣扎着爬起来看手机,“现在……可是凌晨三点啊?!”

窗外的月亮是弯弯的一条,喻文州说:“睡不着,与其浪费时间还不如做些事情。”

“那你明天不得困晕过去?你不会总这样吧?我就说昨天晚上总感觉又圣光普照,还以为梦见张新杰发大招了呢……”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还没等他回些什么,黄少天就睡着了。

 

卢瀚文鄙夷地看着他:“不帮队长分忧也就算了,你居然就这么睡了?!”

“我困啊!”黄少天委屈,“我其实是想说,无论牛逼还是纠结都是队长的一部分,没有什么地方好什么地方不好,复杂才是真实的。”

徐景熙打了个饱嗝:“黄少你再讲讲别的呗,你们在苏黎世的时候。”

黄少天想了想:“你们知道队长比较擅长画画吧?”

 

就在整个国家队水深火热着的时候,黄少天和张佳乐在复盘的时候吵了起来。本来吵架是常态,冷静下来也就没什么了,但第二天又有重要比赛,于是这就成了一个黄少天拒绝主动向张佳乐道歉(“道理我都懂但看见他那个小破辫子晃来晃去我就来气!”)众人的水更深火更热的揪心夜晚。

喻文州无奈地支着腮帮子,拿着笔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黄少天还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凭什么让我先去啊?啊啊啊?堂堂剑圣怎么能干这么掉价的事情?”

“好了。”喻文州把笔记本倒过来,往黄少天那边推了推。

黄少天凑过来一看,发现喻文州画了两个小人。一个Q版剑客撇着嘴,别扭地向对面举着枪留着辫子的小人伸出一只手。

“这啥?”

“和好的标志。”喻文州笑眯眯地给剑客添了几根呆毛,“你写句话,我帮你捎给张佳乐前辈。”

于是写着“帅的人都不生气”,画着两个三头身游戏角色的纸条就这样塞进了张佳乐的房间。当晚黄少天在桌子上看到了画着小学生水平简笔画版百花缭乱,写着“明显我更帅”的纸条。

没过几天和张佳乐一个房间的张新杰发现了压在电脑下面的喻文州牌简笔画,他研究了十五分钟后也找来了一张纸。于是两小时后王杰希也收到了一张纸条,画上的小人背着十字架带着眼镜,还细致地标注了身高10cm,腿长1cm。除此之外没写别的字,但一看就知道是you know who隐晦地表示“牧师腿短,你悠着点”。

于是王杰希发挥魔幻而意识流的画风,画了个摆着西方绅士道歉造型的王不留行回给了张新杰。

再后来叶修发现了这项有益身心的活动,然后全队都开始将“用简笔画交流”作为训练比赛之余的放松。周泽楷画画也像说话一样简洁,脑袋就是个圈眼睛就是俩点;方锐天天追着叶修吼“你别把我眼睛画那么大跟骷髅似的”,然后叶修回“那你把哥胡子少画点别跟老魏似的”;孙翔和唐昊把简笔画发展到了巅峰,专门准备了一个笔记本来画一叶之秋大战唐三打连环画,然后在轮到自己画的时候努力在纸上胖揍对方。

众人发现有分歧后画张画比有问题后打一架方便多了。而喻文州望着自己薄了不少的笔记本,深藏功与名。

 

众人在午后的阳光里难得地安静了几分钟,仿佛感受到了喻文州一般的光辉。最后卢瀚文说:“咱们要不去看看队长吧?”

“不太好吧,这大中午的。”郑轩犹豫。

“就是要给他个surprise!”黄少天摆手,“他总不可能料到咱们的突击,快商量一下怎么吓他一跳!”

“队长不是生病着呢?”

“那就温和地吓他一跳。”

……

距离蓝雨众人看到贴在喻文州家门上,写着“蓝雨各位,本人睡觉中,请明天再来”,画着笑眯眯Q版术士的纸条还有半小时。

 

-END-

①此梗源自荣耀剧组世邀赛视频……好喜欢团表哥画的魔性老王啊。


评论(77)
热度(3036)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