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粮食向】时空旅行者的自我修养

  • 王杰希中心粮食向。

  • 脑洞源自官方典藏版5里附带的微草老黄历→戳我,这篇文就是对于官方只做了一个月还没有31号的怨念【。


一切都是从挂在微草训练室墙上的那本老黄历开始的。

起初,只有王杰希对这本吉星日历情有独钟,每天密切关注当日忌宜之事,思考印刷在日期下面的迷之“王半仙百忌”,立志于将算卦这项神秘而高深的传统文化发扬光大。然而在某天刘小别突发奇想把老黄历当成留言簿后,这本充满封建迷信和哲学思想的“砖头”就彻底沦为微草队员们的公共交流平台,各种各样的内容实在时更新,消息增加量直逼99+。

留言内容五花八门,堪称包罗万象——偶然吃到美味小吃后,许斌会非常靠谱地在上面写聚餐建议;如果有重要日程安排,细心的高英杰会提前一天写好提醒;柳非经常在日历上抄一些奇怪的网址,花式推荐大家去贡献播放量;刘小别则致力于把自己一天的吉凶祸福和日历上的预测联系起来,试图爬过脱非入亚的门槛。

王杰希偶尔兴之所至也会掺和一下。他写的内容就固定多了:

一,用比日历卦象还深奥的语言解卦。

二,通知队员们“今日加训”。

柳非背着手站在老黄历前,说:“有句槽不知当不当吐。”

刘小别颔首:“吐。”

“我觉得,队长的笔迹,在写‘加训’这两个字的时候格外好看。”

“没办法,熟能生巧。”

两人对视一眼,怜悯自己30s,乖乖加训去了。

随着时间的箭头“嗖”地一声从年初飞到年末,这本饱经沧桑的老黄历也走到了利用价值的尽头。在短暂的元旦假期开始之前,也就是今年的最后一天,王杰希早早来到训练室,像往常一样给日历翻页的时候,却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

最后一页,也就是本该写着“12月31日”的那一页,被人撕掉了。

王杰希的眉毛拧了起来,但他还是先放下好奇心,端起茶杯准备去接个水。就在这时刘小别和袁柏清一前一后走进屋里,带进一团干燥的冷空气。

袁柏清习惯性地看向墙壁,然后“卧槽”了一声:“谁这么缺德啊把老黄给撕了?!”

不知为何,王杰希下意识回答:“我。”

袁柏清登时被吓得简直想表演一个猛虎跪地猛男落泪:“队队队队队长我不是这个意思……”

王杰希摆摆手示意他专心训练去,转头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为什么要这么说?

 

这个问题似乎在王杰希中午回到家时得到了解答。

新的一年近在眼前,本着除旧迎新的传统,每年这个时候王杰希都会把屋子收拾打扫一遍。而在整理客厅的时候,他在自家的沙发抱枕下面找到了失踪的日历内页。

王杰希捏着纸片站在沙发前,表情凝重得仿佛在和喻文州讨论战术。

除开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撕下日历这件事,还有个更大的问题。纸页上绿油油的黑体加粗的“31日”下面,有人用黑色中性笔写了一行字。

“时空旅行者似乎都避免和另一个时间的自己见面。悖论之类的理由,你最好也遵守这个。”

字迹有些熟悉,但王杰希一时想不起来这到底属于谁。他顺手把纸页揣进了上衣兜里。

然而事情在王杰希收拾完客厅走进卧室后变得更加诡异。因为外面在下雨,还是温和的毛毛细雨。一瞬间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记错了日期,现在是十二月底吧?温室效应……应该不能这么生猛?

没多想,王杰希滑开手机屏幕。

然后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王杰希冷静地把屏幕戳暗,再戳亮。

10月1日。

难怪感觉有些热。王杰希把手机丢到床上,转身快步回到客厅。茶几和沙发都整整齐齐地待在原地,一切井然有序……对于这个场景他突然有种莫名的熟悉——想起来了。三个月前他和杨聪约好,开展大型“国庆七天乐,荣耀竞技场”活动,却破天荒地放了杨聪的鸽子,然后他们打了这样一通电话:

“你怎么还不上线啊,我都虐掉三十多个魔道学者菜鸟玩家了!”

“抱歉,今天没时间,我家好像进小偷了。”

“什么?!你们小区的安保不是挺靠谱吗,物业费都交哪儿去了……丢什么重要的东西了没?”

“现在还没发现任何东西被偷。”

“小偷什么都没干就走了?”

“那倒不是。他好像给我整理了一下客厅。”

“……老王啊。”

“嗯?”

“你驴我呢吧?!”

“……真没有。”

 

回忆杀暂停在这里,王杰希简直想仰天长叹,这都什么事儿啊……他抹了把脑门上的汗,脱下上衣搭在沙发靠背上。没等刚刚受到极大震撼的内心平复下来,突然间,就像有人从背后狠狠拉了他一把——王杰希“咚”地一声撞在了一块听起来像是个门的大塑料板上。

他花了三四秒才缓过劲来,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厕所隔间里。门外有人嘀嘀咕咕地说话,这个声音有点像……张佳乐和黄少天?

“放心吧放心吧,我都想不到怎样算是准备得更充分了。到时候团战我们队一上场,绝对是‘唰唰唰’‘砰砰砰’‘哗哗哗’‘稀里呱啦’一路扫荡,如切瓜砍菜般大获全胜!四个搞战术的家伙已经推演了八遍决赛过程,做了四套应急预案,你还有什么担心的必要……话说进过决赛这么多次,还紧张啊?”

“决赛和决赛也不一样好吧。而且决赛进太多,就进出心理阴影了……”

“放轻松放轻松,有什么好心虚的,看看你的队友都是谁,团战有队长坐镇老叶加盟,根本不虚。再加上国际名头响当当的本剑圣,迷倒世界各地万千无知少男少女的枪王,还有……哦对看看看,还有那个从厕所隔间出来的大小眼魔术师。老王快劝劝我乐哥,他赛前恐惧症要犯了!”

正在洗手的张佳乐抬起胳膊怒甩黄少天一脸水:“赛前恐惧症个屁!你诽谤前辈!”

王杰希控制住面部表情走过去和他们并排站定,扭开水龙头,不动声色地看了看镜子。还好,他还在自己的壳子里,发型也没有很奇怪。那边黄少天还在和张佳乐闹腾,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吵吵嚷嚷地互相甩水,还企图把王杰希拉入战局。

“老王救我!”

王杰希觉得自己确实可以说些什么,但又无需讲明太多。所以最后他开口道:“我们会赢。”

张佳乐和黄少天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僵直几秒后一起扭头看他:“啊?”

“我说冠军。”王杰希关掉水龙头,用湿哒哒的手指在空中比划了一下,“我们。”

黄少天挑眉:“哇老王这么笃定,是不是算过卦了?”

出乎意料地,王杰希点了点头:“算了,大吉,必胜。”

张佳乐握紧拳头,晶莹的水珠沿着指尖滴下来,在地砖上砸出一朵水花。黄少天勾住张佳乐的肩膀,顺势在他的背后留了个湿手印:“你看是不是,老王都这么说了你就放一百个心吧!他算卦确实有点神,真的真的,上次就帮我算到袜子丢在酒店房间床头柜从上往下数第三个抽屉里的白色短袖衫下面来着。所以待会儿的比赛绝对稳了!”

“行行行,我真不紧张,你快把嘴闭上吧……”张佳乐用凉水拍拍脸,看向王杰希,“回休息室?”

王杰希突然想起了那张日历,一摸兜发现衣服被落在自家沙发上,连带着神奇的纸片一起永远遗失在了时光洪流的某个节点。但那行提示文字依旧让他非常在意,自己还是谨慎些好,真在休息室碰到另一个王杰希就尴尬了。

于是王杰希摇摇头:“你们先回去吧,我……再洗会儿手。”

张佳乐和黄少天有些奇怪地瞧了他一眼,但都没说什么,回身往外走去。出门的时候黄少天开始叽里呱啦地说一些“所以其实王大眼也有些紧张对吧对吧对吧”“但是我怀疑他真的有什么超能力”“我跟你讲上上次他还帮忙……”之类的话,而王杰希又猝不及防地被某种力量一推,一个踉跄迈进黑暗里。

 

黑暗并不是很货真价实,因为周围全是情绪激动的现场观众,高处是实况转播的电子大屏幕,被游戏光效填满的长方形亮晶晶地倒映在来自世界各地的荣耀粉丝眼睛里。王杰希站在两排座位间的过道中,一面是光影绚烂的赛场,一面是掌声雷动的观众席。音效和欢呼把他包裹得严严实实。

王杰希仰起脸,让视线扫过大屏幕,然后迅速搞清楚了状况。

刚才的掌声还真是给他的,七月底八月初的他,也就是现在所处时间点正在操控王不留行的正牌自己。比赛时选手待着的“小黑屋”隔音效果很好,耳机一戴更是两耳不闻屏外事,万万没想到,如今他用一种奇特方式补回了当时错过的、来自全场观众的热情。

点燃观众热情的,当然是魔术师,和魔术师身边的整个团队。

世邀赛前半程放飞自我的王不留行始终只出现于擂台赛,专攻收人头业务,业绩斐然。而在赛程过半压力骤增的情况下,经历了近一个月的调整钻研准备与磨合,领队和队长终于决定让王杰希在团队赛出场了。

这用叶修的话说是“拉出来遛遛不然憋坏了。关门,放魔术师”,用喻文州的话说则是“给平淡无奇的团队赛注入一股清新脱俗的泥石流”(王杰希怀疑这么不正经的话其实是黄少天的原创,要么就是喻文州真的学坏了)。

此时此刻,来自五个月后的王杰希站在世邀赛魔术师团队赛首秀的现场,看着昔日让队友吐血的打法终于融入整个咔咔运作的系统,每个人之间的配合都行云流水得好似抹了一吨润滑油,奇异诡谲无法预测的飞行轨迹串联起整个队伍的攻击节奏,锋芒毕露锐不可当。

魔术师,归来。

王杰希仰头仰得脖子有些酸,但自己的比赛,酸着脖子也要目不转睛地看完。这场团战其实复盘过好多次,不论是在国家队还是在微草,都被当成了活生生的教材范例。但那和现在的感觉完全不同。

这大概就是“现场”的魅力,抛除客观理智的分析与判断,单纯被游戏角色的动作和技能所感染,在席卷整个场馆的呐喊声中热血沸腾。

荣耀!

比赛尘埃落定,全场灯光亮起,粘着金粉的大红色横幅在观众席上闪闪发亮。粉丝们鼓掌起立,一边欢呼雀跃,一边等待即将从后台走出的他们的英雄。

 

这次王杰希被揪到另一个时空的时候内心充满庆幸——再不走的话就会被观众发现,然后只能强行解释魔术师把自己变到场外了。

虽说一回生两回熟,他还是在墙上撞得不轻。环顾四周,王杰希辨认出这是国家队刚在B市胜利会师开启集训时住的酒店走廊。

“诶王杰希?这个点儿你不是应该在跟那群心脏们讨论战术呢嘛,怎么有空跑走廊里划水。”黄少天脚踩拖鞋嘴叼冰棍,吊儿郎当地从走廊另一边溜达过来,顶着一头刚起床没来得及打理的乱毛。

“我去洗手间。”王杰希说,“空腹吃冰的东西对胃不好。”

“你这是在逼人高唱《我的老父亲》啊……别瞎操心,我不是空腹。”黄少天笑嘻嘻走过来搭他肩膀,“吃这个之前我还吃了一盒冰淇淋。”

王杰希无语,然后低头看了眼黄少天只穿了一只袜子的脚。

“对了,我有一只袜子神秘失踪。”黄少天也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大仙快帮忙算算我家大胆刁袜跑哪儿去了!”

王杰希若有所思地盯着黄少天印满小黄鸡的拖鞋,伸出左手做了个掐指一算的手势。

“在你房间。”

“噗,废话!老王啊你说说你,太落伍了,几百年来江湖骗子都是这个套路!”

“从上往下数第三个抽屉。”

“啊?真的假的,你别随便说个地方骗我回去找。”

“压在白色短袖下面。”

“卧槽。”黄少天开始方了,“你怎么知道我带了件白短袖,变态啊?”

王杰希露出高深莫测不可言说的表情:“都是刚刚算出来的。”

黄少天将信将疑地踩着拖鞋举着冰棍儿跑走了。王杰希沿走廊拐个弯,迎面碰到了孙翔和周泽楷。孙翔正手舞足蹈唾沫纷飞:“唐昊那个傻逼,听说刘小别找到女朋友之后特别惊讶,想说妈呀,又想说天哪,结果说成了‘妈哪’……哈哈哈哈……”

王杰希当机立断地拦住了他们。

王杰希问:“刘小别有女朋友了?”

孙翔:“……”

周泽楷:“……”

孙翔解释道:“其实这是一年前的事……”

王杰希挑眉:“刘小别一年前就有女朋友了?”

 ……


孙翔和周泽楷转过拐角,走到了视线之外。王杰希双手插兜,左脚刚迈出一半,紧接着一屁股坐到了转椅上。眼前是空荡荡的训练室,王杰希调出电脑上的时间:现在是四月份,窗外的柳树还是生机勃勃的嫩绿色,阳光明媚。

这时许斌推门走进来:“队长?怎么只有你啊?”

王杰希眨眼:“怎么了?”

“袁柏清不是昨天在老黄历上写,今天微草有特殊集体活动吗?”许斌把挂在墙上的日历拿下来,翻开给王杰希看。

“今天是周日。”王杰希说,“四月一号,八成是他们的愚人节玩笑。”

“愚人节?”许斌磨牙,“那柳非凌晨三点给我打电话,讲的惊天大秘密也是假的?”

王杰希问:“什么秘密?”

“呃。”许斌说,“队长你做的手操其实是按照奇门遁甲,循着十二地支和十天干,将三奇六仪与诸葛算法有机结合,非常玄学地依次点过关节与指腹……”

“……还以为他们告诉你,我买下售楼中心的微缩景观沙盘,准备搬进训练室用来讲战术这件事了。”

许斌目瞪口呆:“真的?!”

“假的。”王杰希笑了笑,“愚人节快乐。”

“……”许斌噎住,继而目光锁定在笔筒上。他灵光一现,放下日历拿起马克笔,摩拳擦掌地离开了。

王杰希仿佛明白了今年愚人节袁柏清脸上惊现王八的真相。他向后放松靠在椅背上,看了看放在桌子上的老黄历,又看了看笔筒,最后拿起一根黑色中性笔,拔掉笔盖,把日历翻到了最后一页。

“时空旅行者似乎都避免和另一个时间的自己见面……”

 

王杰希回到了12月31日早晨8:00的训练室,距离平时到达机房做手操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他走到墙边,撕下了老黄历的最后一页。

现在他要考虑的是怎么在避开早高峰的同时避开他自己,然后回一趟家,把抱枕摆个好位置。


-END-


评论(32)
热度(1577)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