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陷于冷淡的风光本色。

【方+王】走着瞧

  • 方士谦王杰希友情向。

  • 这是正副队①组,③组是许斌大大和老王→ 戳我,以后会写篇②组邓副和老王。


“你说我走的时候怎么告别比较合适?”方士谦压着一塌信纸坐在写字台上,闲不住地拿着个苹果抛上抛下,“说点什么?再见?古德拜?撒由那拉?”

王杰希说:“撒由那拉吧。”

“我勒个去啊。”方士谦翻了个白眼,一个没注意苹果咚地砸到了地上,咕噜咕噜滚到桌角边,“老王你到底为什么能做到一本正经地说这么迷幻的话?”

王杰希站在阳台收袜子,明媚的夏日阳光倾泻进来。

“还好吧……”

“诶诶诶,你看,喻文州模式上线了。”方士谦摊手,“每次你想表达‘本大爷很忙别来烦我自己一边玩儿去’的时候就会开启这个模式,模棱两可敷衍着讲话。”

“新理论。”王杰希正忙着把衣服架子重新挂到杆上去,“我记得你之前批评过我‘自命不凡我行我素丝毫不顾及他人感受’,如果真不想说话还用得着敷衍?”

方士谦维持着思想者的姿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装模作样地长叹一口气:“这就是时间的力量。”

“你的意思是我变了?”

“不啊,你可是王杰希。”方士谦晃了晃腿,把屁股从桌面上挪开站好,“变的是我的地位。这么多年过去,我们的革命友谊终于让本帅哥进入了‘熟到让王杰希愿意花唾沫敷衍的人列表’第二位。”

王杰希无语地提着晾衣杆走进来,辩解道:“我没有这么奇怪的列表……等等,你是第二,那第一位是谁?”

方士谦说:“黄少天。”

“……”王杰希露出一副如鲠在喉般的表情,“你也知道你的烦人程度仅次于黄少天?”

方士谦瞪大眼睛指了指自己:“我烦人?!”

“普通烦人。”王杰希公允地说,“你比较擅长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方士谦叉腰,“怎么跟前辈说话呢?而且,还不快给朕把苹果捡起来?!”

王杰希承认有一瞬间非常想用晾衣杆抽他。

 

彼时还年轻气盛,持有愣头青专业证书的方士谦同学,和新晋领导人王杰希度过了一段颇为漫长的相看两厌的时光——当然大部分情况下二人的相处模式是方士谦对着王杰希横眉怒目,王杰希对着方士谦面无表情。

三个月后方士谦愤怒地得出结论:和王杰希这个死小孩生气绝对不是个明智之举,因为当你气得要死要活的时候,会绝望地发现他根本不鸟你,还显得特别淡然特别无所谓。

多年后听闻此言,王杰希很惊讶:“我鸟你了啊。”

方士谦:“……”

王杰希摊手:“当时你读不出我眼里的鄙夷是你的事情。”

“我还经历了无数次的惨遭无视!而且对着你冷漠的表情,感觉自己做什么都像是无理取闹。”

王杰希说:“因为你就是无理取闹。”

此刻精准地从对面的大小眼里读出笑意的方士谦愤怒地伸手指向地上的苹果。

 

冷处理绝对不是方士谦的菜,朝夕相处也无法改善微草年轻正副队长间剑拔弩张的气氛,一来二去,方士谦连带着不想搭理跟王杰希交好的那群三赛季小屁孩(邓复升委屈)。于是他找了个队里的前辈吐槽。

方士谦拍桌:“王杰希和队长差了十个天安门!”

前辈劝他:“到了游戏里都是魔道学者……”

“那怎么能一样?!”方士谦瞪眼,“伏地魔和钢铁侠还都没鼻子呢,那能一样吗?!”

前辈说:“钢……”

方士谦说:“不能!”

前辈:“……”

“你看看他那个拽上天的模样,赢不了比赛和一盘猪头肉有什么区别?!”

前辈说:“猪……”

方士谦说:“唯一的区别就是他没有盘子!”

前辈:“……”

等方士谦发泄完,前辈拍了拍他的肩膀:“先走着瞧,年轻人总是需要时间磨合的。”

方士谦摩拳擦掌打开训练软件,来平复折磨了自己很长时间的巨大无力感。所有人都知道微草的问题在王杰希,但王杰希并不是那块短板,这个名为魔术师的原材料形状清奇,根本没法和其他零件严丝合缝地扣在一起。

好在他从不缺少打磨自己的勇气。

 

王杰希手持晾衣杆。

方士谦锲而不舍地指着苹果。

王杰希叹气:“无理取闹的巅峰。”

“你知道什么叫无理取闹?举个栗子,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给我摘个星星吧,等到好不容易真的给他摘来了,他说,不要这个,这个是木星,我比较喜欢土星。”方士谦边说边比划,“这才叫无理取闹,给前辈捡个苹果你还好意思抱怨?”

王杰希内心狂翻白眼,然后捡起了苹果。

方士谦满意地点点头:“小王同志,前辈跟你讲啊,你有没有听过张良捡鞋的故事?”

王杰希表情复杂欲言又止。

“这个故事是说,有个帅气的老汉,从桥上把鞋甩了下去,让吃瓜路人张良小朋友帮他捡鞋。张良默默帮他捡回来之后,他说……”

“停。”王杰希打断他,“方士谦你不是想让我给你洗苹果吧?”

“嘿嘿嘿。”方士谦说,“真机智。”

王杰希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晾衣杆。

“还有——”

秋天的到来并没有带走多少热度,日头火辣辣地挂在窗外,王杰希微微抬头看了突然犯浑的方士谦一眼,空气中扬起的灰尘在阳光里起起伏伏,他靠在窗边侧着脑袋,整个人被耀眼的光线衬得一派柔和。

方士谦顿了顿,“还有,这赛季要是能拿个冠军玩儿玩儿我就圆满了,手举奖杯重温故梦,然后把账号卡扔给柏清,潇潇洒洒浪迹天涯。”

 

没有哪个荣耀的死忠粉会忘记属于微草的第五赛季,和五赛季中意气风发的微草战队。而方士谦作为站在台上的那个,对当时四面八方闪瞎人眼的聚光灯更是记忆犹新。

大家从选手专用小黑屋冲到台上的瞬间多少都有些面目狰狞,不知道应该哈哈大笑还是涕泗横流。方士谦仰起头就能看到悬在半空的电子大屏幕上,实况转播的自己喜气洋洋以至于有些傻兮兮的大脸。邓复升冲过来搂住他,似乎是想把方士谦抬起来转个圈,但没成功,于是俩人结结实实地熊抱在一起,又哭又笑犹如一对儿傻逼。

王杰希举着不知什么时候主持人递过来的话筒,感受着全方位无死角三年份的足量欢呼,满怀着陈年酿造保质期为永久的希望与荣耀。他们站在整个场馆的正中央。

“没错,微草。”王杰希说着,用空闲的左手在身旁画了个圈,圈住了台上蹦跶来蹦跶去的队友们。方士谦抽空回头看他,对于自家队长到这种地步还能不手抖的职业素养致以崇高的敬佩。

王杰希停顿了几秒,然后摊开手掌,面对着炫目的聚光灯,继续说出了接在“微草”后面的两个字——

“冠军!”

场面瞬间爆炸,场馆轰的一下被掌声淹没,欢呼声冲破屋顶直上云霄,彩带噗嗤噗嗤喷满舞台。大屏幕上开始回放总决赛的精彩瞬间,五颜六色的光束在台上扫来扫去,最后定格在冠军队员们绿油油的队服上。

王杰希依旧保持着举话筒的姿势,一束灯光从侧面打过来,包裹其中的侧影看起来毛茸茸的。逆着光的身形昏暗模糊,被白色的光线切割出明显的轮廓。他略微前进了一步,光明就撕裂晦暗,破空而来。

四周太吵了,邓复升只好勾住方士谦的脖子,冲着他的耳朵吼:“老方你该减肥了!”

方士谦大笑着吼回去:“滚蛋!”

 

“就这么定了。”王杰希端详着苹果,像是在和苹果说话。

方士谦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啊?”

“第七赛季的冠军。”王杰希依旧盯着苹果,语气和在复盘的场合一样严肃正经,“被微草承包了。”

方士谦像被撒了一把寒冰粉似得呆愣了几秒,然后踉踉跄跄走过去扶着转椅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王杰希回到阳台放下晾衣杆,转身去卫生间埋头洗苹果。

方士谦冷静了一些:“你不是号称理智分析从不把话说满吗?”

“那是张新杰。”王杰希歪着身子从门后探出脑袋,“我偶尔还是想承诺一回的。”

“哇。”方士谦夸张地一把抓起晾衣杆,“阿杆,你看,这个大小眼好嚣张哦!”

王杰希特别想反手一个苹果砸死他。

 

彼时还少年老成初露锋芒的王杰希觉得方士谦实在是个一言难尽画风成迷的家伙,一个人戏多得不得了,隔三差五发神经。

——比如在他洗漱的时候方士谦在一旁念叨“队长让你吹响胜利的号角,你却浪费时间坐着泡脚”,比如训练的时候方士谦不停在频道里哔哔着“人怕出名猪怕撞,神圣之火浪打浪”,比如每次重要比赛过后方士谦都会摆出一张融合了“我非常不屑特别不满但是打得还凑合所以暂且原谅你但是要继续努力不然公园门口间”的复杂表情,以至于向来冷面冷心王杰希暗地里把他的备注改成了“方士谦变万化的表情包”。

这是和方士谦学的,在他无意间发现方士谦联系人列表里有个名字是“中国移动次打次”之后。

当然除此之外方士谦的丰富多彩的通讯录亮点无数,比如“邓复计划升育”,“李亦辉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韩文亲给个好评吧”,“张佳我乐个去”……而林杰的名字更是独树一帜,与国际接轨:林Jack You Jump I Push。

王杰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是联系人列表中的一串数字,还是因为队内事务交流必要方士谦才勉强记了他的电话号码。方大治疗的情绪林杰也看在眼里,但他最后只是在电话里和王杰希说:“没问题,走着瞧吧。”

谁也没想到走着走着,方士谦有生之年会说出“我们队长最牛逼”这种话。如果有人和方士谦讲,几年后你和王杰希会毫无违和感地训练后相约撸串,方士谦肯定反手就是一巴掌。

而王杰希也不会相信走着走着,有朝一日自己会耐着性子回应方士谦不着边际的扯皮,并且在他退役的时候有那么一丢丢,可能不止那么一丢丢的不舍。

彼时的一切都来日方长,属于他们的荣耀仍在路上。

这导致在几年后王杰希终于发现自己的备注名变成了“王杰嘻嘻喜之郎”之后,有种谜之欣慰感。

 

第六赛季年后假期结束,队员们接二连三地开始归队。天空黑漆漆的,方士谦开着车往俱乐部赶,半路发现人行道上有个黑影,辨认出是谁后他二话不说开了远光灯。

被晃得睁不开眼的王杰希无语地停了下来。

方士谦摇下车窗,被扑面而来的寒气吹得抖了抖,但还是坚强地伸出脑袋,扯开嗓子喊:“大爷,搭车吗?”

王杰希说:“不搭,我碰瓷。再不关灯我就躺地上了。”

方士谦把车慢慢停在路边,让裹成粽子的王杰希坐到副驾驶上。这货居然不光裹着厚厚的老年人围巾,还带了个蠢爆了的帽子!方士谦皱起眉毛:“大晚上的你在外面溜达什么?”

“买东西。”

方士谦把袋子扒拉过来看了看:“你生病了?这么随便自己买药,小心药到命除。”

王杰希摘掉帽子:“没事,普通感冒。”

“我勒个去啊。”方士谦说,“怪不得你要戴帽子,看你毕加索风格严重的发型都能想象到你不拘一格的睡姿。”

“走得急。”

这时方士谦的电话响了起来,王杰希瞟了眼屏幕:袁柏清妈妈咪呀。

王杰希问:“这是谁?小袁?”

“不是。”方士谦说,“这是袁柏清他妈。”

王杰希扶额:“……你连孩子家长都不放过?!”

方士谦把车停在俱乐部门口接通了电话,耐心地听起了徒弟妈的絮絮叨叨。王杰希也没下车,窝在座位上望着窗外。不知何时天空飘起了细小的雪花,只有在路灯下才能看到晶莹的粉末不紧不慢地飘飘洒洒。袁柏清和刘小别刚从外面回来,光顾着聊天没有注意到停在一旁的越野车,讲着话吵吵嚷嚷进了俱乐部大门。

方士谦挂断电话的时候发现王杰希依旧望着两个年轻人的背影,眼里满是可以称之为希望的东西。

方士谦突然很想告诉他,在某些时刻,他就是希望本身。

“老王。”方士谦拔掉车钥匙,“走吧。”

 

接过苹果后,方士谦突然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老王啊。”

王杰希用“你丫又出什么幺蛾子了”的眼神抬头瞅他。

方士谦不以为意,继续道:“我发现伏地魔虽然丑,但是他有才华。”

王杰希:“……?”

“走着瞧吧。”方士谦轻松地摆摆手,“拿好魔杖,骑上扫把,带领微草,一统江湖!”

王杰希虽然满脑袋黑人问号,但最后还是嗯了一声。


-END-


评论(50)
热度(1567)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