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粮食向】王杰希不是队员的父辈

他只是出道早而且看起来非常靠谱而已。


  • 王杰希中心粮食向。

  • 剑与诅咒全程躺枪,杨聪大大实力上线,微草成员出镜酱油。啊我真是爱死一群不是cp的家伙的日常了。


王杰希向来是个正经人,以沉稳可靠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相比于被拍到穿着短裤拖鞋在路边溜达的张佳乐,或者扛着巨大公仔走街串巷的黄少天,他可谓是非常让战队省心的职业选手。

在街上被粉丝认出来时总穿着一身讲究的行头,黑灰银三色风衣轮着换,不同品牌的风骚墨镜和低调镜框依次上镜,被偷拍也毫无压力。就算是记者会的标配微草队服,王杰希也能把草绿色军大衣穿出清新脱俗的帅感,加层粉丝滤镜连大小眼都不是事儿。

久而久之,广大粉丝和微草小辈们都对王杰希留下了“高冷严肃正经人”的固有印象。

第一个颠覆这种印象的人是高英杰。作为小辈中的翘楚,内定的微草接班人,魔术师的亲传弟子,他获得了可以随时找王杰希请教问题的权限。在一个无法参悟队长龙飞凤舞笔记的下午,高英杰捧着笔记本敲了敲王杰希的宿舍门。

 

“队长?”高英杰贴着门,讲话有些小心翼翼,王杰希不止一次提醒过他提高音量。

“门没锁,进来吧。”

高英杰推开了门,被阳光晒得眯起眼睛。为了遮阳窗帘拉了一半,半个屋子有些灰暗,而另一侧则充满光明。高英杰站在门口捏着把手,午后阳光从阳台窗户一路铺到他脚下。王杰希则很好地藏在了阴影里,他盘腿坐在床上,嘴里叼着经久不衰的北京老冰棍,面前放着笔记本电脑,笔电上贴着官方出的王不留行贴纸。

王杰希似乎正在看某个英文电影,他点了暂停,抬头看向高英杰:“怎么了?”

“呃我遇到了个问题,这里……”高英杰走近些把笔记本递过去,顺便瞟了一眼王杰希的新短袖。

白短袖胸前画着大大的卡通图像,是个绿色的蛋,一只白色肚皮灰色羽毛的小鸟窝在蛋里,毛茸茸的脑袋上顶着半个蛋壳,小眼神萌得让人心碎。高英杰捂着胸口看了看王杰希,又看了看小萌鸟。

王杰希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捏着冰棍解释:“粉丝送的。”

“哦……”高英杰憋笑,“没想到队长你真的会穿啊。”

王杰希随意嗯了一声,穿上鞋去拿纸巾擦手,高英杰瞄了一眼电脑屏幕,屏幕上开着视频和一个对话框。

 

夜雨声烦:你们微草粉太没有素质了!!!整天就知道人身攻击!!!

夜雨声烦:[图片]

王不留行:……

夜雨声烦:我不帅吗??!!本剑圣这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一个大写加粗的handsome!

王不留行:handsome,多手的?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手动再见]

 

高英杰:“不愧是队长啊……”

 

然而很长的时间里,或者说在世邀赛揭开王杰希隐藏在众人滤镜下的真面目之前,众人,尤其微草众人,内心都抱着敬而远之难以描述平时希望被关注被关注又会手抖的复杂心情。

而“在外面浪的时候偶遇队长”始终排在微草队员们“最令人懵逼十大事件”清单之中。一众微草小屁孩内心的慌张程度不亚于学生年代上课偷偷玩手机被老师抓包,或者熬夜蒙被子里打游戏被家长发现。

“这就很尴尬了。”柳非说。

“队长坐得离门太近了,只能等他先走。”袁柏清斜眼偷瞄。

“别看了小心被发现!”刘小别踹袁柏清,“万一对视上了那才真尴尬!就像初中上课的时候遇到老师提问万万不要抬头,一抬头和老师对视成功,老师绝逼叫你回答问题。”

袁柏清叹气:“咱们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啊,明明现在是周末?”

“就是,平时天天待在训练室啪啪啪按键盘,周末出来吃个肯德基怎么了?”刘小别把帽檐使劲往下拉,“美好的青春都在啪啪啪中度过了!”

柳非啃着鸡瞪了刘小别一眼。

“队长现在干嘛呢?”

“不敢回头啊。”

“不能明看就暗中观察。”柳非擦了擦油乎乎的手指,从包里掏出一个小镜子。三个脑袋凑到一起,慢慢调整角度。

“看到了!队长喝可乐呢!”

“小声点……为啥要两根吸管?难道队长有女票了?!人呢?”柳非大惊失色。

“想太多。”刘小别冷静地捏起鸡米花,“喝冰可乐不及时把冰捞出来,喝到最后会淡如水——这是所有可乐爱好者的常识,队长正用吸管捞冰呢。”

“太虐了。”柳非让袁柏清扶着镜子,自己专心往薯条上挤番茄酱。不远处的桌子旁王杰希依旧在一本正经面无表情地捞冰,鼻梁上架着个棕色眼镜框。

柳菲在心里给王杰希正常的打扮打了个好评,幸好队长还保有一丝理智没有把前几天粉丝送的粉色框墨镜戴出来。 


微草的粉丝是个画风很迷的团体,这一点从他们送给战队队员的礼物上就可见一斑。譬如送给刘小别的玩具塑料光剑,按一下按钮会唱歌;譬如送给袁柏清的呲水枪,打气筒是奶瓶形状的;再譬如送来俱乐部的一箱黄瓜味饮料……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专门送给王杰希的东西就更神奇了:手工缝制的绿色巫师帽,外侧绣着大小眼的眼罩,还有风格与王杰希严肃内敛画风严重不符的各种衣服。

据去过王杰希家的邓复升说,王杰希的衣柜上层挂着名牌风衣衬衫,下层叠放着一大堆印着可爱图案的T恤短袖。

除此之外,柜子里还挂着用来防止被当街认出的帽子和围巾,喻文州送的蓝雨周边遮阳帽和黄少天送的蓝色方格子围巾被塞在角落里,不过洗得干干净净。衣柜旁有个专门放眼镜的玻璃柜,数量之多一眼看过去简直像进了墨镜店。

王杰希蛮喜欢收集各种牌子的眼镜,而其他相熟的选手也乐于在他生日时给他送副墨镜,顺便揶揄几句他的眼睛。

 

队员们逐渐习惯王杰希多变的穿衣风格后的某一天,在一个月亮被整个挡在云层后的夜晚,许副队仍旧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冲击。

王杰希在和杨聪打电话。谈话很快到了尾声,王杰希说:“就这么定了。我手机要没电了。”

杨聪说:“你手机怎么老没电啊?”

“今天黄少天打电话过来了。”王杰希说,“我都怀疑骚扰我是不是写在蓝雨的日程表上,‘上午9:00-9:30,喻文州用意味深长的语气和王杰希聊战术’,‘下午4:00-5:30,黄少天用惊人的肺活量和词汇量和王杰希聊人生’。”

“会玩会玩。”杨聪在电话那头笑,“聚餐地儿定了我再通知你,挂了啊。”

“再见。”

这时门开了一条缝,许斌的脸露了出来:“队长,方便吗?”

“嗯,关于今天上午的打法组合……”王杰希戳暗手机屏幕,看了许斌一眼,“进来坐。”

许斌扒着门框表情纠结。因为王杰希正在泡脚,一只胳膊在胸前搂着一个巨大的心形抱枕,脑袋搁在抱枕凹陷下去的位置,另一只手把手机转来转去。

许斌挺担心手机会不会掉到洗脚盆里。

 

担心之余许斌想起了一段他和杨聪的对话。

“别看他人模狗样,王杰希其实有时候特别逗。”杨聪给许斌科普,“有次我俩竞技场,他那边网有问题一直卡,最后让我赢了。”

许斌说:“这个故事有些干瘪啊……”

杨聪摆手:“结果接着就出了BUG,眼看血条都清零了,魔道学者又爬起来了。我说:‘靠老王你不都死了吗!’”

许斌问:“然后呢?”

杨聪说:“然后老王说:‘我起来吃贡品。”

 

-END-


评论(82)
热度(4101)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