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粮食向】林敬言不是队友的记事本

却因为人太好而胜似队友的管家婆。


  • 林敬言中心粮食向。

  •  @迷妹 换了个迷之昵称我都快找不到你了……


林敬言觉得自己天生就是劳碌命,因为脾气好学生时代没少帮人抄作业,每逢课间总有朋友跑来和他倾诉感情问题,连被同班男生强行拉着上厕所的几率也比其他人大上不少。

性格过于平和在某些方面也不全是好事,但下一次林敬言还是忍不住多管闲事,放学回家前塞纸条给健忘的朋友提醒他第二天带新的参考书,或者默默听心情不好的哥们儿哭诉情侣狗的痛苦。

进入电竞圈当上战队队长后他操心的地方就更多了,上到职业比赛赛程安排,下到网游里抢boss,大到战队人事变动,小到队友生病没备药,林敬言把自己忙得团团转。忙碌久了就不免有些心累,而这种心累在方锐加入后到达了巅峰。

第一天,方锐拖着大大的行李箱走进了呼啸俱乐部大门。

“欢迎来到呼啸,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林敬言说着笑眯眯地和方锐握了握手,让自己显得和蔼可亲一些。队长嘛,就是要让队员们感受到家的温暖,共同造就战队的美好未来。

方锐本来就比较自来熟,当即勾肩搭背咧着嘴说好的队长没问题队长。而真熟了以后方锐惊讶而欣喜地发现,林敬言真是一个大写的好人。

 

“老林,帮我拿下鞋,蓝色的那双。”

方锐搂着枕头在床上滚成一团,手机屏幕的光照得他的脸蓝盈盈的。刚进门的林敬言啪地打开灯:“以后晚上玩手机别不开灯,注意保护眼睛。”

方锐哼哼了两声,裹着被子像蝉蛹一样拱了拱。林敬言叹了口气走到阳台拿鞋:“你怎么自己不拿?”

“懒得动。”

林敬言把溜到嘴边的“懒死你算了”憋了回去。

“老林啊。”方锐换了个举手机的姿势,“你翻白眼的声音太大了。”

“是吗。”林敬言把鞋拎进屋丢在方锐床底下,“我再翻一个试试。”

方锐摊在床上边咳嗽边笑,结果手机径直砸到了脸上,于是他开始捂着脸边咳嗽边哀叫。林敬言恨铁不成钢地颠了颠暖壶:“你一下午没喝水?!”

方锐诚恳道:“懒得动。”

林敬言对着方锐翻了个结结实实的白眼,然后说:“懒死你算了。你是不是也没看到我放在桌子上提醒你吃药的纸条?”

“你又留了条?”方锐挣扎着从床上往桌子上爬,“从我入队到现在,你给我写的‘妈妈慈爱语气纸条’绕起来能绕俱乐部两圈了!”

林敬言倒水:“没有吧……”

“就算没有,也快塞满一抽屉了!”方锐哗啦一声打开抽屉,里面堆着大小不一材质不定的纸条,放在顶上的几张随着他的动作飞了出来。

“你居然没有扔掉这些?”

“当然没。”方锐终于纡尊降贵地下了床,蹲下身把地上的纸条捡起来,“我打算攒到退役,然后全部打包送给你,看你会不会哇的一声哭出来然后泪流满面地说好吧好吧我不走了。”

林敬言觉得自己再翻白眼虹膜就要转到脑后了。“喝药。”他把水杯塞给方锐,“赶紧病好加训。”

 

林敬言发现自己和熊孩子性格的家伙犯冲,而且分外没辙——譬如有时过于开朗的方锐,再譬如性格欢脱的张佳乐。回首过去自己简直为他们操碎了心。

除此之外,唐昊绝对是熊孩子的巅峰。对于这种满脑子老子天下第一的脾气冲的年轻人,林敬言一向能躲多远躲多远。但天公不爱作美,全明星结束林敬言去自动贩卖机买饮料的时候,发现站在机器面前鼓捣了半天的高个小伙就是唐昊。

林敬言觉得自己每根头发丝都是尴尬的,尤其是在旁观了唐昊和贩卖机斗气之后。但他又没法转身就走,因为唐昊发现了他。

唐昊气呼呼地把不知道地几次莫名被机器吐出来的十块钱塞回裤兜里,往一旁让了让:“你先来。”

“机器不太识别皱了的钱。”说着林敬言一口气买了十几瓶饮料,然后递给唐昊一瓶。

唐昊没接,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林敬言:“你这么能喝不怕得糖尿病?”

“……”林敬言手臂僵在半空,“给队里其他人买的。”

“哦……”唐昊瞪着他,意味不明地沉默了。在林敬言准备收回胳膊的时候,唐昊一把拿走饮料,把皱巴巴的十块钱塞进了他的手里。

唐昊说:“不用找了。”

林敬言拎着一大袋子饮料,无语地望着唐昊看起来气呼呼的背影。他想,熊孩子就是矫情,唉。

 

林敬言认为另一个非常迷的人是张新杰。这位霸图的副队素来一本正经一丝不苟,熊孩子张佳乐为了挑战不可能拉着林敬言跑去给他讲笑话。众所周知,训练的时候要高度集中不能闲聊,而吃饭时间张新杰又讲究食不言,晚上睡觉还特别早,堪称风雨无阻。于是张佳乐挑了张新杰洗漱的时候去骚扰他。

张佳乐叼着牙刷等着张新杰洗水盆,林敬言靠着门框刷牙围观。

“副队,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张新杰冷静地拿起刷牙杯接水,张佳乐当做默认,漱了漱口清了清嗓子开始讲:“很久很久以前……”

张新杰问:“很久是多久?”

“……三天前。”

张新杰皱眉:“三天不是很久。”

“这只是个笑话……”张佳乐扶额,“三天前是中秋节,老林出门赏月。他抬头望天,说:‘啊,这个月亮真是太他喵漂亮了!”

林敬言一口牙膏沫喷了出来。

“这时韩队走了过来,他说:‘赏月是要付费的,一晚上十六元。’老林很不理解,他问:‘为什么是十六块钱?’”

张佳乐故意顿了顿,张新杰一边摸索着挤牙膏一边皱着眉毛,水龙头都忘了关。林敬言绝望地发现张新杰真的在思考答案。

张佳乐一拍大腿:“老韩回答说:‘因为十五的月亮十六元啊!’哈哈哈哈!”

林敬言痛苦地捂住了脸,透过指缝看到张新杰的表情精彩纷呈——当然不是因为张佳乐的冷笑话,而是因为他一不小心把洗发液当成牙膏挤到了牙刷上。事后张新杰和他们解释说自己洗漱之类的活动是有固定程序的,一旦被打断或是分心的话就会出岔子,以后别没事骚扰他。

于是张佳乐对于让张新杰出错更加乐此不疲,当然这是后话。

 

林敬言承认自己是个比较恋旧的人,就算再怎么向前看,也总是忍不住怀念一下逝去的时光,曾经的账号卡,当初的战队和队友。恍惚中眼前浮现的总是那些不可能回到的从前。

而在现实里,他必须做的是切断默契,不断地丢弃与拾取,失去与获得,在代表着过去的同时看着昔日搭档一步步完成破而后立的光辉未来。

从呼啸搬出去的那天过得不太容易,但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艰难。

林敬言说:“不用送了。”

方锐说:“嗯。”

然后林敬言转身下楼,方锐站在宿舍门口,看着他们的队长一夜之间抹去了在这里七年的痕迹。当然他没法抹去所有,两包没开封的便签纸依旧安静地躺在抽屉角落,垃圾桶里还有林敬言早晨丢的苹果核。

林敬言走到楼下,身边的树生长得非常茂盛,深绿色的叶片连在一起。林敬言不太记得好多年前这棵树还是小树苗时候的样子了,但他确信自己刚加入俱乐部那天,满脸兴奋地在这里拍了张照片,队友偷偷在他脑袋上比了个剪刀手。

林敬言仰起脸,方锐正站在他宿舍的阳台上,手里转着晾衣杆。晾衣架上空空荡荡,没有刚洗好的呼啸队服,也没有攒着几十双批发来的臭袜子。方锐站在楼上,站在靠近刺眼阳光的地方,林敬言站在绿色的阴影里,脚下踩着属于呼啸的地砖。

第一流氓挥了挥手,翘着嘴角看到扒着栏杆的盗贼队友冲他挥了挥晾衣杆。

 

林敬言很感激自己有幸加入霸图。追逐天才的过程固然心累,但看着身边一堆大神,都不好意思不努力。久而久之,自己也能达到本来遥不可及的高度。从这方面讲,自己也算是幸运得可以。

从第一流氓一路走来,昔日表现平平的战队队长心态不断改变,带着难以言喻的复杂心情告别了呼啸观众席上的摇旗呐喊,踏入了霸图粉丝汇聚而成的掌声洪流。

有张佳乐在,混入什么圈子都不是难事。况且都是老选手,基本上知根知底,没过多久就消去了疏离与隔阂,迅速建立起统一战线,做起了向总冠军发起冲锋的战前准备。又过了一段时间,张佳乐跑去和韩文清勾肩搭背不会再收到霸图队长死亡的瞪视,林敬言也习惯了张新杰的说话方式,常常聊几句天。张佳乐调侃韩文清和宋奇英是父子的时候,白言飞和林敬言会笑着附和一两句,一旁的宋奇英尴尬地狂摇头。

最让林敬言无奈的是,张佳乐也发现了这位前呼啸队长是个大好人。

 

“老林啊。”

“什么事?”林敬言歪着脑袋让手机夹在脸和肩膀之间,手指飞快地在电脑键盘上敲击,显示屏上炫目的游戏光效从他的眼镜片上一闪而过。

“来我房间快快快。”

“你在哪儿?”

“我房间啊。老林赶紧,有急事。”张佳乐的语气听上去有些欢快,伴随着吵闹的音乐声。林敬言犹豫了一下还是抛下游戏跑到了隔壁。

张佳乐的房间一派祥和,没有林敬言脑补的惨烈场面。张佳乐大字型倒在床上,身旁的笔电播放着震耳欲聋的摇滚乐。

林敬言揉太阳穴:“怎么了?”

张佳乐像摊煎饼一样换了个面,脸闷在枕头里:“帮我拿下耳机,在从上往下数第二个抽屉里。”

林敬言,性格温和脾气好,长相斯文年薪高的老好人,这一刻非常想抽他。

林敬言说:“可以,这很方锐。”

“啥?”张佳乐打了个滚,指了指贴在他床头的便条,“张新杰要睡觉了逼我插耳机,手边正好有你电话,顺手一打。”

“……这是私人电话,不是服务热线。”

林敬言拎着缠成一团的耳机线,开始反思自己四处留条这种行为的弊端。而当迈进走廊,关上张佳乐房间门的一瞬间,他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如释重负的感觉。

操心还操上瘾了。林敬言自我唾弃着往房间走,拖鞋踩在地上发出啪叽啪叽的声音。

 

林敬言有些害怕告别。离开是没办法的事,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每个职业选手都会面临退役,然后开始新的生活。但和其他人说再见就太难了,心里肯定难过得要死,表面上还得看起来云淡风轻。

思虑再三林敬言打算任性一回,挑了个斜阳西沉的傍晚,给霸图的每个人写了张便条,最后拎着行李箱出了俱乐部大门。

这次是真的要走了。七年唐三打,两年冷暗雷。

荣耀第十年。

暮色沉沉,路灯还没亮,俱乐部门口很安静,路上的车和行人都很少。旅行箱的轮子磕到了石子,灰色的小石头咔的一声弹出很远。林敬言推了推眼镜,慢悠悠地迈着步子。

走出几十米远的时候,他头顶的路灯闪了闪,终于坚定地亮了起来。刹那间由近及远,整条路两侧都燃起了橙黄色的光点,温暖的光明一直连通到目力不可及的无尽远方。像浩瀚宇宙里点缀着无数星辰,又像深蓝海洋表面浮动着千万金色光球。

天空彻底暗了下来,林敬言走在路上,路面照耀着灯光。

 

-END-



评论(75)
热度(3012)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