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王杰希生贺】Another

  • 王杰希中心粮食向。真·爆肝之作,突如其来的灵感与连夜爆手速的产物,死线是第一生产力。距老王生日还有两个小时。

  • 老王生快生快生快!在我心中你最帅!


王杰希在凌晨四点的时候突然醒来。

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屋子里一片漆黑,只有墙纸上的星图斑斑点点亮着淡蓝色的荧光。王杰希把这个突如其来的清醒归结于时代的召唤,然后带着朦胧的睡意顺从召唤爬起来,用脚趾摸索着勾出床底下的拖鞋,趿拉着步子走去餐厅给自己倒了杯水。

北京的夏天实在是太干燥了,一觉起来整个呼吸道都仿佛火烧火燎着。难怪黄少天来旅游一趟之后发短信抱怨,嚷嚷了一大堆“去了北方简直每天早上都被干醒①”之类颇具歧义的话。

放下水杯,王杰希无意识地往后撩了一把自己过长的刘海。睡梦中被鼓捣得乱糟糟的头发顿时更加放肆地支棱起来,王杰希毫无所觉地拖着步子走回卧室,发现床上凭空坐了个人后惊得困意全无。

床上的人影非常顺手地拧开了床头的灯,屋子一角顿时充满了暖洋洋的橘色光芒。借着灯光,王杰希终于看清了对方的脸。

“……”王杰希沉默了几秒,忍住抄起台灯或是拖鞋或是随便什么砸过去的欲望,闭了闭眼,“我一定是在做梦。”

“显而易见。”对方语气轻松地说。

王杰希把手指搭在腿上,准备掐自己一把:“那我要醒了,再见。”

“紧张什么?不想聊聊?”

“我可不知道我老了以后开始喜欢和人聊天。”王杰希挑起一边的眉毛,缓缓松开了手指。面前霸占着单人床的不速之客长了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似乎年纪比自己大一些,头发整齐地梳向一侧,穿着黑蓝色的长款风衣,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这是另一个王杰希。王杰希在心里暗自咀嚼了一下这个事实。

另一个王杰希也挑起了眉毛,像照镜子一样。接着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问:“我很显老?”

 

“我的口味在未来有变化吗?”王杰希打开客厅的灯,胡乱地抓了几把自己的头发。睡觉的时候他穿着宽松的白短袖,背后风骚地印着黑体加粗的“RUN AFTER ME”,而现在明显不是个换衣服的好时机。

“没有。”

“那就好。”王杰希从冰箱里取出两罐可乐,把其中一罐隔着沙发丢给自己的客人。

“谢谢。”对方熟练地拉开拉环,“以后喝罐装饮料要小心,割破手指的后果……你不会想经历的。”

王杰希绕到他对面坐下,捂着嘴小小地打了个哈欠,眼睛湿漉漉的:“什么后果?被老板骂?”

另一个王杰希笑了一下:“被方士谦骂。”

“哦,确实是灾难。”

“你会怀念的。”

“看起来我们的关系在今后会……有所转变?”

王杰希抿了一口冰镇可乐,心满意足地眯起眼睛:“当然。”

“有了这个保证,我觉得对他的忍受度高了不少。你穿这么多不热?”

“哦对。”王杰希放下可乐站起身,脱掉厚重的风衣,“我那边刚下了一场雪,昨天孩子们还在不分轻重闹腾着打雪仗。你说些重大事件,好让我确定一下现在的时间?”

“如果荣耀第三赛季总决赛昨天刚结束算重大事件的话。你那边呢?”

“如果我这赛季就要退役算的话。”

“我似乎不应该问那是几赛季。”

“的确。”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成熟稳重的王杰希说,“很多东西都没有必要讲,反正你一定会成为我。”

“果然。”顶着一头乱毛刚起床的年少轻狂的王杰希说,“我也觉得现在我面临的困境没有必要问你是怎么解决的。”

“对,毕竟你自己就是答案。”

“我在你眼里是不是蠢得无可救药?”

“为什么这么说?”

“我在上初中的时候觉得小学的自己就是在虚度时光,在上高中的时候觉得初中的自己傻得令人发指,所以似乎有理由相信,快退役的我会非常瞧不起刚出道的我。”

于是快退役的王杰希放松地靠在沙发背上,若有所思地盯着刚出道的自己看了一会儿,最后眨了眨眼睛:“恰恰相反,我挺羡慕你的。”

 

接下来两个人在沉默中喝完了可乐,夏天天总是亮得很早,天光开始透过窗帘照进来。王杰希打量了未来的自己几眼,问:“要换拖鞋吗?”

“不久留。而且我猜你会给我拿棉拖鞋。”

王杰希扶着膝盖笑出了声:“和自己打交道就是这点不好,你什么都知道。”

“我还知道你饿了。”

“我以后会去学读心术?”

“不是,你以后只是听力没有退化。肚子响声太大了,年轻人。”

年轻人摸了摸下巴:“看来杨聪说我有时性格恶劣不是空穴来风。”

“没必要在意别人说什么。”

“当然没在意,只是听见了而已。”王杰希奇怪地看了对方一眼,“我可是你。”

“不完全是。比如我会做饭,你现在好像还不太会。”

十五分钟后王杰希心满意足地尝到了自己今后的手艺,煎蛋的火候刚刚好,厨房里微波炉呜呜地转动着,另一个王杰希挽着衬衫袖子拿着两杯牛奶走了出来,取筷子的时候他们的银色金属腕表和黑色电子表碰在了一起。

“味道不错?”

“不错。”

“将来的某一天,我的粉丝,也就是你的,会专门在微博刷个话题叫‘王杰希国民好爸爸’。”正在奔三的王杰希支着下巴一脸无奈。

十八岁的王杰希被呛了一下,然后他问:“国民是谁?”

 

吃完饭乖乖去洗碗的时候,王杰希发现外面突如其来地下起了雨,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在玻璃上,画出一道道透明的水线。王杰希想起队里流传的一种说法:六月的天,就像方士谦的脸。前一秒还对着林杰呢,下一秒就看见王杰希了。

王杰希叹了口气,暗中期待着来自未来王杰希口中的未来,然后把碗摞好放进橱柜里,问抱胸靠在门框上的另一个自己:“方士谦什么时候才能不犯病?”

对方想了想:“需要时间,这应该是挺长的一段心里路程……”

王杰希打断他:“我觉得你应该想说的是心路历程。”

“……”

 

“你有没有什么给我的忠告?”

“我想想……别把手机号码给黄少天。”

“……我已经给了。下一个。”

“赛场上小心喻文州。”

“这个我知道。还有呢?”

“下次遇到叶修……”

“叶修是谁?”

“……没什么,一个赛场上的对手,以后你会知道的。为什么这么看我?”

“看起来,”王杰希把毛巾从暖气片上揪下来,“我一直到你这个年纪都没找到对象。”

“……你很敏锐。”

但年轻的王杰希明显对于找对象的话题并没有过多的好奇和深入交流的愿望,他活动了一下手指,跃跃欲试地建议:“荣耀一局?”

“下次吧。”年长的王杰希犹豫了一下,“你该睡觉了。”

“现在是早晨七点。”

“那你也想睡。”

“我不想。”

“我是你,我说想就想。”

“……”

“不想也得睡。”王杰希把风衣裹到身上,从抱枕下面翻出了一条墨绿色的围巾,“听话。”

“你是不是要走了?”

“差不多吧。”

“那就,再见,王杰希。”

“再见。”对方把围巾在脖子前面松松系了个结,“王杰希。”

 

等王杰希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窗帘大喇喇地咧着,灼目的阳光几乎刺痛他的皮肤。洗漱过后王杰希揉着眼睛下楼扔垃圾,垃圾桶里不知为何多出了两个可乐罐和两个牛奶盒。

 

-END-

①这个梗来自微博。当初看到的时候我从床上笑了下去。

评论(39)
热度(1561)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