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叶修生贺】青山一道

  • 叶修中心粮食向。

  • 过段时间大概没空就提前发了。预祝老叶生快生快,越来越帅【。


像许多家长一样,在教育叶家兄弟的时候,叶老爹往往把这样一句话挂在嘴边:“那么多比你优秀的人都在努力,你还敢偷懒?”

有一天吃饭都时候,不厌其烦的未成年叶修终于忍不住反驳:“比我优秀的人都在努力,我努力有什么用?”

叶老爹大怒,站起来就要打他。

叶修连忙摆手:“我的意思是,为什么非要和别人争长短,而不选择自己擅长的领域碾压他们?”

叶老爹哼了一声:“那你说,以后想干嘛?”

叶修诚恳道:“打游戏。”

……


最后叶修还是被打得很惨,趴在卧室的床上长吁短叹。叶秋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你怎么这样啊。”

叶修摇头,下巴在床单上蹭来蹭去:“你太小,没法明白。”

“装什么!”叶秋不服,“咱俩明明一样大!”

“好吧好吧。”叶修打了个哈欠,“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人生。打个比方,细胞分化知道吧?咱俩就像两个不同的细胞一样,虽然是兄弟,但是我分化成了神经元,而你却分化成了肌肉细胞。”

“……你才肌肉细胞!”叶秋瞪眼。

“好好好你说怎样就怎样。”叶修说,“所以能不能帮我从餐厅偷点儿吃的啊?饭都没来得及吃几口就被爸打,饿死了。”

叶秋偏过脑袋表示不理他,摔门跑回自己房间去了。叶修只好唉声叹气缩回被子里,听着肚子里传来的咕咕声进入睡眠。但是等他半夜被饿醒的时候,还是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两个包子。

“叶秋这小子一定是故意的。”啃着凉冰冰的包子,叶修想,“明知道我最讨厌胡萝卜馅儿!”


叶修叼着烟拎着一袋包子进了网吧,这是兴欣所有人的晚饭——他准备出门买烟的时候被陈果看到了,就被迫当了回苦力。屋子里黑漆漆的,叶修熟门熟路地绕过柜台往楼上走,走到一半听到咚咚咚下楼的声音。

“诶你回来了啊,去这么久我正准备去找你呢。”苏沐橙眨眨眼,转过身咚咚咚往楼上跑。

“哦,卖包子的没出来我就等了会儿。”

苏沐橙跑到一半停下来扭头等叶修,他还是那个没精打采的样子,慢吞吞地挪着脚步,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踩上来,烟头红色的一点光亮忽明忽暗。

这个场景好像似曾相识啊。苏沐橙想,只不过上的是对面楼的楼梯,楼道里很亮,也比现在宽不少,自己跑在前面,最后忍不住停了下来。

那时苏沐橙心情很差,她知道叶修也好不了多少,应该更差才对。但她还是忍不住自暴自弃地抱怨:“怎么会这样啊。”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很轻很轻地叹了口气,然后说:“有时候,如果一个人想做喜欢的事情,就必须做一些不喜欢的事情。”

苏沐橙使劲憋眼泪:“真的没办法吗?”

叶修扬起脸笑了一下:“没办法。不过以后总会有办法的。”

苏沐橙抿着嘴站在那里,望着叶修一步一步地踏上台阶。他就像一个不知疲倦的旅人,冒着漫天的风霜雨雪,怀揣着难以想象的决心和热情,攀登着一座又一座山峰。


“一会儿有霸图和蓝雨的比赛。”

一群人围在一起吃包子,包子也在吃包子。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说起霸图,我有没有和你们吐槽过老韩的鞋码。”叶修靠在窗边吹风,宽大的短袖袖口晃来晃去,“简直大得像船一样,标准的脚踏两条船。”

方锐啃着包子接话:“你是多不敢看他脸,都研究起他鞋来了。”

“其实还好。”叶修摸了摸下巴,“他不骂你的时候就算是在夸你。”

……

魏琛突然一拍桌子:“我想好咱们兴欣工会的宣传口号了!”

叶修撇嘴:“就你那文化水平?蠢得令人发指!”

方锐点头:“二得难以启齿!”

叶修附和:“就一老年痴呆。”

方锐继续:“不如回家吃屎。”

魏琛:“……你大爷。”

眼看魏琛要撸袖子,叶修赶紧塞给他一包咸菜:“行行行你说。”

魏琛清了清嗓子,声情并茂地开口:“轮回吃土,微草没谱。干翻蓝雨,打倒霸图。唯我兴欣,一统江湖!”

方锐:“……你对蓝雨挺狠的哈。”

魏琛咧嘴:“一视同仁,一视同仁。”

“我觉得还是我想的好!”包子拍案而起,“兴欣最强!除暴安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陈果:“喂你们靠谱点啊……”

叶修拍板:“都挺好的,合起来用吧。”

包子欢呼:“老大英明!”

陈果:“……”

陈果还想垂死挣扎一下,但比赛直播已经开始了。镜头拉向个人赛第一场上场的选手,霸图出场的是张佳乐。


第四赛季某场比赛结束后叶修在选手通道碰见了张佳乐,就顺手问他借钱。

“我走得急,忘带打火机了。”叶修解释。

张佳乐从兜里抓出一把零钱塞给他:“记得还啊。”

叶修顺势揣到自己兜里,然后一脸茫然地说:“还啥?”

张佳乐震惊了:“我从未见过如此……”

叶修耸肩:“哥穷啊,每次掏钱就跟割肉似得。”

张佳乐上下打量了他一圈,问:“那你为什么还这么胖?”

叶修脸色一僵,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坐好以后叶修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眨了两下发现视线还是有些模糊,于是又揉了揉。揉着揉着就回忆起第五赛季结束后张佳乐扯着自己鬼哭狼嚎:“说什么如果一个人全心全意向往着什么东西的话全世界都会起来帮他,全他妈扯淡!”

叶修瞅他:“关全世界什么事?”

张佳乐眨眼:“啊?”

“你想做什么就做。”叶修说,“管全世界干嘛。”

“有道理。”张佳乐依旧垂着脑袋没精打采,只是默默握了握拳头,“全世界算什么,小爷我自己还在就成!”

叶修点点头,过了一会儿开口道:“当然,如果你指的是冠军的话,那么抱歉,哥承包了。等哥退役吧。”

张佳乐不屑:“你除了吹牛还会干什么?!”

叶修慢条斯理地把双手插进兜里:“还会得三个冠军。而且未来会有第四个。”


兴欣训练室安静了下来,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投影上光影变换,绚烂耀眼,屋子里每个人的眼里都映着光芒。希望就这样从游戏投射进了现实。

周围一片黑暗,所幸叶修和他的队友们都在这里。

而荣耀始终与他们同在。


-END-


评论(24)
热度(1265)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