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黄少天中心】Gallantry

  • 西幻paro

  • 主题就是夸天天帅,不接受反驳【。


午后的布尔斯镇宁静而祥和,温和的阳光照在落日旅店黄铜色的招牌上。客房里郑轩裹着被子窝在角落里午睡,和他一个房间的徐景熙小心翼翼地检查着装备,尽量不发出声音。

这时窗户嘭的一声被踹开,一个身影从外面跃了进来。饱经风吹雨打的窗框吱吱呀呀抗议了几声,终于不堪重负地脱落了半边。黄少天轻盈地落到屋内,长途跋涉带来的灰尘和雨水混合着掉到了旅店灰色的粗糙绒毛地毯上。郑轩被惊得从床上一跃而起,看清来人后长叹一声倒回了被子里。

“黄少,以后能不能走门啊。”徐景熙心痛地望着摇摇欲坠的窗户,“一个剑客为什么非要走刺客的路……”

“当然是为了让刺客无路可走!”黄少天把手在外袍上抹了一下,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头毛。原本因为雨滴和汗水而粘在脸上的金发被折腾得翘了起来,乱糟糟地朝不同方向支棱着。

徐景熙从枕头底下摸出法杖给黄少天施了个净化术,正准备继续说什么,黄少天手一挥,一个披风扔了过来。

他伸了个懒腰,笑嘻嘻地看着徐景熙生无可恋的脸:“穿越冰霜森林的时候不小心划了一道口子,劳烦你缝一缝啦。”

徐景熙吐血:“喂……虽然我不是战斗人员,但也不是裁缝好吧,后勤也是有人权的!”

坐在一旁的郑轩发现自己的午觉彻底告吹,认命地走过来帮着徐景熙把披风抖开。深蓝色披风的下半部分几乎被划成两半,露出了毛茸茸的线头。徐景熙咂嘴:“森林里还穿这个,没事装什么逼。”

“这是意外,意外。要不是本剑圣急着追上你们,哪里会被区区一个小树枝挂住。而我的速度多快你们是知道的,秒秒钟这破布就被扯碎了啊。”黄少天朝身后一跳,稳稳地踩上了窗台,“你快缝吧我去找队长,应该马上就要出发了然而我午饭还没吃呢简直快要饿死了!”

说完黄少天单手扒住侧面的窗框,双脚在窗台上用力一蹬,横着身子直接荡进了隔壁的窗户。伴随着“砰”的一声,旁边房间里传来了卢瀚文的惊呼。

郑轩心累无比地瘫死在床上,床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动。徐景熙叹了口气放弃治疗捧起了披风,而木质窗框彻底脱离了墙体,和五颜六色的玻璃一起稀里哗啦地砸到了地上。

郑轩眼神死:“你觉得队长会给报销吗?”

 

“黄少你来得好慢啊!”卢瀚文抱着重剑盘腿坐在床上,被子乱糟糟地坨在身后。

“慢有慢的道理,小孩子不懂大人的苦啊。”黄少天受身成功,避免了一头撞到桌子腿上的命运,拍拍裤子站起来,“这几天连着大雨,路难走啊。我赶路途中遇到了微草的许斌,看见他被困在水里一直站着,于心不忍,就问他需不需要帮助。你猜他说什么?”

卢瀚文很捧场地反问:“他说什么?”

黄少天叉腰笑:“他说:‘谢谢,不过不用了,我骑着马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卢瀚文鼓着腮帮子瞅他:“黄少你是不是欺负我年纪小,为了骗我现编的故事啊?”

“啊?”黄少天惊讶,“怎么看出来的?”

卢瀚文撇嘴:“你要是真遇到许斌,不一脚把他踢水里就不错了!”

黄少天一拍桌子:“孺子可教啊!”

一直坐在桌前的喻文州终于动了动,原本漂浮在空中的水晶球缓缓落回了他的手里,透明球体内部的黑色烟雾打着旋儿渐渐消失,刺眼的红光过后笼罩上了柔和的金色光芒。喻文州用空出的那只手的手背揉了揉眼睛,然后眨眨眼,不紧不慢地把水晶球放回盒子里,再盖好盖子。

黄少天的肚子响了两声,喻文州右胳膊搭到椅背上,侧过身体看他:“少天,你踩住我的衣服了。”

“对不起对不起。”黄少天赶紧把脚从法师袍上挪开,“对了现在有吃的没啊,我狂奔了半天一夜快要饿死了。”

喻文州指指桌面:“还剩下一条烤鱼,盘子里的那个,上面盖着个碗。”

黄少天饿虎扑食,掀开碗就要上手。

卢瀚文一脸天真地问:“咦,队长,这不是昨天晚上掉到地下的那条鱼吗?”

黄少天:“……?!”

喻文州一拍额头:“啊,好像是这样,我忘了。”

黄少天捂胸口:“友谊的小船……”

喻文州理理袍子站起来,说:“该出发了。”

黄少天目瞪口呆:“队长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因为我几天前一时兴起抽掉你的凳子让你一屁股坐在地上就蓄意报复恶意打击我!我们是队友啊说好的并肩战斗呢,待会儿就要上战场了我要是突然饿晕……”

喻文州无奈地笑了一下:“不是,小卢上午逛街的时候遇到了兴欣的苏沐橙。”

黄少天摸下巴:“这个时候出现在这儿……抢生意的来了?”

喻文州点点头:“而且微草的高英杰就住在对面,一个人,应该是先行打探情况的。”

黄少天拧起了眉头,背着手在房间里转圈:“麻烦麻烦麻烦麻烦死了,那还是赶紧出发吧,你们先走,我去吃顿饭,然后立马去追你们。”

 

出房间的时候黄少天终于饿得失去了翻窗户的兴趣,慢吞吞地踩着嘎吱作响的楼梯到了一层饭馆,点了几个菜坐在角落里猛吃。狼吞虎咽的当口黄少天摸了摸自己的上衣,顿时停下了咀嚼的动作。他瞪大双眼,维持着嘴里塞满东西鼓着脸颊的状态再次摸了摸口袋。

黄少天扶额:“招热,钱寨都给徐紧熙热。”(糟了,钱袋丢给徐景熙了。)

黄少天艰难地嚼着食物,一边思考对策一边四处张望,突然在靠近门口的那桌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雷霆的戴妍琦方学才和肖时钦坐在一起吃饭。戴妍琦拿着勺子帮忙盛汤,方学才百无聊赖地夹着个空盘子在指尖转,肖时钦似乎正在给他们讲些什么。黄少天抓起冰雨和包袱悄悄地往他们那桌走,走近了就听到肖时钦说:

“……张佳乐被拖走了,而冯主席好不容易才拉住黄少天。冯主席也蛮不容易的,有段时间学院动不动就出事。当时黄少天前辈一直挣扎,冯主席被拉得一个踉跄,俩人差点当着我的面……”

戴妍琦大惊失色:“亲上?”

肖时钦:“……打起来。”

黄少天一口气哽在喉头:“……喂。”

三人一起抬头,沉默两秒后戴妍琦手里的勺子咣当一声掉回了碗里,方学才一个手抖盘子落在地上摔得稀碎,肖时钦尴尬地扶了扶眼镜:“前辈午好,什么时候来的啊?”

黄少天冷笑:“我和老冯亲上的时候。”

……

肖时钦干笑:“别放在心上,小孩子不懂事……”

戴妍琦在一旁点头啊点头:“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没事没事,本剑圣是那么小肚鸡肠锱铢必较爱占便宜得理不让人的人吗?”黄少天一挥手,“老板,我的帐记在他们头上!”

三人默默无语目送着黄少天大摇大摆地出了旅店门,消失在拐角的时候还回身冲他们飞了个吻。肖时钦痛苦地掏出了钱袋:“雷霆穷啊……”

 

黄少天飞快穿过空积城,终于在奥玛尔山山脚下追上了蓝雨众人。但此时的情况很微妙,与黄少天想象的场景大相径庭,起码人数多了一倍——叶修扛着他红艳艳的怪伞蹲在高处的树干上,苏沐橙大半个人都被茂密的树叶遮挡住,标志性的巨大手炮反射着耀眼的日光。喻文州一行人正仰着脸和叶修说话,路口站着王杰希、许斌和不知道什么时候赶到前面的高英杰。

跟叶修讲话,队友这是要吃亏啊!黄少天拎着剑拔腿狂奔,站得高看得远的叶修很快发现了他。

“诶呦看看谁来了。”叶修晃了晃身体,整根树枝被踩得忽上忽下,树叶跟着沙沙作响,“黄少天你怎么还不换武器啊?许斌你快把盾牌给他,喻文州执杖,他得持盾才能当得起蓝雨组合的名号嘛。”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把带着剑鞘的冰雨掷了出去。一道蓝光闪过,叶修踩着的树枝应声而断,光剑在空中绕了一个圈又稳稳飞回黄少天手里。叶修砰的一声撑开伞,左摇右摆着飘到了地上。

“天黑后龙的视力优势进一步扩大,对谁都不利。我们时间紧迫,不如暂时放下争执,先一起上山。”喻文州建议道。

叶修耸耸肩:“我没意见。虽然你们人多,但是很明显我们是要质量不要数量的队伍。”

黄少天哼了一声正准备反驳,一直抱臂站在旁边的王杰希突然开口道:“可以。”

说完后微草三人毫不拖泥带水,率先转身沿着杂草丛生的小路往山上走。蓝雨众人立马跟上,叶修从路边揪了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和苏沐橙一起走在最后。

 

黄少天压低声音和喻文州吐槽:“微草居然真的来了!我以为他们自己养着那么多龙肯定不会屑于千里迢迢来这种破地方。”

“他们养龙又不是为了杀。”喻文州说,“而且毕竟是联盟的任务。”

黄少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起这个,队长你还记得很多年前咱们还在学院里的时候,假期跑微草去参观,他们城堡地窖中那一大堆裹在冰里泡在酸里烤在火里的龙蛋嘛?”

喻文州点点头:“恰好遇到一条黑龙孵化出来,叶神想偷偷带回去养两天,结果和王杰希打了起来。”

“对对对就是那次!王杰希还失手轰塌了微草的半个地窖……”

王杰希扭过头:“叫我?”

“没有没有没有!”黄少天摆手,“夸你帅呢!”

王杰希默默看了两人一眼,淡定说了声“继续”后把头扭了回去,接着赶路。

黄少天:“……”

叶修从后面凑过来:“我好像也听到了我的名字?”

黄少天敷衍:“也夸你帅呢。”

叶修撇嘴:“这还用你们说?”

黄少天:“……靠!”

 

夏季的天气变幻莫测,一行人赶到靠近山顶的山洞时乌云已经聚集了起来,黑压压地挂在头顶,严严实实地遮住了太阳。徐景熙在洞口探头探脑:“就是这儿?谁先进?”

叶修说:“世道如此艰难,哥不跟你们抢。前锋的职责就交给你了黄少天!”

黄少天后退一步:“别别别,你帅你先来。”

叶修也后退,枣红色的披风被从洞里鼓出的风吹得上下翻动:“不不不,既然这样,还是由帅得和我不分伯仲的老王来。”

王杰希说:“不想死就让开洞口。”

“哇不愧是大眼,对自己的帅这么有信……”

叶修话还没说完,一股热浪就排山倒海般从洞口喷薄而出。叶修和黄少天飞快闪身,一左一右躲到了山洞的两侧,徐景熙一把抓住卢瀚文扑倒在洞口范围之外。下一瞬,火焰伴随着爆裂声冲出了洞口,在地上燃起一道刺眼的火线,火星四散,附近的空气被巨大的能量所扭曲。整座奥玛尔山都开始震颤,山洞里传出了隆隆的回声。

喻文州第一时间放出六星光牢护住了队友们,苏沐橙和叶修紧贴着岩壁,许斌单膝跪在地上撑起了盾牌,王杰希和高英杰骑着扫把在高空盘旋,洞口的高温迫使他们无法接近。

“把披风给我。”黄少天头也不回地和徐景熙说道,他的右手搭在剑柄上,“要来了。”

洞里没有再喷出火来,但山峰的震动始终没有停止。所有人都屏气凝神,清晰地感受着脚步声的靠近。

“走得好慢啊!是不是洞太挤了?”卢瀚文悄悄探出头往洞里瞄。

脚步声突然停了,卢瀚文正对上了一只巨大的眼睛,黄褐色,竖瞳,三层透明的眼睑……没等他反应过来黄少天就提着他的衣领一把把他揪了回来,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红色的巨大生物完全暴露在了山洞之外,五角鳞片坚硬而有光泽,交叠着覆盖在体表。它双翼展开,呼啸着冲向云层,地上的碎石和残枝落叶被扇起的飓风带上了半空,卢瀚文手忙脚乱地把重剑插到土里才稳住身体,没让自己在战斗开始前就被丢脸地吹走。

“是红龙。”喻文州眯起眼睛,黑色的袍子在风中扬起又落下,猎猎作响。

黄少天打了个响指:“臭名昭著,杀起来毫无心理负担。”

卢瀚文灰头土脸地站起来,问:“为什么臭名昭著?”

黄少天伸手弹了一下他的脑门:“上课没好好听讲吧?红龙选择食物时偏爱青年女子的血肉,性情暴烈破坏力大,周围的村子容易遭到骚扰。看来回蓝雨后有必要查一查你的功课了,答不出来的话下次暑期可就不带你一起做任务长见识了!小卢听见没有?”

卢瀚文张着嘴仰头看天没空回答,王杰希和高英杰在天上飞来飞去的行为似乎激怒了红龙,它一边喷火一边把双翼往骑着扫把的二人身上招呼,以致一直在原地兜着圈子。不断喷出的火焰环绕在庞大的赤色身躯周围,就像在云层之下又多了一个太阳。

“这可不成,要是小红让微草的人直接弄死可就没意思了!”黄少天急得跳脚,“队长你快放个燃烧箭矢拉拉仇恨!”

喻文州的吟唱还没到一半,苏沐橙激光炮的蓄力已经完成了。炫目的白色光柱冲天而起,正中红龙的脖颈。苏沐橙被巨大的后坐力震得后退了几步,被激光波及到的高英杰在空中连转了几个圈才稳定住扫把。

鳞片保护之下红龙只是被推远了几十米,王杰希丢出去的寒冰粉撒了个空,喻文州放出的燃烧箭矢擦着他的巫师帽帽檐飞了过去。

一炮之后,红龙的视线终于回到了地面,头部一压就俯冲了下来,飞速靠近的同时喷出一道道火焰,附近的树木立刻碳化,黑色的絮状物在风里纷纷扬扬。红龙像炮弹一样砸向地面,坚硬的翼骨扫荡过山顶仅存的植被,同时转着脑袋朝四周喷火。

郑轩使出浑身解数,押着枪四处飞,抽空指着苏沐橙惨叫:“龙哥!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她先动手的!”

徐景熙冲他吼:“别怂!”

郑轩还在空中一上一下:“你行你上!”

徐景熙向前跨了一步,举起法杖。法杖顶端亮起了微弱的白光。红龙一个转身,对着摆造型的徐景熙张开了嘴——没喷出火来。

徐景熙松了口气:“还好,我正担心龙太大神圣之火太小不管用呢。”

“徐,小心!”

徐景熙一愣,下意识看向远处大吼的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郑轩抓着胳膊一起靠后坐力升上了半空。没了火焰的红龙改走物理攻击路线,突然发狂一般地扭着身体嘶吼,断了一地的树干又受到了二次伤害,一时间尘土飞扬。

叶修出手了。趁着红龙哑火的当口,千机伞形态化为矛,眨眼间就撕裂了红龙的翼膜。完成一击后叶修迅速打开伞,支在头顶转啊转……撤了。

 

红龙怒吼着歪歪斜斜升上了半空,头顶厚厚的云层压得很低。

“都让开都让开!”黄少天不知何时跑到了最高的山顶,距离猎物最近的地方。他抬起胳膊打了个响指:“本剑圣要开始装逼了!”

卢瀚文配合地捂住眼睛:“啊!好刺眼!”

    正对着天上的庞然大物,黄少天微微躬身,左手扶着剑鞘,右手握住剑柄把冰雨拔了出来。他的头发随着气流摆动,就像在山顶上跳动着一团嚣张的金色火焰。澎湃的剑气笼罩着年轻的剑客,尖锐的蓝色撕裂了灰白色的天空。黄少天眼里燃烧着明亮的战意,整个人的气势如同他的武器一样锋利,径直刺入战场,仿佛在向他的猎物宣告——

剑圣杀到!

这时一阵风刮过,黄少天的披风被带起来,然后像麻袋一样兜头落了下去,把黄少天的脑袋裹了个结实。

叶修摇头:“唉,装逼失败成功了吧。”

被披风糊了一脸的黄少天:“……”

 

暂时失去喷火能力的巨龙在空中可谓是饱受欺压,地上苏沐橙时不时开两炮,叶修抽空就放两枪,天上王杰希和高英杰绕着弯儿丢烧瓶,爆裂出的岩浆四处喷射,顺着鳞片往下流。等黄少天把披风扯开,一抬头就看见王杰希骑着扫把以超高的速度直接朝他撞了过来。

黄少天赶紧矮身躲避:“靠靠靠老王你这是故意要把我撞下去啊!”

下一秒他就知道自己错了,王杰希在他眼前猛地将扫把拉起,转向升到了更高的高空,真正的危险这才撞到了黄少天跟前——暴怒的红龙就跟在王杰希后面,最要命的是它张开嘴,一口火喷了出来。

“我靠这火苗作用过去的时机也太……”

黄少天连抬头冲王杰希喷垃圾话的时间都没有了,只好在心里诅咒他的扫把灭绝星辰早日掉毛掉成冯宪君。黄少天腹诽着一跃而起踩到了红龙的背上,灵巧地躲过攻击,接着揪下披风往龙角上一搭,帛裂后披风就变成了缰绳,在空中翻筋斗的龙拽着黄少天转起了圈。

“哇,欢迎来到蓝雨马戏团。”叶修啪啪啪鼓掌,“虽然我们团长手残,副团长话唠,但我们是个好马戏团。”

黄少天当然没空喷回去,事实上他根本听不到地面上的叶修说了什么。这一刻在他的眼里所有的事物都趋于静止变成了慢动作,红龙起伏的脊背,旋转的天空和压抑的云层,卷到半空的黑色树叶,还有站在岩壁上的队友和对手们。整个世界只有他在动,迅捷无比,毫不犹疑。他抓着披风荡到了红龙的颈部附近,蓝色的剑光飞快没入了没有鳞片保护的柔软部位,接着他松开披风,人和剑一起依靠惯性顺着巨龙的腹部划了过去。

“太血腥了,开肠破肚啊。”郑轩有些担忧地看向卢瀚文,想伸手去捂他的眼睛,却发现卢瀚文捧着脸,简直要星星眼了。

卢瀚文欢呼:“黄少好帅!”

郑轩扶额。

 

被开肠破肚的红龙终于支撑不住从天上掉了下来,庞大的身躯狠狠砸在山崖上,奥玛尔山最后震了几下,然后一切归于平静。黄少天从龙翼下面探出头来,抹了把脸。本来就沾满尘土的脸上顿时多了几道血迹。乌云最终还是很争气地没把雨点丢下来,逐渐飘远了。几道太阳最后的光芒从群山的缝隙间照过来,照在一片狼藉的土地上。

黄少天支着剑站起身,众人纷纷走了过来。

黄少天欲言又止。

喻文州看出了他的犹豫,开口道:“少天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黄少天咳嗽了一声,把几乎变成布条的蓝色披风塞到徐景熙怀里,努力忍着不让自己大笑出声:“那什么,看起来又要麻烦你了。不用客气,队友嘛,不来这些虚的。”

 

-END-

题目的意思是【courage,especially in a battle】,又名《少天屠龙记》

这篇文真是把一直想写的动♂作♂戏写了个爽,完全暴露了我中二的本质,生生写出了热血少年漫的感觉……刚开始其实只是源于失眠时候关于黄少巨帅无比拔剑以及帅不过三秒场面的脑补,结果失眠失了好久……于是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脑洞,一个荣耀大陆上不同派系互相捅刀子的故事【。希望以后有空继续写他们互相踹翻友谊小船的故事。


评论(24)
热度(609)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