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我住隔壁我姓王(9)

71.

一觉起来,张佳乐找不到自己的账号卡了。

张佳乐崩溃:“没账号卡我怎么工作啊我连公司大门都进不了!老韩会杀了我的!”

孙哲平摆手:“别急,慢慢找。”

张佳乐掀桌:“都怪你!”

孙哲平说:“啊?”

张佳乐说:“都怪你买这么多房子!我都不知道该去哪栋楼找!”

孙哲平:“……好好好都是我的错。”


72.

于是两人开着车一栋一栋地找,从早晨找到了下午,终于逛遍了所有的房产,但还是没找到账号卡。

张佳乐叹气:“只好找别人帮忙了。”

孙哲平点点头,把车开回了荣耀小区。


73.

张佳乐哐哐哐狂敲王杰希家门:“老王老王!快来帮忙!乐哥有难!濒临死亡!”

王杰希一脸无语地打开门:“怎么了?”

张佳乐说:“快帮我算算,我账号卡丢哪儿了?”

“这么不小心啊。”王杰希说,“算可以,但是只能指出大致方位……”

张佳乐摆手:“大致也行啊,你快算!”

王杰希说:“那你站远点儿。”

张佳乐问:“为什么啊?”

王杰希说:“有一次我帮某人做法时,画法阵画到一半,笔没墨水了。”

张佳乐点点头。

王杰希说:“有一次我被某人请去跳大神时,用来跳的大绳突然断了。”

张佳乐继续点头。

王杰希说:“还有一次,我给某人找东西,魔法罗盘的指针转个不停,最后负载过大罗盘崩溃了。”

张佳乐……张佳乐挠头:“你说的这些怎么感觉似曾相识啊……”

王杰希点点头:“没错,每次都是你。”

张佳乐:“……”


74.

张佳乐一脸委屈地站远了,孙哲平怜悯地拍拍他。

王杰希在原地转了两圈,掐指一算。

王杰希说:“账号卡所在之地与红色有关。”

“红色?”孙哲平摸下巴,“是指公司标志么?”

张佳乐眨眼:“所以是兴欣或者霸图?有道理!”

张佳乐和孙哲平坐上玛莎拉蒂绝尘而去,王杰希继续回厨房准备晚饭。


75.

二人先来到了兴欣,叶修和苏沐秋正在一起泡泡面。

叶修叹气:“最近视力又下降了……”

苏沐秋看了他一眼:“这就是你昨晚拿我洗脸盆洗脚的理由?!”

叶修摸摸鼻子:“有这件事?”

苏沐秋鄙夷脸:“你再装。”

叶修干笑:“我记性不太好。”

苏沐秋问:“有多不好?”

叶修问:“什么有多不好?”

苏沐秋:“……”


76.

张佳乐看不下去了:“叶修你要点脸啊!”

苏沐秋摆手:“没事没事我就喜欢他不要脸。”

张佳乐:“……”

孙哲平还记着正经事:“你们见到乐乐的账号卡了吗?”

“没有啊。”叶修忙着往方便面里洒调料,“找不到账号卡了啊?哈哈哈可别让老韩知道,要不然你可能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张佳乐骨骼肌不自觉地产热了一下:“我突然不敢去霸图找了……”


77.

“大风车吱呀吱悠悠地转~这里的风景呀真好看~天好看~地好看~还有一群快乐滴小~伙伴~大风车……”

张佳乐掏出手机:“喂?”

打来电话的是邹远:“爸你在上班吗?”

“没。”张佳乐叹气,“我账号卡找不到了……”

邹远拍大腿:“果然!我回家想洗个裤子,打开洗衣机发现里面塞满了脏衣服……我就一起洗了,发现你的账号卡在红色外套的口袋里。”


78.

张佳乐沉默了几秒,冲着手机吼:“洗裤子?靠靠靠于锋这小子是不是对你行不轨之事了!别害怕!爸给你讨回公道!”

邹远懵逼:“你别……”

张佳乐挂断了电话。


千里之外的于锋仰天打了个喷嚏。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于锋接起手机:“喂?”

邹远急得大喊:“于锋你是不是在家?快跑!我爸要去打你啦!”

于锋:excuse me?


79.

晚饭还剩最后一个菜,王杰希拍了窝在沙发上玩游戏的方士谦脑袋一下:“去买瓶酱油。”

方士谦咳嗽了一声,从口袋里拿出温度计:“那什么,我发烧了……”

王杰希接过看了一眼。

王杰希把温度计拍在桌子上:“60℃?!你是发烧还是着火?!”

方士谦捂脸:“诶呀,水温没掌握好。”


80.

王杰希揪着他的领子:“这么多年来!你把一堆生瓜蛋子丢给我自己出国浪!因为孩子太多我被当成人贩子的时候你在哪儿?!袁柏清小时候拿银行卡当菜刀玩儿做饭游戏结果弄丢银行卡的时候你在哪儿?!”

方士谦手忙脚乱:“我……”

王杰希继续说:“寂静无声的夜里我失手用流量戳开动图的时候你在哪儿?!隔壁蓝雨天天发扬zhuangbility闪瞎我的时候你在哪儿?!”

方士谦目瞪口呆:“……啊?”

王杰希滔滔不绝:“而且你就这么离开了微草!微草好啊!我们虽然下班晚,但是上班早啊!虽然假期少,但是加班多啊!现在你连买瓶酱油都想偷懒!”

方士谦:“……”

方士谦被打败了:“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我去买酱油。”

王杰希说:“呵呵。”


81.

方士谦无奈:“那你说怎么办?”

王杰希说:“我决定了,从明天开始,全家早起晨跑。”

方士谦说:“好哒。”

在隔壁偷听的高英杰刘小别袁柏清柳非惊呆了:excuse me?


82.

早晨5:30。

王杰希说:“俗语云,一日之计在于晨练,一年之计在于春节。”

困倦的方士谦袁柏清刘小别高英杰柳非:“……啊?哦。”

王杰希继续说:“所以每个人都应该早起晨跑,从今天开始,让我们荡起双脚,共同肩负微草的未来。”

袁柏清举手:“我好像有点儿发烧!”

“发烧好啊!”方士谦一拍大腿,“发热可能原因有很多种,例如感染,肿瘤,内分泌失常,免疫紊乱,组织损伤,毒物药物作用……”

袁柏清捂脸:“亲爸。”

“其实得了未知的疾病也不是没好处。”方士谦说,“这种病说不定就用你的名字命名了呢。”


83.

“别扯了。”王杰希打断他们,“方士谦你正常点儿。”

“我怎么不正常了!”方士谦委屈脸。

王杰希冷哼一声:“正常人没有拿高压蒸汽灭菌锅煮稀饭的。”

……

方士谦望天。

王杰希一挥手:“别想拖延时间,现在开始从这里跑到……”


84.

“不是这样的!庶庶你听我说!”

“还想狡辩!你根本不爱我!你跟我在一起只是为了学英语!杨聪我看透你了!”

“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

“我们都在一起了!我还有什么必要学英语!去国外买菜有你啊!”

……

柳非欢呼:“白庶和杨聪前辈吵架呢!快去看热闹呀!”

“怎么说话呢!”方士谦说,“我们明明是要去劝架。走!”

刘小别高英杰柳非袁柏清:“好哒!”

王杰希看着瞬间空空荡荡小路:“……”


85.

在打完上课铃而冯校长还没进教室的间隙,同学们欢快地聊天。孙翔手舞足蹈地讲起了唐昊的黑历史。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唐昊饿得瘫死在了课桌上。

这时,一个叫孙翔的好人帮助了他,孙翔是太帅了。

就这样,唐傻逼得到了一个开心果。

但是,这个开心果没有裂开一条缝。众所周知,开心果壳是非常坚硬的。深思熟虑之后,在饥饿的情况下,唐昊决定用牙咬开它。

他用食指和大拇指捏起开心果,放到嘴里,狠狠地咬下去——周围的人们都听到了响彻云霄的嘎嘣一声。

唐昊开心地把开心果拿出来,结果发现果壳完好无损。

……


86.

听到这个黄默韩泪的故事,连高英杰都从《十年荣耀三年模拟》后面探出头来。

孙翔说:“故事讲完了。”

刘小别被奶茶呛住咳得惊天动地:“咳咳难道这才是唐昊咳咳咳昨天请假的真相咳咳咳咳咳咳……”

孙翔点头:“没错,他找张新杰补牙去了。妈的智障。”


87.

“孙!翔!”唐昊一脚踹开教室的门,“你是不是不想混了!又说我坏话?!”

高英杰赶紧站起来和稀泥:“没有没有,他夸你帅呢。”

唐昊冷哼一声:“这还用你们说?”

众人:“……”

刘小别拔掉耳机,出言打破了死一般的静寂:“好啦好啦,下个故事我来讲。”


88.

不久以前,在某职工小区里,一个提前毕业的叫做袁柏清的苦逼少年正在为上岗做最后的准备。一个叫做方士谦的无良家长坐在他背后监督他温书。

袁柏清埋头苦背中。

方士谦瞟了一眼他的复习内容:“看得挺快啊。嗯……这里,所谓新陈代谢,就是你有很多头皮屑,但是你的头并不会变小。”

袁柏清:“……”

袁柏清心力憔悴:“我不想学习了。我想看电视。”


89.

一旁复盘的王杰希点点头:“可以看,但是不可以开。”

袁柏清:“……啥?”

方士谦也点头:“嗯,柏清你去看吧。学习的间隙放松一下也是可以的。”

袁柏清说:“我选择学习。”

……


90.

“没想到你们微草的小孩都曾有过这么悲惨的童年!”孙翔一脸震惊。

刘小别悲痛脸:“而且我和柳非还不是亲生的!”

高英杰无语:“你们怎么不是亲生的啊……”

“当然不是亲生!”刘小别说,“职业不同怎么生孩子!”

卢瀚文不明觉厉地揪了揪刘小别的衣摆。

“职业相同也没法生孩子好吧?明明是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性别相同怎么生孩子!”戴妍琦翻白眼。


91.

其实一直站在门外的冯校长:“……”


92.

下课的时候乔一帆去找高英杰聊天。

“昨天发生了好多事啊。”乔一帆说,“因为孙翔的书皮掉了,所以张佳乐拉李迅去PK来着。”

高英杰:“……啊?”

“事情是这样的。”

乔一帆闪回。


93.

清晨,孙翔怒气冲冲地在班里大吼:“为什么我的英语书书皮不见了?!”

坐在他后面看书的唐昊抬起头:“我看到书皮快掉了,于是就帮你撕下来了。”

孙翔:“……”

孙翔大怒:“靠这有什么逻辑联系吗?!你还一脸理直气壮!”

唐昊装作没听到低头看书。

孙翔凑过来:“看啥呢,给我看看。”

唐昊把书签插好,然后合上书递给孙翔。孙翔翻开看了两眼,然后嘿嘿一笑。

孙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掉了书签。

……

闪回完毕。


94.

高英杰:“……他们为什么要互相伤害。”

乔一帆摇头:“可能是情趣。”

高英杰叹气:“然后呢?”

“然后……”

乔一帆闪回。


95.

一旁,包荣兴正在和罗辑抱怨自己的成绩,然后问他:“你错了几道题?”

罗辑想了想:“八。”

包荣兴很开心:“真的?好巧啊我也错了八道题!”

罗辑沉默了几秒,然后说:“我只错了第八道选择题。”

包荣兴:“……”


96.

包荣兴不甘心:“你觉得多长时间做完选择题我有希望做完整张卷子?”

罗辑沉默了几秒,然后说:“没希望。”

包荣兴:“……”

闪回完毕。


97.

高英杰疑惑:“这两个片段之间有什么联系?”

“事情是这样的。”乔一帆示意他稍安勿躁,“受了打击的包子心情特别不好,听到唐昊和孙翔在一旁吵架心情更不好了,就跑去骂他们。”


包荣兴一拍桌子:“你们两个!别吵了!再吵信不信我给你们滚出去!”


高英杰:“……”

“英杰你别这种表情,我们兴欣只有包子一个人不太正常。”乔一帆赶紧解释。

高英杰想了想,说:“前几天我爸给我讲了个故事……”

高英杰闪回。


98.

魏琛跑到蓝雨公司骂喻文州。

魏琛说:“别叫我爸!我没有你这样的爸!”

喻文州被骂得笑出了声。

闪回完毕。


99.

乔一帆:“……我们继续讲孙翔唐昊,他俩最后和包子操场决斗去了。但是2v1不公平,所以包子强行拉上了不明真相的吃瓜邱非。结果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刘小别冲了过来,拉住了邱非。”


100.

刘小别对着电话大吼:“宋奇英你快来!我替你稳住邱非了!”

电话那头的宋奇英冷漠脸:“你都吻住他了,还有我什么事儿。”

宋奇英挂掉了电话。

刘小别:“……”

邱非:“……”


101.

高英杰扶额。

乔一帆继续讲:“邱非去找宋奇英了,包子被追上来的罗辑拉走了。”

乔一帆闪回。


罗辑叹气:“你别急,我来帮你复习吧。先问你个问题:五代是哪五代?”

包荣兴不假思索:“北寒带北温带热带南温带南寒带。”

罗辑:“……”


102.

高英杰问:“那唐昊和孙翔呢?”

乔一帆说:“啊,他俩觉得,反正到操场上了,不能白来,要不决斗吧。”


孙翔举目四望:“我总觉得欠缺了什么。”

唐昊说:“欠揍。”

孙翔说:“靠,你才欠揍。”

唐昊说:“你更欠。”

孙翔不服:“你才欠。”

唐昊反驳:“我不欠。”

孙翔说:“你就欠。”


103.

高英杰不堪忍受地趴到了桌子上。

乔一帆说:“李迅也觉得他俩特别无聊……”

“等等。”高英杰迷茫,“为什么有李迅?我错过了什么?我刚刚睡着了?”

“没,他一直在呀,录下了全程。”乔一帆说,“要不然我怎么会知道这一切。”

高英杰无语:“你居然真的有耐心看完这一切……”

“咳咳,这不是重点。”乔一帆摆手,“李迅觉得特别无聊,就睡着了,结果从树上掉了下来……”

高英杰目瞪口呆。

“……砸住了坐在树下津津有味观看孙翔唐昊吵架的张佳乐。”乔一帆说。


104.

张佳乐愤怒地从地上爬起来:“你砸坏了我的发型!”

李迅:“……乐哥你真是死了都要帅啊。”

张佳乐炸毛:“怎么说话呢?!走,去天台PK!”

李迅挣扎:“不要了吧……诶别掏枪有话好好说……”

我们至今仍未知道那次PK的结果。

李迅怎么都不肯讲被花式吊打时张佳乐到底是用的是哪一式。


105.

乔一帆在微草借住过一段时间,他总觉得自己应该多干活来赢得长辈的好感,于是遇到大扫除都特别积极,搬着凳子去擦衣柜上的灰。

方士谦连忙阻止他:“下来下来,多危险,这种粗活还是交给我!”

乔一帆一度非常感动。

直到后来刘小别告诉他衣柜上藏着方士谦攒了很久的私房钱。


评论(38)
热度(891)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