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你热烈的心愿前途未卜。

【喻文州生贺】拾级而上

  • 喻文州中心粮食向。

  • 预祝喻总生快生快生快!早日练就单身三十年的手速成为魔法师~【什么鬼


剑与诅咒是蓝雨基石”这一点圈内公认,而事实上这种说法源自一个美丽的误会。

某次还是训练营小屁孩的喻文州和黄少天练习打配合,魏琛叼着烟站他俩后面看。看了一会儿魏琛忍不住一拍桌子:“你俩这这么鬼配合啊?简直烂得像鸡屎一样!”

戴着耳机的黄少天回头:“啊啊啊?魏老大你说啥?是不是夸我俩是战队的基石?哈哈哈我也觉得我们没问题!本少的剑锋所指那必然是战无不胜所向披靡,把所有敌人打趴下趴下趴下哈哈哈哈,再练一练我们大蓝雨一定能分分钟打败嘉世!”

喻文州笑着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指没说什么,略微偏过头看了他们的队长一眼,魏琛翻着白眼不想说话。

那是一个很平凡的阳光明媚的下午,少年们的脑门上都挂着亮晶晶的汗水,而他们并没空腾出手把汗擦一擦。

 

魏琛觉得喻文州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整个人看上去笑眯眯和和气气,其实切开全是黑的,连带着索克萨尔交给他以后也变得开始走腹黑路线,丝毫不及当年自己是主人时候的帅气逼人。

听到他这番论调的时候方锐做了个呕吐的表情。

喻文州的手速一直为人所诟病,魏琛也曾质疑过他的天赋。然而事实证明,喻文州从不缺少天赋这种东西,只是点歪了技能点而已。这就好比学生的偏科,英语每次考得稀烂,数学却能直逼满分。这种“问题学生”的解决方法不外乎尽量提高短板,同时更加努力地依靠擅长的科目提分。

喻文州无疑将这一点做得很好。“手残”的称号在大部分时候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喻文州本人并不会因此而失去一线大神的地位,他的对手们也绝对不会把他简单地当做一个手速在职业圈里不够看的普通选手。他依靠自己年复一年的努力和除实战外其他领域的天赋最大程度地削弱了缺点的桎梏,向昔日不看好那个温和少年的所有人证明了自己——固然他的目的并不是这个,他对此也不甚在意。

 

跟方锐聊天的时候魏琛举例说明向他科普了喻文州不为人知的另外一面。

很久很久以前,进训练营黄少天填表的时候魏琛在一旁看着,看了一会儿后魏琛嫌弃脸:“黄少天你字真丑!”

黄少天不服:“颜值高的人字都丑懂不懂?”

魏琛一脸呵呵:“那你颜值真的好高啊!”

黄少天刚要说什么,一旁等着的喻文州插嘴:“魏队你应该夸他字真漂亮。”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关系并不好。

 

对于喻文州的间歇性毒舌黄少天深有体会。例如魏琛抢boss失败后骂骂咧咧愁眉苦脸,当时战队起步没多久,正是需要材料的时候。黄少天决定安慰一下魏琛。

黄少天说:“魏老大你别这个表情,一个大写的虐,再这样下去以后我们不开心的时候看一看你就好了,瞬间平衡开心起来啊哈哈哈哈。诶那你看你自己不开心怎么办啊……”

喻文州说:“他可以照镜子。”

魏琛怒爆粗口。

 

再例如后来蓝雨队员们在假期一起相约爬山,下山后徐景熙整个人瘫死在车上半天不动窝,同样气喘吁吁的于锋拍拍他让他坐进去一些:“你怎么了?”

徐景熙有气无力:“我虚弱。”

坐在前排的喻文州扭过头来笑了笑:“你那是虚胖。”

徐景熙:“……”

 

再再例如,黄少天在抽屉里一堆杂物中发现了徐景熙小时候的照片,端详一会儿后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拿给其他队友看:“诶呦我去老徐真是太可怜了哈哈哈哈,你们看这是他上小学的照片再联想一下现在,唉简直虐死了好好一娃就这么长裂(读三声)了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路过也瞟了一眼。

“少天怎么说话呢。”喻文州说,“明明一直裂着。”

……

诸如此例,不胜枚举。黄少天不仅一次深深地惋惜因为对方的手速限制而失去了一个可以在场上和自己说对口相声的队友,失去了一次建立蓝雨垃圾话双人小组的机会,无法感受到和喻文州共同刷屏不战自胜的快感。取而代之的是时不时和熟人来句会心一击补刀的队长,人称补刀小王子,笑面大尾巴狼。

蓝雨队员们心里苦。

当然平时说笑归说笑,比赛时喻文州则有种让人信任的力量,他的镇定和淡然潜移默化地影响着队员们,同时他运筹帷幄的能力又给予着整支战队战术上的支撑。黄少天依旧记得在第四赛季遭遇强劲敌人个人赛擂台赛受挫后,喻文州对所有人所说的话。

当时休息室里的气氛有些凝重,大家的心情都很低落。刚刚上任的看起来年轻文弱的蓝雨队长站起身轻轻咳嗽了一声,将大家的视线吸引过来。

然后他说:“比赛还没有结束。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而这让我们的努力更有意义。”

喻文州声音不高不低,语调平平,站在从窗外洒入的自然光里,身边浮动着细小的灰尘。黄少天对那一刻的喻文州只有一个评价——

卧槽,帅爆了。

这种人,怎么会不被人所认可呢。

 

就这样一年年下来,蓝雨训练营终于不再是剑客的天下了,也不乏以喻文州为人生目标的小孩慕名而来。做个夸张的比喻,如果把训练营比作一石,那么剑客独占八斗,术士得一斗,其他职业共分一斗。

卢瀚文就是那八斗之中的翘楚。

卢瀚文不光是蓝雨最年轻的选手,同时也有可能冲击蓝雨最高学历。这既是家里的要求,也有为电竞正名的意思。小孩也很好地把学到的东西带到了生活中来,经常和黄少天讨论得不亦乐乎。

“从火车里飞出的垃圾由于速度超级大,如果打到路人会导致特别严重的伤害。”卢瀚文咬笔尾,“那如果从高空落下的水滴会不会砸伤人啊?以后住高层都不敢往下泼水了!”

“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黄少天说,“你可以根据加速度啊水的质量啊力啊之类的东西进行计算,说不定我大蓝雨还有机会培养出一个科学家呢……”

一旁的喻文州咳嗽了一声,黄少天和卢瀚文都扭头看他。

喻文州说:“你们都没淋过雨么?”

卢瀚文发现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喻文州走过来慈祥地摸摸卢瀚文的脑袋,问了个天下学子深恶痛绝的问题:“考得怎么样?”

卢瀚文也像天下学子一样,有些心虚地把成绩单掏了出来。

“小卢,你这次考试成绩不太理想啊。”喻文州看卢瀚文成绩单的时候突然有种当爹了的心累感,“虽然你的职业是电竞,但要注意舆论影响,文化课也不能懈怠。”

卢瀚文乖乖点头,拿出复盘的精气神在卷子上比划:“这个地方是我粗心了。”

喻文州定睛一看,化学题,请写出H2C2O4的名称。

卢瀚文答:微草酸。

喻文州:……

 

曾有记者问过卢瀚文更佩服喻文州一些还是更佩服黄少天一些,卢瀚文鼓着腮帮子想了想:“不一样吧,黄少会用语言来告诉我需要通过努力练习合理选择多加思考知己知彼一往无前巴拉巴拉才能成为一个好剑客,队长会让我觉得,嗯,应该这样做,然后没有什么不可能。”

因为他本人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地带领着队伍,慢慢走向荣耀顶峰。

 

-END-


评论(52)
热度(2139)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