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陷于冷淡的风光本色。

【方王】微草村长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 方士谦x王杰希

  • 魔性童话风。


很久很久以前,微草村住着两兄弟。

哥哥叫林杰,是微草村的村长,他负责种地砍柴烧火炒菜做饭。

弟弟叫方士谦,他负责吃饭。

有一天,林杰在河边钓鱼的时候,一个扫把顺流而下漂到了他的面前。

“这个扫把与我有缘。”林杰这样想着,把扫把捞起来带回了家,递给了窝在床上思考人生的方士谦。

在方士谦手触摸到扫把的一瞬间,扫把毛里爬出来个小孩,眨了眨大小眼,毫不犹豫地扑进了方士谦的怀里。

林杰大惊失色:“扫把精!”

方士谦:“……”

后来微草村村民就从两个人变成了三个人。因为那天天气非常好,所以这个小孩被取名为王杰希。

 

在林杰既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的抚养下,王杰希健康快乐地成长着。

不知是不是因为每天晚上都抱着方士谦睡觉的缘故,王杰希长得非常快,个头直逼方士谦。方士谦特别担忧地想:“难道我治疗之神的名号就要断送在这里了吗?”

不!

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在王杰希长到一米八的时候,方士谦拒绝继续和他同床共枕。

王杰希特别伤心:“为什么!”

方士谦说:“我们的身高差不萌了,这样的两个人睡一起会怀孕的。”

王杰希五雷轰顶。

门外偷听的林杰目瞪口呆。

王杰希说:“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然后老老实实开始打地铺。

方士谦满意地点了点头。

铺好以后王杰希爬上了床,被子一裹睡着了。

方士谦眨了眨眼。

站了一刻钟后方士谦认命地躺到了地上。

 

第二天早晨方士谦惊讶地发现王杰希从床上滚到了地上,又滚到了自己旁边。

方士谦如临大敌地把王杰希揪起来量身高。

一米八一。

方士谦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昨天果然应该把他从床上踹下来自己躺上去,自己就是人太好,心太软,唉。

 

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去,王杰希学着做了第一顿饭。

方士谦拍拍肚子睡觉去了,林杰目送王杰希洗完碗后拉着他语重心长:“我要走了。”

王杰希说:“哦。”

林杰说:“我在这里呆了太久,是时候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现在你学会了做饭,我可以放心地把未来交给你们年轻人了。”

王杰希说:“哦。”

林杰继续说:“我走以后你就是微草的村长。”

王杰希说:“哦。”

林杰满意地点点头:“养士谦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王杰希说……王杰希惊呆了。

“等等!”王杰希满脸不可置信,“这意味着以后我得早起劈柴?!”

“嗯哼。”

“晚归种地?!”

“对头。”

“天天做饭?!”

“没错。”

“饭后洗碗?!”

林杰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崩溃的王杰希,慈祥地摸了摸他的头。

 

方士谦觉得林杰会走都是王杰希的错。

王杰希特别无辜。

方士谦说:“你一定要把微草村发扬光大!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王杰希眼前一亮。

方士谦没有吃上午饭。中午他发现了桌子上王杰希的留言:

我去寻找有资质的未来村民了,为了微草的未来。另:照顾好自己别饿死了。

方士谦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王杰希沿着路走啊走,一路都没有遇到人。累得筋疲力尽之时在路边发现了一个板凳,于是欢喜地跑过去准备坐下。

凳子说:“桥豆麻袋!”

王杰希眨眨眼。

凳子说:“你好,我叫凳复升,是一个骑士。”

王杰希点头:“原来不能坐上去,要骑上去。”

凳子:“……”

王杰希拿出水壶,问他:“你是不是渴了?感觉你表面特别……糙。都起皮了。”

凳子很开心:“嗯嗯。您叫什么名字啊?给我水喝,就是我的主人了!”

“我叫王杰希。”说着,王杰希把水壶里的豆汁浇到了凳子上。

凳复升觉得自己脸好痛。心也好痛。

 

就这样,王杰希有了第一个同行的伙伴,一起继续前行。走着走着,一个不明物体从他们眼前嗖地跑过,然后……撞到了墙上。

喝着纯牛奶和白开水长大的王杰希是个善良的人,于是他走过去研究了一下该不明物体。

不明物体睁开眼,说:“你好,我是刘小鳖。”

王杰希惊讶:“你是我见过跑得最快的鳖了!”

刘小鳖很开心:“过奖过奖,但是我速度太快了,总是控制不住自己。”

王杰希点头:“考不考虑加入微草?我可以帮你。”

刘小鳖考虑了一下,说:“我们打一架,你要是能赢了我,我就加入你们。”

王杰希说:“好。”然后抄起凳复升压住了刘小鳖。

……

刘小鳖不服,奋力挣扎想爬出来。成功的那一瞬间,眼前突然白茫茫一片,纯白的光芒笼罩了一切。

 

多年后,游吟诗人提起微草村时,总会说一句“魔术师扛着微草向前飞去,治疗之神的白光照亮他前进的道路。”

 

此时方士谦特别得瑟地站在不远处。

王杰希捂着眼睛吼他:“方士谦下次放圣光的时候离我远点!眼睛都要被闪瞎了!”

方士谦:“……”

 

方士谦捂心口:“你居然嫌弃我!我哥都没嫌弃过我你居然嫌弃我!”

王杰希揉眼睛:“他其实也嫌弃你,但是他善良,不忍心说出来打击你。”

方士谦瞪大了眼睛。

王杰希淡定道:“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离开微草。”

!

方士谦一脸受伤:“我的心好痛。说好的为了微草的未来呢。”

 

一旁的刘小鳖叹气:“真奇怪,他们为什么要这样互相伤害。”

凳复升表示他早已看透一切:“你可以理解为这是情趣。”

刘小鳖:“哈?”

凳复升:“就像你跟芦翰文写信回绝他的PK一样。”

刘小鳖张大了嘴:“你怎么知道我和小芦信里写了什么?!”

“因为你写信的时候就坐在我身上。”凳复升说。

刘小鳖默默起身站到了一边。

“还有。”凳复升继续吐槽,“你俩一个植物一个动物,物种不同怎么谈恋爱。”

刘小鳖:“……”

刘小鳖哼了一声:“那你呢,能跟你组cp的大概只有桌别林了吧。”

凳复升觉得自己的凳子腿中了一剑。

 

那边王杰希和方士谦依旧在拌嘴。

“你居然一个人跑出来了,也不怕半路被人拐卖。”王杰希眯缝着眼睛,努力适应光线。

“哼谁买得起我!”方士谦撇嘴。

“你多贵?……998,一只方士谦带回家?”

方士谦觉得自己收到了侮辱:“怎么可能!我叫什么名字?!”

王杰希迷茫:“方士谦啊。”

方士谦点头:“方士谦,方士谦,买我起码要四千。”

王杰希:“……”

方士谦继续念叨:“王杰希,王杰希,买你最多两块七。”

王杰希默默从包袱里掏出林杰传给他的胃药吃了一片,不发一言扭头就走。

 

虽然非常心累,但是为了梦想与希望,为了未来与荣耀,为了世界和平与微草发展,王杰希还是带着方士谦凳复升刘小鳖回到了微草村,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刘小鳖扒着门框瞪大了眼睛:“这就是微草?”

王杰希点点头。

刘小鳖满脸不敢置信:“其他村民呢?”

王杰希继续点头:“都在这儿了。”

……

刘小鳖偷偷往凳复升身后躲:“难道,这儿,有我看不见的,那什么……”

方士谦捂脸:“并没有,现在村子里就咱们四个。不过没关系,我们会成为豪门的。”

凳复升赶紧支住摇摇欲坠的刘小鳖,安慰他:“你看,这里起码没有看不见的鬼魂。”

刘小鳖眼神更幽怨了。

王杰希一挥手:“建设微草第一步——养一个中草药做宠物,提升战斗力。”

凳复升提问:“为什么非要草药?动物的战斗力不是更强吗?”

王杰希说:“这是一个典故。”

 

方士谦解释道:“很久以前,我和我哥路过了这里。当时这儿山清水秀荒无人烟,只有一个特别小的房子立在河边,门上写了两个字母——”

“WC。”

凳复升惊呆了。

方士谦继续道:“我哥说,这地儿是风水宝地,要在这里建一个村子。当时正好是白天,再联系一下门上的字母,我俩一致决定给村子起名微草。”

……好强的逻辑关系。凳复升不予置评。

王杰希接口:“既然取了这个名字,我们就要做名副其实的人,所以,宠物只养中草药。我继承了老村长的王不留行,士谦养了两种不同的……”

“防风和冬虫夏草。”方士谦接口,“我给你们引见一下。”

 

推开卧室门,三棵草在屋里群魔乱舞。

王杰希眨眼:“他们……这是在干啥?”

“玩剪刀石头布。”方士谦说,“我怕家里没人他们空虚,就把这个博大精深,智慧与运气并重,纯天然无公害无成本的游戏传授给了他们。”

刘小鳖对微草的平均智商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方士谦突然想到一个严肃的问题:“他们玩得这么好,以后肯定是要在一起的。难道防风小冬一起和王不留行结婚?一妻多夫行不行啊?”

王杰希踹他:“谁妻谁夫?”

方士谦依旧碎碎念:“这样不好吧?会不会争宠啊?晚上睡觉怎么安排?一三五防风二四六冬虫夏草……那周日怎么办!”

王杰希:“……”

方士谦一拍大腿:“不对啊,为什么非要带王不留行玩儿,直接让防风和小冬内部消化不就成了么!”

王杰希看王不留行的眼神多了一丝怜悯。

 

虽然平时遇到各种麻烦事,但是王杰希很好地担负起了村长的职责,微草渐渐走上正轨,村民也多了起来。方士谦收了个徒弟叫猿柏清,在放养的政策下天天上蹿下跳,追着控制不住速度的刘小鳖满地跑,凳复升被多次撞翻在地后终于不堪忍受地挪到了房梁上。

猿柏清拜师成功后特别开心,方士谦也特别开心,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眯眯道:“以后你就是我徒弟了,柏清是吧,名字真好听,一听就知道会做饭。”

猿柏清说:“啊?”

王杰希一脸欣慰地把他推进了厨房。

半小时后,猿柏清捧着盘子出来了,盘子上坨了一坨黄色物体。

方士谦舀了一勺子:“这啥?”

“土豆泥。”

方士谦嫌弃脸:“咋长得这么像翔……”

王杰希拍了他脑袋一下。

方士谦改口:“像翔翔。你知道的,隔壁轮回村有个孙翔,据说本体是核桃,还是六个,特别神奇。”

猿柏清:“……”

 

方士谦招呼王杰希:“诶你们都别站着啊,来来来张嘴,你先尝一口。”

王杰希偏过头:“不吃,勺子你用过了。”

方士谦怒而拍桌:“你亲我的时候怎么不嫌弃唾沫!”

……

众人觉得信息量有点大。

王杰希张大了嘴:“我什么时候亲你了!”

方士谦怒瞪回去:“昨天晚上!”

王杰希努力回忆:“没有……吧?你是在做梦吧?”

方士谦义正言辞:“做梦的时候亲了就不算了?!”

……

 

“然后呢然后呢?”高英杰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故事的结局是不是大家一起手牵着手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王杰希半晌没说话,然后闷闷地笑了一声:“童话啊,都是骗人的。”

高英杰不解地眨眨眼。

窗台上王不留行依旧在和防风冬虫夏草玩,他们学会了一个新游戏叫rock-paper-scissors-lizard-Spock。院子里柳非蹲在凳复升跟前讨论保养皮肤的秘诀,不远处的河里刘小鳖在教猿柏清游泳,新来的年轻人梁方和周烨柏兢兢业业地在地里照看新长出来的中草药。

微草已经不是门上只有两个字母的小屋子,村口立了个大大的Flag上面写着“中草堂”。他们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豪门,远近闻名,蓝雨村的村长和副村长经常带着孩子来串门,然后热热闹闹吵作一团。王杰希会坐在一旁跟着笑,然后慢慢地想起曾经的日子。

想起某个比自己高两厘米的治疗之神。

自己当村长当了这么久,是时候把微草交给年轻人了。王杰希摸了摸高英杰的脑袋:“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啊,英杰。”

高英杰咬着嘴唇点点头,然后小声问了一句:“为什么是我呢?”

王杰希说:“因为你名字里有个杰字。”

高英杰不明觉厉:“那我以后找下一任村长,名字也必须有杰么?”

这时门外有个人说:“哈哈哈我前几天去霸图串门,他们有个村民特别适合来接班,他的名字叫张新杰。”

王杰希眯起眼睛逆着阳光看过去,某个潇洒离去的家伙靠着门框笑得露出一口白牙。

下一秒方士谦的笑脸被枕头糊了个正着。

 

然后?

然后,他们手牵着手,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End-


评论(23)
热度(806)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