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我住隔壁我姓王(7)

57.

新一辈的年轻人们都很不容易。

小的时候邹远发烧了。张佳乐一脸担忧地摸了摸他的脑袋,惊呼道:“啊,好烫!”

孙哲平当即打了邹远一巴掌:“敢烫你爸!”

邹远哭瞎。


58.

后来唐昊寄住到了张佳乐家。张佳乐让他下楼买酱油。唐昊正在研究《斯文流氓在哪里》这本书,表示拒绝。

张佳乐拍桌:“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唐昊不服:“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孙哲平路过,看了他一眼:“你说啥?”

唐昊乖乖下楼打酱油去了。


59.

上初中的时候宋奇英去军训,韩文清为了培养儿子的独立能力什么都不让张新杰准备,于是小宋孑然一身去了学校。

结果军训不给提供被子,宋奇英问同一个宿舍的卢瀚文借了两张报纸,将就了一个晚上。

然后一晚上被冻醒四次。


第二天心里苦的小宋给张新杰打电话。

张新杰说:“那我今晚给你送被子吧。”

一旁的韩文清夺过电话:“男人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新杰你不要惯着他。”

电话突然挂断了。

宋奇英:“……”


60.

过了几秒钟电话又打了回来,宋奇英欢喜地接起来:“爸!”

张新杰说:“由于突发事件,刚才电话挂断了。抱歉。现在我正式重新挂断一次,再见。”

然后电话又挂了。

小宋心里更苦了。


61.

六年级暑假的时候卢瀚文迷上了游戏机,天天跑去找刘小别PK。喻文州说:“瀚文你再不写作业爸爸就要没收你的游戏机了哦。”

卢瀚文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然后第二天卢瀚文就找不到他的宝贝游戏机了,翻遍了全家都找不到。

刘小别安慰他:“喻前辈那么聪明,他要藏东西你肯定没办法。”

卢瀚文伤心地练剑去了。

最后,在开学前一天,卢瀚文终于找到了夹在自己暑假作业本里的游戏机。


62.

考试过后,看到罗辑又考了满分的包荣兴情绪有些低落:“又考砸了。”

叶修觉得自己作为家长有责任安慰他,思考再三后开口道:“没事,以后会有机会考得更砸的。”

……

包子情绪更低落了。


63.

下班回到家的喻文州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客厅墙壁的正中间挂了个相框,里面是自己的照片。

喻文州疑惑:“少天?”

黄少天啊哈哈哈地笑:“这可是用来表达我对你真诚的爱啊……”

喻文州更疑惑了,伸手就要把相框拿下来。

“不要!”黄少天尔康手。

喻文州看着破了个洞的墙壁一脸无奈:“又和小卢在家PK了?”

黄少天干笑:“诶呀失误失误……诶呦卧槽老王你干啥!?”

从洞里露出一只眼睛来的王杰希:“这也是我家的墙。”

喻文州不好意思地笑笑:“对不起啊,我这就找人修。”

“等一下。”黄少天说,“队长,你猜老王现在露出来的是大眼还是小眼?”

王杰希:“……”


64.

喻文州拉住上蹿下跳的黄少天,给他顺了顺毛。

王杰希哼了一声:“白日宣淫。”

黄少天呲牙:“宣的就是淫!”

王杰希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65.

与此同时,远在百米之外的荣耀中学正在上课。

冯校长在讲课:“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很重视知己。知己,顾名思义是了解、理解、赏识自己的人,更常指懂你自己的挚友或密友,它是一生难求的朋友,是友情的最高境界。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孙翔同学请举一个历史上有名的互为知己的例子。”

孙翔想了想,说:“姜子牙与钟子期。”

……

刘小别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卢瀚文说:“噫嘻嘻嘻嘻嘻嘻嘻。”

孙翔说:“哦吼吼吼吼吼吼吼。”

包子说:“洗路路路路路路路。” 

 

66.

戴妍琦说:“其实我想说一件事很久了……霍去病和辛弃疾是不是情侣名啊?”

冯校长……冯校长什么也不想说。


评论(44)
热度(929)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