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许+王】别回头

  • 王杰希许斌粮食向。

  • 我居然真的写了一个月粮食……真好啊,其他正副队都在搞基,只有微草的正副队在搞战术【不


许斌急匆匆出门去赶开往B市的高铁时天气很晴朗,杨聪尽职尽责地开车载他到达车站,然后一直送到检票口。四周行色匆匆的人们来来往往,万向轮“哗啦啦”地磨在地面上。

杨聪拉着许斌的行李箱说:“我突然有种发自心底的父亲嫁女儿的悲伤。”

许斌扶额:“这是错觉,老杨你别总看奇怪的电视剧。”

杨聪非常入戏,接着捧读:“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转了会的磨王打断腿。”

许斌接上:“垃圾话战术想得美,等等咱俩说话什么鬼。”

两人站在队伍的末尾笑得既豪放又深沉,引来路人频频侧目。杨聪郑重地把箱子的拉杆塞到许斌手里,抹了把不存在的眼泪:“崽,嫁妆拿好,到了那边好好过日子。爹都帮你打点好了,到时候老王亲自给你唱北京欢迎您。”

许斌忍不住笑出声:“队长啊,雷剧害人。”

“还叫队长呢?”

许斌愣住,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然后杨聪继续说:“要叫爸爸。”


能被王杰希亲自来接,许斌的内心还是有点小激动的。他随着人群一路走一路看,按照短信里提到的衣着找了一圈,挺轻松就瞧见了站在门边的王杰希。

中隐隐于市的微草队长戴着黑色的鸭舌帽,鼻梁上装模作样地架了副黑框眼镜,身穿白色短袖灰色休闲长裤,正靠在墙上低头看手机。他时不时抬起脸望望四周,就像所有在车站等人的普通青年一样。

王杰希及时发现了拉着两个大行李箱走过来的许斌,立马收起手机迈开几步抬起胳膊和他握手,同时言简意赅地说:“欢迎。”

这两个字配着王杰希身后喧嚣的城市,让许斌耳边莫名响起了北京欢迎您的BGM。

都怪杨聪。

许斌赶紧把乱七八糟的脑洞收好,伸出手礼节性地点点头,然后在被One Night In北京覆盖洗脑之前,跟着未来的队长挤进闹哄哄的人潮。刚刚握完手的王杰希非常自然地接过一个箱子,一手插兜一手拉杆走得大步流星。

太有范儿了。许斌想,相比之下自己怎么看都像一个赶春运的农民工。

王杰希回过头来问:“喜欢吃海鲜吗?”

“还可以。”许斌被突如其来的话题搞得一头雾水,“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给你接风。”王杰希说,“队里小孩吵着要吃海鲜。”

“唔,正好还没来得及吃午饭,海鲜挺不错,老杨不就特别喜欢海鲜来着。”

“是啊,每次聚餐都非要点虾。不知道他为什么对吃起来这么麻烦的东西感兴趣。”王杰希摸出车钥匙,“所以吃饭一般是我请客,他帮我剥虾皮。”


许斌融入微草的过程意想不到的顺利。他脾气好也算健谈,很快就和微草的新生代们打成一片,正式加入帝都撸串教,也理所当然地参与到众人的群口相声中来。与此同时,周五日常改善伙食订位子的大任,就这样顺理成章地和副队的头衔一起落到了许斌的头上。

然而许斌发现了一个问题——除了庆祝新队员加入的那次接风全鱼宴,其他队内聚餐王杰希是不参与的。

“哦你说这个啊,方神退役后这种活动队长基本就都不参加了。”刘小别不以为意。

方神,方士谦?这和他有什么关系?许斌茫然。

“对对对,真怀念。”袁柏清举着冰棍儿走过来,“方神是唯一一个敢把生日蛋糕整个往队长头上扣的人。”

刘小别一脸怅然:“唯一一个敢趁队长睡着溜进屋往他脸上写字的人。”

“唯一一个敢愚人节在队长宿舍房门上卡一盆洗脚水的人。”

“万万没想到那天是你帮队长去拿资料……”

“往事不要再提,这是一段有味道的回忆。”袁柏清悲痛掩面,然后把冰棍戳到刘小别鼻子底下,“你到底吃不吃,我胳膊都累了,再不吃我就不举了啊。”

一个“哦”字被刘小别说得九曲十八弯:“你不举了啊?”

袁柏清瞪着眼睛使劲踹他,许斌默默围观着,自己似乎从一个相声团体转会到了另一个相声团体……眼看着该团体有向杂技团体进化的趋势,他赶紧把话题引回来:“所以现在队长通常都是一个人吃饭?”

“是啊。”

许斌担忧起来:“那谁给他剥虾皮?”

刘小别袁柏清:“???”


职业选手们的日常很普通。平常按时训练,参加各种比赛,时不时抽空去网游里虐菜切瓜造福公会;剩下就是每天吐槽微草食堂里的新菜,坐在一起边吃边仰头看新闻,按部就班准时准点。

风平浪静地,许斌度过了住在B市的第一个秋天。俱乐部门口大树上的叶子一天天变黄,然后一片片落下来铺在石板地上。门房大爷开始在早晨带着帽子扫树叶,扫把稳定而有节奏地划过地面,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

完全不怀念过去实在不大可能,许斌偶尔还是会想起那些领着队友去五大道遛弯的往日时光。

经过长时间的训练磨合,他已经可以熟练地和其他微草队员打配合了——保护治疗满地图跑,跟着魔道随时补刀,一起研究策划团战的新打法,与队友们七嘴八舌地讨论复盘,纠结下次遇到蓝雨时是选A图还是B图更好。

许斌也终于成功领略到王杰希在严肃地讲操作时穿插吐槽的深厚功力,“这种情况下被击中,就算摔倒也要摔得好看些”之类槽多无口的句子,实在让一众怀抱敬畏之心的小队员控制面部表情很艰难。


天气越来越冷,又到了一年一度盼暖气的日子。从宿舍楼到训练室的路程显得格外难熬。袁柏清抱怨说早晨被闹铃吵醒看一眼窗外还以为是半夜,柳非吐槽早晨从被窝里爬出来的过程堪比上刑,许斌一边叹气一边给众人发暖手宝。

千里之外看完天气预报之后的黄少天发来贺电。

@黄少天V:北方的朋友们你们还好吗?唉最近我们这里也特别冷,都不能穿短袖了好难过……[长微博]

袁柏清掀桌:“天气暖和了不起?!我大北方可是会下雪的,漂亮程度基本抵消寒冷痛苦……擦冷死我了怎么还不来暖气!”

然而袁柏清关于下雪的执念一语成谶,今年的第一场雪来得着实早了一些。第二天清晨众人被催命夺魂铃吵醒的时候,窗外居然真的白茫茫一片,好不容易克服起床困难症的年轻人们全嗷嗷叫着跑了出去。太过激动的袁柏清直接摔了个狗吃屎,干脆整个人放弃治疗般躺倒在雪地里。

“真厚啊,估计下了一晚上。”许斌颤颤巍巍地走过去扶他。

“太爽了!”刘小别裹得像企鹅一样,张开双臂到处乱走,雪花被挤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柳非提议道:“我们一起合照留念吧!”

高英杰犹豫:“队长还没来呢。”

“但是怎么开口邀请队长一起照相?”袁柏清脖子里进了冰渣,冻得直哆嗦。许斌尽职尽责地帮他拍兜帽里的雪块。

“我们可以先偷偷躲在门口,不让队长发现,进门的时候冲出来抓拍一张。”刘小别把手机递给门房大爷,“我们队长进门的瞬间立马照,对就是按这儿,谢谢您嘞。”

“我去把风!”柳非自告奋勇地走远了。

“要不要搞点儿创意?”袁柏清不怕死地提议,“比如揪住队长领子撒一把雪?”

“……”刘小别抖了抖,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吓的,“方神退役,世道不比当年,你别作死。”

“来了来了!”柳非突然风风火火地从门外跑进来,“各就各位!”

众人纷纷手忙脚乱地抓起一把雪猫着腰躲在墙后,酝酿着开启冬季的第一个惊喜。门房大爷呵呵笑着举起手机,屏幕上的画面随着对焦从模糊逐渐归于清晰。

于是在王杰希迈进大门的那一刻,他的视野被漫天飞扬的雪花所占满,粘连在一起的白色冰晶裹挟着巨大的欢呼声飞上半空。白雪一路铺陈直到天际,雪后初晴的天空辽远开阔,此刻这里是唯一雪落的地方。细碎的粉末飘飘洒洒,白色的刺眼光芒穿透雪花——

“糟糕!”刘小别大叫着往屋里跑,“居然忘了关闪光灯!”

“你这傻……哔——!”袁柏清手动屏蔽自己,以一个宅男所能达到最快的速度从门房大爷手里接过手机,跟着犹如万马奔腾的队友们共同往训练室冲。许斌有些无奈,又有些莫名其妙的热血沸腾,他象征性地跑着,跑到一半忍不住回头看向身后。

王杰希双手插兜不紧不慢地走在院子里,呵出的白色雾气遮住了他的表情,雪花还在纷纷扬扬地飘落,落在他的头发和肩膀上。他往围巾里缩了缩,提高声音道:“走路小心点别滑倒,还有,不要马上训练,先用热水洗手,然后做手操!”

许斌笑着去追那群喊着“好的队长,没问题队长”的家伙,众人进了屋就围在一起看照片,照片上是一众群魔乱舞用生命往空中撒雪的职业选手,画面中央他们的队长正迈过门槛走进来,身影仿佛融在风雪里。

白色的大雪和绿色的希望。

许斌突然就无比满足。


全明星周末的时候许斌在场馆里遇到了杨聪。杨聪问他:“在微草怎么样,习惯吗?”

“还不错。”

许斌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毕竟,英雄从不回头看爆炸。”


-END-


杨聪大怒:“谁告诉你三零一爆炸了!”

(↑源自一个评论区很有才的旁友,怒戳笑点hhhhh)

评论(58)
热度(2226)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