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方士谦生贺】星火

  • 方士谦中心粮食向。私设一大堆。

  • 方神生快生快生快生快!祝你永远十八岁(雾)~


1.

治疗之神方士谦也算是一个传奇,作为多功能精分暴力奶而闻名荣耀,拿了两个冠军后拍屁股走人不带走一丝云彩,从此全明星注定有一队嗷嗷待哺没治疗。联盟初期方士谦在众宅男里身高一骑绝尘,是以传出了“天塌了没事,有方士谦顶着”这种耳熟能详的段子。

人活一辈子就是要浪要拽要潇洒,方士谦觉得自己很看得开。而且自己这种性格是有原因的,家庭原因。

某天方士谦开着聊天窗口打字,邓复升路过就看到对方发来一条“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了你救谁”。

邓复升颇为震惊:“老方你有女朋友了?”

方士谦深深地叹了口气。

方士谦单手噼里啪啦打字:爸,别闹。

邓复升:“……”

方士谦又叹了口气。他很难决定是没有女朋友更可悲一些,还是有这样一个脱线的老爸更可悲一些。

 

2.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文艺青年。

某次因为暴雨整条街都断电的时候,方士谦在百无聊赖的黑暗里开始吐心灵鸡汤:“我觉得人生特别有意思。和一群人在一起闹腾有意思,两个人共同做一些事情也有意思。但是人也需要享受一个人单独生活的有意思。比如我就喜欢没事儿的时候听着音乐坐公交,看着窗外的城市一直坐到终点站再坐回来。”

王杰希正打着手电看书,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说:“注孤生。”

方士谦一口老血:“你这种毫无情调的人!”

 

3.

作为二愣子袁柏清的师傅,可以称之为大愣子的方士谦有一颗积极向上一往无前的心。叶秋打本不带奶的习惯由来已久,对此方士谦表示不服。

方士谦给张新杰发短信:咱们组队打个五人本吧。

张新杰回:一队两个治疗?

方士谦也回:一队五个治疗。

张新杰沉默良久才回了个哦,方士谦几乎要以为他提前上床睡觉了。最后真的凑齐了五个奶,清一色的治疗气势汹汹杀进副本,花了两个多小时耗死了boss。方士谦把录像发到选手群里后引起一片“我赵日天服了”的刷屏,成了联盟里的一段佳话。

 

4.

方士谦是微草从网游里挖来的,事实上挖他的人不止一家。

索克萨尔:你看咱们一起打过本,感情深厚。来蓝雨吧。

防风:太远了。

索克萨尔:微草实力不如我们,进季后赛都费劲。没前途。

防风:离家近。

索克萨尔:……

 

5.

作为一个独生子(方锐真不是他弟,方世镜方明华方达旭也不是),方士谦加入微草后感受到了组织的温暖。组织的温暖的另一个名字叫林杰,遇到他以后方士谦终于明白了国欠哥的含义。

后来方士谦发现,最坑人的不是国欠哥,而是国家给了你一个哥哥然后收走了他。

方士谦觉得王杰希这个死小孩真是要不得。

但人活着也不能只有潇洒,每个人身上都要背负起相应的责任,背着背着就会成为习惯,习惯了也就没那么不顺眼了。

彼时还未封神的十九岁方士谦和当年还没拿过冠军的中游队微草共同成长。

 

6.

有段时间方士谦跑网游跑得异常勤快,在空荡荡的训练室里一直呆到晚上。王杰希吃完晚饭回来站在他身后看,他们都知道这是在干什么——给微草治疗选接班人。

方士谦摸了摸肚子:“给我带饭了没?”

王杰希说:“训练室不允许吃东西。”

方士谦叹了口气操作着小号跟着另一个牧师四处乱窜:“我命苦啊……”

王杰希接着说:“所以买了三个包子放你宿舍了。回去记得热一下。”

方士谦的操作顿时有力了不少:“我发现了个好苗子。”

王杰希问:“和你比怎么样?”

方士谦说:“也就差十条长安街。”

 

7.

方士谦试着加了那个牧师的好友,然后发了句“你好我是方士谦,有兴趣加入微草吗?”

过了几秒钟……方士谦发现他被删好友了。然后站在自己对面的小牧师头顶飘起来个文字泡,上面写着,“你个屁眼子”。

方士谦:“……”

很快又飘起来一个:“我是说骗子。”

方士谦打字:“我真是方士谦,不信咱俩来PK?”

小牧师发了个鄙夷的表情:“呵呵你当我制杖啊,你个沙雕,还敢装我男神。”

方士谦不死心:“我就是你男神,真的。你加我QQ,我让王杰希和你视频。”

一旁围观的王杰希:“……”

 

8.

最后方士谦迫不得已开了大号去敲小牧师,要了电话以后雷厉风行跑到小孩家里,安抚了吓得说话都不利索的小孩和半信半疑的家长之后成功坑人到手,带领着又一个好少年走上了打游戏的不归路。

这个苦逼的少年就是袁柏清。

因为骂了男神而悔不当初的袁柏清刚开始连说话都是小小声:“那什么,师傅,我从哪儿开始训练啊?”

方士谦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笔记:“对着这个看录像,先参悟一下治疗的精髓。”

袁柏清惊讶:“治疗的精髓?”

“首先是长得帅。”方士谦说,“毕竟不是所有的奶都叫方士谦。微草奶,放心奶。”

袁柏清觉得治疗之神的光环褪去后他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男神的高大形象就在眼前渐渐崩塌。没过几天方士谦在袁柏清手机里的备注就从“师傅大人”变成了“弃疗之神”。

 

9.

微草是一个友爱的大家庭,队员过生日凑钱买蛋糕是传统,一群人一拥而上寿星被糊一脸奶油也是传统。

回宿舍后方士谦一边洗脸一边想,他们能用奶油做个奶瓶出来也是不容易。毕竟是心意嘛,重在真诚。

回想当年上初中的时候方士谦过生日,好多人给他发祝福,他就一个一个戳开回谢谢。

有个特别不熟的同学也给他发了一条,方士谦定睛一看:生日快乐,祝你永远十八岁。

十四岁的方士谦陷入了沉默。忍住呵呵的欲望,他回了一条“彼此彼此,同乐同乐”。

 

10.

方士谦擦完脸坐在床上拆礼物,大大的包裹拆开里面放着个中号的包裹,再拆开是个小号的包裹,再拆开是个袋子,袋子里装着本相册。相册里面塞满了照片,照片上是微草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方士谦一张一张慢慢翻过去,撇撇嘴笑了一下。

“他们肯定藏在哪儿看着我,就等着我哭呢。”方士谦把相册包好装回袋子里,“这帮人,心真脏。”

那是方士谦在微草的最后一个生日。

 

11.

出了国忙成狗的方士谦颇为怀念曾经窝在床上吃薯片看片的幸福生活,现在想想那简直就是人生巅峰。荣耀世邀赛要开始的消息方士谦是知道的,但突然看到中国国家队的宣传海报还是狠狠地惊讶了一下。

方士谦赶紧喝了口水压压惊。

时间是无法战胜的东西,所有的一切都会被画上句号,包括他们每个人的职业生涯。好在文章不在于长短,而有过感叹号的人生确实没有遗憾。

方士谦说:“摄影师谁啊?加鸡腿!”

 

-END-



评论(33)
热度(1644)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