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粮食向】我爸爸的爸爸不是我的爸爸

  • 刘小别袁柏清友情向,带七期玩儿。最近我对男生间的友♂谊有了全新的认识。


1.

冷冰冰的秋雨一场一场地下,凉飕飕的秋风穿过大楼穿过胡同,裹着刘小别一脚踹开了宿舍的门。

刘小别被冻得直哆嗦:“袁柏清,你妈逼你穿秋裤了吗?”

袁柏清:“……”

袁柏清说:“我竟然一时不知道该回‘穿了’还是‘逼了’。”

一旁举着手机刷微博的柳非笑成傻逼。

刘小别脱外套:“柳非你怎么在这儿啊?有没有一点儿这是男生宿舍的自觉啊?”

柳非说:“没事,我给自己的定位很明确。”

袁柏清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刘小别笑嘻嘻溜达到袁柏清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冻僵了的手捂到了袁柏清的脖子上。宿舍楼里顿时发出了迷之惨叫。

“刘小别!”袁柏清从椅子上跳起来,“别打扰我我正和徐景熙竞技场呢!”

刘小别愣怔了一瞬。

刘小别说:“我怎么觉得这个主谓宾有什么不太对。”

袁柏清又惨叫着扑回电脑前:“啊啊啊徐景熙你居然趁机放大招,直接带走我百分之三的血……看我刷回来!冠军是微草的!”

刘小别:“……”

 

2.

柳非觉得她突然就不懂男生的世界了。

训练间隙休息的时候,刘小别冲袁柏清招了招手:“把脸伸过来,让爸爸给你点父爱。”

袁柏清说:“你拱。”

刘小别二话不说把脸凑近。

柳非内心刷满了yooooooooo。

刘小别说:“呸。”

唾沫喷了袁柏清一脸。

柳非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俩互相掐着脖子渐行渐远,内心是卧槽的。思虑再三,柳非戳开了七期群主唐昊的QQ。

叶下红:在?

唐三打:叫爸爸干啥?

叶下红:……

叶下红:为什么你们都自称自己是爸爸?

唐昊刚在健身房挥洒完汗水急着洗澡,回忆了一下这个典故匆匆写了个事例发过去就下线了。

 

3.

全明星的时候职业选手们分期约饭,女选手们自成一桌。包厢里聊得热火朝天吃得不亦乐乎。孙翔把自己碗里混迹在肉中的菜扒拉出来,顺手夹给了旁边的唐昊。

唐昊也是肉食动物,嫌弃地腾出右手糊了孙翔一巴掌。

孙翔怒摔筷子:“爸爸好心给你夹菜,你却给了我母爱?!”

七期这一桌爆发出的大笑瞬间盖过了隔壁黄少天的说话声。

 

4.

柳非暗下决心,下次就算抛弃姐妹聚会也要混到这群神经病中来。

精神病人心情爽,智障儿童欢乐多。

古人诚不欺我。

 

5.

刘小别心塞很久了,关于又没进全明星这事儿。

唐昊说:“又是第二十五名啊?恭喜恭喜,某种程度上和张佳乐不分伯仲啊简直,也是天赋异禀。”

孙翔说:“其实选不进也挺好的,每次都进全明星多无聊啊,还得被别人挑战。忍着不花式吊打新人好累的。”

刘小别说:“你大爷。”

 

6.

刘小别一直以来给自己定下的目标都是打倒黄少天,摆脱卢瀚文,脚踩蓝雨走上人生巅峰,直到有一次王杰希找他谈话。

王杰希说:“小别,你知道物理学中的追及问题么?”

刘小别迷茫脸:“我上过高中的……队长你提这个干嘛?啊我知道了是不是在荣耀战斗中要充分利用物理知识计算身位格,用科学打败敌人?”

王杰希:“……”

王杰希说:“不是,我想说的是另一个问题。物体A和物体B以不同速度沿直线前进,A速度大于B,B的起始点比A靠前。A开始追B,当A走完刚开始落后的距离时,B又前进了一段距离,A走完这段距离后,B又走了短一些的一段距离,周而复始,A会无限趋近于B,但始终无法超过。”

刘小别说:“啥?”

王杰希说:“因此,虽然A速度大于B,但永远不会真正追上B。”

刘小别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在慢慢崩塌。

王杰希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起身离开了。

刘小别不明觉厉。

 

7.

袁柏清压力很大,开两台电脑让冬虫夏草和防风PK都无法减轻他的压力。舆论这种东西虽然心里知道并没有什么卵用,但就是忍不住瞅一眼,瞅完了就是抑制不住的心塞。

心塞塞的袁柏清迎来了一个失眠的夜晚。

袁柏清心更塞了。

刘小别说:“别瞎想了,来,爸爸陪你竞技场。”

袁柏清说:“呵呵。”

刘小别爬起来开电脑:“呵呵啥,看你一脸缺爱。来把你账号卡给我一张。”

袁柏清眨眼:“你用治疗号和我打啊?”

治疗是一个卡时机最重要的职业,而刘小别的特长是手速。为了保持平稳的手速,刘小别操作冬虫夏草挥舞着十字架跳了一曲甩葱歌。

 

8.

孙翔和唐昊都跑国外打荣耀去了,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

袁柏清说:“放眼联盟,除了张新杰以外最牛逼的治疗舍我其谁!以后我肯定有机会!”

刘小别提醒他:“徐景熙哭晕在厕所。”

袁柏清突然开始拍桌笑:“说起蓝雨的厕所,上次打友谊赛的时候柳非简直哭瞎,蓝雨女厕所都结蜘蛛网了,灯也是坏的,整个一鬼片现场哈哈哈……”

刘小别也哈哈哈哈,哈哈完了他说:“剑客是强力的近战职业,我肯定也能进一回国家队。”

袁柏清说:“名额让黄少占着呢,黄少退了有小卢,你是哪根葱,老男人。”

“诶呦袁柏清你最近很嚣张啊!”刘小别翻了个白眼,从箱子里拿了瓶脉动。

袁柏清伸手:“让我喝一口。”

刘小别高冷脸:“叫爸爸。”

袁柏清挑眉:“哟呵你小子,我给你三秒钟,三,二……爸!爸你快给我喝一口!”

刘小别笑得喷了一地脉动。

 

9.

体验国外生活的众人没过多久就开始哭天抢地,黄少天只有“我想吃炸酱面”这几个字的微博被所有人转发,并且掀起了拍美食艾特国家队的热潮。

晚上例行撸串的时候袁柏清习惯性掏出手机拍照,刘小别阻止了他。

袁柏清很奇怪:“怎么啦,每天看孙翔哭唧唧多开心。”

刘小别说:“是很开心,但是昨天我发的那个牛肉炖排骨……”

袁柏清说:“特别好,拍得色香味俱全,深夜报社的典范。”

刘小别说:“队长点赞了……”

袁柏清:“……”

 

10.

入冬后除了做手操的时间长了一些,中午的饭凉得快了一些,袁柏清看上去又胖了一些,七期选手群因为训练冷清了一些以外,日常生活并没有什么改变。年轻的职业选手们依旧过着单调而平凡的日子,训练吃饭睡觉撕逼。就像学校里只用学习不用操心其他的学生一样。

而且不用交学费,还有工资。

为了最终的胜利而不懈奋进,走向属于自己的荣耀和未来。

毕竟他们,犹是少年。

 

-END-


评论(51)
热度(3213)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