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花草组】冠军果然不嫌多

  • 王杰希张佳乐粮食向。

  • 两个气质boy,魔幻惹人爱!【???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如此按辈分算来国家队有三宝。

开荒的叶修,二期的张佳乐,三赛季的王杰希。

已退役的叶领队可以类比为退休后被返聘的老大爷,霸图F4颜值担当张佳乐则是亲和力Max的隔壁二大爷,出国后不断放飞自我的王杰希成了为老不尊的三大爷。按理说队里其他人都应该乖乖地叫他们一声前辈。

比赛前半程叶修还能克制住手痒摆谱,宣称坚决不上场,于是王杰希和张佳乐就成了当之无愧的老资格。两人的渊源完全可以追溯到联盟初期,天下大势还是“嘉世霸图,一统江湖”的时候。

第二赛季炫目华丽的弹药与强硬嗜血的重剑一度成为众人难以攻克的课题,王杰希在观众席上冷眼瞧着一叶之秋挥起战矛破了横扫大半个联盟的繁花血景,默默把自己代入到其中一方,期待着下赛季的交手。那时座位前一排某个聒噪的少年絮叨着要看身边人的笔记本。

第三赛季魔术师横空出世一战成名,酷炫的吊诡打法让刚出道的新人队长备受关注。张佳乐举着草莓味冰淇淋,坐没坐相地把腿翘起来搭在桌面上。孙哲平站在他身后,胳膊搭着转椅靠背。两人以非常学术的态度观看了一叶之秋把王不留行抡到地上的比赛视频。

然后在半决赛以非常严谨的姿态打败了微草。

孙哲平和王杰希握手的时候,张佳乐跑去骚扰同为二期生的方士谦。他叉着腰研究了一番微草治疗写满不高兴的脸,凑过来评价道:“我觉得面部表情调整得有些过头,太浮夸了。”

“真的?”方士谦瞪大眼睛,“这样呢?”

张佳乐品鉴半晌,说:“从有人杀了你全家勉强变成了有人欠你一百万。”

方士谦满意地点点头,继续努力酝酿阴郁气质去了。

 

荣耀联赛刚起步的时候职业圈还不大,从网游一路打进职业圈的民间大神基本都混了个脸熟,晋升为同事之后纷纷熟稔地约饭面基,上到对手,下到队友,都没配偶。

二十岁的张佳乐比几年后还要阳光开朗活力四射,也远比几年后轻松得多,整天没心没肺咧着嘴笑,是个非常讨喜的年轻人。

第三赛季赛后的聚会上,喝高了的张佳乐站在桌子上扯着嗓子高唱“我们都有一个家,名字叫百花”,吼累了就窝在包间的沙发上休养生息。迷糊之中张佳乐突然一拍大腿:“诶呦喂嘿咿呀哦!”

张佳乐酒量其实不错,但酒品不太好,喝醉了喜欢拉着孙哲平一起唱青藏高原,搞得孙哲平异常崩溃,数度企图一手刀劈晕他。

一屋子人都看过来,张佳乐哈哈哈笑着指向韩文清:“我头一次发现,老韩的眉毛居然这么粗!”

……

孙哲平伸手捂他的嘴未遂,张佳乐摇头摆尾地继续扑腾:“这样看来还老韩可以和小王同志建个组合,就叫‘浓眉大眼组’。其实大孙眉毛也有点粗,你们三个可以一起搞个杂志专栏,题目我都帮忙想好了——《电竞之家:男人不出柜》!”

韩文清满头黑线,王杰希一脸无语。孙哲平揪住张佳乐的领子强行给他灌醒酒汤。众人都“吭哧吭哧”奋力憋笑,看向张佳乐的眼神里也不禁带了一丝钦佩与怜悯。壮士啊,简直是生命不息作死不止的典范!

于是后来张佳乐又被业界称为“敢于躺在孙哲平怀里同时调戏韩队和王队的男人”。但这个称号并没有流传下来,因为当年参加聚会的人渐渐退役得差不多了。一旦离开荣耀,他们就很难再聚到一起。

 

孙哲平特地挑了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离开,往SUV后备箱塞行李的时候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他回过头,张佳乐站在路灯下,孙哲平站在阴影里。

孙哲平本来觉得,离别在即,以张佳乐这种容易激动的性格肯定会哭得稀里哗啦,说不定还会二闹三上吊。自己又实在不是会安慰人的暖男类型,为此忧心忡忡了好几天。

此刻黑色的天空下,张佳乐冷静得出人意料。留着俏皮小辫子的青年紧握拳头站得笔直,路灯照得他简直像是在发光。

张佳乐深呼吸酝酿了半天感情,终于憋出一句:“路上注意安全。”

孙哲平笑了一下,拉开车门。

“我再确定一遍——”张佳乐往前走了几步,“你回B市真的不是打算偷偷打死王杰希吧?”

孙哲平终于忍不住捂着脸笑出声。张佳乐锲而不舍地开脑洞:“我可不想过几天看新闻看到一篇题目是《天子脚下某电竞选手横死街头,凶手竟然是他?!》之类的文章。你这一走山高路远,进了局子没人帮你赎身,挣到一沓毛爷爷没人帮你花,怎么让我放心啊!”

“瞎想什么。”

“你现在太像那种打群架的社会青年了……”张佳乐视线朝孙哲平手上的绷带飘过去,然后迅速移开,好像再停留一秒钟都会被灼伤一样。

“你来开车。”孙哲平绕过车头坐到副驾驶的位子上,“把本社会青年送到机场,这辆车就留在K市给你玩儿。”

“哼,说得好像不留给我,你有本事把它开走。”

张佳乐哒哒哒跑过来钻进车里,低头系安全带。孙哲平向他保证:“放心,我最多抢一套王杰希看上的房子。”

 

王杰希闷闷地打了个喷嚏,沙发跟着颤了颤。他暂停掉屏幕上狂丢技能的百花缭乱,突发奇想扭头和自家妹妹说:“问你个问题。”

女孩眨眨眼:“嗯?”

王杰希回忆了一下,开始讲:“有个人,他去参加一个比赛。第一年不太成熟,输了。第二年闯入决赛,对手太强大,得了第二。第三年连决赛都没进。到了第四年再次闯入决赛……”

“终于得了冠军?”

王杰希说:“又得了第二。”

“……”

王杰希继续说道:“如果你是他,你会怎么想那些让你没得冠军的人?”

女孩撇撇嘴:“还能怎么想啊,一群贱婢!“

王杰希:“……”

“哎呀我不知道啦,要是给我的话我第二年就不参加这个比赛了。谁啊这么惨?哥你随便编的吧?”

王杰希摆摆手没再说什么。

 

第六赛季夏休期开启的前一天余老板大手一挥,非常豪迈地组织微草全员去K市旅游。没跟旅游团的一群死宅举着旅游手册,头顶七月份火辣辣的阳光,在陌生城市的陌生街头艰难求生。

邓复升拍了几张照片发微博,大喇喇地定位出了众人所在的街道,一时间评论里全是哀嚎着“站住别动我这就订从B市到K市机票”的真爱粉,“哦哦哦队长戴墨镜好帅”的少女粉,还有“豪门就是有钱666”的直男粉。

放假期间无所事事在不远处店铺里刷微博的张佳乐愣是循着定位找到了他们,从远处一眼望到那帮围在一起戴着鸭舌帽的年轻人,还有站在他们中间满头大汗给队员们分雪糕的王杰希。

张佳乐收了手机戴好墨镜偷偷来了个绕背,从身后在王杰希肩上狠拍一记:“呦呵,老王带队员来我们地盘旅游,交保护费了没?”

王杰希一副早知道他会来的样子,淡定地打了个招呼。张佳乐特别顺手地从塑料袋里挑出根冰棍叼住,嘴欠道:“得了第二感觉怎么样啊,需不需要善良的我安慰一下?”

方士谦摆出叶修同款嘲讽脸:“这方面的经验我们是不如你丰富。”

张佳乐怒咬冰棍:“人在屋檐下还挺嚣张?!信不信把你们带沟里去,让明天的报纸头条变成《B市土著迷路后委屈报警:我想回家》!”

方士谦不以为然接着嘴炮:“老张这是要依靠他丰富的第二名经验来指导我们了,毕竟一回生两回熟嘛,大家欢迎!”

邓复升和李亦辉立马把冰棍咬在嘴里,空出双手啪啪啪鼓掌。就连王杰希都把塑料袋挂到手腕上,象征性地拍了几下。

“靠!”张佳乐捂胸口,这都一群什么人啊,需要安慰个屁!

王杰希擦了把汗又给张佳乐塞了个冰糕以示安慰:“不开玩笑了,张导游,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还是老王识相,懂得孝敬长辈。附近最好的……”说着张佳乐舔了一口冰糕,顿时脸色一变,“我擦,这什么味道啊?!”

阳光照在白短袖上有些刺眼,王杰希分外无辜:“黄瓜味儿。”

张佳乐吐血,骂骂咧咧地跑进附近便利店买水漱口去了。

 

荣耀职业联盟一路发展,职业选手们的交情也跟着一路发展。从游戏到现实的日常互怼,又有全明星周末组队铺垫,世邀赛时各战队的大神们汇聚一堂,抱团为国争光还真没什么心理障碍。开会时一群人坐一起有说有笑。

然而王杰希总觉得张佳乐看向叶修的眼神像是在说“你个贱婢”。

看向自己的眼神则是在说“哼,另一个贱婢”。

苏黎世酒店两人一间房,同队的张佳乐和张新杰顺理成章地分到了一起。张佳乐私下四处沟通跪求一换:“我不想每天晚上被没收手机啊!”

王杰希主动提出:“我们换吧。”

张佳乐感激涕零:“真的?还是老王你人好……等等你室友是谁?”

王杰希干咳一声:“叶修。”

张佳乐:“……”

张佳乐扭头就走。

“其实换房也没有用。”王杰希对他的背影说,“已经约好了,每天晚上我和张副负责查房。你和他住一起大概还能多玩五分钟。”

此后王杰希觉得张佳乐看向他和叶修房间门牌号的眼神写满了“呵,贱婢的二次方”。但显然张佳乐非常有职业素养,能够忍住内心举着银针的容嬷嬷,和新队友通力合作共赴荣耀巅峰。

 

胜利的喜悦强烈得无以言表,奖杯被传来传去,不一会儿就沾满了目测是口水泪水混合物的不明液体,八成还混着不知道是谁的鼻涕。然而就连张新杰都掏出纸巾擦了擦奖杯,笑意满满地亲了奖杯一口。眼前的场景似曾相识又与昔日截然不同,王杰希突然就有些感慨。

这是他的第三个冠军了。

从进入训练营开始走到如今,他即将迈入荣耀的第十个年头。刚一出道他就是微草的队长,但大部分队员都是他的前辈。等艰难地走过三个赛季,他站在领奖台上说出“微草,冠军”的时候,一些从联盟初期打拼过来的老选手已经因为身体原因退役了。

但比赛还在继续,荣耀从未停歇,所以留下的人继续向前。第七赛季微草涌入一批新人,治疗之神开始参与轮换,战队开始着眼未来,王杰希一个月就瘦了一圈。

决赛再次和百花相遇颇有点造化弄人的意味。走廊里两队迎面碰上,张佳乐走在最前面,看上去有些瘦弱也有些憔悴,但眼神明亮灼热。王杰希冲他点了点头,于是张佳乐放松嘴角笑了一下:“准备受死吧!”

他们擦肩而过,方士谦挑眉道:“想得美,我们队长可是答应拿冠军给我当退役礼物了。”

这么多年过去,放眼四顾,整个微草始终没动窝的除了位于食物链顶端的余老板,就只剩下了自己和门房大爷。走在奔三路上的自己像父亲养孩子一样,带起了经验匮乏还需磨练的新生代们。

王杰希几乎要忘记和旗鼓相当的队友在场上肆意飞扬的感觉了。

身旁的周泽楷戳了戳他,示意四号队员看镜头。另一侧黄少天似乎一直在哔哔些什么,内容却被巨大的掌声覆盖过去。

场馆内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奖杯像火炬传递仪式一样轮着转,最终传给了张佳乐。

——比想象中的沉。

张佳乐刚揪着黄少天的胳膊哭了一波,眼圈和鼻头都红红的,衬得脸色刷白。他被人招呼着看镜头,举起奖杯拍照留念。张佳乐的位置正对观众席,他在模糊成一片的人群中寻找百花,寻找霸图,寻找代表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那部分的一切。

孙哲平就不用提了,韩文清和林敬言也肯定按捺不住出国跑现场的冲动。

于是他对着镜头比了个特别傻的剪刀手,咧开嘴笑得没心没肺,一如当年。

 

坐在回国的飞机上张佳乐抱着奖杯不撒手,被嘲讽也不撒,坚持一个人和奖杯坐一排,全程保持傻乐状态。

王杰希坐在后面的座位上,支着下巴操心微草那群小屁孩有没有好好训练。不用猜也知道一旦开机手机肯定会被短信祝福刷屏,估计借着由头又要全队出去撸串……摊开摆在腿上的杂志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他做出决定,下下个赛季自己就开始打轮换。

小孩子学骑自行车的时候,大人往往会先扶着,然后慢慢松开,边松边和小孩说:“没事,我一直扶着,你继续骑吧。”

等小孩发现其实没人扶的时候,已经可以跌跌撞撞独立自主地骑向未来了。

王杰希揉揉额角,回过神就看到前排张佳乐下巴搁在靠背上,目光灼灼地望着自己。

王杰希说:“怎么,回过神了?”

张佳乐神秘一笑:“老王啊,我发现叶修有时候说话还是靠谱的。”

王杰希点点头,说:“哦。”

张佳乐等了半天,实在忍不住了:“这时候你难道不应该问我是哪句?”

王杰希继续点头:“哦,哪句?”

张佳乐哼了一声,还是别扭地说了下去:“冠军这种东西,果然不嫌多啊。”

机舱里灯光昏暗,舷窗里露出黑漆漆的小块夜空,浓重的墨色渲染了整个苍穹,承载着荣耀与希望的航班飞入即将迎来黎明的静谧夜晚。

王杰希微笑:“是啊,好多年前我就发现了。你现在才知道?”

张佳乐愤怒地准备起身,生生被忘记解开的安全带勒了回去。他眼珠一转,转而伸手戳了戳奖杯,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晚就晚吧——”

“反正知道了。”


-END-


评论(78)
热度(3231)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