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王黄】大龄退役选手的同居生活

  •  @高原反应 时隔两年迟来一个月的生日快乐!

  • 我下次再把一篇文拖两个月写就是智勇双全……反复删改到怀疑人生,最后还是不大满意,但真的lay了(。


黄少天退役那天G市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高大建筑的玻璃幕墙映出灰色天空,窗户上划过一道道倾斜的水痕。以蓝雨副队长的标准来看,这个富有历史意义的退役发布会在时长控制方面相当不错,至少直到现场采访结束雨也没停,天还没黑,绿油油的树叶被冲刷得一片青葱,充满生机欣欣向荣。

会议室冷气开得足,等媒体好不容易走得差不多了,卢瀚文终于能松懈下来,连打了三个喷嚏。

郑轩摸摸肚子:“到饭点了。”

“在这个举世瞩目的大日子里,我们当然不能吃食堂。”宋晓振臂高呼,“黄少请客!”

黄少天内心毫无波动,拿起背包就往外走:“请你个红烧狮子头!还有没有良心了,昨天的队内告别仪式暨海底捞交流大会不是我请的吗!以后你们退役记得叫我,我不远万里不辞辛苦也要把散伙饭吃回来,一个都别想跑。”

“怎么说得跟吃喜酒一样……”

“一个道理,记得随份子啊。”

屋里顿时起哄声此起彼伏,卢瀚文挠头:“怎么感觉气氛不太对,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很悲痛吗?”

徐景熙当机立断,开始分发面巾纸:“说的对,都给我哭!”

“哭个屁!”黄少天劈手夺过纸抽,“好好的喜酒,干嘛搞得像奔丧。”

“对,大家开心一点!”卢瀚文握拳,“黄少打了这么多年,现在退役属于寿终正寝,怎么说也是喜丧!”

黄少天作势要把纸抽砸大逆不道的小屁孩脸上,奈何小屁孩近几年身高抽条,整个人恍若春天的柳条夏天的野草,年纪轻轻就达到了保一米八争一米九的至高境界,再不是当初那个能拎着衣领教做人的小朋友了。卢瀚文身姿矫健地奔至门口,开门伸手弯腰一气呵成:“老大一路走好!”

黄少天最后看了一眼会议室,投影上标着“退役发布会”的PPT被关掉了,显示出桌面上巨大的蓝雨logo,六芒星铺展开来,剑柄依旧稳稳地立在那里。他收回视线大步流星向外走去,潇洒地一摆手:“退朝。”

走廊里的空气又潮又闷,沉甸甸地包裹着他。身后传来徐景熙捏着嗓子的吆喝:“黄少起驾——”

黄少天的双肩包里装着一套键鼠和两个粉丝送的沙雕锦旗,一个上书“剑圣下凡,闭嘴很难”,另一个写着“感谢黄少天大神曾在竞技场大发慈悲取我狗命”。宿舍里的杂物之前已经被大范围扫荡过一波,于是这就是今天要从俱乐部带走的全部家当了。他扭过头,队友们都站在原地。喻文州冲他点了点头,又笑了一下,用的是平时一场比赛结束,大家七嘴八舌复盘完毕,开始做队长总结时的那种笑法。这一刻黄少天终于有了退役的实感,脚下的地砖坚硬又平坦,一无所知地铺向前方。

其他人八成还有什么假期网游任务要商量,退役人士先走一步,与俱乐部大楼正式作别。来到一层,隔着玻璃大门就看到王杰希撑着伞在等他,黄少天心情略有回升,迈过门槛的脚步都轻快了一些。

“什么时候来的?干嘛一直专门等在外面,累不累闲不闲,你们北方人喜欢淋雨啊。”

王杰希诚恳地解释:“没有一直站着,我算好了时间,记者走之前都待在车里。”

“……突然变老实了哈?!”黄少天挑眉,“这种时候都不知道哄一哄我,说你情商低还不承认。”

王杰希眨眨眼没说话,只是伸手把人拉到伞下,将伞面压低,然后凑过去亲了亲他。

黄少天捏着背包带子,心虚地望了眼俱乐部大门:“喂喂喂,干什么!”

王杰希依旧很诚恳:“哄你。”

黄少天不情不愿地被哄回来了三分之二,脸颊有点发烫,定睛看去对方也耳朵红红,顿时心情一片大好,三分之一又被抵消掉了五分之四,只剩十五分之一的心口还在连绵不绝地下着混乱之雨,无法轻易与那段蓝色的明亮夏季挥手作别。雨水劈里啪啦地打在伞面上,潮湿的空气沉重地压过来,整座城市都闷闷的。

坐进车里的时候水汽也跟着涌进来,黄少天一手揉鼻子一手拉过安全带,摆在前面的招财猫傻乎乎地晃着爪子。王杰希一面倒车一面忍不住念叨他:“你这车多久没护理了,我专门去店里洗了个车才能把它开上路。”

“你上次什么时候来的就什么时候洗的,由此可见你多久没来看望过久居祖国南端的留守男朋友了,车上落满的那都不是灰尘,是爱情玫瑰枯萎后掉落的残骸。以及下次洗车前还是得看天气预报,下雨天洗车太冤了。”黄少天伸出手握住招财猫的胳膊,金灿灿的猫咪拧不过人类的蛮力,委屈地动弹不得,“对不对呀黄小钱?”

王杰希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不动如山。黄小钱抬着爪子,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大大的眼白。黄少天最不允许的事情就是空气突然安静,转而开口道:“老王啊。”

“嗯?”

“我觉得我需要一个荣耀戒断计划。”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计划分三步:打开电脑,卸载游戏,关闭电脑。”

“……真这么简单还要戒毒所干什么?!”黄少天气愤地松开手,招财猫又开始不知疲劳地摇晃爪子。

人生在世还得向前看,奈何说得容易,真要做出改变还挺糟心的。转型成功的优秀案例也不是没有,身边就坐着一位堪称楷模的私人司机。但王杰希实在没什么参考价值,这人冷酷得很,当初退役后说走就走,无论是来自战队的教练请求,还是来自联盟的工作邀约,都毫不犹豫一口回绝。账号卡交给战队,连小号都一个没留,魔术师就这样从荣耀大陆蒸发大半年,挥一挥扫把不带走一只修鲁鲁。

王杰希退役后第一次再度出现在广大玩家们的视野,还是在新一赛季的某场入围赛。联盟不知为何心血来潮请微草前队长和蓝雨副队长来当解说嘉宾,黄少天一口答应毫无心理障碍,同时对王杰希居然也同意出山表示惊讶。

“这不是挺久没见你了吗。”王杰希四平八稳地坐在演播室,“公费约会,有什么好拒绝的。”

“哪有人约会是看比赛……还真有。”黄少天回忆一番,他俩通过一起看比赛增进感情的次数真不少,热门场次还得自己买票,买来的票不是连座,还得刷脸跟人换座位,换来一波小范围尖叫与签名请求。所以更多时候他们选择一宅到底,裹紧空调被分享同一碗水果捞,肩膀蹭着肩膀窝在沙发上看直播,省时省力经济环保。

“是吧。”王杰希点头,“而且约会也是你负责说话,我负责看你,和做解说没太大区别。”

黄少天:“……我怀疑你在讽刺我,并且甚至根本不需要证据。”

王杰希笑着拍拍他的手背,然后回身和导播比了个OK的手势。。一切准备就绪,耳机里开始数倒计时,场馆内的嘈杂欢呼被隔绝在外,屏幕上是熟悉的动画场景和即将开启的光辉征程。

 

一进家门黄少天就甩掉外套奔向屋里,当机立断咸鱼瘫在沙发上。茶几上还放着外卖盒和一次性筷子,与挂在沙发背上的肥宅运动衫颓废得相得益彰。黄少天搂着抱枕仰望天花板:“退役第一天,空虚。”

王杰希帮他把衣服叠起来:“洗个碗就不空虚了。”

“……”黄少天二话不说闭眼装睡,被对方捏着后脖颈赶去洗手。俩人从出道前就八字不合,搞到一起更是八字没一撇,拖拖拉拉到世邀赛才有所突破,比赛一结束又开启习惯性异地恋模式,一年到头见面的次数比打友谊赛的次数多不到哪儿去。奈何多年相识实在太熟,怎么也生不出距离感来。

“这就是黄少的爱情保鲜法则。”徐景熙对卢瀚文谆谆教诲,“如果心理上没有距离产生美的条件,就靠生理距离来补足。”

“你特么才有生理距离!”黄少天冷哼一声,“我的爱情保鲜法则是老王在情人节的时候寄来的快递。”

“哟,王队送了你什么,鲜花巧克力还是戒指?”

“肤浅!难怪你这么多年都找不到对象!”

徐景熙膝盖中了一箭:“所以是什么……”

“窝头,艾草,尼龙绳。”

……

正确答案震撼全队,令人叹为观止。众人纷纷劝阻卢瀚文小小年纪不要盲从,否则不仅没法爱情保鲜,而且恐怕这辈子也莫得爱情只有保鲜袋。但无论如何,这对大众宿敌对家王牌的确将异地恋进行到底,一搞就是好几年,一路搞到王杰希退役,保鲜膜还好端端地塞在冰箱里。

遥想当初,王杰希进屋后站在门廊换拖鞋,从这个角度能看到黄少天靠在沙发上,露出个脑袋顶,乱糟糟地翘起了两根呆毛。电视还停留在电竞频道,退役发布会的直播已经结束了,转而开始播总决赛的精彩瞬间回放剪辑。解说充满激情的声音在客厅回响:

“一枪穿云踏射!这样的攻击简直避无可避……防风等来了救援!射线——诶呀偏了!双方的第六人都正在赶来的路上……”

电视突然被调成了静音,于是屋子里只剩下王杰希穿着拖鞋,啪嗒啪嗒走近的声响。他站在沙发后,盯着黄少天犹如狂风过境的发旋看了几秒:“你刚起床?”

“凌晨的航班。”黄少天打了个呵欠,“跟你谈恋爱太费钱,见一次面比爬长城还难,打比赛挣的工资全贡献给航空公司了。”

王杰希问:“你缺钱吗?”

“我缺心眼,行了吧。”

决赛回放还在继续,屏幕上的魔道学者将扫把甩得眼花缭乱,亮晶晶的星屑随之转出一圈旋风。没了特效音和解说的嚎叫,画面反倒显得颇为落寞,像一场华丽的告别。王杰希绕过扶手坐到旁边:“评价一下?”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

王杰希打断他:“简短点。”

黄少天噎住,斟酌半晌开口道:“……老骥伏枥。”

“好好说。”

“老马识途。”

“……再给你个机会。”

“老牛吃嫩草!”

王老牛装作勃然大怒的样子,伸手捏住黄嫩草的后勃颈,誓要把他连根拔起。后者一把抓过微草周边抱枕护在胸前,试图依靠绿油油队徽上附带的正气逼退敌军。眼见沙发上的真人动作戏精彩程度就要超过电视里的角色打斗戏,节目到了下一环节,微草队长退役发布会讲话部分重播。显示屏上的王杰希面色平静,嘴巴一张一合,于是巫师无声地念动咒语。

“不甘心啊。”黄少天把抱枕塞给王杰希,语气十分沧桑,“你出道的消息我就是从报道里看来的,现在你退役,我还是在看转播。这也太憋屈了。”

“没办法。”王杰希一本正经地说,“你比较年轻。”

黄少天眼神瞬间变得警惕,但等了半晌也没等来后续毒舌或是骚话。总决赛当晚,年事已高卸任在即的微草队长被一众小年轻拉去通宵撸串,隔天上午还要顶着黑眼圈去记者会,如果没有柳非倾情提供的遮瑕粉饼,电竞周刊的头条大概会变成《王杰希赛后形容憔悴疑似身体抱恙被迫退役》了。采访结束后王杰希强撑眼皮搭地铁,如果不是B市地铁实在太挤,估计路上就直接睡过去了。现在好不容易回到家,挨着沙发软垫大有原地昏睡的趋势。

黄少天倒回沙发里,顺手把空调调高了两度:“唉,瞌睡绝对会传染,瞅瞅你那两个硕大圆润活灵活现的黑眼圈,看着我都晕,一晕就也困了。我看咱俩今天八成要长眠于此,一觉睡到小卢大学毕业。”

卢瀚文显然没有大学入学的打算,于是王杰希迷迷糊糊地陪他瞎扯:“睡到喻文州退役那天。”

黄少天接着扯:“睡到叶修健身那天。”

王杰希:“……那可真要睡挺久的。”

俩人都被想象中的画面逗乐了,半死不活地傻笑了一会儿。然后黄少天说:“睡前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嗯。”

“吃了吗您?”

南方人蹩脚的方言模仿以失败告终,但成功唤醒了两个咕噜咕噜直叫唤的胃。B市地铁出行不易,开车出行也不易,一年以前王杰希整整一个月不回家也是常态。但这赛季他当起甩手掌柜,把阳台上一排花花草草打理得欣欣向荣,闲来无事也有空自己做饭,冰箱里好歹有些存货。黄少天蹲在垃圾桶前扒菜叶,王杰希把速冻水饺哗啦啦倒进锅里,厨房窗玻璃明晃晃好大一片,外面是更大片的阳光。

 

而在正式退役之后的第十四个小时,黄少天甩着毛巾宣布:“我想好怎么进行游戏戒断了!”

王杰希说:“嗯。”

“我打算做游戏主播!”

王杰希:“……嗯?你这不像戒断,像吸毒合法化。”

“不是,你仔细想,本剑圣如果进入网游,大部分时间都在与菜鸡共竞技对吧。那个难度系数,对本剑圣而言太没有挑战性了对吧。玩一段时间我就会因为过于无聊产生厌游情绪,从而成功戒掉荣耀对吧!完美,有逻辑,无懈可击。”

王杰希有些心累:“你需要声卡吗。”

于是黄少天快乐地登陆游戏去了,就差高歌一曲“我和我的剑客 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 文字泡伴随着我”。游戏倒不是生命,但热爱是生命的底色。燃烧的青春年少永远无法戛然而止,就连王杰希看起来浓眉大小眼,背地里也留了三个小号。

时间回到三年前的一个晚上,黄少天洗完澡准备难得地早睡一回,保护一下自己英俊迷人的发际线。突然手机震动两下,屏幕上跳出一条消息提醒。

王不留行:上游戏。

黄少天有些疑惑,搬过笔电登陆账号,开屏三个好友请求。

“黄你和一”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少愿我起”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天意在吗”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黄少天:“……”

他转头回对话框给王杰希发了一排问号。

王不留行:答应就点同意。

夜雨声烦:不答应呢!

王不留行:就把三个角色都打死。

“……”黄少天怀着一颗叛逆的心,试探着选择了魔道学者“黄你和一”。两人大战三百回合,最终剑客以微弱的血皮优势胜出……然后“少愿我起”冲了上来。黄少天怒拍键盘,一管血打三管血,对手还是王杰希,怎么看都是送命局。

夜雨声烦:你逗我呢???

王不留行:我追你呢。

 

黄少天捏着鼠标,忍不住“嘿嘿嘿”笑了几声。坐在一旁看剧的王杰希拔掉一边耳机,奇怪地瞟了他一眼:“想什么呢你。”

“咳。”黄少天说,“想买个洗碗机。”


-END-

如果还有明年,那主题或许就是黄主播的幸福生活了(?

评论(36)
热度(665)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