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绒&胖】一只不愿透露姓名的猫

  • 郑云绒先生的快乐猫塑文学,一个胖子与室友的故事。

  • 没想到会写这么多!如果有画手老师看到最后,或许可以圆了我脑海里可爱猫猫的浪漫画面!

1.

胖子有个室友,黑猫,纯种的。毕竟上海寸土寸金愁死个猫,不合租日子简直没法过。而黑猫能从一众前来试图搭伙的猫咪中脱颖而出,也是有原因的。

“什么?!”胖子脚下一个趔趄,“不是说建国后不许成精吗?!”

黑猫懒洋洋舔爪子:“谁说的?”

“规定上白纸黑字写着呢!”

“我不认字。”

 

2.

“这个是室友契约。”胖子把一张皱巴巴的纸摆到地上,抬起爪子在上面印了个黑乎乎的梅花,“然后这边是你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黑猫想了想:“不能说。”

“为什么?”

“哪儿那么多为什么。”黑猫不耐烦地一挥爪,“我就勉为其难地让你叫我爸爸吧。”

胖子大怒,一跃而起誓要与对方决一死战,谁料黑猫作弊,下一秒变成了个足有一米八七的大只人类,拎起橘猫的后脖颈丢进了沙发。

 

3.

虽然很不情愿,但胖子还是承认,能变成人形有时候的确非常方便。黑猫不仅可以大摇大摆去菜市场买鱼,打电话让装修工来给房子多开一个猫洞,还在人类社会找了个工作。

“音乐剧?”胖子充满好奇,“是唱歌吗?”

黑猫在沙发上趴成一滩,肚子下面压着同事送的方形抱枕,电视里播着美食纪录片,整只猫都显得十分安详:“不光唱歌。”

“那你肯定会唱歌了,来唱两句!”

黑猫撩起眼皮看了它一眼,深吸一口气——

“啊。”

 

4.

胖子向来管路上那些直立行走的家伙叫“愚蠢的人类”,而人类愚蠢的一大佐证就是他们有个奇怪的爱好:

晒猫。

胖子痛心疾首地继续分析,它的室友天赋异禀,不仅能变成人,还能常年混迹于人群之中,显然也或多或少染上了愚蠢的气息,不能直接晒猫就间接晒猫。这个推论的一大佐证是黑猫也开发出了个奇怪的爱好:

自拍。

 

5.

黑猫对于胖子说自己蠢的报复方法是,拎着胖子一起自拍。

胖子挣扎:“你这个混蛋!”

黑猫冷哼一声把照片发到了微博上。

胖子愤怒:“你是傻逼吗!”

黑猫又冷哼一声,在微博评论区补充:我儿子[呲牙]

胖子:……

 

6.

成精的猫咪虽然看起来风风光光,实际上生活不易,为了隐藏身份每天活得提心吊胆如履薄冰。好在时间久了,经验丰富,即使一不小心露出耳朵,也能随机应变掩盖过去。

录节目过程中突然翻车的黑猫默默紧了紧脑袋上的鸡头帽。

但危机总是此起彼伏,他离暴露身份最近的一次是在采访中,在被问到家里养猫情况的时候。当时录影棚没开空调,温度高得要命,黑猫被热得头昏眼花,没经思考就脱口而出:“我家有两只猫。”

诶呀。

 

7.

“粉丝想知道一下你家另一只猫的……”

“别问,问就是有证。”

 

8.

像大多数猫一样,胖子也对洗澡这项活动深恶痛绝。奈何有个爱干净且专横独断的室友,在合租协议里夹带私货,逼得橘猫毫无猫权。

协议第6条:甲方猫必须保证日常的身体清洁,否则乙方猫有扣除对方口粮的权利。

这个规定实在很丧权辱猫,但胖子终于在黑猫洗澡的时候听到了他唱歌的声音。

于是第二天合租协议又加一条。

协议第27条:如因乙方猫行为遭到邻居投诉而使居住资源被收回,一切损失和责任均由其承担。

 

9.

“不是我的错。”黑猫信誓旦旦,“都怪花洒长得太像话筒了。”

胖子哼了一声,在地毯上翻了个面。刚洗完澡的黑猫则窝进空调被里,抱着剧本打哈欠。他因为最近工作太忙几乎瘦得皮包骨头,一身猫毛也好久没剪,虽然不胖但还是毛乎乎的。

黑猫说:“儿砸。”

胖子果断扭过圆润的身体用屁股对着他。

黑猫一甩空调被,端起范儿抑扬顿挫地开口:

“烦请将我的小鱼干取来。”

胖子:“不取,滚。”

 

10.

有时候当人也是一件很受罪的事情,最令猫窒息的一点就是,人得穿衣服。

“我前几天没剪毛,去排练的时候险些被热死在不开空调的房间里。”黑猫搂着胖子的尾巴倾诉,“今天剪了毛,穿卫衣套牛仔褂还是觉得冷。”

胖子冷酷地甩开尾巴:“那就再多穿点。”

“没有这么简单!”黑猫忧愁地改去摸胖子的耳朵,“问题在于我同事看到之后都以为我生病了……这要怎么解释?”

“就直说呗。”

“说我是猫?”

“说你肾虚。”

 

11.

后来剪毛的事情迎刃而解,因为黑猫接了一个剃须刀广告。

胖子感觉浑身一凉。

但黑猫还在为拍广告的事情发愁,他对着镜子研究了很久自己嘴巴两边的胡须,最终还是决定粘个假胡子。

胖子蹲在衣柜上俯视自己愚蠢的室友:“你这胡子也太奇怪了。”

黑猫一甩头:“比较有个性,你得理解。”

“你哪儿来的假胡子?”

黑猫拍拍自己窝里的垫子:“最近我掉毛好像有点严重。”

 

12.

黑猫虽然不太讲求生活品质,但睡觉是猫生大事不能马虎,床和窝一个也不能少。

胖子觉得很烦:“你不会每天晚上选择恐惧症发作吗?”

“不会。”黑猫说,“洗了澡就睡床,没洗澡就睡窝,两天没洗澡就睡你的窝。”

胖子:“个bia……不行猫不能说脏话。”

 

13.

“我今天险些暴露!”黑猫又来找胖子诉苦,“我有个关系特别好的同事,要演一部关于猫的音乐剧——”

 

美女同事:“龙龙我来咨询你一下。”

黑猫惊恐:“咨询我干什么我又不是猫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别乱想!”

“……你不是家里养了猫吗?”

“哦,哦……”

 

“没出息!”胖子恨铁不成钢,“然后你说什么了?”

黑猫想了想,说:“夸她牛逼。”

胖子:“……”

 

14.

但身份危机并未就此解决,随着黑猫在人类社会的知名度越来越高,要参加的采访活动也越来越多。胖子十分担忧对方会不会再次嘴瓢,被广大人民群众发现端倪。

“你们家有两只猫对吧?”

黑猫从沙发底下扯出一团毛线球:“昂。”

胖子捏起嗓子,模仿着节目主持人的语气,帮他预演现场问答:“网友们都很想知道,除了胖子以外的另一只猫叫什么名字?”

黑猫用爪子扒拉了两下线头,随口跑火车:“证云龙。”

胖子气愤地一把拍掉了他手里的毛球。

 

15.

然而没等被下个活动的主持人提问,黑猫身边明察秋毫的人类朋友先讲出了这个问题。那是一个天气晴朗的午后,黑猫到李姓歌手家吃饱喝足,又在房子里造了一圈,折腾够了就安逸地倒进扶手椅,晒着太阳听音乐。

李姓歌手突然开口叫他:“郑内个龙儿。”

“?”

“你家另一只猫叫啥名儿?”

“胖子啊。”

“另一只!”

黑猫的耳朵顿时竖了起来,也不困了,机警地瞪大眼睛,继续瞎编:“朕云龙。”

李姓歌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16.

“胖啊。”黑猫化成人形,借着体型优势一把将沉迷舔毛的胖子捞进怀里,“我很疑惑。”

胖子果断别过头:“不是我吃的!”

黑猫:“……”

“偷吃饼干的事情待会儿再和你算账。”黑猫捏捏它的后颈,“我在疑惑为什么最近琦琦总喜欢发我俩的合照。”

“哦?”

“不光喜欢拍照,出去玩还要录视频。”

胖子脑中顿时警铃大作:“你之前不是说过,普通人类都有一个爱好,叫‘晒猫’吗???”

黑猫眨眨眼。

胖子拿肉垫拍他:“你好好思考一下!”

黑猫恍然大悟:“所以琦琦其实不是人类?!”

胖子:……

 

17.

除了本职演剧以外,黑猫接到的工作五花八门,带回来的相关赠品逐渐在房间角落堆成一座小山。各类饮料占据了大半位置,洗浴用品让胖子深恶痛绝,化妆品的瓶瓶罐罐可以拿来磨爪子,厚薄不一的杂志正好用于垫窝。而这天,黑猫拍完广告回到出租屋,手里竟然拎着一大袋小鱼干。

胖子嗷呜一声扑过来:“你终于接到猫粮广告了吗!”

“不是。”黑猫也显得很茫然,“我拍的是洗衣产品广告。”

 

18.

“你这样不行,真的不行。”胖子痛心疾首,“哪天被人卖去宠物店了,还在帮着数钱。”

“那不能,我数学不好。”

押着室友洗完澡,黑猫心满意足地把自己埋进枕头里,顺爪扒拉过放在床头的剧本,懒洋洋地翻了两页。胖子站在窗台上暴躁地甩毛,甩得水花四溅。三十平米的屋子里挤了两只猫,放了一堆杂物,狭小的空间实在不够折腾。

“你现在的猫身安全受到了严重威胁。”胖子严肃地说,“应该向国际猫类联合体提出申请,参与特别保护计划的。”

“我情况特殊,提申请不靠谱。”黑猫一甩尾巴,“与其相信猫联,还不如自己成立一个组织。”

“可以啊!”

“就叫猫托邦。一个没有束缚也没有争吵,没有歧视也没有偏见的组织。”

胖子动动胡须:“那有什么?”

“音乐剧。”黑猫想了想,“和妙鲜包。”

 

19.

听到关键词,橘猫的肚子“咕噜”响了一声。

黑猫:“……能不能有点追求啊你。”

 

20.

没过几分钟,黑猫脸上盖着下个剧的策划安排,整只猫大字形躺在床上,呼噜呼噜地睡着了。胖子趴在他脚边,尽量小声地啃小鱼干。最近自家室友工作繁重,几个月过去肉眼可见地瘦了。胖子回想起当初他排大戏,累到皮包骨头,全靠毛撑着的时期。

 

“你说你,都当人了还活得这么累,为了什么啊!”胖子脚踩电视机,站在高处气哼哼地望着对方。

黑猫坐在小板凳上,垂下脑袋给膝盖擦药膏:“因为你傻呗。”

胖子更气了,气成了一个圆乎乎的球:“你别工作啦!我养你!”

“哟。”黑猫有些好笑地抬起头,“你做什么养我?跳钢管舞啊?”

“大胆猫妖,竟敢看不起你胖爷?!”

“不是,你这个身材,别说钢管舞了,当钢管都嫌粗。”

胖子:“……喵的。”

 

21.

胖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直接影响就是它连着三天拒绝洗澡,黑猫斥巨资买来的妙鲜包也哄不好。黑猫十分无奈,这天晚上来扒室友的窝:“喂。”

胖子拱了拱身体,拿屁股对着他。

“还生气呢?”黑猫捏着鼻子,好声好气地开口,“明晚我剧要首演了,你想不想来看?”

胖子动摇。它知道自己这位不同凡响的室友一直在演戏,在家里既见过对方戴着假发甩来甩去,也见过对方披着床单满屋乱跑,但还真没去过音乐剧现场,亲眼看看黑猫认真唱歌的样子。

胖子说:“哼。”

 

22.

“明天下午我先把你带到后台,快开场了你就自己摸黑去观众席,随便找个座位。注意不要打扰到人类,最好别被发现。懂了吗?”

“嗷呜。”

半小时后,胖子趴在黑猫的膝盖上,跟大爷似的让人帮忙擦毛。九月的上海依旧有些闷热,但为了省电费,屋里的空调只有睡前才会开一会儿。胖子被摸得昏昏欲睡,撑着眼皮问出最后一个问题:“我找不到合适的位子怎么办,从后台看你后脑勺吗?”

“不会的。”黑猫收起毛巾,“空座位有很多。”

他语气很随意,话说出口听起来云淡风轻的。但不知为什么胖子有点难过,难过得胡须都耷拉下来,正想说点什么安慰的话,就听黑猫紧接着质问道:

“你是嫌我的后脑勺不够英俊吗?!”

 

23.

剧场很大,当然没有曾经肆意奔跑过的野外广阔,但可比平时居住的老房子大了不知多少倍。橘猫站在前排的台阶上,仰起脸也看不全整个观众席。时间到了,幕布拉开灯光暗下音乐响起,它连忙蹦到走廊边的座位上。

剧场很暗,衬得舞台一片光明。而他们开始歌唱的那刻,台上就有了一整个世界。

 

24.

“怎么样。”黑猫没来得及卸妆,眼睛周围黑乎乎一圈,看着不像猫反倒像熊猫,“你爹是不是很牛逼。”

“回家之后删掉室友协议第27条。”胖子别扭地说,“搬家可以,你不唱歌不行。”

黑猫哈哈哈哈哈大笑,显然对于这个演出效果十分满意。

“剧场真好啊。”

“那是。”黑猫自豪脸。

“就是冷气开得太足了。”说着胖子吸了吸鼻涕。

 

25.

黑猫是半夜被热醒的,他迷迷糊糊掀开脸上的纸页,睁开眼就见黑暗中胖子目光灼灼地望着他。

“……你想吓死我吗。”

“家里空调坏了!”

黑猫艰难地翻过身:“去冰箱里睡,饿了还能就地开饭。”

胖子拍他肚皮:“你想冻死我吗!”

“振鼎鸡旁死,做猫也风流。”

“明明你也热得睡不着!”胖子锲而不舍地打了个滚,“我们上房顶看星星去。”

 

26.

胖子的每根胡须都写满了震惊:“你竟然怕高???”

“怕高怎么啦。”黑猫扒紧脚下的瓦片,哆嗦着小声嘟囔,“猫也有恐高的权力!”

“那你变人之后为什么要长这么高的个子?”

黑猫:“不会说话就把嘴闭上。”

 

27.

好不容易在房顶上站稳,两只猫举目四望,一颗星星也没看到。天空黑沉沉的,乌云遮住了所有的亮光。黑猫只好借着路灯摸索,摸到一个小瓶,定睛一看气不打一处来。

“胖啊,让你带啤酒上来,这怎么全是咖啡。

胖子理直气壮:“我也不认字。”

黑猫磨牙:“虽然我现在不敢松开爪子,但等回到地面还是可以拿巴掌扇你。”

 

28.

“所以今晚既没星星看,又没酒可喝。散会。“

“散会了也睡不着,不如聊天。”

黑猫打了个哈欠:“聊什么?”

胖子想了想:“聊……你之前说的那个组织!怎么加入,怎么管理,需不需要制定一套申请要求?”

“不用申请,没有要求。只要有人走进剧场,来做我的观众,我就给他们奉献一场短暂的猫托邦。如果他们爱上了这里,因此而愿意走入更多的剧场,去看其他精彩的音乐剧,久而久之,他们也会拥有属于自己的理想国。”

“那你呢?“

“我?我演戏的时候,就已经在猫托邦里了。“

 

29.

屋顶上风大,把猫猫脑袋上的毛吹成了一坨很有性格的麦旋风。胖子望了眼漆黑的天际,举起爪子揉揉眼睛:“下次看星星前还是得听愚蠢人类的天气预报。我们回屋吧……”

黑猫岿然不动:“请我下去。”

“……”胖子冷漠,“那你在上面待一晚上吧。”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风终于吹开了云层,月亮仅仅露出一个角,皎洁的月光便铺天盖地洒落下来,漫过层叠的高楼和寂静的街道,一寸一寸向前延伸,缓慢却坚定地点亮了整个城市。黑猫站在屋顶上,站在月光下,站在夏季的风里,像在毛绒绒地发着光。

 

30.

“胖子。”

“诶。”

“快扶我一把。房顶真他喵的高,这辈子再也不上来了。”


-END-

评论(25)
热度(555)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