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王&喻】国家队超自然现象

  • 赶上了!!!喻喻生日快乐!!!写得太匆忙了以后或许会修一下,又或许并没有修的余地(。

  • 粘土小人予我突如其来的灵感(吐槽)与快落(如图),以及俩人在本文并没有严格意义上地搞在一起啊哈哈哈哈



01

王杰希在凌晨三点按响了隔壁房间的门铃。

门打开得很迅速,喻文州顶着熊猫眼从门缝里露出半个脑袋,屋内床头灯幽幽亮着白光。他显然有百分之八十的注意力还放在手中笔记本上,随手涂鸦的战术走位路线黑压压占满了纸业。喻文州有些茫然地眯起眼,花了三秒钟才辨认出站在昏暗走廊里的深夜来客:“王队?”

“喻队。”王杰希压低声音,绷着下巴小幅度点了下头,“方便借一步说话吗?”

靠窗那边的床上黄少天怀抱棉被,沐浴在二十三度的空调下睡得人事不知,还欢快地打起了小呼噜。喻文州侧身迈入走廊,轻轻关上门,示意王杰希有事去走廊尽头的窗边再谈。夜深人静,两人的拖鞋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几乎不会发出任何声响。

王杰希的状态非常紧绷,这可不同寻常。喻文州把关于战术的思索压缩到大脑角落,开始不动声色地分析身边人的反常举动。如果不是因为最近几场个人赛魔术师太过出彩,引来别国队伍成员频繁约战或是约炮烦人得慌,就只能是有什么突发事件严重影响了国家队四号队员的打游戏事业。八成还不是好的方向,毕竟只是有新思路的话没必要大半夜专程上门交流。

两人在窗边停下脚步。虽然憔悴且缺觉,喻文州还是拿出队长春风化雨的态度,关切地开口问道:“怎么了?”

王杰希深吸一口气,把左手缓缓举到喻文州面前。月光下他的手显得有些苍白,但手指修长保养得当,指甲也修剪得十分完美。

喻文州眨眨眼,伸出自己空着的那只手和他握了握。

王杰希:“……”

喻文州敢肯定对方在黑暗里翻了个不甚对称的白眼。

见喻文州不开窍,王杰希只好把另一只手也举到他眼前:“你看。”

“嗯?”

“我的手指。”王杰希解释道,“伸不开了。”

 

02

王杰希非常崩溃。如果可以上网发帖,那么他一定会把标题定为《一个靠技术吃饭靠手指工作的电竞选手半夜起床上厕所发现手指伸不开连脱裤子都费劲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但是他不行,因为打字更费劲。

艰辛地解决完生理需求,王杰希站在酒店房间里怀疑人生。室友叶修半小时前才关掉复盘文档一头栽倒进被窝,大有一觉睡到明天下午三点的气势,而打扰一个被万千比赛录像缠身多日终于暂时性脱离苦海的苦逼领队未免不人道。

于是王杰希选择去打扰五分钟前才在战术讨论小组群里上传过走位安排草图的苦逼队长。

喻文州大概真的困狠了,反应速度是平时的五倍:“伸不开了?”

王杰希点头:“可以随意弯曲,但是手指间怎么都无法分离。”

“是骨头出了问题吗?”喻文州也凝重起来,王杰希绝不是喜欢深更半夜开玩笑的人。而手作为职业选手的饭碗要素之一,真出毛病对职业生涯来说绝对是致命性的打击。何况世邀赛期间,高压赛制下每个队员都不允许出任何差池,主要攻击角色无法上场产生的负面影响简直难以估量。喻文州心里一沉,放下笔记本想再仔细看看王杰希双手的情况。

然后他发现……放不下。

喻文州:“……”

 

03

“怎么回事?”喻文州用力拽住笔记本封皮,“刚才我没有用过胶水啊。”

“小心伤到手。”王杰希提醒他,“要不直接把内页全撕下来?”

“那硬壳也会一直粘在手上拿不掉。这是什么超自然现象?完全没道理,太奇怪了。”

王杰希默默举起自己不能分叉的双手以示赞同。

“等天亮了我们去医院做个检查。”喻文州叮嘱道,“没弄清楚原因之前你不要强行动手指,伤得更严重就不好了。”

“如果检查后发现无法在短期内恢复,就要抓紧时间修改战术和出场安排了。”

“不会的。”喻文州用没被粘住的那只手拍拍对方小臂,“别乱想了,先回去休息吧。”

王杰希嗯了一声,心事重重地往回走出两步,继而猛地脚步一顿。喻文州险些撞他身上:“王队?”

“刚刚走得急。”王杰希无奈道,“房卡落桌上了。”

走廊里静悄悄的,喻文州下意识一摸自己口袋。

喻文州说:“诶呀。”

两个莫名被飞来横祸砸中的受害者在窗边对视良久,终于忍不住微笑起来。

“要不要出门遛弯?”王杰希提议,“反正很难睡着了,不如去放松一下。”

 

04

凌晨三点半,喻文州手握蓝雨周边硬壳笔记本,和王杰希并肩穿过苏黎世空无一人的街道,夏夜凉风沿着两侧的路灯迎面吹来,又大又圆的月亮挂在屋檐上。街边的店铺大都已经打烊,只留下镶着灯泡的招牌花花绿绿地亮着。

“王队放松的方法真别致。”

王杰希实诚地说:“我也不想。”

“是啊。”喻文州苦笑,“谁能想到水土不服还有这种表现形式。”

“你们蓝雨有固定活动来集体放松吗?”

喻文州想了想:“一起去海滩上玩吧。”

广州到珠海用不了几个小时的动车,一众宅男穿起凉拖奔赴海边,踩着浪潮溅起一路水花,脚底的沙砾细腻柔软。徐景熙执着于堆号称是欧洲古堡看起来像埃及金字塔的沙雕,卢瀚文和黄少天充满活力地打水仗,到最后两个人都变成落汤鸡,去骚扰埋在沙子里只露出脸安详晒太阳睡大觉的郑轩。喻文州主要负责把郑轩埋下去再刨出来,以及看守大家四处乱丢的拖鞋。

“挺好的。”王杰希说,“北京周围就没什么适合度假的地方。”

这是实话,喻文州也深有体会。国家队正式出发到苏黎世前先在首都胜利会师,进行简单的集训。集训之余冯主席还专门关照,队长和领队多带大家搞一搞轻松愉快的团队活动,促进队员感情。

叶修摊手:“大家一起去网游里组队虐菜吧,轻松愉快,促进感情。”

“荣耀以外就没别的活动轻松愉快了吗!”冯主席瞪眼,“你们年轻人不是有个什么,轰趴,就是聚到一起吃喝玩乐,我看挺好的!”

喻文州思考了一下,去联系本地人王杰希,商量这个趴能不能直接去他的三室两厅轰,省得专门租场地了。

“可以。”王杰希答应得很爽快,“别把我家轰了就成。”

结果浩浩荡荡的轰趴国家队走到半路,一头扎进了小区马路对面的网吧。

 

05

“对啊。我们为什么没去训练室打荣耀,而是在异国他乡的大马路上吹风。”

喻文州举起笔记本:“因为……我只有一只手,而你手指伸不开?”

“可以两人配合操控一个角色。”王杰希说,“正好你左手控制键盘我右手控制鼠标。怎么样,这个点儿还能玩国服。”

“这倒是个练习配合默契度的新方法!那我们今天试试,如果可行的话甚至可以考虑加进日常训练里。”

 

06

加入国家队后,唐昊就养成了一个习惯:早晨五点提前去训练室,额外多做两个小时的基础练习,然后再去吃早饭。然而这天他走到门口,却听到屋里有人在说话,声音颇为耳熟。

“你太慢了。”

“那这样呢?”

“位置不对,再往前一点。”

“嗯……”

“可以了,左边!”

唐昊屏住呼吸,把门推开一条缝,清楚地看到喻文州和王杰希凑在一台电脑前,挨得要多近有多近,座位背对着大门,王杰希胳膊还搭在喻文州的椅背上。

……

唐昊正处于震惊的余韵里,就见王杰希收回胳膊,双手捧起一个矿泉水瓶,喻文州自然地伸手帮忙拧开瓶盖,然后接过来,喂他喝了两口。

……这个世界疯了。

唐昊夺路而逃。

 

07

夏季天亮得很早,微弱的晨光透过窗帘缝隙照进来。酒店餐厅的自助早餐六点开始供应,俩人卡着时间退了游戏,饥肠辘辘前去吃饭。

然后王杰希站在饮料自助机前陷入沉思。

“我们互帮互助吧。”喻文州笑着帮他接了一杯可乐,“你两只手端盘子,我一只手夹吃的。想吃什么和我说。”

虽然听起来特别屈辱,但王杰希妥协了。

“香草还是巧克力?”

“抹茶。”

“好吧……土豆条还是土豆泥?”

“都要。”

“行。”

晨跑后第一个来到餐厅的张新杰望着这副和谐美好的画面,冷静地摘下眼镜擦了擦,戴上之后看了一会儿,又摘下来擦了擦。

喻文州想到一个现实的问题:“你能握住餐叉吗?”

王杰希再次陷入沉思。

喻文州体谅地说:“待会儿我们坐个隐蔽点的位置。”

“……谢谢您嘞。”

“不客气。吃松饼吗?”

半小时后孙翔和周泽楷出现在餐厅门口。周泽楷一向作息规律饮食更规律,为了减少在健身房减脂的时间平时连甜品都吃得很克制。他给自己接了杯橙汁,捂着嘴小小地打了个哈欠,慢吞吞走向摆放在角落无人问津的全麦面包……目光却被拐角处的餐桌吸引了。

孙翔往自己盘子里摞了四个蛋挞,正在研究如何平稳地摆一个巧克力甜甜圈,却被周泽楷突然拽住衣摆。

“喂你干什么!”孙翔心惊胆战地保持平衡,扭过头看到不远处坐着两个熟悉的身影。

喻文州放下自己的玻璃杯,端起旁边的杯子,王杰希立刻凑过来喝了一口。然后喻文州用叉子戳起土豆条,蘸着西红柿酱塞进自己嘴里,又叉起另一根土豆条,蘸了蘸土豆泥,喂进王杰希嘴里。两人吃饭期间似乎还不忘聊比赛,喻文州始终拿着那个著名的战术记录本。

一瞬间孙翔完全忘记了掉在地上的甜甜圈。

孙翔说:“我靠。”

 

08

一顿饭艰辛地吃完,已经过了七点。喻文州把盘子摞到一起,放下笔记本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我查一下去医院的路线。”

王杰希说:“等等。”

喻文州一愣,低头看向好端端停留在桌上的笔记本和重获自由的右手。

“恢复了?”

王杰希也试探地摊开手——五根手指毫无阻碍舒展开来,修长而灵活。

喻文州长舒了一口气:“太好了,不用去医院,我们直接回训练室吧。”

“等我一分钟。”王杰希说,“我得做套手操庆祝一下。”


09

此时此刻,精神受到冲击的唐昊在酒店走廊遇到了灵魂受到涤荡的孙翔。


-END-


评论(86)
热度(1555)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