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粮食向】喻文州不是挂名的中国队长

而是国家队无可替代的灵魂。


  • 喻文州中心粮食向。

  • 好多旁友反映wb的这篇戳不开……于是挣扎着在lof小号测试了一下,安全地活过了24小时,所以真的是辣鸡乐乎过年抽风的锅。如过又双叒叕被屏我们就本子见吧【。

 

众所周知,“兼容并包”四个字是蓝雨战队的一大特色,这意味着一群性格和习惯完全不同的家伙要学着朝夕相处,尽力磨合互补,从而引出他们的另一大特色——相依为gay。

喻文州觉得,作为蓝雨队长,自己在“如何当一个称职的队长”方面颇有造诣与心得。而等到十赛季结束,隔壁王队甩锅成功之后他进阶为国家队队长,只好风风火火一路北上。

飞机在凌晨起飞,黄少天一挨靠背就拉下眼罩与世隔绝,没几分钟就打起了小呼噜,独留喻文州默默望着漆黑的舷窗,腿上摊开着从前座后面抽出来的杂志。这种心情颇为复杂,就像好不容易把游戏打通关,突然跳出一个弹窗:

恭喜您解锁地狱模式。

就在前天傍晚,冯主席一个电话call过来,和刚刚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俱乐部大楼的喻文州进行了长达四十五分钟的连线,详细介绍了地狱模式的具体细节,真诚地表达了组织对他的高度信任及殷切期望,并用堪比黄少天日常煲电话粥的通话时长来劝说喻文州接锅。

喻文州坐在床边,一手握着微微发烫的手机,一手撑住行李箱,让它借着万向轮在原地打转。

最后他说:“我的荣幸。”

电话那头冯宪君几乎喜极而泣,连着说了三个好,即兴赞扬了一番祖国最南端的青年才俊。喻文州赶紧谦虚:没有没有,任务艰巨,希望不负所托。经过三十秒简短的商业互吹,冯主席总结陈词:“联盟正是需要文州你这样有热血有锐气又沉稳可靠的年轻人!”

挂电话之后喻文州让自己和手机都冷静了十分钟,然后给黄少天拨了过去。

蓝雨剑圣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换了一个骚气的彩铃,Can You Dig It有节奏地震颤着耳膜,搞得冷静如喻文州也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去拯救世界。

他们热爱荣耀,向往最高的平台,本来就不是因为这很容易,而是因为这很难。

事实上喻文州觉得自己还是对黄少天日常煲电话粥的通话时长有一定程度的误解。蓝雨副队已经回家宅了三天,猝不及防重磅消息从天而降,此时不说更待何时。

一小时四十五分钟后,喻文州才拖着行李箱走出蓝雨俱乐部的大门,闪着低电量提醒的手机揣在兜里。他凭借着从空调房里带出来的一身正气踏上潮乎乎的地砖,墙根背阴处不知何时长满了毛茸茸的苔藓。

 

整个国家队住到一起是冯主席的主意。

“这才有个队伍的样子嘛!”冯宪君笑容满面地沿着酒店走廊一路走一路看,神似高层领导下基层。一众队员们尴尬地站在门口。李轩刚才正在把一箱子衣服往外整理,听闻领导视察冲出门的时候忘记放下手头的东西,此刻手捧袜子无所适从,只能努力往王杰希身后躲。

喻文州有点同情王杰希,他明明身为本地人在附近就有套房子,三室两厅两卫滋润到不行,却被迫放弃那里的好风水,跑来和一堆大男人培养感情。

“出发前大家就好好在这里磨合一下。”冯主席一边搭叶修的肩,一边拍喻文州的背,“集训时间紧,就靠你们了啊。”

两人尴尬地打哈哈,苏沐橙和楚云秀躲在后面咬耳朵:“现在主席大概会让百分之六十的荣耀粉丝羡慕得昏过去。”

冯宪君叮嘱完领队和队长,视线一转,眼神一亮,迈着矫健的步伐冲向神游天外的3号队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左手握住周泽楷的胳膊,右手拍了拍他的手背。

楚云秀啧了一声:“现在是百分之一百六十了。”

 

冯主席驾临间接体现了联盟对这次国际比赛的重视程度,联盟甚至在酒店里专门订了一间小型会议室,随时供队内的几位战术大师使用,就算凌晨三点也不怕没处复盘,可谓是相当贴心。

“太贴心了……”叶修苦着脸瞥了一眼墙上的禁烟标志。

肖时钦和张新杰拉开转椅坐到桌子一侧,低声交流起了B市特色菜试吃体验,叶修抱着笔记本电脑调整投影。两分钟后喻文州推开会议室的门,手里拿着两个文件盒,手腕上还挂着几瓶矿泉水。

“抱歉,来晚了。”喻文州把东西放到桌面上,“刚刚去打印了队员资料。”

肖时钦站起身帮他打开文件盒,略有些惊讶:“十六个国家,总共只有这些?”

“当然不是。打印出来的只是我们自己的队员信息,其他国家的都在这儿呢。”叶修在触摸板上滑动两下,示意他们看投影,满满一屏幕的word文档,“我和喻队连夜整理而成,具体细节还要靠大家。”

说着叶修飞快敲了敲键盘,打开另一个滚轮都滚不到头的视频文件夹页面。

喻文州把矿泉水瓶推到肖时钦和张新杰面前:“把mp4格式总结成doc,也要劳烦二位了。”

肖时钦和张新杰同步推了推眼镜。

“能者多劳能者多劳,大家都不要客气。”叶修动作麻利地给四人拉了个讨论组,“分工的时候我们就不说谁谁谁负责几场比赛了,数字太大让人心里有压力。来,喻队长,先给你传4个G的。”

在G市机场候机大厅里刚刚整理过3个G的国家队队长无所畏惧,笑眯眯地给叶修也递了瓶矿泉水。

“工作量过大难免会导致质量降低,细节照顾不到。”张新杰说,“可以让其他队员也开展一定量的战术分析工作。”

“他们嘛。”喻文州动作顿了顿,“其实也不轻松,有很多要尝试的东西。我们可以先讨论一下这个。”

肖时钦顿时有些小兴奋:“团队赛中的新组合?”

喻文州点点头,转而问叶修:“王队呢?之前不是觉得他独特的思路能提供很多奇思妙想,可以也来参与讨论?”

“他懒得来。”叶修说,“但是提供了一个很有建设性的想法。”

“什么?”

“随机抽卡配对,配对成功与否全看欧非。”

喻文州捂嘴:“他是不是刚刚连抽保底心情不佳。”

“不愧是国家队队长,料事如神。”叶修笑着给张新杰发了4个G过去。

 

喻文州第一发抽卡抽出的是3和9,属于比较正常的远程组合。

“团战两个枪系局限性有些大。”肖时钦支着下巴,“但如果在对方受百花打法影响的情况下,小周能借着掩护远程狙击……”

张新杰皱眉:“但如何保证周泽楷不受来自队友的光效影响?”

“这就要用实践来检验了。”喻文州说,“我给他俩建个讨论组,叶神你来接着抽。”

叶修随手一抽,14和5。

肖时钦边emmm边瞄张新杰。

“方锐和黄少天的打法都相当……灵活。”张新杰说,“感觉可以和上组打一次2v2,检验一下周泽楷和张佳乐组合的可行性。”

“真狠啊哈哈哈……”

这边喻文州从善如流地把两个被蒙在鼓里的活靶子也拉进了“一场富有历史意义的练习赛”讨论组。

肖时钦第三个出手,抽中了4和13。

连喻文州都没忍住放下手中的笔揉了揉太阳穴,做了一分钟心理预设才给王杰希和唐昊拉了个新讨论组。叶修感慨:“小肖同学,你大概是个非洲人。”

为了维护血统尊严,肖时钦再次出手——12和6。

非到把自己搭进去的6号队员肖时钦欲哭无泪,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聊天列表里出现了一个叫做“一场更加富有历史意义的练习赛”的讨论组。

 

索克萨尔:各位晚上好[可爱]

索克萨尔:第二场练习赛抽签结果如下:唐三打王不留行vs 一叶之秋 生灵灭,请大家提前做好准备,自行磨合^_^

一叶之秋:???

唐三打:抽签?!

王不留行:……怪我。

生灵灭:不不不,还是怪我……

 

练习赛属于吃饱喝足后的加训内容,即使酒店一整层楼住的都是大神,平时的基础训练也一样不少。队员们初来乍到,纷纷表示出了相当的热情。

然而两天后,破冰阶段迅速结束,大龄熊孩子们显露本性,方锐已经会举着陈年旧袜追得李轩满走廊乱跑,恰好住在隔壁房间的孙翔和唐昊不知为何开发出了用摩尔斯电码敲墙的交流方式,搞得酒店里仿佛住进一个施工队。

喻文州专门抄了一份代码换算表,听了一回具有学术精神的墙角,后来发现俩人其实是在用拼音互骂。

按照传统套路,一个队伍的标准构成可以是队长如严父,副队如慈母,例如一直以来的霸图(当然张新杰并不很慈),再例如曾经的百花(当然张佳乐也并不很母)。

然而机智如喻文州,对于领队动不动就皮一下这件事内心有数,早就做好了既当爹又当妈,团队和谐靠大家的心理准备。原本用于记录战术构想,偶尔画画官方同人图,再偶尔被黄少天涂鸦一番的笔记本大有朝着育儿日记方向发展的趋势。

发现喻文州连队友平时喜欢吃什么都记在本本上,正牌副队心态崩了。

“队长,求求你别熬夜了,好歹为自己的发际线着想啊!”黄少天忧心忡忡地擦头发。

喻文州坐在桌前,留给他一个“没事就差1个G了”的日理万机的背影:“最近练习赛怎么样?”

黄少天扁扁嘴,仰脸栽倒在床上。

“重大进步:可以半血近身了。”

喻文州弯了弯嘴角。中国国家队第一场非官方民办练习赛以B组惨败收场,百花缭乱和一枪穿云一路跑一路集火夜雨声烦,毫无遮挡的擂台环境下剑客直接屈辱地死在了路上,独留气功师苦逼地垂死挣扎。

“下次一定要换一个可以隐蔽的地图!”黄少天碎碎念,“凭借我俩的走位,不相信斗不过两个只会放冷枪的家伙。说起来每次被追着打的时候都格外想和老王组队试试,诶队长你觉得是枪王枪法比较准还是魔术师走位比较骚啊?”

喻文州说:“我觉得新杰的心理阴影面积比较大。”

黄少天搂住枕头在床上打了个滚:“哈哈哈哈唐昊和老王组队也是苦了他,得克服来自心理和生理的双重挑战。对对对我之前一直想问,坊间传言的‘四大战术师请你喝茶亲切友好会谈活动’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只是普通的战术指导,大概加一些心态方面的提点。怎么了?”

“昨天吃饭的时候唐昊突然拉着孙翔说;‘今天训练结束之后他们居然没有当面骂我!难道是打算回去之后分条列举成一个文档发邮件给我?!’”

喻文州:“咳咳。”

“孙翔赶紧安慰他:”黄少天模仿孙翔的语气,“‘不会不会,你往好处想想——’”

“‘说不定是打算发短信呢。’”

“大家似乎对我们的工作有什么误解。”喻文州放下笔,“我们比较喜欢拉讨论组私聊。”

 

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惊讶地发现,国家队新晋队友们相处得似乎不错,甚至相当愉快。

李轩迫于生计,在方锐的感召下加入了“买十双袜子然后一直攒着,不行就再买十双”邪教,尽管内心仅存的良知提醒他,世邀赛结束归队后自己八成会被吴羽策打出俱乐部;而唐昊在撞见张新杰和王杰希在大堂喝下午茶的时候也不再扭头就走,总算可以端盘甜点坐在一旁围观俩人下象棋了。

有时候人多有人多的好处,譬如他们可以在一次外卖点餐中点够所有的披萨口味,来满足周泽楷一顿饭吃遍所有配料还尽量不吃太多的愿望。

黄少天很疑惑:“所以队长你到底是怎么看出他想吃黑椒牛排的?”

喻文州站在窗边,回过身来笑了笑。这么多年过去,他微笑的方式倒是没有变过,温和又明亮,锋锐又柔软。夏夜的风从窗外吹到屋里,喻文州的发梢衣角都向前飘起,看起来他也即将向前迈步。

而他确实会这么做。


-END-

评论(89)
热度(4552)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