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青也】玄学理论家(上)

  • 《一人之下》诸葛青x王也,感觉被我写成了无差,是一个正经的悬疑(?)剧情向短篇。

  • 特别感谢 @水流花開 ,我,言出必行!高产到自己都害怕


概率,又称或然率、机会率或几率,是表示随机事件发生可能性大小的量,即事件本身所固有的不随人的主观意愿而改变的一种属性。

王也自认小时候数学学得一般,但也足以计算出自己一年里出门带手机的概率只有二分之一,平时手机不开静音的概率只有四分之一,而晚上睡觉手机放在旁边还没开静音的概率,大概只有三百六十五分之一。

他之所以会冒着这三百六十五分之一的风险躺在离家千里之外的酒店里,都是因为自家热爱缠着儿子的爹。

 

“小也啊,你朋友是哪里人来着?”正牌总裁王卫国边说边比划,“就那个又高又瘦梳着小辫儿,整天笑嘻嘻的那个。”

诸葛青?王也有些奇怪,但还是答道:“浙江兰溪。”

“啊对对对,就是……皮革厂!”

王也顿时满脑门黑线:“那是温州。”

“差不多差不多,肯定离得不远。过几天去那边有个生意要谈,机票已经买好了,你跟我一起去。”

王也眼皮就是一跳。

“生意上的事我又不懂,为什么也要……”

“你小子能不能有点良心?!啊?!陪陪长辈怎么了——”

“诶成成成,您别动气,我去,我去还不行嘛。”

 

于是王也在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小概率夜晚,凌晨三点被手机铃声吵醒了。他摸索着划过通话键,带着浓浓的睡意“喂”了一声。

对面没人吱声。

王也费力地拨开糊在脸上的头发,更加费力地睁开双眼,定睛一看:屏幕上闪烁着四个大字,诸葛狐狸。

王也的睡意顿时消散了一半:“喂?诸葛青?喂喂?”

对面还是静悄悄的。

“能不能听到?有事说话,再不吱声我就接着睡……”

通话突兀地挂断了。随着“嘟”的一声提示音,王也彻底清醒过来。

搞毛啊?恶作剧?老青是那么无聊的人吗?是吗?不是吧?

王也像煎蛋一样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三轮,终于认命地爬起来,穿上衣服扎起头发,决定出门看看是不是诸葛青遇到危险,情急之下发出了最后的求救信号。他乘电梯下楼,摸黑开了一辆小黄,捧着手机导航直奔当地知名旅游景点诸葛八卦村。

我这是作了什么孽啊……王也哀叹着翻过售票口的铁栅栏。介于可能情况危急时间紧迫,他甚至算出了去诸葛青房间的最近路线,连翻三座墙才到达目的地。

夜晚的风很凉爽,周遭一片寂静,丝毫没有打斗的痕迹,屋子里没开灯,也不像出了什么事的样子。王也瞬间有些想打人。

“别动。”

声音出现在身后,王也浑身紧绷,缓缓侧过脑袋用余光瞟过去。

“……老青?!”

诸葛青一愣,但丝毫不买账:“你是谁?”

“什么情况?夜盲症还是失忆症?”王也转过身,抬脚——

“坤字!”

……

王也朝旁边连跳三步才稳住身形,费了老大劲儿才憋回一句脏话。

“我姑且相信你是老王。”诸葛青说,“上次碧莲在微信群里要红包,用的理由是什么?”

“这谁记……你等等!我回忆一下!是不是说情人节要到了他要攒钱给自己买狗粮饼干?然后还嫌张灵玉给的红包最少来着!”

诸葛青打了个响指,紧走几步凑过来搂住王也的肩膀:“唉还真是老王,失敬失敬。”

王也嫌弃地甩开他:“你大晚上不睡觉,在外面溜达啥?”

“这话应该我来问吧。”诸葛青挑眉,“大晚上的,你怎么跑来我家了?”

王也终于想起了事情的起因。

“不是你先凌晨三点给我打电话?”

“我不是我没有。”诸葛青举起双手以示清白,“我晚上……发现点事情,一直没回来,电话始终留在屋里。”

两人对视一眼,一同望向黑洞洞的窗户。诸葛青摆摆手示意王也在院子里守着,自己掏出钥匙,蹑手蹑脚推开门,手指一晃,一条细小的火蛇飞过半个房间,“嘭”地点燃了桌上的烛台,将整个屋子照得亮如白昼。

王也在外面喊:“怎么样?”

“嘘!”诸葛青推开窗户,勾勾手指让他赶紧进屋,别把整个村的人都吵醒,“里面没人,但似乎有人来过。桌子没变乱反倒更整齐了?应该不是小偷,哪有这么助人为乐的小偷。我看看通话记录……”

王也越过他的肩膀看手机屏幕,自己的名字果然大喇喇地排在最上面。

诸葛青皱眉:“会是谁……”

“等等。”王也指着自己的联系人头像,“你什么时候偷拍我撸串啊?”

没等诸葛青开口,放在床边的凳子突然动了一下,凳子腿划过地面时刺耳地“嘎吱”了一声。千钧一发之际,王也一跃而起抄起板凳,诸葛青伸出手指摆好造型。

一只老鼠从二人之间窜过,凑到没关严实的门缝前,溜了溜了。

诸葛青:“……”

王也尴尬地放下凳子,问:“你怕老鼠?”

“还好,怎么?”

王也咳嗽一声:“你吓得眼睛都睁开了。”

诸葛青把凳子摆回原位,甚至没有回应他的打趣,过了半晌才表情凝重地开口道:“有人来过。”

“怎么了?”

“我今天早晨绝对没有叠被子。”

“……”

“我有个猜测要去验证一下。”说着诸葛青就往门外走,王也连忙拦住他:“你平时都不睡觉的吗?”

诸葛青眨眨眼,做了个请的手势:“困了就睡呗,我的床随时欢迎你。”

王也抽了抽嘴角:“算了,老鼠不欢迎我。青你刚刚说要去验证什么来着?”

 

八卦村作为神棍聚居地,排列格局十分讲究也十分复杂,建筑布列为一个巨大的八阵图。整个村子的地形中间低平四周渐高,在村落中央形成了一口池塘,当做天然的阵眼,四周房屋和祠堂都环池排列,小巷窄弄错综复杂。诸葛青端着烛台熟门熟路负责带路,王也背着个大包裹跟在他身后。

“所以说,你看到池子里面有一座楼?”

诸葛青点点头。

“我有几个问题。”王也使劲拽住背带,“第一,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去和你们族里的长辈说?”

“他们去谈生意了,今天晚上集体入住豪华酒店。”

“好吧……第二,你闲得慌啊半夜三更不回家睡觉待在湖边。”

“我只是晚饭吃多了打算遛弯减肥,才跑到那儿去的!这么晚回来,其实是为了确定一件事。”诸葛青说,“建筑在动。”

“动?!”

“我离开的时候飞檐已经要破出水面了,而刚开始整个楼的影子都只是深水里很模糊的一团。”

王也皱起眉毛,沉思一会儿之后,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所以为什么让我背潜水设备?”

诸葛青脚下一个趔趄:“呃我之前说有一个想法……”

“不要转移话题!”

“老王。”诸葛青换上严肃的语气,“你有没有听过时间箭头和熵增加原理?”

王也把包袱甩到胸前抱着:“大家都是九年义务教育期末考试全靠算的人,装什么装?”

诸葛青转过身倒着一步一步走,被摇曳的烛火照得半边脸忽明忽暗。他越过包裹和王也对视:“C指用反粒子代替粒子,P指在原有状态下取其镜像,则在所有正常情形下,制约物体行为的科学定律在CP联合对称下不变①。按照这种理论来看,时间流逝无所谓前后方向。”

王也点点头,然后说:“啥?”

“但是这不符合常理,所以有三种判定时间方向的理论,其中之一是按无序度来判定,熵随着时间增加就是一个所谓的时间箭头的例子。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开放系统的熵永不减少。”

“老青,说人话。”

诸葛青扶额:“这么讲吧,把被子弄乱总比叠被子容易,把桌子表面放任不管它就会变得越来越乱。如果这里有一片凹地,那么水会自动汇集过来,但不会逆着重力而上凭空消失。”

“时光倒流了。”王也瞪大双眼,“所以可能并没有人进到你的房间里,池塘下面的楼也并没有动,变化的只有时间箭头的方向?”

“聪明!”

“那为什么你的手机会自动给我打电话?”

诸葛青摊手:“这就不得而知了,可能它只是想字面意义上给你打个call?”

王也突然停下了脚步,诸葛青顺着他的目光回身看去,他们面前矗立着一座陌生的三层阁楼,脚下本该是池塘的地方已经变成了坚固的泥土。

“唉。”诸葛青幸灾乐祸地说,“看来潜水设备用不上了。”

 

两人合力推开厚重的大门,激起一阵尘土飞扬。诸葛青把烛火举高也只能照亮大厅的一部分,阁楼内部似乎比从外面看起来要大上不少,脚步声回荡在空旷的建筑内。

“会是人为的吗?”王也还在思索,“如此大范围地调整时间?”

诸葛青回头看他,王也本身就掌握着控制时间流动的法门,在这方面肯定有更多的想……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外面!老王!看门外!”

王也转过身,愣怔几秒,揉了揉眼睛。

八卦村的石板路不见了,郁郁葱葱的灌木不见了,连离水塘最近的标志性建筑大公堂也消失在明媚的阳光里。取而代之的是古朴的宫殿式建筑,红色的墙上覆盖着青黛瓦片,宽阔平坦的庭院中央甚至凭空多出一副石桌石凳。

等等,阳光?

“现在是凌晨三点半没错吧?”王也擦汗,“这是回到什么年代了。”

诸葛青默默咽了口唾沫:“我们是出去观察还是接着逛楼?”

“不要轻举妄动。”王也说,“如果这里是连接点的话,离开可能就无法回去了。”

“现在看来之前的猜测存在问题。”诸葛青小范围踱了两个来回,“我又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王也说:“讲。”

“有没有听过波函数坍塌和双缝干涉?”

王也:“……讲人话。”

“有一种多重世界理论。在多维空间中每个世界互相垂直,感受不到彼此的存在,但当某个世界倾斜,哪怕是一个微小的角度,就会产生投影,两个世界从而变得彼此相干。”

王也眨眼:“平行宇宙?所以可能有一个世界,我没有参加罗天大醮,窝在武当山上安享晚年,或者有一个世界,你跑去游历四方没顾上比赛,我们完全不会见面……所以可能除了我们现在所在的世界,其他世界咱俩都根本不认识?”

诸葛青似乎没想到这一茬,被王也的脑洞搞得想思考人生。

王也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到底什么时候变成科学家的?”

“呃,前阵子有人恶作剧,给我寄了一堆奇怪的书过来……我是看在卖家名字的份上才好奇地研读了一下。”

“卖家是谁?”

诸葛青张开嘴又闭上嘴,小心翼翼指指天花板。

你也听到脚步声了?

王也点点头,指向大厅东侧的楼梯。

上吗?

诸葛青比了个大拇指,于是两人一前一后踏上了嘎吱作响的木制阶梯。


-TBC-

①真的有CP联合对称这种理论2333加个T(颠倒所有粒子的运动方向,即回到过去)就是CPT联合理论。一直感觉科学就是最大的浪漫,物理就是至高的玄学【喂

评论(29)
热度(317)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