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续一秒》


世邀赛归来后,王杰希有了许多肉眼可见的变化。

袁柏清一拍键盘:“你们也觉得队长变胖了吧!”

屏幕上叶下红反手就是一枪,猝不及防的牧师脑门立马彪起一串血花,袁柏清吓得赶紧奶了自己一口。

“大姐!你手滑了吧,是友军啊!”

“我不要猪一样的友军。”柳非把鼠标甩得虎虎生风,“队长明显是更爱笑了好吧?”

 

王杰希其人,虽说披着一张正经的皮,平时笑的次数倒也不少。但仔细想来总归笑得中规中矩人设不崩,只要将眉毛舒展开来,嘴角柔和地上挑一点,眼里再盛些湿润浅淡的笑意,就是一个标准的微笑。如果非要笑出声,也至多是声带震颤,喉结跟着小幅度动两下,矜持克制得很。

当然,他就是能用一个微表情让队员们感到莫大的鼓励和莫名的安心。

“就是太转瞬即逝了,哈哈。”邓复升站在一旁翻合照,“还是要多笑一笑,老话说得好,笑一笑……”

“这是微草的特色课题。”方士谦灵活地翻身坐在阳台栏杆上,非常不珍爱生命地摇头晃脑,“名为‘王杰希的笑’,只有在你进行观测的瞬间才能知道王杰希到底是在笑还是没有在笑,所以在不观测的时刻,王杰希就处于一种既笑又不笑的叠加状态,这种状态对应着一个‘王杰希方程’……”

王杰希背靠护栏,胳膊架在横杆上,就地表演了一个皮笑肉不笑。

彼时微草大三角刚刚经历了一下午的复盘和战术商讨,在等泡面的间隙跑到露天阳台上聚众透气。团队里两个大佬都凹起造型把后脑勺留给太阳,只有邓复升被夕阳的余晖洒了一脸。

从多年相处经验来看,邓复升公允地做出评价:王杰希相当端得住。少年们往往需要经历风雨才能蜕变成蝶,这个夹杂着痛苦与挣扎的过程被称为成长。奈何微草的队长太过年轻就太过优秀,每一次抉择都坚定而强势,把自己的成长悄无声息地渗透在了一路走来的每一个脚印里。

 

“老王在国家队丝毫不矜持!”叶修控诉,“你看看昨天,毫无风度!”

“说出来你们一定会相信。”王杰希说,“是叶修先动的手。”

“哦……”喻文州了然,“确实相信。”

叶修:“喂。”

 

前一天晚上,监督指导选手们日常训练结束后,叶修作为领队和联盟中央首脑进行了紧张刺激的视频通话。

“主席您就放心吧,那帮家伙有什么好担心的。”

“怎么可能不担心啊?!”

“您这可真是……”叶修搜肠刮肚,“儿行千里母担忧啊。”

盘腿坐在床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打音游的王杰希吓得断了combo。

屏幕上冯主席一副要背过气去的样子:“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我从小组赛结束就开始失眠,太险了啊,下一局的对手……”

“有哥在,不虚。”叶修悄悄把手指伸向挂断键,“您……注意身体,多喝热水。”

王杰希放弃打歌,默默从床头柜上端起水杯。

“哟老韩你也在!”叶修猛地遏止住了手指移动的势头,转而戳上了突然入镜的韩文清的脑门,“老韩你胖了,之前你是方的,现在变成了圆的!”

王杰希一口水喷了出去。

 

“要笑就好好笑,不要一言不合就放出群攻技能。”叶修惆怅,“真忍不住就笑出声。话说老王你每次笑得那么拘谨不会是因为笑声清奇吧?”

王杰希对于这种幼稚而毫无根据的人身攻击不予置评。

“难道你笑起来是‘呵呵呵’?”叶修锲而不舍,“还是‘哈哈哈’?”

喻文州也跟风猜:“嘿嘿嘿?”

叶修受到启发:“嘻嘻嘻?”

王杰希瞥了他们一眼,字正腔圆地捧读:“噗嗤。”


-END-

一个抑制不住的急速摸鱼!经历了累成一坨的半个月,我终于肥来了……

为什么叫《续一秒》呢,因为眼保健操本本里,老王和邓副那篇《十年少》本来是想写这个题材的,没想到后来成文完全和设想是两回事【然而懒得改题目于是【。

时隔多月忍不住还是写了这个补充包~

评论(58)
热度(2308)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