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双花】发型的重要性(上)

  • 孙哲平x张佳乐

  • 先发一波,再不咸鱼翻身文档就要凉在硬盘里了……


百花双核进行第一次富有历史意义的伟大面基时,张佳乐还没有留起小辫子,孙哲平也还没来得及把板寸毛寸定位烫轮番试过。两个未经沧桑的大男生朴实地约在了一家买八宝饭的小摊前,迎着穿街走巷的清晨阳光,愉快地吃起了早饭。

张佳乐后面的头发非常规矩地推成短短的一茬,碎发刘海也没到可以风骚地斜飞上去的程度,他随性地套了件黑白相间的连帽卫衣,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个稚气未脱眉清目秀的少年。

至于孙哲平,当初年少无知的狂剑为了凉爽便捷,剃了一个被誉为“检验颜值唯一标准”的,圆寸。

张佳乐全程抑制着仰天大笑喷蛋饼的冲动,心情复杂表情也复杂地偷瞄埋头吃米线的孙哲平。

“嗯?”孙哲平一挑眉,放下筷子问他,“还吃什么,再买个油条?”

“不了不了,其实吃完第一个包子我就饱了。”张佳乐飞快地环顾四周,然后像地下党接头一样凑过来,压低声音吐槽:“这个包子馅,简直是想不计成本地咸晕我啊。”

孙哲平有些好笑地把豆浆推到张佳乐面前,继而转向嗡嗡嗡振动个不停的手机。正在群组里疯狂刷屏的家伙们就是未来战队的预备队员。经历几个月的筹备之后,不打不相识的两位花中大佬终于找齐了队友,并作为百花的创立者率先由线上组队发展到线下开会,相约三次元,共同商讨战队具体事宜。

没能参加这次官方会晤的一众小伙伴只好在群里看张佳乐直播找人,并且在百花缭乱发出“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看到大孙啦巨帅无比哈哈哈哈哈”之后队形刷屏求照片。

 

百花缭乱:我才不拍他的照片嘞!

百花缭乱:他太帅了,我不允许这么帅的人出现在我的手机里[左哼哼][右哼哼][笑哭]

“藏着掖着做什么!”有人在群里喊,“既然都要组战队了,那就应该直面同甘共苦同舟共济同性交友的残酷未来,爆照爆照!”

孙哲平漫不经心地单手戳开相机,拍了颗水煮蛋过去。

张佳乐叼着半个蛋饼笑得无法自拔,反手从双肩包里摸出一支马克笔,捞过鸡蛋在蛋壳上画了两根浓密粗犷的眉毛,一双丝毫不走心的“缝眼”,还加了一条仿佛写满“冷漠”二字的横杠来代表嘴巴。然后他像个求表扬的小屁孩一样兴奋地把“大作”举到孙哲平眼前:“像不像?”

孙哲平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些想吃水煮蛋。

“……就像在照镜子一样。”

张佳乐满意地叉腰狂笑:“是吧是吧,小爷我可是非常有艺术细胞的。对啦我还亲自设计了队服!”

孙哲平眼皮就是一跳。

好在设计图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惨烈,基本参照了电竞战队队服的标准设计套路,整体看来蛮像回事的,就是这个粉红配色……

张佳乐星星眼:“好看吧?”

孙哲平沉默了两秒,说:“嗯。”

“我也这么觉得!”张佳乐一脸满足,当即拿起手机,打开应用选好店家下单订制一气呵成,把孙哲平的尔康手硬生生憋在了起势部分。

然而木已成舟,接着两人又大致交流了一下关于战队报名、选手注册、俱乐部选址和资金周转等一系列严肃的问题,同时强行镇压了群组里关于队服的一系列不严肃的反对意见,于是双方会谈就这样在从早饭吃到午饭的过程中圆满结束了。

 

等挑战赛快要开始的时候,百花队服也到货了。张佳乐欢天喜地地发了自拍,效果意外地不错。在一片感慨声中,张佳乐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百花缭乱:为了配合我们战队的气质,我决定换个发型!

落花狼藉:你要剃光头?

百花缭乱:我要留头发!

百花缭乱:约不约!

……

两分钟后,孙哲平的头像变成了那个上有张佳乐灵魂画作的苦逼水煮蛋,以表达自己誓死捍卫发型的决心。

 

张佳乐的蓄发大业就这样轰轰烈烈地提上日程。百花战队全员在土豪队长租下的根据地安定下来之后,他们副队长的发型就开始朝着一言难尽的方向转变。等百花正式成为联盟一员,张佳乐遇到二期小伙伴们的时候,他就基本沦为了一名非主流艺术家。

“我觉得。”方士谦说,“你该找村口王师傅烫头了。”

张佳乐奋力甩头试图甩开刘海露出眼睛,显得自己不那么杀马特:“我也很无奈啊!不知道那些女生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她们头发留成之前都不出门的吗?!”

林敬言震惊地看向他。

“你难道不知道,留头发的过程中也是需要理发的吗?”

“……我怎么会知道?!”张佳乐也震惊,“我以为留头发的精髓就是不理发!”

“唉。”方士谦怜悯地摇头,“乐乐还是太年轻。”

张佳乐捂脸。

“没事。”孙哲平决定说句公道话,“你长得好看。”

 

“太讲义气了!是亲队友!”往回走的路上张佳乐大力拍了两把孙哲平的肩膀,表达了对他良好表现的赞赏与鼓励。

“但是眼睛被遮着不会很不方便?”孙哲平指指他的脑门。

“是啊好热的,等我处理一下。”

张佳乐掏掏裤兜翻翻口袋,最后摸出了一个(八成是平时用来扎麻袋的)朴实的皮筋。他薅了几把自己的头发,别别扭扭地在头顶扎出一个小团。

望着新鲜出炉的丸子头,孙哲平表情凝重。

“扎好了!”

“……”

“怎么了,我这样出门很奇怪吗?”

孙哲平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默默祭奠了一下自己的良心,然后斩钉截铁地说:“不奇怪。”

“那就好那就好。”张佳乐深吸一口气:“现在要开始闯关了!”

“闯关?”

“你看,我们刚刚走过的小路一直有树荫来着,而如今即将踏上新的征程——马路——这意味着即将迎来日光攻击!”

“……”

“既然掉血不可避免,我们就只好加快速度,脱离群攻范围……啊灯绿了,走位走位!”

松松扎起来的发团随着青年跑步的动作一颠一颠,温暖的金色在他身边跳跃。孙哲平手搭凉棚踩在斑马线上,忍不住在心底感慨今天太过明媚的阳光。

小跑几步之后张佳乐回过头,发现自家队友居然还在原地愣愣地挂机。他只好发扬团队精神,忍着“伤害”扭头冲回来,拉住孙哲平的胳膊一个转向,拖家带口再次冲入光明。

孙哲平歪过身子被拖着一路小跑,张佳乐鬓角处过长的碎发一直在他视野里晃来晃去,看着就很痒。摇摇欲坠的“丸子”也就在眼前蹦跶。

完了。孙哲平想。我大概喜欢他。

 

张佳乐再次遇到热衷于吐槽他发型的方士谦,时间已经流逝到了第三赛季的半决赛。孙哲平终于完成从法式寸头到侧背的蜕变,张佳乐的小辫子也初具规模,在脑后抓成了一把,好似一个高配版锅刷。

“喂,好好握手行不行,一个劲儿看大孙什么意思啊?”张佳乐怒瞪敌方副队。

方士谦撇嘴:“放心吧没人跟你抢队长,我就是严谨地做个研究。经过精准的观测,本人现在有了一个重大发现。”

“什么发现?”

“之前他们都说孙哲平比我高,果然是因为发型而产生的错觉!”

“……”张佳乐一脸鄙夷,“想撑身高,你还不如吹个飞机头!”

“呵,时隔这么久,傻儿子的审美还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你才傻儿子!”张佳乐一步三回头地挪向下一个握手的微草队员,别扭地伸长胳膊冲方士谦比中指,“不和你这种即将成为手下败将的渣渣说话!”

“谁是手下败将还不一定好吧。”方士谦歪着身子喊回去,“保护好你的头毛,我们专门找了一位王师傅过来!”

……

然而彼时年轻的微草和初出茅庐的“王师傅”都还欠火候,百花战队就这样踹开了通往总决赛的大门。对于任何一个职业选手而言,这个随着屏幕上闪出荣耀而来的资格都值得在他们心里刮起一阵混杂着兴奋与紧张的旋风。

孙哲平摘下耳机,把视线从面前移到身侧。当年联盟还没普及单人隔间,张佳乐就坐在旁边的另一台电脑前,翘起二郎腿瘫在椅背上。

“简直被吸干了精气。”

孙哲平点头:“对方是很强。”

“可怕的不是对手,而是我的头发……”张佳乐生无可恋,“刚刚正打在兴头上,突然一撮毛晃到了眼前啊卧槽,吓得我还以为王不留行的扫把毛扫破了次元壁!还好小爷我是个手艺人,技艺高超水平破表机智过人,当时转念一想,怕什么啊……”

孙哲平在黑暗里轻笑了一下,伸过手拽掉张佳乐的耳机丢在桌上,然后撩起自家副队又开始挡眼的刘海,反手弹了他一个脑瓜嘣。


-TBC-

评论(34)
热度(1279)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