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粮食向】方士谦不是微草的小公举(上)

而是不失少年意气的天才辅助。


  • 方士谦中心粮食向。

  • 最近丧丧综合征缠身,摸半篇谦谦回一下血。


“这种时刻语言往往苍白无力,我们的喜悦显而易见无需多言。胜利归功于每位队员的努力与坚持,过去的遗憾无法弥补,所以我们正在,并将继续创造荣耀的未来。感谢所有粉丝对微草的支持,谢谢。”

观众席上欢呼尖叫连成一片,王杰希略显性冷淡的夺冠感言也没有将场上的热烈气氛冷却半分。况且一回生两回熟,这好歹是微草第二次举起冠军奖杯了,要淡定。

摄像机转着圈给每个队员拍特写,然后镜头拉远,将台上的所有人框了进去。场馆内的大型电子显示屏顿时变得绿油油一片,和飘扬在半空的队旗交相呼应。

王杰希沉默地接受了几秒钟声浪的洗礼后,把话筒递给方士谦。

“歪,歪。”方士谦非常具有娱乐精神地喊了两下,观众席顿时掀起一阵笑声。

他清清嗓子:“首先,恭喜各位支持微草的粉丝,你们眼光真好。”

台下又哄的一声嘈杂了起来,本就是微草主场的体育馆基本变成了欢乐的海洋。方士谦等四周略微安静下来,接着开口道:“其次,我宣布退役,由袁柏清接替微草的两个治疗角色。”

全场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突兀地陷入寂静。突然被点名的袁柏清当场石化,光荣地成为这赛季最广为传播的表情包素材;就连王杰希也难掩惊讶之色,扭过头看向方士谦。

联盟选手退役,大多都会开一个发布会,宣布离开的同时表达不舍,也给俱乐部和队友一个祝福和告别的机会。打完比赛夺完冠,直接跑台上丢出重磅炸弹,这可不在原先的活动计划里。

然而方士谦明显不属于“大多数”,他释放完技能立马开启神走位,向前迈了两步,然后径直从一米高的舞台上跳了下去。

方士谦凭着中学翻墙去网吧的扎实功底稳稳落在地面上,在全场上千人震惊的视线里淡定地地走上了观众席间的台阶过道。

为了避免大神们比赛结束出场馆时惨遭围观,职业选手退场有专用的选手通道。但方士谦既然不走寻常路,就要一条路走到黑。此时场馆里的大部分观众都站了起来,还有不少人涌进了过道。治疗之神慢悠悠地走着,被一股神秘气场所震慑的粉丝们竟然自发退后,让出了一条空隙。

路的两边全是人,脑袋高矮不一地挤进方士谦有些晃悠的视野里。他望着他们眼里激动的神色,感觉鼻子有些发酸,但脚步不曾暂停。

越来越多的台阶被他踩在脚下。

等他迈完最后一个台阶,站到大门口的时候,灯光师终于缓过神来,尽职尽责地打了一束追光,险些把方士谦亮得一个趔趄。

他转过身,潇洒地冲世界飞了个吻。舞台有些遥远,在他眼里昔日的队友们就像广袤沙漠中央一块渺小的绿洲。

方士谦把一直攥在手里的话筒举到嘴边,在保安小哥关爱智障的目光里深情款款地开口:

“撒由那拉吧。”

 

时间回到十个月前。

袁柏清一巴掌推开方士谦的房门:“师父!”

“欸,悟空!”方士谦亲切地招呼他,“来,见见八戒和沙师弟!”

看到一脸冷漠地坐在旁边的王杰希和邓复升,袁柏清两腿一软,险些一头栽倒在两位前辈大爷的脚下。好在他作为治疗之神亲传弟子的骨气还在,根据一年以来在方士谦的带领下上房揭瓦的丰富经验,袁柏清迅速摆好了乖宝宝招牌笑容:“呃,队长和邓前辈也在啊!”

邓复升问:“我是沙师弟吧?”

方士谦点点头,一只手竖在胸前作老僧入定状:“悟净,是时候剃一个冯主席同款地中海发型了。”

邓复升笑着说:“那您打算什么时候点戒疤啊?”

方士谦摸着下巴思考半晌,深沉道:“等你二师兄被打成猪头的时候。”

“你们两个,把他按住。”王杰希指挥邓复升和袁柏清,顺手摸过方士谦的剃须刀,“我给他剃度。”

方士谦立马换上一副正人君子的嘴脸:“别闹,我们的正经事还没说完呢。”

“什么正经事?”袁柏清问。

“关于老僧的圆寂的事宜。”

袁柏清僵在当场,犹豫半晌才支支吾吾地问:“这个,确定吗?”

“确定啊,我都和老板说了。”

袁柏清开始憋泪:“大概能……多长时间?”

方士谦眨眼:“当然是这赛季结束。”

“这么快?!”袁柏清震惊,“什么癌啊,别误诊了!要不我们陪你去协和复查一下?”

方士谦气不打一处来:“癌你大爷个铲铲。我陪你去协和做个脑CT吧。”

……

袁柏清一颗心还没放松地落回肚子里,就“嗖”地又提到了嗓子眼儿。

“我打算退役。”方士谦接着说,“但也不一定,看微草表现。什么时候第二个奖杯摆进俱乐部,我就什么时候退。反正一旦总冠军到手,本大爷扭头就走。”

攀岩登顶之后,再向前一步就是万丈悬崖。方士谦决定流氓一把,以果决的姿态一劳永逸地赖在巅峰。

方士谦“啪”地一巴掌拍在王杰希背后:“徒儿,有没有信心?”

王杰希面无表情。

“咳。”方士谦犹豫着收回自己的爪子,“不疼吧?”

王杰希说:“不疼。”

方士谦欣慰:“还是你皮厚。”


-TBC-

评论(38)
热度(2061)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