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师徒组】何其有幸

  • 王杰希高英杰粮食向。


上午的日常训练结束,袁柏清风卷残云般收拾好东西,和王杰希打完招呼就奔出了微草训练室的大门。他飞速窜过走廊,几秒后把楼梯踩得咚咚响。

“唉,嫁出去的小袁,泼出去的洗脚水。”柳非叹气。

“瞧他那没出息的样儿,整天就知道陪女朋友逛街,没有一丝宅男的尊严与自觉。我看他们迟早双双晒黑,脱亚入非。”刘小别撇嘴,“到时候情侣狗携手过马路,走在斑马线上,众人就发现两个人出现,消失,出现,消失……”

屋子里的一众单身狗哄堂大笑。

“人家姑娘懂得保养,出门肯定抹防晒霜。袁柏清那货会黑成啥样可就不一定了。”柳非想象了一下画面,“所以实际肤色是一黑一白。”

许斌打了个响指:“那岂不是两个人走上斑马线,结果一个人出现,一个人消失,另一个人出现,另一个人消失……”

一群人扶着桌子笑得前仰后合,柳非爆炸式的魔性笑声让戴着耳机隔音的王杰希都没忍住抬头看了他们几眼。

刘小别说:“我其实蛮好奇,一对情侣天天腻在一起,有那么多可说的吗?如果没话可讲那多尴尬!”

高英杰说:“会在一起大概就是因为有相同的兴趣……”

柳非大吃一惊:“什么?因为有相同的性取向?!”

众人:“……”

笑闹过后队员们三三两两离开了,高英杰照例等到最后帮忙检查电源情况,调整转椅位置,然后和王杰希道别。

每次训练结束王杰希总会多留一会儿,一边看录像一边做手操。柳非私下里曾预言“什么时候队长不晚退了就是找到对象了”,非常遗憾的是这个预言至今从未有证实的机会。

高英杰夹着笔记本退出去,悄悄带上门,垂着头独自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努力用战术复盘或者生活琐事来填满思绪。他不敢空闲下来,不敢让自己乱转的大脑有机会胡思乱想,然后被一系列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所俘获。

几个月前高英杰推开屋门的时候,王杰希正靠着椅背坐在办公桌后。窗户敞开着,窗帘被风吹得呼呼作响,鼓动飘扬活像蝙蝠侠的披风。

王杰希沉默地看着高英杰侧身关好门,然后有些拘谨地走到桌前站好。长着一张标准娃娃脸的年轻人两只手抓着一个笔记本,神似被老师叫到办公室乖乖等着挨骂的小学生。

“队长您找我?”

“嗯。”王杰希说,“我要退役了。”

 

高英杰知道自己的性格并不开朗外向。他从小就习惯一个人窝在角落,不会招人讨厌但也不怎么讨人喜欢,属于如假包换的小透明……直到某天偶然看到荣耀比赛转播时,三次元的小透明被屏幕里上天入地的魔道学者会心一击,借着热血沸腾的后劲儿买来一张账号卡,从此一脚踏入了新大陆。

熬夜刷怪升级一段时间后,高英杰发现自己加在游戏上的天赋技能点还真不少,摸索着随便打就能轻易虐翻普通玩家。

技术高脾气好的小魔道每次打团本都是抢手货,各大公会争着拉拢他。然而早就心有所属的高英杰小朋友最终还是去了中草堂,成为环卫工人大军中光荣的一员。好在是金子总会发光,线下的青涩少年进了游戏那就是环卫工人中的扫把精,从无名小卒一路打进精英团,甚至和会长混了个脸熟。

再后来的某天,一个从没见过的魔道学者凭空杀到,在野外把他痛扁了一顿。

高英杰目瞪口呆地望着屏幕左上角的血条“唰唰”清零,又一头雾水地发现自己被旁边的牧师复活了。

牧师说:“您可悠着点儿,真把小孩吓跑了,老王你就躲被窝里哭吧。”

高英杰缓慢地眨了眨眼,心底冒出的小小猜测让他全身每个细胞都想要尖叫。他咽了口唾沫,操纵木恩往前走了几步。

对面的魔道学者从扫把上跳下来,问:“想加入微草吗?”

 

高英杰背着包颠颠跑去了微草训练营。既然王杰希当初说的是微草战队,而他作为队长向来言出必行,所以初来乍到的小学员相信自己升级成职业选手只是时间问题。这对高英杰而言实在是莫大的鼓励,十几年来一直被他藏在角落的自信心终于略微膨胀了一把。

然后没几天就被王杰希打得不剩多少了。

邓复升专门跑来安慰他:“没事,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对,不用灰心。当然技术高超的本人就从没有被他碾压过。”

高英杰抬头一看,发现说话的人是方士谦。

 

中午一点,高英杰平躺在床上,两眼放空瞪着天花板,整个人恍若一条咸鱼。

队长要走了。而自己是板上钉钉的继任微草老大,训练的时候不忍心没收刘小别的手机怎么办?查房的时候没办法勒令袁柏清停止手游氪金怎么办?比赛的时候不懂得怎么鼓舞士气怎么办?

高英杰被自己接二连三的想法折腾得一个头两个大,只好爬起来穿上鞋子,套上外套往外走。

不如加训,睡午觉不如加训。

他顶着冷风跑进训练室,坐到电脑前让训练软件帮忙转移注意力。练习任务完成到一半中途休息,正准备喝水的时候,高英杰发现王杰希站在他身后。

“我敲门了。”王杰希指指高英杰脖子上的耳机。

“哦、哦。”高英杰手足无措地举着水杯,偷偷观察王杰希的表情。

王杰希拍了拍他的肩膀:“出去走走?”

高英杰瞟了一眼电脑,犹豫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手就已经操纵着鼠标关掉了程序界面……高英杰在心里默默唾弃自己的手速,同时磕磕绊绊地说:“呃,可以啊。”

刚出俱乐部大楼,北方冬季干冷的空气就裹了过来。高英杰把半张脸埋进毛茸茸的围巾里,只露出眼睛和毛茸茸的头发。两人沿着马路边的人行道慢慢迈步,橙黄色的路灯下,他们的影子逐渐变短又缓缓拉长,循环往复不断向前。

王杰希一直没说话,高英杰也不知道该讲些什么,只好沉默地专心走路。但高英杰突然发觉自己内心平静了下来,也不怎么尴尬。安全的安静将他环绕其间。

过去几年里长高不少的小未来缩着脖子狂搓手,搓暖和了再赶紧把手揣回口袋里。他走在落后一些的位置,只能看到王杰希的半个后脑勺,还有呼出的白气。温暖的水雾让前方的景色变成模糊的一团。

然后高英杰忽然想到四年前的全明星赛,想到绚丽的光影和刺目的灯光,掌声汇聚成的巨大洪流,洪流中心不知所措的自己,血液冲击耳膜发出的隆隆回响,活蹦乱跳仿佛要从嗓子眼跑出来的心脏,和松开手转过身走下台去的,他的队长。

当时王杰希脊背挺得很直,步子迈得很稳,和平时供队员们追随的背影没有什么两样。

凛冽的风从耳边呼啸而过,高英杰停下来打了个喷嚏。他一直在海里沉沉浮浮游移不定,后来终于被冲上了海岸。很多年里高英杰都以为帮助自己登陆的是恰巧掀起的海浪,直到后来才发现给他一切的是看不见的海风。

 

“往回走吧。”王杰希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再不回去就要冻感冒了。”

高英杰闷闷地“嗯”了一声。

“中午睡不着?”

高英杰又“嗯”了一声:“队长为什么也不睡觉?”

“之前世邀赛结束,每天从早到晚都有人发祝贺短信过来,到最后我只要闭眼就会幻听手机振动。”王杰希说,“为了保证晚间睡眠质量,就放弃午睡了。”

高英杰抿着嘴笑了一下:“荣耀世界冠军后遗症。”

王杰希耸肩,隔着厚厚的冬季队服动作不是很明显,倒像是圆滚滚的企鹅扑扇了一下翅膀。

让一个连签名都懒得写全的家伙一个一个回短信也太强人所难,还是方士谦漂洋过海一句“厉害了我家隔壁老王”或者邓复升言简意赅的“恭喜啊队长”更合他胃口。

他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国家队队长的位置,但却永远是微草战队的队长。从第一次踏上赛场开始,直到力所能及而又近在咫尺的未来。

踏入俱乐部大门的时候,王杰希拍了高英杰后背一把。年轻人下意识挺起腰板,紧张地揪了揪围巾。

王杰希安抚道:“不用瞎想,我对自己的眼光还是很有信心的。”

果然特别有说服力。高英杰偷偷在围巾里勾起嘴角,仰起脸望向窗外的天空。城市太亮了,几乎看不到星星。但所有人都知道,星星就在那里忙着睥睨众生,拽得有理有据,让人心悦诚服。

 

心照不宣的重心转移以及磨练培养之后,王杰希的退役早早提上了日程。而对于高英杰来说,这意味着他迎来了又一个小灶高峰。前一个高峰时他还在训练营攒经验值,微草队长不定时地大驾光临跑来给他当陪练,看着自家的接班人在被虐中飞速成长。

几年前王杰希将自己的游戏技巧与经验倾囊相授,告诉他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职业选手;几年后王杰希把自己的战术整理和资料全盘托出,教会他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战队队长。

然后一切都会顺理成章地走向未来。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也希望大家以后继续支持微草。我相信在高队的带领下,战队会越来越强大,赢得更多属于微草的荣耀。谢谢。”

王杰希把话筒放回桌上。他身旁一左一右坐着许斌和高英杰,其余微草队员都站在一侧,台下闪光灯亮成一片。

退役发布会已经筹划很久了,早就做好心理准备的微草小年轻们都很冷静,这让刚刚卸任的微草前队长颇为欣慰。还没欣慰到一半,王杰希定睛看向台下,发现从记者到粉丝哭倒一片,矜持些的举着纸巾偷偷抹眼泪,豪放些的擤鼻涕擤得死去活来,整个发布会仿佛一个大型葬礼现场。

王杰希难得无措地站起来望着这一屋子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并不知道大部分人的名字,但确实很了解他们为什么聚集在这里。

茫然半晌,王杰希叹了口气,露出了有些无奈的笑容。

然后他后退一步,向所有人深深鞠了一躬。

 

开车回俱乐部的路上,往日凑一起就忍不住上房揭瓦的众人都异常沉默。踏入宿舍楼微草队员们才像炸锅一样,一窝蜂地跑进王杰希的屋子,抢着帮他收拾行李。失手砸碎一个杯子弄乱一叠笔记后,冒失的年轻人们被王杰希赶到了一边。

“别添乱了。”王杰希把玻璃渣子“哗啦哗啦”扫进簸箕,“离别在即,你们还这么不靠谱,怎么让我放心。”

袁柏清立刻大声道:“那队长你别走了!”

“这个没戏。”王杰希撑开塑料袋把拖鞋装进去,塞进行李箱。

他的房间在阳面,明晃晃的阳光径直扫荡过堆在一起夹了书签的笔记本和挺久没洗过的咖啡杯,光线从门上的玻璃穿透出去,在走廊里打下一个金黄色的方形。王杰希站在那片阳光下,大半张脸隐没在阴影里,侧面镀上了柔和的金色,几乎可以看清脸上的白色绒毛与周身缓慢漂浮着的细小灰尘。

王杰希把身子转过来了一些,本来被他脑袋挡住的太阳顿时露出大半,刺眼的光芒毫无遮拦地照射过来。窗外没有云,蓝色幕板前飞过的喷气式飞机拖着长长的尾巴,将天空割裂成了两半。

高英杰问:“队长你以后打算去哪儿啊?”

王杰希愣了愣,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他笑了起来,轻松地说:

“你们管呢?”

于是年轻人们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一代传奇过气队长收拾好了行李,拉着拉杆走到了门口。在走廊里王杰希停下来,认真地望向屋子里的每一个人,而微草队员们都笔直地站着,期待着他们永远的队长能再嘱托些什么。

沉默半晌,王杰希郑重道:“再见,微草。”

高英杰从退役发布会开始一直忍着的眼泪瞬间滚落下来。

他叫他们微草。

几年来他奉献了所有心血的,对他而言比什么都重要的,独一无二的,挚爱的微草。

 

“整整三年啊!”柳非仰天长叹,“队长人间蒸发一去就是三年,回归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和黄少天一起当特邀嘉宾,解说了一场嘉世和霸图的团队赛?!他是不是不爱我们了……”

高英杰安慰她:“知道队长过得开心就好了,以后肯定有机会再见到他。”

“比如?”柳非眼珠一转,“结婚举办酒宴?这么多年过去不知道队长有没有和除了荣耀以外的生物谈个恋爱。”

一旁的袁柏清正在研究腕表:“我发现我的表带儿松了一圈!”

刘小别冷哼一声:“你天真地以为自己变瘦了?”

高英杰补刀:“其实是你又把表带撑粗了。”

“……”袁柏清痛心疾首地揪住刘小别,“你看看,把高队都带坏了!”

刘小别耸肩:“又不是掰弯了,激动什么。诶诶诶我错了,高队别走啊我就开个玩笑!”

高英杰摆摆手:“没事。我去趟训练营,听他们说今年有几个好苗子。”

“那我们也去凑个热闹怎么样?感受一下虐后辈的快感。”

“还有没有节操,等等,你个治疗也就过过嘴瘾吧。”

……

夕阳总会落下,走过漫漫长夜的他们,必将迎来新一轮的旭日东升。


-END-


评论(100)
热度(2644)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