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粮食向】黄少天不是蓝雨的吉祥物

而是名副其实的战队王牌。


  • 黄少天中心粮食向。

  • 提前的天天生快!!!忍住了写篇魔性不吃药无cpABO当生贺的冲动,正经而走心地夸了一波你黄~


郑轩拖着步子打开自己的房门,发现窗台上养着的植物欣欣向荣一片原谅色,黄少天正端着咖啡杯专心致志地给一盆仙人球浇水,阳光穿过百叶窗在他身上照出一明一暗的条纹。

郑轩沉默地后退两步,仔细看了看宿舍门牌号。

黄少天放下杯子:“没走错没走错,我等你好久了快点进来。”

郑轩戒备地走进屋,顺手关上门:“黄少……找我有事?”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首先可以保证绝对不会影响战队工作或者我的个人水平,所以说与不说区别不大但是憋着又太难受,同时这个问题吧比较私人,但又影响力广泛……我思前想后思来想去权衡利弊了很久很久,一直打算在时机成熟时间合适地点正确的情况下好好倾诉一波,毕竟确实困扰我很久了不说出来总觉得不爽,真说起来又不知从何说起……”

“停。”郑轩痛苦地打断他,“到底怎么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很多粉丝对我帅气冷酷的形象理解出现了偏差。”

“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不当。本剑圣帅气冷酷不允许反驳。”黄少天生气地拔了一根仙人球的刺。

郑轩忍不住抖了抖:“那找我做什么?”

黄少天说:“常言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所以郑轩你以一名直男的尊严来理智分析客观评价一下……”

郑轩说:“不帅。”

黄少天:“……”

黄少天举起仙人球又拔了一根,露出喻文州同款和善的微笑:“年轻人,说话注意点。”

郑轩下意识护住自己的发际线:“黄少我错了,分析评价什么?”

黄少天说:“为什么有些粉丝总说我阳光可爱,而不是帅气冷酷?!”

秃了一片的仙人球无辜而受伤地沐浴在夕阳的余晖里,郑轩睁大眼睛消化了一会儿黄少天话中的深意,恍然大悟。他翻出手机打开网页输入关键字,找了几张周泽楷在选手席上观看比赛时的饭拍侧颜高清大图。

郑轩把手机举到黄少天眼前:“帅气冷酷吧?”

黄少天不情愿地点头:“但是明明我也不差好吧,网上有没有我看比赛的照片?”

“没有。”

“不会吧?!我好歹也是坐拥几十万粉丝的顶级荣耀职业玩家兼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怎么会没人愿意拍蓝雨剑圣的帅脸?!”

手机再次被举到黄少天面前。

[黄少天与喻文州选手席窃窃私语.gif]

[黄少天扭头和徐景熙吐槽战局.mp4]

[黄少天开心向隔壁队叶修竖中指全程高【居然】清【这是】无【敏感词】码版..rmvb]

[黄少天盯着电子显示屏喃喃自语.avi]

[黄少天看比赛到一半掏手机打电话.mkv]

……

黄少天委屈巴巴地问:“怎么没有一张静态图片?”

可能是因为你的嘴一直在动。郑轩腹诽着悄悄挪到窗户边,护住自家饱经风霜未老先秃的仙人球:“咳咳,看了这么多照片动图视频文件,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黄少天思考了一会儿,用狐疑的眼神把郑轩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

“你暗恋周泽楷?”

 

黄少天抛下“被爱情蒙蔽双眼”的郑轩,敲开了隔壁徐景熙的宿舍门。屋里徐景熙正开着电脑回放第七赛季全明星团队赛,此刻恰好播到一叶之秋和生灵灭合攻大漠孤烟,就在情势危机千钧一发的时刻,夜雨声烦突然杀到,用逆风刺巧妙地把生灵灭卷入攻击范围,救下了腹背受敌的拳法家。

观众席上掌声雷动,这种精彩的突袭不仅能扭转局面,更能煽动起全场粉丝的热情。对手被猝不及防地砍掉多少血,观众就仿佛洒了多少鸡血,恨不得用生命欢呼,好让选手感受到他们的支持与喜爱。

然后公共频道突然滚动速度加快了一倍。

夜雨声烦:诶呀我真是太厉害了,三段斩三段斩三段斩!!!

夜雨声烦:世界上怎么会有我这么帅的人,升龙斩拔刀斩连突刺!!!

夜雨声烦:幻影无形剑定天下!哈哈哈崭新的招式诞生了!!!!场外的剑客同胞们都拿出笔记本!

夜雨声烦:学而不思则上网,思而不学则狗带。——黄少天

……

徐景熙伸手在黄少天眼前挥了挥:“黄少?”

黄少天抬起头严肃地问:“说起冷酷无情,你想到了谁?”

徐景熙想了一下,说:“爱新觉罗·永琪。”

黄少天:“???”

“刚刚进门的时候你说有大事要讲,怎么了?”徐景熙用吸管戳开一盒酸奶。

黄少天盯着电脑屏幕,随口说道:“郑轩暗恋周泽楷。”

徐景熙一口酸奶喷了出去。

“真的?郑轩?!”

“其实不确定。”黄少天继续心不在焉地满嘴跑火车,“也可能是李轩。”

徐景熙:“???”

“但是我哪里不如周泽楷?!现在的人怎么都这么肤浅,无法透过我积极向上的表象看到一颗帅得深沉的内心……”

徐景熙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单纯。他试探性地指了指一墙之隔的郑轩宿舍:“你刚刚……和他摊牌了?”

“是啊,我把困扰自己这么久的人生问题全和郑轩讲了,万万没想到他只想着周泽楷,真是令人心寒!唉然而世风如此,周泽楷随便冲谁笑一笑,那个人基本上把他俩以后孩子要上哪个幼儿园都想好了,说话字数超过五个,四舍五入就是老夫老妻领着退休金去公园喂鸽子……”黄少天唉声叹气地退回门边,“算了算了,我还是自己回屋做一名安静的美男子吧。”

电脑屏幕上仍在播放夜雨声烦伴随着垃圾话的猛烈攻势,黄少天踩着拖鞋吧唧吧唧地穿过走廊。他周身明亮到足以温暖他人的火焰太过耀眼,几乎完美地遮住了包裹其中的,冷淡而通透的坚冰。

 

回到自己房间后,黄少天一个猛虎扑食趴到床上,拉过枕头垫在胸口,掏出手机搜起了图片。关键字:黄少天。

虽然选手席上闲不下来的黄少天很少被抓拍成功,但网上他的照片还挺多的,大部分都是参加活动时和蓝雨队员们的合照,站在被架高的舞台上,穿着蓝雨队服顶着花花绿绿的灯光,和队友勾肩搭背比剪刀手,咧开嘴笑出一口白牙。

黄少天飞快滑动页面,眼尖地从中找到了一张清新脱俗的粉丝街拍。

照片上的年轻人倚靠着路灯柱子在街边低头看手机。他背着双肩包,搭配上黑色休闲夹克和灰色九分裤,整个人笼罩在柔和的白色灯光里,一手插兜一手举着电子产品,还鼓起脸用口香糖吹出一个不大的白泡泡。

黄少天戳开图片回忆了很久,也没能想起这到底是什么时候被拍到的。他不是广泛意义上的娃娃脸,却总有一股由内而外的少年气,笑起来眉飞色舞肆意张扬,露出尖尖的虎牙来。此时照片里的自己看起来就像一个未经风雨的大学生,无忧无虑地等待着什么。

发呆太长时间,手机屏幕突然暗了下去,倒映出黄少天三天没刮胡子的颓废脸。

“靠!”黄少天笑得胳膊一滑,整张脸埋进了枕头里。躺尸五秒后,他绝望地爬起来,翻出了压在枕头下面的陈年袜子。

 

处理完历史遗留问题,黄少天躺回床上,换个姿势继续翻照片。没翻几页他就一眼找到了混在大片表情包里的一张正经照片,看背景应该是在蓝雨训练营,自己叼着棒棒糖坐在电脑前,右手捏着鼠标,左手在键盘上飞快移动成了一片虚影。

看角度应该是训练营的学员偷拍,暗中记录下了蓝雨剑圣莅临指导的伟大风姿。黄少天摸了摸下巴,这个情景他还真记得,因为照片上应该就是自己第一次和卢瀚文荣耀PK的场面。

“诶呀这位小朋友不得了,能和我打四十秒以上还没哭着找妈妈实在难得啊,这说明我俩的水平差距小于等于十个广州塔。非常了不起,大部分人和本剑圣的差距起码要广州东塔和广州西塔摞起来乘以二十。哦哟这个幻影无形剑不错不错,看来可以缩到八个广州塔了……”

对面卢瀚文鼓着腮帮子憋足劲全神贯注地打,这头黄少天边打边说话调戏小孩不亦乐乎。正说得开心呢,一根棒棒糖被塞到了嘴里。

黄少天游戏中忙于操作没法扭头看人,只好叼着棒棒糖含糊不清地继续叨叨:“诶诶诶这谁啊这么缺德,心怀不轨意图分散我的注意力是不是!太天真了,区区阿尔卑斯就能磨灭我喜马拉雅一般的意志力?!不能!看我左三剑右三剑冰雨扭扭血条抖抖……”

谈话间战斗结束,黄少天一把拽掉耳机,仰脸看方才干扰战局的罪魁祸首。喻文州一脸无奈地站在他身后:“看来以后得用棉花糖才能堵住你的嘴。”

黄少天吓得一蹬腿,带着转椅滑出一米远:“队长你要噎死我啊!”

喻文州抬了抬眉毛:“对待小朋友悠着点。”

黄少天眨眨眼,赶紧猛蹬几下绕过桌子滑到了卢瀚文旁边。稚气未脱的小剑客仍旧戴着耳机呆呆地望着荣耀界面,黄少天心里就是咯噔一声:自己的垃圾话刚刚好像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多,不会把人家小孩子打击坏了吧?

而卢瀚文好像此时才突然回过神来,一扭头就对上了黄少天担忧而关心的大脸。黄少天清清嗓子,准备鼓励一下初出茅庐的蓝雨接班人。结果没等他来得及开口,卢瀚文已经一跃而起,兴奋得恍若两眼放光。

“黄少太帅了!!!”

黄少天顿时又欣慰又愉悦,站起来摸小孩毛茸茸的脑袋:“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小卢我跟你讲以后绝对是可塑之才,队之栋梁,蓝雨的宝藏,剑客的未来!现在的不足完全可以弥补嘛,年轻就是本钱,以后告别韩文清耗走王杰希捅飞张佳乐干掉肖时钦的重任就交到你手里了,蓝雨宇宙第一联盟最强!”

卢瀚文握拳:“嗯!”

一旁围观的队员们都笑了起来:“黄少你再膨胀下去,就可以直接退出荣耀联盟,加入正义联盟了!”

黄少天摆手:“我选择复仇者联盟。”

 

黄少天捧着手机在床上打了个滚,把这张图片转发到了蓝雨的QQ群里。

夜雨声烦:允许你们在我退役后把本帅哥裱起来

 

一众队友纷纷刷起了呕吐的表情,黄少天发完照片就跑,切换页面接着翻照片。看黑照实在需要勇气,他已经瞄见三个拿自己仰天大笑截图配字“憋紧张,我不是什么好人”的表情包了。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茫茫图海中他又找到一张文艺而不失逼格的相片。

拍照的人显然离得很远,天幕和大海连在一起,日头下沉天色偏暗,空旷的沙滩上一个人正在迈步离开。如果不是那头刚染不久的黄毛和蓝雨队服,谁都认不出这个火柴人是单独跑来海边想静静的蓝雨王牌。

面对第八赛季决赛失利的糟心现实,某天黄少天训练结束后换上人字拖骑车去了海边。他没挑热门海滩,随意在漫长的海岸线上找了个僻静的地点,慢吞吞踩着沙砾从陆地走向海洋。凉飕飕的海水没过脚面拍打脚踝,不断退下去又重新涌上来。

黄少天盯着水天相接的地方缓缓呼气,又站了一会儿让自己完全安静下来,然后回身折返,向远处热闹的灯火回程。他走得很慢,每迈一步脚下都会留一个浅浅的湿乎乎的沙坑,等着海水漫上来将沙地被逐渐抚平。

他的身后有海浪追逐。

 

没想到当时附近有人,还把他拍了下来。黄少天犹豫着点了保存,划到下一张时吓得险些让手机砸到脸上。

“特么的哪个没节操的家伙把我证件照传网上了?!”

黄少天瞪着许多年前学生证上的小黄,恨不得顺着网线爬过去把照片毁尸灭迹,怎样的缺德鬼能干出这么丧心病狂丧尽天良的事情……自己开始接触荣耀,大概就是在照片上这个年纪?

荣耀发展这么多年,转职选剑客不外乎两个理由:一、怀着一股具有浓厚文化传统的侠客情怀,二、是黄少天的粉丝。

而黄少天本人当初选剑客,既然不是因为自恋,就只能是因为拥有一颗日遍世间不公的中二之魂和侠道情怀了。在又一次因为上课看金庸被老师揪出去罚站的时候,年少无知的黄少天在楼道遇见了同病相怜因为上课睡觉被罚站的隔壁班战友。两人一见如故,于是黄少天拉着他聊起了自己设想中掉下山崖踏入山洞遇到高人学会绝世武功的美好未来。

战友说:“你这个设想太不靠谱,有高人的山崖早成了风景名胜区,高人都搬家住豪宅去了,根本遇不到。”

黄少天很失落:“那我这辈子真的没法当大侠了?”

“那倒不一定。”战友神秘兮兮地勾住他的脖子,“朋友,听过荣耀吗?”

俩人一拍即合,从罚站演变成逃课,双双翻墙去了学校附近的网吧。在老司机战友的指点下,黄少天拥有了第一张账号卡,并且激动而满怀期待地把卡插到荣耀专用登陆器里,再将手搭在键盘上。

再然后,只要动动手指,整个世界就会向他走来。

 

忽然手机震了震,黄少天发现是郑轩私戳他。

枪淋弹雨:为什么徐景熙突然给我发消息,让我别和李轩抢男人,好好考虑一下你???

 

-END-

评论(113)
热度(4305)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