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

“温柔要怎么抵抗。”

【粮食向】张佳乐不是简单的文艺青年

而是坚韧不拔人见人爱的帅气boy.


  • 张佳乐中心粮食向。社会我平哥和隔壁老王友情客串。

  • 本来是给乐乐准备的生贺……拖了四个月也是没办法╮(╯_╰)╭


世邀赛决赛前张佳乐偷偷设想了一下,要是他能圆梦今夏,就从台上掏出手机拍一波观众席,然后配一句符合自己文艺青年形象的话发条微博。当然这个想法只是冒了个头就被他拍了下去——鉴于自己基本每年都这么设想但一直没实现过,还是别费事了。

所以当他踏着聚光灯走进欢呼浪潮,和队友们一起来到场馆中央的时候,脑海一片空白,手机放哪儿都不记得了。

张佳乐的视线有些模糊,他把这个归结于高度集中精力后的眼疲劳。但张佳乐又不甘心地迎着强光眯缝起眼睛在观众席上寻找,希望能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

最想看到的当然是孙哲平,但整个视野中的画面都被模糊成水面上的倒影,他连人脸在哪儿都不大能辨别出来。不过张佳乐相信孙哲平一定在看着他,而且那个土豪十有八九正坐在最佳位置贵宾席上。

 

回首过去,最开始百花战队的食宿由孙哲平一手操办,组队成功后一群心怀梦想的游戏宅住到一起,算是正式竖起了百花的大旗。他们住楼下有片没被石砖覆盖的土地,上面疯狂地长着野草和几朵不知名的粉红色花朵。第一次来时张佳乐欢天喜地地扑过去闻了闻,两分钟后就开始狂打喷嚏。

孙哲平特嫌弃地递给他一包纸巾:“快擦擦,鼻涕泡都出来了。”

“鼻涕泡怎么了?”张佳乐拿纸巾闷着脸,“打喷嚏的我照样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帅气难挡!”

认识张佳乐之后孙哲平翻白眼翻得越来越溜。

 

除此之外,财大气粗的社会你平哥基本承包了战队打完比赛出去聚餐时的买单权,队友们也乐于投身于占资本主义便宜的伟大事业。

非常义气的张佳乐看不下去了:“你们点那么多吃得了吗?把大孙吃穷了以后的房租谁付?!”

“没事。”孙哲平很淡定,“供一百个你吃顿饭还是可以的。”

张佳乐震惊了:“才一百个我?你是不是要破产了?”

孙哲平:“……这就是个比喻。”

大概是和孙哲平一起吃饭的经历太多,一直到后来转会去了霸图,张佳乐还是梦到了孙哲平请他吃饭。

张佳乐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具有古典气息的传统帅哥,连做个梦都这么古色古香。因为梦里他和孙哲平在乾清宫里吃火锅。旁边有个穿着太监服的年轻人端来两个被金灿灿的脸盆盖住的金镶玉盘子,还说:“二位慢用。”

比较奇怪的是这个年轻人长着一张邹远的脸。不过在乾清宫里一切皆有可能,张佳乐愉快地接受了这个设定。

“水好了,放食材吧。”孙哲平说着掀开了脸盆。

露出了两个盘子里盛着的君莫笑和王不留行的修鲁鲁。

 

就像没法忘记他在百花的宿舍变成单人间的第一个晚上看了什么电影一样,张佳乐没法忘记孙哲平走后的第一场正式比赛。战队花了很长的时间改变调整,准备好适应从双核到单枪的巨大转变。战术转变其实很成功,因为张佳乐很强大,而且很拼命。

但心理转变就没这么容易了。

比赛结束,张佳乐和队友打招呼后自己一个人跑到了街上。盘踞在胸口的情绪太过复杂,而文艺兮兮的话太过浅白,想歇斯底里又似乎毫无理由,这时候单独待着比较安全。

他迫切地需要什么砸向他。张佳乐自诩是一枚根正苗红的五好青年,心情再崩溃也干不出去超市捏方便面这种缺德事。而站在一条陌生的街道上,仰起脸望向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高楼大厦,突然有一种世界朝他挤压而来的错觉。仿佛死板的钢筋混凝土崩塌碎裂,泛着冷光的建筑外墙扭曲变形,他孤身一人身处其中傻乎乎地站成了一个内切球。

而下一秒眼前的一切恢复正常,地球照样边转边绕着太阳跑,阳光依旧灼热滚烫,柏油马路没能如他所愿像世界末日一样裂开大口将他吞没,不久后等待他的是百花空荡荡的宿舍而不是地底喷涌而出的滚烫岩浆。

张佳乐拖着沉重的步子慢吞吞地走,一只流浪狗乐颠颠地超过了他。

 

把进度条拖到国家队刚到苏黎世时,同房间的张新杰处于倒时差焦虑和日常起床气混合状态中,同样入睡失败的张佳乐跑下楼,站在旅馆门口对着夜色吹风,周围异国尖尖的房顶指向漆黑的夜空。没吹多久就看到王杰希从楼上走下来,冲他点了点头算作打招呼。

张佳乐问:“你也倒时差失败啊?”

“嗯。”说着王杰希自然地接了句:“吃了吗?”

张佳乐有一瞬间的犹豫,内心纠结于着只是个普通的问候套路还是魔术师体察民情真的问他吃了没,但在大脑转起来之前,张佳乐已经非常没出息地摸了摸肚子脱口而出:“没呢。”

于是两人走街串巷找了家有名的中餐馆,一起吃起了夜宵。

 

按理来说,约饭的精髓在于聊天。典型聊天可以参考队内两个兴趣相投的妹子,坐在一起上能聊荣耀下能谈电影,近能扯美容远能侃八卦,按叶修的话讲,就是苏沐橙遇上楚云秀之后加起来乘以三几乎顶一个黄少天。

而王杰希和张佳乐,一个自说自话,一个脑洞奇大,要找共同话题,就不太容易了。

张佳乐想的第一个打破沉默的方法是让王杰希给他算一卦。

王杰希严肃正经地放下了筷子。张佳乐被他认真的表情惊到了,艰难地把四季豆咽下去:“我就随便一说,你别真开天眼啊。来,别耗法力了快吃个肉定定神。”

王杰希一摆手:“昔日运交华盖。”

张佳乐眨眨眼。

王杰希继续说:“日后……运交华盖。”①

“什么意思?”张佳乐问,“诶别别别感觉你要开始玄学了,就跟我讲这是好还是不好吧。”

“前半句不好,但已经过去了。”王杰希说,“后半句好。”

张佳乐撇嘴:“你欺负我学历低瞎说的吧?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字完全一样啊!”

王杰希发四:“出家人不打诳语。”

张佳乐把嘴里的回锅肉笑喷了出来:“你打算什么时候剃光头?”

王杰希又严肃正经地想了想:“谢顶的时候。”

 

一旦打开话匣子,聊天也就变得不是什么难事。王杰希说起几年前他在B市遇到孙哲平,还搭了一段顺风车,孙哲平开车实在生猛;张佳乐控诉张新杰为了叫他起床拜托韩文清录了段闹铃,是特别恐怖特别大声的“不起床就加训”,昨天中午险些把他吓出心脏病;俩人一起吐槽了前些天叶修喻文州和周泽楷的采访,感慨了队内惨无人道的《采访轮换制度安排表》(主要是对周泽楷太不友好);最后不知道为什么聊起了和张佳乐同期和王杰希同队的方士谦。

“一直想问你,当初他怎么就突然金盆洗手了?”

王杰希倒了两杯水:“你没有问过他本人?”

“问了。”张佳乐接过杯子,“他说他是天上仙君下凡历劫,历够了打算回去修炼。”

沉默良久,王杰希说:“想不到他就这样抢了我的退役理由。”

张佳乐喷水:“你们两个没救了。”

 

五赛季的全明星过后,百花和微草不巧选在了同一家饭馆聚餐,还是隔壁桌,于是两家就半开玩笑地较起了劲。

“这不公平啊!”方士谦不服气,“凭什么都点了烤鸭先给他们上?”

邓复升安慰他:“可能是孙哲平给了小费。”

“现在的人才没有这么肤浅!”方士谦痛心疾首,“难道是因为我长得丑?”

隔壁张佳乐闻风而至:“哈哈哈你说服务员说你丑?”

“不是。”王杰希插嘴,“他就谦虚一下。”

 

夜宵完毕后,两人伴着夜风回了酒店。等电梯的空当张佳乐问:“你猜方士谦会跑来看比赛吗?”

“他肯定忍不住。但不一定会过来见熟人。”

张佳乐疑惑:“为什么?”

王杰希说:“可能是因为几年前他盗用了我的真实身份。”

“……王大仙你快飞升吧。”

现实本就十分魔幻,谁能想到有朝一日以烧坏显卡为己任的弹药和以切视角转出残影为常态的魔道会共同乘着通往未来的电梯,谈论着多年无从提起,被他人视为传奇的早年时光。俩人顶着黑眼圈,让电梯上跳动的数字在眼前融成一片星光灿烂的重影,暗中期待着他们光辉灿烂的未来。

 

时间回到世邀赛决战之夜,等张佳乐拉着黄少天哭了个爽,终于捡起了仅剩的理智和羞耻心,捂着脸吸着鼻涕躲进了走廊。走廊里光线昏暗,刚从灯光照耀中央走出来的张佳乐感觉自己要么老眼昏花,要么神志不清。要不然为什么他觉得走廊另一头站着的寸头有点像孙哲平?

寸头走近了几步,说:“哭傻了?”

张佳乐保持着目瞪口呆的表情忘了吸鼻涕。孙哲平露出无奈又想笑的神情,在口袋里翻了翻,摸出一包纸巾丢给他,张佳乐手忙脚乱接过来。

一瞬间光阴回溯,他们仿佛回到了第二赛季。

 

张佳乐呼哧呼哧擤鼻涕:“我现在是不是特别傻逼?”

比这傻逼的时候我见多了。孙哲平腹诽,然后他说:“还好。挺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

张佳乐又抽了张纸巾,然后瞪眼道:“还有风流倜傥帅气难挡呢?”

 

-END-

①“运交华盖欲何求”是《自嘲》中运气不好的说法。而运交华盖的本意是指飞黄腾达。所以老王文字游戏了一下,偷偷祝福乐乐和国家队的未来。


评论(72)
热度(3778)

© 谦和 | Powered by LOFTER